梦远书城 > 历史演义 > 上古神话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十一回 尧赐雕弓干戈美玉 瞽叟使舜完廪浚井(3)


  刚爬到屋上,忽觉脚旁有物移动,回头一看,只见那梯子已被人移去了。舜知道祸事已迫,不敢怠慢,忙先爬到屋脊上,察看四周情形。只见面面临空,有一处房屋虽则相近,然而距离亦有一丈左右,料想跳不过去。那时下面已有毕剥之声,烟气亦迷漫而出。舜急将两盖取出,携在手中,那里西北风大作,东南两面尽是烟气,舜即爬到西面,往下一望,约有二丈高,然而顾不得了,急将两盖撑起,两手擎住,站将起来,往下跳去。但觉悠悠扬扬,落在地上,竟一无损伤。慌忙丢了两盖,除了斗笠,要想来救火。

  那时邻舍居民都担了水,持了械,来救火了。当头一个看见了舜,便大嚷道:“都君一个人在这里救火呢!我们在外面已都看见了,令弟竟还没有知道,抵死的不肯放我们进来。幸亏令妹呼救,令弟才肯让开,再迟一刻,可不得了呀!”

  舜道:“诸位费心,感谢!赶快替我们救一救。”

  那时九男百官等亦都率领人夫来了,七手八脚,一齐动手,但是风猛火炽,无从设法,虽有水浇上去,正如添油一般,须臾之间,房屋崩倒,尽成灰烬。

  那时象跟在后面,看见舜依然尚在,帮同救火,竟像一点损伤都没有,心中着实奇怪。暗想:“他莫非有远跳的本领吗?”

  火熄之后,救火者纷纷散去。象看见了舜,假作不知道的样子,反问舜道:“你上屋之后,我和母亲就到里面去,究竟这火从何而来的呢?”

  舜道:“我亦没有知道,大概不知何人遗落在那里的吧。”

  说着,敤首跑来,就问舜道:“二哥无恙吗?”

  舜道:“多谢!无恙。父亲受惊么?”

  敤首道:“还好,没有受惊。”

  舜就来老父处问慰一回,就告辞回去。一路的恸哭,暗想:“人家父母总是很亲爱的,何以我的父母竟要设法弄死我!我的罪恶究竟在哪里呢!殊不可解。”

  娥皇、女英接着,知道侥幸而免,私相庆慰,又慰劝了舜一番。

  过了多日,忽然敤首神色仓黄的跑来和二嫂说道:“前日焚廪之事,事前妹一无闻知,幸而天相吉人,二哥竟脱了险,真是恭喜。昨晚妹听见三哥和家母密谈,中有‘空中可逃、地中看他怎样逃’的话。妹深恐与二哥又有关系,所以特来通知,请速防备,妹去了。”

  说罢,匆匆而去。

  娥皇、女英听了,顿时又非常优虑。然而‘地中’两个字如何解呢?指何地而言呢?一时竟猜不出。等舜回来,就告诉了舜。舜想了一想道:“哦,一定是浚井。我记得那边屋里是有一口井的。”

  娥皇、女英听了,不禁失色,齐声道:“果然如此,那么怎样?”

  又歇了一会,说道:“我看先在那井中旁边穿一个洞,可以藏身,岂不是好。”

  舜道:“这个做不到,第一井在那边,我如何去穿?第二就使穿了,他将上面堵塞,我藏在里面,如何能活呢?”

  三人说到此处,面面相观,一筹莫展。

  忽然娥皇道:“有了!”

  舜问道:“怎样?”

  娥皇道:“井在何方?”

  舜指着东北角道:“大约在这一面。”

  娥皇道:“离此地大约有多少远?”

  舜道:“大约有三四丈。”

  娥皇道:“那么我们先在此地的这一口井里对准方向,穿一隧道过去,接着那口井,万一有事,就从这隧道里钻过来,此法如何?”

  舜和女英听了,都以为然,但是方向如何对得准呢?女英道:“这个容易,我们先用梯子布到垣上望一望就是了。”

  当下决议之后,舜立刻就动手起来。那锄犁畚锔等本是农家必备的,舜走下井去,慢慢掘土。

  娥皇、女英轮流的搬运,日里不足,继之以夜。三人精疲力尽,只开得二丈左右远,又恐怕掘错了方向,不时的升梯登看,益觉劳乏。幸喜次早进见瞽叟,竟没有提起什么事,归家再掘。

  到了下午,约有三丈多远了,居然与那边的井有点相通,但是仅有很狭很小的一点光线透出。舜气急力竭,汗如雨洗。幸喜不曾掘斜,方自欣慰,走出隧道,稍事休息。

  忽然瞽叟处饬人来叫,说道:“有要事叫舜就去。”

  舜浑身污泥,口中急急答应,立刻舀水,大略盥洗一遍。娥皇、女英早将衣服送来,替穿好,又将各处用带系系。舜问什么原故,娥皇道:“系紧了,好预备钻隧道,省得有牵扯不便,这个叫作龙工之衣。”

  说罢,女英又将斧凿等纳入舜衣中,外面仍穿上衣裳,匆匆来见瞽叟。

  瞽叟道:“我叫你来,非为别事,后院中那口井浑浊了,你给我去浚一浚。”

  舜连声答应,心中却禁不住酸楚万状。到得后院中,只见四面,一畚箕一畚箕的泥沙土石堆积的不少,后母及象却不见踪迹。舜暗想:“若非敤妹通知,此命休矣,虽然,为祸为福还是难说。”

  一面想,一面走到井边,将外罩的衣裳脱卸,就向井中直跨下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