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演义 > 上古神话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十一回 尧赐雕弓干戈美玉 瞽叟使舜完廪浚井(4)


  原来凿井是舜生平的长技,舜每到一处耕田,必定亲自凿一口井,因此跨下井去,极为自然。一路下去,一路四边张望,都是漆黑,并无光亮,不得已取出斧凿,到处乱击。有一处松而且空,料想是刚才所掘之隧道了,急忙用尽平生之力凿去,顿时与那边隧道打通,但是泥沙互塞,一时不易钻过,而耳中仿佛听见啼哭之声,又仿佛有斥骂之声,头上泥沙土石已盖顶而来,头顶肩背早被打击了几处。

  舜知道危险之至,狠命的向隧中爬钻,那从顶上来的泥沙土石更如瀑布的倾泻,股上腿上又打着不少。舜全身钻进隧道中,气力全无,不能动掸。忽然觉得眼中火光一耀,又听得似有人语,舜知道是英、皇来探望,精神一振,努力的就钻了出去。

  且说象与他母亲本闪在后屋之中,看见舜跨下井去,二人急忙走到院中,将所预备的泥沙土石畚箕提起,要望井中倾去。忽见敤首飞奔的跑来,将母兄两个所提的畚箕夺住,不使他们倾倒,口中苦苦的代舜哀求。她母亲大骂:“干你什事?给我滚开去!”

  敤首仍旧不放,仍是哀求。象勃然大怒,骂道:“你敢来破坏我们的事!”

  说着,放下畚箕,劈面一掌又用手一推,敤首踉踉跄跄的退到丈余路之远,颠于地上,痛哭不已。

  这里象和他母亲才将各箕畚的泥沙土石逐渐倾倒到井中去。有如许时间的腾挪,舜才能够逃出,亦真是舜的救星。过了一回,各畚箕的土石泥沙都倒完,井亦差不多填满了,象不禁拍手大喜,和他母亲说道:“是不是我的谋略?看他这回逃到哪里去。照母亲前回焚廪的政策,我早知道不对的,因为他在屋上可以跳,就使不会跳,邻人看见了,还要来救,不是万全的,果然徒牺牲了一间房子。现在岂不是好吗?”

  他母亲也笑笑说道:“我何尝不知道!不过我想杀人是要偿命的,推说失火烧死,就无痕迹,我是这个想头。”

  象道:“我这个方法何尝有痕迹呢?人家查起来,只推不知道,他们决不会疑心到井里去的。”

  那时敤首见井已填满,料想舜决不得活,直哭得昏晕过去。

  象跑过去踢她一脚,说道:“这回事情你如若敢向人漏泄一个字,管教你也立刻不得好死!”

  他母亲也说道:“那是万万漏泄不得的;万一漏泄了,我们两个人去受罪,你心里忍吗?”

  敤首不敢作声,站了起来,跟了母兄走进房去。只听见象叫道:“父亲,今朝事情已做成功了,这个功劳都是我的,现在先将他的家产分一分:牛羊我不要,归了父亲,仓廪我不要,归了父母,干戈归我,琴归我,弤(dǐ,漆成红色的弓)归我。还有两个嫂子,想来父母更没有用处,叫她给我叠被铺床,晚上陪我睡觉。父母你看我分的对不对?”

  瞽叟夫妇大笑道:“好!好!随你,随你!”

  象听了,得意之极,叫道:“我就去望望二嫂来。”

  说着,转身来到舜处。

  刚进大门,只听见里面丁冬丁冬的琴声,象料想是二嫂在那里弹,不禁心燎起来,便大叫的跑进去道:“好嫂子,你们好快活呀!我来陪你们。”

  哪知话未说完,一看坐在床上弹琴的并不是二嫂,竟是个舜,二嫂却分立在两旁。

  象到此真是出其不意,万分为难了,留又不可,退又不能,恨不得寻一个地缝立刻钻进去。心中又想:“舜已给我埋在井中,何以仍旧会得在此弹琴呢?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

  一霎时思潮起落,不禁目瞪口呆。倒是舜和英皇仍旧客客气气的让坐,问他从哪里来,象只得期期艾艾的随口胡诌道:“啊哟!我……我实……实在记……记……记挂二哥呀!”

  话未说完,良心发现,顿时将一张脸涨的飞红。

  舜见他如此,也不和他认真,便说道:“三弟你来亦好,我这几日忙得很,你有功夫可以代我管理这些臣庶吧。”

  象听见舜如此说,心中益发不安,如坐针毡,勉强支吾了几句,就告辞而去。

  回到家中,他母亲就问他道:“你来得这般快,莫非那两个女的不肯从你吗?”

  象道:“怪!怪!不是鬼,定是妖!”

  他母亲诧异道:“怎样?怎样?”

  象道:“我们亲眼看见他埋在井里,哪知他却在床上弹他的琴,岂不是妖魔鬼怪吗?”

  他母亲听了,亦惊疑不定。两个人再同到井的四周,看了一回,亦看不出痕迹,他母亲道:“不要这个人有鬼神保佑,暗中救护吧?我看你还是息了这个念头吧。”

  象恨恨地说道:“我一定不肯歇,我不弄死他不是人!”

  当下只有敤首听见了,知道舜并未死,暗暗欢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