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演义 > 上古神话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四回 后羿射河伯 逄蒙杀后羿(3)


  老将生平,只有受人恭维,受人称颂,何尝受人这样的骂过!在梦中不禁大怒道:“汝敢报仇,请你报,你只要敢报。”

  鹓扶君道:“我不来报,我借人家的手来报。”

  老将羿道:“借哪个的手?”

  鹓扶君道:“借逄蒙的手。”

  老将大怒道:“逄蒙是我的弟子,他敢如此?”

  鹓扶君指着老将的后面说道:“他已经来了。”

  老将梦中回身一看,果见逄蒙弯弓挟矢而来,心中又怒又急,一声怒吼,霍地醒了,原来是个噩梦。仔细想想,大为不妙:“当初赤松子与我相别的时候,叫我谨防鹓扶君,不知道就是这个妖物。我妻姮娥,又力劝我不要西来,不料此次出行,果然事事不顺意,连射一个水鬼都射不死,不要是我的大数已经到了吗?”

  想到此际,翻来复去,再也睡不熟。

  到了天明,急忙将此梦告诉大司农,并且说只恐性命不保,半途身死了,有负天子使命,负罪实深。大司农听了,连忙用话替他解释,说道:“梦境岂足为凭,大约是昨日大兔不见了,众人说神说鬼,老将听了,心中不免幻想,因此生出来的心记梦,亦未可知。至于逄蒙,现在并不在一起,不知到何处去了。如果将来再见到他,可以善言遣去之,或则谨防之,何足为虑?难道老将的本领,还怕制他不住吗?”

  老将听了,觉得心中略慰,但是仍减不了忧疑。

  过了一会,大家起身上路,行不数里,陡见前面树林中,一支快箭直向老将咽喉射来。老将因昨夜少眠,加以忧疑,朦朦胧胧,精神不继,猛不及防,被他射中穿过,登时倒地身死。大家齐吃一惊,立刻忙乱,都来看视老将。大司农道:“前面那个贼,你们赶快去捉住他,替老将报仇。不要放过了他!”

  众人听了,齐向树林中寻去,果见一个人藏在里面,看见众人来寻,急忙转身,向后便逃,看他的后影,的确像个逄蒙。大家无不忿怒,说道:“果然是这个没天理的贼!果然是这个忘恩负义的贼!赶快捉住他!”

  说着,一齐拼命的赶上去,亦不管山路的崎岖难行,亦不顾逄蒙的箭法厉害。那逄蒙却亦没有回身射箭,假使他回身抵御,不要说十几个人,就使几十个,亦恐怕不是他的敌手。或者逄蒙已经杀羿之后,自知理亏,没有这股勇气再来抵抗,亦未可知。大家赶了多时,看看赶近,哪知转过一个山峰,只见前面是万丈的深谷,旁边一条曲曲弯弯的细路。逄蒙至此,忽然不见,众人大疑,都道他是藏躲起来了。

  大家各处细细搜寻一遍,又向前追赶一会,绝无影响,只得回转。再看那万丈深谷之中,有个尸首,倒卧在那里,但是不能下去证明。揣度起来,大约是逄蒙失足跌下去的。急忙回转,只见大司农仍在那里抚尸大恸。众人便将以上的情形,报告了一遍。大司农道:“果是那个贼。当初天子早劝老将疏远他,老将忠厚存心,不曾将他疏远,不料今朝竟遭其祸。”

  说罢,叹息不已。又道:“我看那贼一定是坠崖而死。假使不死,真是无天理了。”

  当下大司农就叫从人,向附近民居商量停尸之所,兼备办棺木。百姓知道是老将羿被害,无不感伤,亦无不竭力帮助。

  盖棺之后,大司农因为自己有王命在身,不能中道折回,只能作了一道表文,叫从人赶回申奏。内中说起射虎、获兔种种情形,并附说道:“臣想那猛虎身上的一箭,当然是逄蒙所射,但不知他是否知道羿要经过此地,预先来此守候。抑系偶然相逢,发心暗杀,就是崖下之尸,是否逄蒙,亦不能确定。务请帝即速下令,通缉凶手,如果未死,获到之后,尽法惩治,庶慰忠魂,不胜迫切之至。”

  帝尧接到此表之后,不胜震悼,一面下诏通缉凶手,一面下诏优恤老将。因为他是三朝元老,且屡立奇功,故饰终之典,特别隆重。每年由国家祭祀之,其祭祀之名,叫作“宗布”。古书所载:“羿死,托于宗布”,就是这个出典。

  可怜羿一代英豪,却死于门弟子之手,是千古所没有的事情。后来周朝孟夫子,因他取友不端,还要说他不是端人,这句话未免太觉刻薄,在下甚不佩服。宋、明、清三朝理学大儒,论起人来,总是吹毛求疵,使人难受。这种风气,不能不说是孟夫子这句话创出来的。不知读者诸君以为何如?

  逄蒙死后,遗有《射法》二卷,见于《汉书》。但是否真是逄蒙所作,亦不得而知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