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演义 > 上古神话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四回 后羿射河伯 逄蒙杀后羿(2)


  过了两日,羿和大司农商量动身,百姓坚留不放,说道:“他们两个都没死,万一来报仇,必定更加凶恶,那么我们真要死尽了。”

  羿亦踌躇不决。又过了几日,仍是绝无消息,大司农以西行之期,万不可再缓,和羿商量。羿沉吟了好一回,勉强想出一法,和百姓说道:“老夫等奉命西行,在此已勾留多日,决不能再留。老夫看他们两个水鬼,已经受伤,料想一定匿迹潜踪,不敢再出来为患了。老夫的威名,不是老夫自夸,的确是世界闻名的。那两个水鬼既然有点仙术,能够腾云驾雾,当然亦知道老夫的手段。现在老夫将所用的弓箭,留一份在此间,你们可以悬挂水边。那弓箭上刻有老夫的名号,使他们一望,可以知道。老夫再写一道檄文,投在水中,使他们知道,想来决不敢再来加害你们了。”

  说罢,就取出简笔来,动手写道:

  大唐司衡羿,谕尔河宗氏夫妇知悉:盖闻聪明正直,是谓神明;恺悌仁慈,斯为仙道。尔等既以学道成仙,自称河宗氏,则仙而兼神矣,理应广施仁术,以拯万民,岂宜妄逞贪心,为祸黎首!况当此际灾患方殷,野多嗷雁之声,民有其鱼之叹。尔等果欲庙祀千秋,血食万姓者,但能使闾阎普庆于安澜,自可得祭赛永隆于下土。历观祀典,孰非崇德而报功?各有良心,谁肯忘恩而负义?不此之图,而残民以逞,挟势以求,天上有是神乎?世间有是仙平?是直淫昏之厉鬼耳!下官钦承帝命,誓剪凶徒,凡有害民者杀无赦。一失相遗,犹是小惩而大戒;余生苟惜,务宜革面而洗心。倘使怙恶不悛,抑或变本加厉,则定当扫穴犁庭,诛除不贷。大风枭首,是尔等之前车,勿恃神仙,可幸逃法网也。先此传谕,懔之慎之。

  写毕之后,先与大司农一看,然后交给百姓,叫他们掷入河中,然后与大司农起身就道。百姓等知道不可再留,只得大家恭送了一程,方才回转。后来河宗氏夫妇,得到羿的教训,果然反躬改过,韬迹潜踪,不敢再来滋扰了。可见老将羿的威声,正是人神共钦的,这是后话不提。

  且说大司农和羿走了一程,到得山海之边,满以为有船可坐了,不料四面一望,半点帆影都没有,不觉诧异,就问之于土人,哪知都给河宗氏夫妇糟蹋尽了。二人没法,只得沿山而走。老将道:“老夫记得到西王母处去,有三条大路可走。现在既然漆沮水一条,山海一条,都不能走,只好走第三条了。”

  大司农问道:“第三条走哪里呢?”

  羿道:“翻过终南山,逾过汉水,就是巴山。沿巴山西去,就是岷山、西倾山,那么去玉山、昆仑山已不远了。”

  二人商定,便直向巴山前进。那时正是秋末冬初,四山黄落,峰峦争出,景色非常幽静。

  一日,走到了一处,忽见前面乱草丛中,一只黄色的庞然大物蠕蠕而动。老将眼明,认得是虎,疾忙一箭射去,只听得大吼一声,那大物已应弦而倒。老将向大司农及从人道:“老夫从前走过此地,猛兽极多,大家要小心。”

  众人听了,都非常戒备。及至走到草中一看,果是猛虎,已经死了。可是奇怪,身上却有两支箭,一支在腹上,是羿刚才所射的,直透心胸,而从左边穿出,箭羽还在腹中。一支在头上,正中右眼,深入骨里。羿看了诧异道:“这支箭是哪个射的呢?”

  拔出箭来一看,却无标记,便向地上一望,只见点点滴滴的血迹和披披靡靡的乱草,仿佛直从对面冈上而来,想来这只猛虎,是被人射了一箭,兀是不死,负了伤逃到这里来的。但是那射虎的人,一定是高手。原来射虎之法,中咽喉不容易,因为虎是伏着的;射心胸各处,难得致命,万一它带伤不死,直扑过来,就要吃亏,所以射两眼最好。虎的威猛,全靠两眼,眼睛受伤,除死及逃之外,别无能力。但是射眼,最难命中。这个射虎的人,既能命中,又能深入骨里,所以羿知道他一定是人间高手了。

  但是细看那虎,亦非寻常之物,大概真是个老虎,所以虽则负伤,仍能奔逃。当下羿看了一会,就向大司农道:“我等且跟着这个血迹寻过去,果然得到一个射箭的高手,荐之朝廷,亦可以备干城之选。”

  大司农亦以为然,于是一直寻到冈上,四下一望,杳无人踪,但是细看那地上的草痕,确曾有人来此走过。正自不解,忽然看见前面有一只白兔,其大如驴,趯趯的在那里跑。老将看了,大为稀奇,正要拈弓而射,那兔像煞很有知觉,一见了羿,跑得更快,但是终逃不脱羿的神箭,已经中在后腿上,扑地倒了。早有几个从人,飞奔前去,捉了过来。原来羿并非要射死这兔,不过要捉来玩玩,所以仅仅中它的后腿,不伤其命。

  当下众人看了,都说有这样大的兔,真是见所未见。老将便叫从人斩取山木,造成一个柙子,将这大兔关进去,养它起来。

  大司农道:“我等往玉山,带了这兔走,防恐不便。”

  羿道:“不妨,前途有人家,可以托他寄养,且到玉山归来,再带回去”。大司农听了,亦不言语。不过因这大兔一来,将刚才要寻访射箭高手的心思,早抛却了。且天色亦渐不早,当下羿就叫从人,找了柙子在前面走,自己和大司农在后面跟,相离不过十几步路。老将因为看得这大兔奇异,一面走一面不时的将两眼往柙中望,一面又和大司农谈论:“从前所看见过的异兔,有一只是纯赤的,有一只是纯黑的。据人们说,王者德盛则赤兔现。当时正是颛顼帝的时候,这句话是不错的,就是那黑兔。”

  刚说到此,忽听从人大叫道:“啊哟!大兔不见了。”

  羿疾忙一望,果然从人只扛了一个空柙子,那大兔不知何处去了。

  细看那柙子的门,依然锁着,丝毫未动,大家都不禁诧异之至。

  那扛柙子后面的从人说道:“我本来时时看着它的,后来因为看着太阳,是不将要落山,刚将头旋转,就觉得柙子一动,肩上重量,顿然减轻,急忙一看,哪知已不见了。”

  大众说道:“或者是个神物,所以有这种灵异。”

  有的人说道:“既然是神物,何以会被捉住呢?”

  有的说道:“不是老将,哪个捉得他住?”

  纷纷议论。过了一会,大家也都不在意了,独有老将,心中非常怏怏,进入客馆之中,亦不大高兴说话。哪知到了夜间,就做了一梦,梦见一个人,白冕白衣,俨然一个王者的模样,走进来指着羿骂道:“我叫鹓扶君,是此地山上的神祇,昨日偶然化形出来游玩,看见你来我就逃,已经怕你了,总算是了,你何以还要射伤我?还要做起柙子来囚我,将我和罪犯一般的抬了游街,如此耻辱史,这个仇我必定要报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