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演义 > 上古神话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五回 青鸟使迎大司农 西王母性喜樗蒱(1)


  且说大司农自老将身死,遣人申奏之后,一路仍向西行,由巴山直到岷山。一日,忽然遇着一个人,觉得面貌很善,姓名却一时记不起。那人却认识大司农,拱拱手道:“久违久违,王子现在到何处去?”

  大司农听他的声音,方悟到他就是崇伯鲧。从前在亳都时候常常见到的,现在有二十余年了。一面慌忙还礼,一面告诉他此番出使的原因。鲧听了,仰天大笑,说道:“不用人力去着力,倒反听命于不可知之神仙,这种思想,这种政策,某未知其可也。”

  大司农听了,做声不得,只好问鲧:“一向在何处?”

  鲧指着前面说道:“寒舍就在那边一个石纽村中(原注:现在四川省石泉县),相去不远,请过去坐坐吧。”

  说着,就引子大司农,曲曲弯弯走了两三里路,忽见一座大城,环山而造,鲧的住宅在城中心,左右邻居不少。

  大司农细看那大城,纯是用泥土筑成,与寻常用木栅所造的城迥然不同(原注:现在内蒙古库伦以木栅为城,库伦二字就是蒙古语城圈之意。上古工程简单,所谓城者,大约亦如此)。暗想:“他的能力真大了,能筑如此坚固之城!”

  原来鲧的长技就是善于筑城,任你怎样高高下下、崎岖不平之地,他造起城来总是非常容易。后世说他筑城以卫君,筑郭以卫民,是个造城郭的始祖。这句话虽则不尽是如此,但是鲧的建筑术必有确能突过前人之处。而当时学他的人,当亦不是少数,所以后人有推他作始祖的话了。闲话不提。

  且说鲧引大司农到他家里,坐定之后,就说道:“某在帝挚时,虽则蒙恩受封于崇,但是从来不曾到国。后来帝挚驾崩,某本想辅导玄元,以报帝挚知遇之恩,不料獾兜、孔壬两人朋比为奸,将某排斥。某本无名利之心,何苦与他们结怨,适值此地亲戚家有要事,某就借此请假,约有好多年了。现在家居无事,研究研究天下的大势,山川水道,国家政治的利弊,倒亦逍遥自在。”

  大司农这个人本来生性长厚,又素来知道三凶之中鲧的人品,实在高得多,不过性情刚愎而已。其他导君为恶等事,都是附从,为驩兜、孔壬所累。现在见他如此恬淡寂寞,颇为钦仰。又听他说研究山川水道,这个亦是平生所欢喜的,就和他讨论讨论。哪知鲧一番议论,都是引经据图,切切实实,与孔壬的空谈又是不同,的确是有研究、有学问的人。暗想:“当初如果早遇着他,那个治河水之事应该举他,不应该举孔壬。”

  后来又一想:“如果孔壬治无功效,再举他吧。”

  当下与鲧又谈了许久,方才告别,便改向西北而行,越过西倾山,已是西海了。

  此刻羿已身死,无人作向导,只得到处打听路程。后来有人说:“浮过西海,有一座三危山(原注:现在甘肃省敦煌县东南有三峰摇摇欲坠,故名),山上有三只青鸟,是西王母的使者,常为西王母取食的。但是那山边亦很不容易去,如果能到得那山边,寻着三个青鸟使者,那么见西王母就有希望了。”

  大司农听了,便秉着虔诚,斋戒沐浴,向天祷告。次日,就雇船泛西海,直向三危山而来。

  哪知刚到山边,就见有三个人在那里迎接。仔细一看,那相貌非常可怕,头脸绯红,眼睛漆黑,身上都穿着青衣。一见船拢岸,便拱手向大司农说道:“敝主人知道贵使降临,特遣某等前来欢迎,请上岸吧。”

  大司农诧异之至,暗想:“他不知如何知道?真是神仙呢!”

  当下谦谢了一番。登岸之后,便请问他三人姓名,才知道一个叫大鵹(lí,黄鹂。亦称“仓庚”、“黄莺”。),一个叫少鵹,一个就叫青鸟。大司农暗想:“前日人说三只青鸟,我以为真个是鸟,原来仍旧是人。”

  不言大司农心中暗想,且说大鵹等招呼了大司农登岸之后,又招从人登岸,行李一切统统搬上。自己前行,众人都跟了走。走到半路,只见林中飞奔出一只大兽,向着众人张牙舞爪,像个要搏噬的模样。众人大吃一惊,急忙转身要逃,少鵹忙止住道:“有我等在,不妨事。”

  早有青鸟向那兽喝道:“贵人在此,不得胡闹!”

  那兽听了,方才垂首戢尾,站在一旁。

  大司农细看那兽,其状如牛而白身,头上有四角,身上之毛如披蓑衣,下垂至地,不知道是什么兽(原注:依理想起来,大约是现在青海等处之犛牛。),便问大鵹。大鵹道:“这兽名叫<彳敖><彳因>,要吃人的,所以此处地方寻常人不容易来。”

  说着,已到了一间石室,少鵹便让大司农进去小坐,大鵹、青鸟仍去招呼从人。大司农便将奉帝命要到玉山见西王母的事,向少鵹恳求,要他指引。少鵹道:“这个可以,敝主人一定接见。不然,不叫某等来接了。不过此刻敝主人不在玉山,在群玉山,贵使者且在此暂停一日,俟某等去问过敝主人,何日延见,何地延见,有了确信,再来引导。”

  大司农道:“贵主人不住在玉山吗?”

  少鵹道:“敝主人的居住有好几处。一处是玉山,就在此地东南方;一处是弃山;一处是群玉山,亦叫昆仑山。这三处都是敝主人常常游息的所在,譬如下界帝王有离宫别馆之类。”

  大司农道:“群玉山离此有多少路?”

  少鵹道:“大约有一万里。”

  大司农道:“那么往返必须半年多了?”

  少鵹笑道:“哪要这许多时候,某等来往,不过片时而已。”

  正在说时,忽见一只三足的鸟从空飞进来,停在地上,口中衔着一个又似翡翠又似碧玉的大盘,盘中盛着不知什么东西。这时大鵹、青鸟亦走进来,少鵹向他们说道:“我此刻陪着贵使,不得闲,你们去进食吧。并且问问主人何时见客?何地见客?”

  大鵹、青鸟答应了,各从身畔取出一件青色的羽衣披在身上,霍地化为一对青鸟,率领了这只三足鸟,衔着大盘,从地飞升,翱翔而去。

  大司农看了,又大诧异。少鵹道:“这只三足鸟是专为敝主人取食的,某等是专为敝主人传使命的。但有时三足鸟来不及,某等亦为敝主人进食。”

  大司农听了,更是诧异。暗想:“西王母是个神仙,所住的地方何求不得,何必要到万里之外来取食呢?究竟不知道取的是什么食品,但是不便问,只好罢了。”

  过了一会,再问少鵹道:“贵主人是个神仙,有姓名吗?现在有多少年岁?”

  少鵹道:“敝主人姓鸠名回,她的年岁却不知道,大约总有几万岁了。”

  大司农道:“贵主人平日作何事消遣?亦管理下界之事吗?”

  少鵹道:“下界之事不常管,但有大事亦是管理的。从前黄帝轩辕氏与蚩尤战败,敝主人曾遣九天玄女、素女等前往援助,后来却不听见说管什么事。至于平日,常和群仙聚会,或看她的几位女公子作各种的游戏,或与紫阳真官樗蒱赌博,总是做这种事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