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方伎类二3


  ◎吴梅村精星命学

  吴梅村晚年精星命学,连举十三女,而子暻始生。时娄东江孙华为名诸生,年已强仕,赴汤饼会,居上座,梅村戏云:“是子当与君为同年。”孙华意怫然。

  及康熙戊辰,暻举礼部,孙华果与同榜。或赠梅村五十生子诗云:“九子将雏未白头,明珠老蚌正相求。兰闺自唱河中曲,十六生儿字阿侯。”盖少妾所出也。璟后官兵科给事中。

  ◎印天吉为毛西河推命

  康熙戊寅,毛西河年七十八,京口印天吉为其推演命造。其八字为癸亥、壬戌、壬戌、庚戌,盖生于明之天启癸亥十月初五日戌时也。天吉谓八十五不死,当享寿至九十四。然西河竟以是年卒。

  时西河之姬人年三十二,为康熙丙午正月十六日子时生,其八字为丙午、庚寅、丁酉、庚子,盖即曼殊也,亦令天吉推命,而殷殷以子息为问。天吉谓今年不育,则终无子矣。

  ◎嵇叔子为妻推命

  嵇叔子精子平,自谓官可四品,而夫人之禄位不称。举孝廉,即丧偶,媒妁盈门。叔子算其八字,俱以为不类。某富翁欲以女妻之,先以年庚付一术士推之,术士云:“此十恶大败之命也。”翁以情告,术士曰:“试易之,何如?”

  因将生日移前数日,而时干亦易,通局俱变矣。翁乃付媒妁使往议之,叔子以手推之曰:“是恭人也。”遂成姻。任杭州太守时,妻受四品封。叔子卒后十余年,诸子将为母称七十觞,先期营办,恭人笑止之云:“某日,非吾真生辰也。”因述其故,家人皆惊。盖嵇氏父子为所绐者四十年矣。

  ◎星士为励文恭所养

  静海励文恭公杜讷久不徙官,一日,世宗召问曰:“闻卿家养星士,卿亦自知何日大拜乎?”文恭惶恐谢罪。上曰:“此事有命,朕也不能作主。”寻转吏部。于时常熟蒋文肃公廷锡方病笃,文恭固无恙也,忽腹热如火,以鸡卵熨之,旋熟,遂先文肃二日逝。

  ◎信庄二王生命

  信恪郡王如松、庄慎亲王永瑺,同年月日生。庄后信数刻,互以兄弟称。稽其生命,信先庄薨十七年。然其子恭王淳頴以复睿忠王爵,赠王为亲王。庄亲王无子,嗣其弟子承能。信恪王少封公爵,任工部侍郎等官。庄慎王少亦赐公,品级历副都统等官。虽文武稍差,而升转固如一也。

  ◎刘某为高宗推命

  高宗幸江宁,微服而出,遇星者刘某,戏就之推子平。刘排其生年干支,艴然色动,欷歔久之。高宗大异,问故。刘曰:“仆操星命之术,三十余稔矣。自谓断人休咎,无不奇验如神。闲时亦将贱造流年推算,当小贵,二千石之禄不难致也,乃竟落拓如此。今见贵造,富贵极矣,即无乘干驭宇之鸿福,亦当肩蟒腰玉,缘何反得与仆觌面耶?”

  高宗神其技,默然而退,后授刘以知府。

  ◎钱竹汀为仆推生造

  嘉定钱竹汀宫詹有一仆,服役多年,体魁梧而勤干,竹汀恒倚重之。为推生造,谓必以军功保举,官至三品武职。久之不验,疑之,因以其造录寄钦天监,属为之推算。覆曰:“某命果佳,如君言,然必生长北方。若生于南方,则终身仅能近贵而已,此所以给事君邸也。”

  ◎廖鸿章为郭肇鐄推步

  郭凤池侍讲肇鐄以丁艰归,服阕,诸要人皆寄书,促北上。束装有日矣,过其同年友廖编修鸿章,以行期商之。廖夙精子平学,为推步毕,惊曰:“一年之内,慎勿入都,若入,祸且不测。尽一年,则无害矣。”郭犹豫未决。而促行之书踵至,且闻上意向用甚隆,遂买舟而北。

  途次某镇,有姻家邀之饮。郭已有酒意,复强之。主人觞政甚虐,虽不饮者,亦必以巨觞沃之。是日酣醉过度,归至舟,惫甚,延医无及,旦而卒。

  ◎王勿庵八字缺水

  归安王勿庵侍郎以衔初生时,星家推算八字,谓其中缺水。或告太夫人曰:“必令小儿在渔舟上乳养百日以补之。”乃召一渔人妇,畀其钱米,寄养百日焉。

  ◎汪成命造相同

  人有生同年月日时而命绝不相似者,星家言所生之地有不同也。汪文端公廷珍与成少司马书之年月日时,无不相同。汪进士及第,成犹举人;汪官六品,成则五品;汪官五品,成则四品;成官侍郎,汪则三品。及汪官尚书,而成犹侍郎,其爵位犹不甚相远。所可异者,汪、成面貌亦酷肖,二人丁内外艰之年岁亦略相同。

  ◎戴简恪为泥孩推命

  开化戴简恪公敦元精星命学,为人推测,恒多验。一日,奇想天开,属玩具肆中人制小泥孩若干,并记其捏成之年月日时于背,为之推命,以记于别纸。制成携归,给家中小儿,使佐嬉。及其碎坏,出别纸证之,验者乃十而八九。

  ◎罗养斋精星命

  罗养斋,名浩,侨居海州之板浦场,与凌仲子廷堪为戚。经史书数,无不涉猎,尤精星命之学。尝曰:“自李虚中以来,均以富贵贫贱寿夭定命之高下。吾则以贤不肖为之经,贫富寿夭为之纬。贤者虽贫夭,命为上;不肖者虽富寿,命为下。”人多迂之。

  ◎某笔帖式命有一日之荣

  道光时,满人某尝以其子之生造使术者推之。术者推算良久,曰:“怪哉此子!所居位无上。虽然,一生穷困以死。”某以为戏己,怒而去。后其子长,为太常寺笔帖式,贫甚。适署中需人为遣儿,辄应其召。遣儿者,凡遇郊庙、耤田大典,前期大演礼,有司恐仪式有误,辄以一人为主者。

  其人衣服破旧,然行止拜跪,与主者无异。自王公大臣以下,向之行礼,亦与主者无异,固一日之荣也。然必笔帖式之贫乏者为之,他人皆不肯为,以为折福,为之必致病云。其为此,每次得京钱八千而已。

  ◎以河洛数推命

  有演河洛数者,推测禄命吉凶,悉有验。或艳其术,叩之,则吐实曰:“其数,设一时为十刻,刻三分,以之考其父母、兄弟、妻子存没多少之数。稍误,则曰:‘非此刻此分也。’凡三十分,屡迁而得其详,而后按所得以衍之,可无失矣。”

  其数之辞,则以千百为隐语而系之以卦。如中人也则以中孚,富人也则以丰以豫,贵也则以鼎以泰,好斗则以讼,疾则以损。诸生也,甲乙榜也,戎行也,缁、黄、医、巫也,农、工、商贾、隶役也,皆有卦以系之。干以系父,坤以系母,同人以系兄弟。推而广之,无有遗者。又分年递载于所系卦之下,故取之左右,皆如其人,实皆刺探察视,以售其术也。

  ◎以蠢子数推命

  道光以前,山西有以蠢子数鬻技于都中者,言人之贵贱穷通,颇有验。其于湘人刘协揆之降调升复,语皆符合。

  武陵赵文恪公慎畛曾就其人而询之,乃知此数于国初由关东传至山西,原书八箱,五箱损于水,遂有无从检查之八字,即诿之此沈失之数。但云传自邵康节,然宋以前即能测定满洲姓氏耶?如瓜尔佳氏、钮钴禄氏者,皆能算出,即可知其伪矣。

  ◎张立帆自算命

  张立帆以精通天文名,咸丰庚申春,苏州失,昆山继陷,粤寇所至,迁避一空。张独留不去,且为之赞画一切。或问其故,张曰:“吾夜观天象,知清运已衰,太平天国当起而代兴。千载一时,机不可失。吾尝推算命理,行年五十当贵,意即在此乎?”

  张尝为粤寇筹饷,邑中富室按名勒派,不允,则拘而敲扑之,故皆衔之刺骨,粤寇乱平,遂为怨家告发。张大恐,倾家营谋之,乃免。后有人问以太平天国天象如何者,张辄摇首太息曰:“气数,气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