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方伎类二2


  ◎拆荣字

  浙西陈锺年善拆字,名噪一时。有巨贾吴某者,苏人也,久商于浙。某日得家书,以妻病危笃,促之归。吴忧甚,即访陈就之卜。至则门已闭,吴叩之急,陈乃推窗而询知来意。时方有一犬在旁狂吠,陈即语曰:“死矣。”吴厉声曰:“字尚未拈,焉知生死!”陈曰:“顷者吾之口与汝之口交谈,则为两口,又加一犬,则成一哭字也。”吴懊恼归,然未之信。

  翌晨再往,拈得一“荣”字。陈即询所占之事,吴以妻病告。陈曰:“死矣。”吴询所以,陈曰:“荣字,上部为两火字,乃一对烛也;中为一座,台之象形也;下为木字,棺木也。”吴闻言大惊,匆匆买棹归,其言果验。

  ◎拆口字

  有女郎将与人私,虑其未谐,而就拆字者问休咎,拈得一“口”字。问欲卜何事,女曰:“有一事,可得良好结果否?”拆字者曰:“依字而断,恐无圆满之望矣。欲成‘可’字,无‘丁’;欲成‘如’字,无‘女’;欲成‘何’字,更无‘人丁’”。

  ◎拆粉字

  鄂人方某幕游于外,一日接家书,以妻病笃,促归,方犹豫不决。有友善拆字,往觅之。友曰:“试道一字,以定行止。”即应声曰“粉”。友曰:“妆台留半面,红粉已分离,可速行,迟恐不及见也。”方急治装,及抵家,榇已在堂矣。

  ◎春秋笔日拆十字

  春秋笔者,孑然一贫儒,不知何许人,亦不详其姓氏,以拆字为业。遨游至信州,僦屋以居,榜门拆字,求卜者多踵庐求教,不如寻常术士之于街头巷尾求取生活也。

  其人年四十余,颇知书,吐属风雅,论字多妙解,多奇验。士大夫咸乐与游,籍籍负时名。每拆一字,受钱二百文,日以十字为限,过此则闭门谢客。于是趋就占卜者,皆争先恐后,朝暾初上,门庭已若市矣。

  ◎拆毅字

  沈文肃公以赣抚丁内艰,在籍守制,适左文襄创办马江船政局,制造轮舰枪械。议甫定,文襄移节督关陇,乃举文肃自代。文肃令官绅分司厂事,官曰委员,绅曰委绅。

  同治某科秋试,榜前,集局绅之与试者浇榜,且曰:“诸君请拈一字,吾用拆字法占之,卜今年本局售者当有几人。”某绅拈“毅”字,文肃曰:“毅者,其左体为‘豕’字,豕为亥,二首六身,‘几’字其‘船’字之一股,‘又’字复得‘政’字之半股。船局委绅固有获售者,其数殆六乎?”是秋,果中六人。浇榜者,榜前群饮之谓也。

  ◎拆四字、青字

  大不同,某拆字者之别号也。光、宣间,寓常州城隍庙,设摊营业,名噪一时。有某店伙之纱帐被窃,薄暮始觉,往来拆。时大不同已收摊矣,因令随举一字以拆。店伙写‘四’字。大不同曰:“无妨,君所失为纱帐,今已有人悬于他处。君观‘四’字之形,固悬挂之象也。速觅或可得。”店伙曰:“否,否,君所拆者为真体‘四’字,而余所举者为草体‘四’字,无乃误乎?”大不同曰:“若然,则赃已难觅,仅可购备蚊烟一圈以御蚊矣。”蚊烟一圈,亦象草体“四”字之形也。

  又有一尼姑拈“青”字,令拆之。问何事,曰:“终生。”大不同曰:“清不清,静不静,出家恐不利。若立定主意,择人而事,则尚有生育之望。”盖“青”字之上半截似“生”字,而下半截则“育”字之底也。尼忸怩而去。有知其事者,则谓尼固不守清规,久有还俗之意也。

  ◎星命

  术数家以人生之年月日时推算禄命,谓之星命之学,始于唐之李虚中。但虚中止用年月日而不用时,至宋之徐子平,始以八字推算,故亦称善此术者曰子平。其书或托名于鬼谷子,或托名于郭璞。

  推算之法,以六十甲子分四段,自甲子、己卯、甲午、己酉各得十五辰。甲子、甲午之前三辰为阴错,己卯、己酉之前三辰为阳错。谓以天干配地支,所余之数,甲为阳辰,故有阴错;己为阴辰,故有阳错,其日不吉。

  八卦以乾坤喻夫妇,故星命家以男命为干造,女命为坤造。婚礼以男家为干宅,女家为坤宅,亦此义。

  ◎隔夜算命

  有曰隔夜算命者,凡以八字令其推算,必嘱其人就坐案侧而谓之曰:“君今日当来,我先夕已知之。尊造早推算,命书亦批定。今姑请以生年月日及父母存亡、兄弟有无,一切过去之事,详述一过,以证我隔夜推算之当否。”

  迨其人如言,自述生平毕,乃启其案上倚壁之书橱,出一先期批成之命书示之,则与其人所自言者无不合。盖其倚壁橱后,有孔通至隔室,室别有人在。来客自述生平时,其人即如所言,笔之于纸。书毕,自孔传入,宜其若合符节也。

  ◎夏某为陈某择日

  诸暨店口镇有陈氏之屋,遇火不毁。相传国初有陈紫衣者,将建此屋,自至郡城,乞夏姓者卜日。夏曰:“请少待,为君择之。”陈即出资为谢。夏曰:“既如此,请三日后来。”陈知其以酬谢之多寡为选择之精粗,乃以白金百两揖而进之,曰:“老朽一生辛苦,始有此举,幸先生留意焉。”夏曰:“既如此,请一月后来。”

  及期而往,则曰:“日已选矣,幸勿稍有更动。”陈谨如所教。屋成而镇上大火,前后左右尽为焦土,惟新屋岿然独存。自是以后,历三十余次火灾矣。至光绪时,陈氏犹世守之。而夏之子孙,亦尚以择日为业。

  ◎星士为徐松岑推算

  徐松岑监丞元美,江都人。顺治甲申、乙酉间,家中落,居北乡湖滨,郁抑不得逞。偶就村市星士问休咎,星士推干支列宿,举指摇目,睨之曰:“死,命也。”松岑怒。星士复默算良久,瞠目大呼,谓:“不于身,必于妻子,请归验吾言。”松岑益怒,惘惘而归。

  未三旬,其妇王夫人病死,二子继亡,如星士言。遂卖田屋,营丧葬,家人各散去,余一丱僮,使肩襥被从入郡。及北郭,反顾,则僮逸矣,弃襥被道旁五十步外,亦不追,自提襥被以行。只身依故人,歌吟与涕泣常相平,而学日以进。

  ◎高特骋自知有子

  顺治时,宿迁有高处士者,名踰骈,字特骋。授徒于湖东之陆氏,月一至家而已。一夕,语邻僧曰:“吾占六壬,尚有一子,当归了此事。”僧笑之。明年,果生子,命之曰晤,盖与其妇仅一晤者也。

  ◎方进为张荣推算

  顺治初,有方进者,判人休咎禄命均奇中。时巡抚张存仁与明兵夹江对垒,部卒有张荣者叩进推算,判荣以二月初二日当死于兵。荣惧,盗马而逃,为逻者所获。存仁鞫之,荣述进推命之故。乃逮进至,问曰:“汝推张荣今日应死,汝推自命若何?”进曰:“我命不死,但责三十板,枷三个月耳。”存仁笑曰:“我偏不打汝。”

  竟将荣斩讫,方进枷号三个月。徧示合城云:“方今正在将士用命之秋,术士方进妄谈祸福,煽惑军人,以致张荣盗马欲逃,除将张荣正法外,方进枷号三个月,以儆将来。”

  ◎刘德白自推命数

  刘公言,字德白。父瑜,明袭青州左卫指挥佥事。德白,其仲子也,生有异征。少为文章,空明骀荡,一洗程序熟烂之习。乃数踏省门,不见收,遂谢去举子业,专肆力于诗古文辞。汲古之余,旁及方术,尤邃于星命,以人始生年月日所值星辰,推人寿夭贵贱,不失毫发。

  淄川韩允嘉累困锁院,德白谓其一生科禄,皆会于戌,当于是年得举人。韩以戌非乡试期,疑之。顺治丙戌,山左再开省闱,果为丙戌,韩果举于乡。及戊戌,遂成进士。

  德白尝自推命数,谓年七十当死,然不至药裹纠缠,牀蓐淹顿,差异世人耳。岁在辛卯,年数适符,其老妻方借舂邻家,德白闭门独坐,及启扉,死矣。

  ◎吴子缨为笪在辛推命

  句容笪在辛,名重光,顺治壬辰联捷礼闱,以丁艰归里,过吴门,寓其同年姚茵穉家。一日,闲步至吴子缨命馆,令推子平。在辛貌朴,而又布衣素冠,子缨为之布算,亦甚略,未及科名。推毕,在辛取子缨所持素扇,书高达夫“尚有绨袍赠,应怜范叔寒。不知天下士,犹作布衣看”句,后题笪重光书。

  盖以子缨牌板书“命友天下士”,书此诗以讥之也。子缨见之,惶愧无地。而在辛无怒容,一笑而别。至暮,其牌板已为人取去。随有为之介绍者,馈银十二两,始还。

  ◎张某谓韩文懿当饿死

  吴人张某以星卜游公卿间,尝许缪念斋彤以状元。康熙丁未,缪以第一人及第,自是门外车马遂不绝,张亦自高声价,累致千金。时韩文懿公菼教授陋巷,托友人询之,张厉声曰:“此人来岁当死,犹问科名乎?”及文懿中会状,张遂遁,不知所往矣。

  ◎何永锡自谓何如

  何万年,字永锡,长洲人。父愿良,善言命,多中,好酒,浮湛里闾,自得也。万年读父书,尤精其学。人来请者,必以实告,不妄誉人。然喜儒,常从诸生游,诇其生年月日时之干支,以决得第之早晚。秋榜将发,窃自计平生所决之必隽者,日造其门,询消息,至而阒然,诧曰:“吾言必不谬。”即卧其家。已而吉语闻,则大喜狂叫,自谓:“何生何如也?”

  韩文懿公少时轗轲,中年尤甚,星家多谓其老于诸生。康熙壬子春,文懿北行,永锡往话别,曰:“勉之,此行必捷。吾曩决子发科卯辰间,今以流年参之,在今岁也。”其它率多验。而尝谓文懿曰:“吾恨不读书,然于星家言,穷日夜研寻,每进一年而知曩年之误,虽不能悉中,后又安知今日言之非谬也。”又尝语人曰:“吾决人科名,亦仅言其半耳。读书不勤,安有俟命之理耶?”

  ◎史冑司精子平

  溧阳相国史文靖公贻直之父,字冑司,名夔,素精子平学。康熙辛酉,携家入都,舟泊水驿,生文靖。冑司取其造推算之,谓当大贵。时阻风,舟不得行,乃登岸纵步。见一冶工家适生子,问时日,正同,心识之。后二十余年,文靖已官清禁,冑司告归,复经其地。

  欲验旧事,自访之,则门宇如故,一白皙少年持斤操作甚勤。问其家,即辛酉某日生者也。竟夕不寐,忽悟曰:“四柱中惟火太盛,惜少水以制之。生于舟者,得水之气,可补不足。若生于镕铸之所,则以火济火,全无调剂之妙矣,其贫贱也固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