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文学类二11


  ◎诗钟之唱卷

  闽人作诗钟,以唱为重。其作诗钟、阅诗钟之法,每发题后,人例作四联,投卷于筒,汇交誊录,誊录以小笺纸分誊,每笺例四联。如每会十人,每人四联,则小笺十纸,即可誊毕。每誊毕一纸,即送末座先阅,阅毕,递传上座者,以次轮阅,拟取者各另纸录出。所取不过十联以内,自定甲乙。如每会十人,则十人各定所取甲乙也。各阅定后,以次宣唱之,优等者有赏。唱卷之法,从最后先唱,至元卷而毕。

  诗钟以唱为乐,但颇费时耳。闽人例作四联,欲多作者,则必作八联而后可,不许少,亦不许多。易实甫每次皆作八联,然不如仅作四联之少而易精耳。闽派以陈伯潜阁学宝琛为最工,如束年云:“束修自笑羊何瘦,年齿谁怜马又加。”群雪云:“绝群新筑空山屋,犯雪亲拏独夜舟。”乞迷云:“残酒乞邻聊一醉,乱山迷路欲何归?垂暮迷方终不径,忍饥乞食定谁门。”木安云:“十年竿木逢场戏,一梦槐安作宦归。”炊季云:“贫有一炊宁断饮,老思群季罢登高。”补颜云:“生际圣朝无补甚,老营陋室自颜之。”皆冲远深微,诗钟之最上乘也。

  闽派有叶芾棠者,亦作手也。其所作,有虫馆限第二字云:“已虫琴柱知音杳,久馆权门脱颖难。”虫馆皆实字,颇难对,此联竟将虫馆揉成虚字,妙矣。叶肖韩则云:“壁虫待蛰秋丝尽,颷馆无悰晚吹哀。”吐属亦佳。又有佚其姓名者两卷云:“倮虫惭愧侬为长,旅馆喧嘈客自孤。”“号虫身世如寒士,解馆宾朋似落花。”存之,亦足以略见闽派矣。

  ◎集唐诗以为诗钟

  诗钟能以唐人诗句之烂熟人口者,运用得法,而属对又相称,自为有目共赏之作。然不可失之于浅,浅亦断不能出色。福州某社女花二字所集唐诗之外,亦颇有之。如顺德罗掞东主政惇曧伏星限第三字云:“香炉伏枕京华望,雪涕星关早晚收。”又仪征张丹斧好诗钟,尝以《传简》、《惊梦》题征集作者,海宁程抟九所成仅十字,曰:“忽逢青鸟使,打起黄莺儿。”盖皆集句之浑成者也。

  ◎诗钟有状元誊录

  诗钟甲乙最优者为状元,最劣者为誊录。梁节庵按察鼎芬尝言:“陈伯严主政三立、缪筱珊编修荃荪作诗钟,皆由誊录升至状元。”言其初皆不工,后乃甚工也。

  ◎施鸿保在闽所见诗钟

  钱塘施鸿保在闽时,所见之诗钟,佳者甚多,今记其数联。如七才子八乡兵云:“七步诗才曹子建,八门兵法武乡侯。”依次分嵌,今无其格。七月半烧纸衣云:“半夜烧灯花落纸,七弦弹月露沾衣。”其但拈二字,次第限嵌者,即凤顶、燕颔等格也,尤巧。如子鱼限第二字云:“燕子不归春寂寂,鲤鱼无信路迢迢。”

  断江限第三字云:“可怜断雁无消息,不及江潮有去来。”田月限第四字云:“薄宦无田何日返,故人如月几时圆?”皋马限第五字云:“金玦心伤皋氏宅,玉环魂断马嵬坡。”雪如限第六字云:“湖上残山松雪老,江南春雨六如归。”此数联俱自然连合,而上下语意仍复相贯,非心露手妙者不办。

  ◎张施诗钟之唱和

  桐城张辛田明府用糦为诗钟,以不类事为题,合二题咏七言一联。端午日孔子云:“赤帝骄人重五日,素王去我二千年。”魁星顶篷云:“曾将彩笔干牛斗,未许空梁落燕泥。”梳头朝帽云:“云开晓镜拢蝉鬓,风闪峨冠动雀翎。”卖新闻靴衬云:“事经访后传多误,步太高时稳最难。”剔脚人题名录云:“足下工天三寸铁,眼前声价一文钱。”官坐堂养私孩云:“鼓吹堪怜声是肉,欢娱谁料祸成胎。”枕头刽子手云:“黄昏我便思依汝,白昼君偏敢杀人。”不应乡试牛肉云:“秋战任人雄拔帜,春耕忆尔病扶犁。”告示放屁云:“乡老抬头看日月,通人掩鼻笑文章。”吹箫和尚煮狗肉云:“定知跨凤终成偶,不比烧猪要避人。”褡衣囚车云:“方外可知无正服,此中几见有完人?”戒方新经布云:“子弟不材程白木,女儿有喜验红巾。”

  官厨子菊花云:“饔人公膳更双鹜,隐士闲情对一鸥。”报马粪桶云:“铃声急雨三更驿,担影斜阳十亩田。”先生解馆木芙蓉云:“化雨已成前日事,拒霜又见此时花。”镜中美人扑满云:“彼姝对影总如玉,此虏失声空守钱。”海狗肾木偶云:“纵使生儿亦豚犬,是谁作俑到公卿?”燕子番狗云:“三春又见君寻主,诸夏难容尔吠人。”辛田索施鸿保效之,鸿保即以烧年纸打纸牌为题云:“明岁祈神重福我,今宵约伴共由吾。”

  又点烛懒猫云:“书成误处凭燕说,睡正酣时任鼠偷。”门神愁酌云:“笑尔常为门外汉,教儿且覆掌中杯。”扳不倒钱云:“此老平生最倔强,乃兄何处不流通?”溺桶盖冬菜云:“掩鼻无须避恶臭,咬根最好解余酲。”鸿保旋自拈数题咏之,贼宝剑云:“何妨梁上有君子,要使世间无乱人。”与友行吟赌场云:“脱巾微步偕诗客,掷帽狂呼聚博徒。”呼狗家信云:“八尺休凭宣孟嗾,万金曾记少陵吟。”

  请酒单纱帐云:“觅醉惟应招大户,御风最好制轻容。”蛇溺桶云:“不闻壮士行时畏,好供将军饭后遗。”烟灯正月二十九日云:“长宵好友伴横卧,明日古人偕送穷。”雪中人传奇沽酒云:“不信英雄常乞食,且凭贤圣暂袪愁。”打滩柳云:“白昼长年闲狎浪,青春少妇倦登楼。”老婆儿许愿得孕云:“此种痴情惟佛谅,最先喜讯祗郎知。”听莺弄猢狲云:“春来好共客携酒,树倒便随人乞钱。”鸿保续又就原题和之,梳头朝衣云:“蛾描鸳镜匳初启,虎拜螭坳佩共垂。”

  燕子番狗云:“代飞候暖催宾雁,入贡时清比旅獒。”告示放屁云:“官衔有例起头大,文字无凭下气市。”戒方新经布云:“顽心须警木三尺,喜信初传月一番。”枕头刽子手云:“游仙我恋真佳境,入市人呼好快刀。”褡衣囚车云:“梵相最宜图托钵,土音亦好听操琴。”官厨子菊花云:“劳薪有客知真味,晚节惟君傲众芳。”辛田尝曰:“此虽游戏笔墨,然非聪明不能裁对,非博洽不能使俗为雅也。”

  ◎易实甫开诗钟社于蜀

  光绪乙酉,易实甫随侍其尊人叔子方伯于川藩任所,趋庭之暇,与弟由甫、妹香畹及妹婿黄玉宗开诗钟社。时张子苾、曾季硕夫妇居署中,而蜀中群彦有顾印伯、范玉宾、刘健乡、江叔海诸人,簪裾毕集,同作诗钟,往往酒阑烛烬,夜分不休。刻成四册,玉宾题签曰《仿建除体诗》。

  盖《鲍明远集》有《建除》诗一首,以建除满平定执破危成收开闭十二字,分嵌于一诗之中,六朝人多有之。有嵌数目者,有嵌五音八音者,亦文人游戏之一,与诗钟相似者也。实甫命名之取材以此。

  ◎诗钟风行于京都

  光绪庚子初春,易实甫在京师,诗钟之作,风行一时。琉璃厂南纸铺之门,皆贴有诗钟题,征收试卷,标明彩物。波及内城,亦有发题并送卷者,不知何人所为也。

  实甫所闻警句,如韩信墨盒云:“国士自真王自假,兼金其外絮其中。”杨柳七夕云:“三起三眠三月暮,一年一度一魂销。”

  古书老妓云:“文字郁律蛟蛇走,门前冷落车马稀。”零星掇拾秦灰后,去日销磨楚梦中。”逾数月,遂有拳匪之乱,此事亦遂废矣。

  ◎常州有鲸华社诗钟

  常州有鲸华社诗钟,先后与社者四十有四人,创于江阴金溎生运副武祥、武进刘葆良兵备树屏,起光绪辛丑四月,讫癸卯十月,凡四十集。其期会之疏数,宾朋之众寡,无定形,亦无常主。或一月再三集,或间三四月一集。前集之人,与后集不必相谋。

  盖同社之中,宦游四方者什六七,其它或迫于生事,仆仆奔走,或过客,儳焉至止,一集辄去,乍归复出,倏来倏往,其优游闾巷无官私之牵率者,无数人焉。癸卯以后不复举,亦以散者不可猝聚,故莫之止而止也。史朗存每集必赴,罢,辄裒一日所得句,挟以归,纂次而藏之,都四千余联。

  ◎张文襄好诗钟

  张文襄好作诗钟,督鄂时,辄于政暇召集僚友作诗钟,往往限以难字。尝以奇态二字命题,某用杜诗分点一联云:“弟兄陈氏奇皆好,姊妹杨家态并浓。”

  一日,传某某入署为诗钟。一被传者,妇病方殆,不敢辞,勉具衣冠而往。文襄不衫不履,剧谈久之,始出题,乃皆构思。某哀急万分,知其妇于此数分时,必已不起。瞥见其仆在窗外探望,若有言而不敢入者,心益痛,不觉涕泗交流。文襄见之,大笑曰:“做不出,亦常事,何哭为?”某起立,言实妇病垂危,痛极而流此急泪耳。文襄云:“何不早言!”即挥之出。

  文襄入枢垣,结习未除,尝限蛟断二字分嵌一联。梁节庵作云:“射虎斩蛟三害去,房谋杜断两心同。”文襄大悦。

  ◎蔡伯浩好诗钟

  蔡伯浩观察乃煌好诗钟,其官江苏苏松太道时,尤喜为之。与幕宾竞字斗格,击钵相催,一联既成,电传金陵。樊云门尝为之评判甲乙,诚可谓极文人之好事矣。

  伯浩当时有《絜园诗钟》之刻,佳构颇多。如睡宫凤顶云:“睡足海棠春色艳,宫深槐树午阴长。”门六鸢肩云:“火树六街城不夜,碧芜门馆地无埃。”绿绳鸢肩云:“相看绿鬓菱花镜,自写绳头贝叶经。”人粉蜂腰云:“三策天人新著作,六朝金粉旧河山。”翠油蜂腰云:“一水如油浮艇去,四山将翠入城来。”皆警句也。

  ◎李孟符开诗钟会于粤

  李孟符曰:“嵌珠难稳而易工。”良然。顾其佳者,亦正可讽。光绪丁未旅粤,暇辄从朋辈为诗钟之会。一日,拈得臣满二字,皆用嵌珠中之虎头格。(虎头格即凤顶格。)虞和甫观察云:“臣门车马登龙日,满屋图书伏蠹年。”况晴皋大令云:“臣门冷落容罗雀,满地凄凉怕听鹃。”陈伯澜刺史云:“臣心常与葵同向,满鬓羞将菊乱簪。”自然名隽。又用燕颔格嵌屋心二字,伯澜云:“老屋欲倾松作柱,禅心未定絮沾泥。”用鸢肩格嵌人南二字,晴皋云:“杜陵人日凄凉甚,庾信南来感慨多。”

  陈少衡大令云:“天上人间今夜月,南征北下来年霜。”又陈埙伯大令用虎头格嵌臭珠二字云:“臭逐不妨来海上,珠还何日返天南?”皆佳句也。拙作臭珠云:“臭如兰蕙交如水,珠辟尘埃玉辟寒。”又千土二字,用蜂腰格云:“隔院秋千杂丝竹,东华尘土梦觚棱。”嗜痂者以为后一联感喟苍凉,别有怀抱。

  ◎高乃超诗钟好嵌字

  高乃超,名超,闽人。其先世为扬关榷吏,遂家于扬。尝于扬之教场,设可可居小酒肆。营业日起,乃增益资本而扩之。闽人好作嵌字诗钟,高尤嗜之,日夕集文士从事吟咏。其司簿籍之某,亦能诗能棊。有客过其门,輙闻吚唔之声。店小二报帐,而居停与司帐者方闭目推敲,其营业遂因诗钟以败。

  ◎谜之名称及原起

  谜必用灯,不知何人作俑。古名“商灯”,又曰“春灯”,或呼为“文虎”,一曰“灯虎”,而又疑其为“灯糊”。虎字必有所本,殆取以矢射之之义也。商则取商搉之义。惟“春灯”之名甚雅,盖春市一灯,文人小集,必在上元良夜金吾不禁时也。

  古无谜字,但谓之隐语。麦曲、河鱼、庚癸等词,见于《左传》。其次则《国语》之“秦客为廋词于晋之朝”,而《新序》之狐白羊皮,《曹娥碑》之“绝妙好辞”,孔北海之“鲁国孔融文举”,皆是也。北海作离合体诗,其诗曰:“渔父屈节,水潜匿方。与时进止,出寺弛张。吕公饥钓,阖口谓旁。九域有圣,无土不王。好是正直,安固子藏。海外有截,隼逝鹰扬,六翩不奋,羽仪未彰。龙蛇之蛰,其它可忘,玫旋隐曜,美玉韬光。无名无誉,放言深藏。按辔安行,谁谓路长!”

  此诗离合“鲁国孔融文举”六字。如第一句渔字,第二句水字,渔去水为鱼。第三句时字,第四句寺字,时去寺为日。离鱼与日而合之,则为鲁字。余仿此。

  《文心雕龙》曰:“谜者,回互其词,使昏迷也。”《七修类稿》曰:“隐语转而为谜。至苏、黄而始盛,有编集四册,曰《文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