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文学类二10


  ◎下联不易对

  有以蜀汉诸葛亮事衍为上联,而颇难属对者,盖句中含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字,而皆武侯一人之事实也。

  句云:“守二川,排八阵,七擒六出,五丈原点四十九盏明灯,祇为一身受三顾。”

  ◎少尹祭幛悬中堂

  曾忠襄公国荃督两江,光绪庚寅,薨于位。开丧时,同城文武大员及各僚属,并京外各官,均有奠仪,祭幛、挽联以数百计。

  先数日,有少尹某夸于同僚曰:“余欲送祭幛一轴,使悬中堂,虽王公大人不能易位也。”是日,吊客盈门,视其中堂所悬祭幛,下款果为少尹某。中以白布书“两宫垂泪”四字,盖指孝钦后及德宗也。少尹以末秩浮沈宦海,因此知名。

  ◎诗钟之名称及原起

  诗钟之为物,似诗似联,于文字中别为一体。初不名诗钟也,曰嵌字偶句;(专指嵌字格而言,见《闽杂记》。)曰分曹偶句;(专指分咏格而言,桐城张辛田用糦有分曹偶句之辑,见《闽杂记》。)曰改诗,则改律句、绝句之诗而为两句,陈石遗且谓之曰两诗也;改字,意同截句之截字;曰折枝,则以为诗之一联,故云,与改诗用意略同;又曰百衲琴;(吴县秦云、秦敏树二人有《百衲琴》之刻。)又曰羊角对;(见俞廷瑛《百衲琴跋》。)皆不知所取义。

  至诗钟二字,则取击钵催诗之意,故又曰战诗。(樊增祥有《樊园五日战诗记》。)要之,此名以诗钟名为最通行。始于道、咸间,殆仿制艺之截搭题而作,盖截搭合二题以制一文,诗钟亦合二题以制一联也。至近代而人盛。作俑者为闽人,久之而燕北、江南亦渐有仿效之者矣。

  徐铁孙观察荣尝言,少时与诸友作嵌字联句。铁孙,为广州驻防汉军人,是则粤中亦有之也。

  昔贤作此,社规甚严。拈题时,缀钱于缕,系香寸许,承以铜盘,香焚缕断,钱落盘鸣,其声铿然,以为构思之限,故名诗钟,即刻烛击钵之遗意也。

  ◎诗钟之制题

  诗钟本为觞政文酒之会,即席阄题,或以雅对俗,或以人对物,拈绝不相蒙之目,撰十四字联合之,以语工而成速者为上,优者醇醪,劣者苦茗。今则征人纳卷,钩思累日,犹不惬意。此自贤于博簺,然亦不免如韩退之所云“雕琢愁肝肾”也。

  诗钟题有咏一事一物者,有咏两物者,然总以咏一事一物且咏不伦不类之事物为此体之正宗,若凭虚构题,杰作尤罕。

  愤时嫉俗之士,每于诗钟出题时,寓其嬉笑怒骂,如天子与兽,官与狗,司法与傀儡,科举与溺器,选举与彩票,一熏一莸,使与并列,可见矣。

  ◎诗钟之体格

  诗钟分两体,曰嵌字,曰分咏。任举两字,分嵌两句中,嵌字也。两句分咏两物或两事,分咏也。嵌字之格不一,尝以通行与否,分为正格、别格。

  正格七:曰凤顶,一名鹤顶,又名虎头,嵌第一字。曰燕颔,一名凫颈,嵌第二字。曰鸢肩,一名鸳。肩,嵌第三字。曰蜂腰,嵌第四字,曰鹤膝,嵌第五字。曰凫胫,嵌第六字。曰雁足,嵌第七字。

  别格九:曰魁斗,一字嵌上句之首,一字嵌下句之末。曰蝉联,一字嵌上句之末,一字嵌下句之首。曰鼎峙,三字嵌两句中,不相并。曰鸿爪,三字,一嵌上句第四字,二嵌下句首尾。曰双钩,以四字分嵌两句首尾。曰五杂俎,五字任意嵌于两句中。曰四五卷帘,一嵌上句第五字,一嵌下句第四字。曰三四辘轳,一嵌上句第三字,一嵌下句第四字。曰碎锦,一名碎流,四字以上,任意分嵌于两句中。

  或无凤顶、燕颔诸名,但谓之唱。嵌第一字曰一唱,嵌第二字曰二唱,以下仿此。

  分咏者,两句分咏两事,或分咏两物,或一事一物,要以咏不伦不类之两事物见长。

  ◎诗钟之嵌字格举例

  诗钟之嵌字格甚多,举例如下。睡星凤顶格云:“睡汉金鳌春及第,星河银雀夜填桥。”兵雀燕颔格云:“酒兵宵按诗坛筑,铜雀春荒霸气沈。”鸭花鸢肩格云:“养得鸭言惊客弹,拈将花笑悟惮机。”姑国蜂腰格云:“新放鼠姑蜂蝶碿闹,小营蜗国触蛮争。”苔胆鹤膝格云:“枪染绿沈苔半卦,筝弹银甲胆初寒。”楚宫凫胫格云:“巫峡朝云归楚梦,连昌夜月入宫词。”甲啼雁足格云:“龙腾沧海频舒甲,猿听巫山不住啼。”佛红魁斗格云:“佛子座边莲叶碧,美人帘底枣花红。”子鸡蝉联格云:“骅骝冀北无余子,鸡犬淮南并得仙。”寿字香鼎峙格云:“涛真无量人称佛,书到相思字亦香。”大司马鸿爪格云:“大宛职贡来天马,少昊官司有祝龙。”

  太常仙蝶双钩格云:“太液联翩池上蝶,常仪缥缈月中仙。”山冷微有雪五杂俎格云:“快雪看山晴有约,微波荡月冷无声。”袍到四五卷帘格云:“偶擕游屐到琴峡,待脱征袍隐鉴湖。”端菜三四辘轳格云:“绍下端门恭己日,礼成释菜祭丁时。”

  雪练西瓜碎锦格云:“瓜皮雪泛西溪艇,练影江涵北固楼。”天地人碎锦格云:“鸡踪踏地斜书木,鲤尾朝天倒写人。”张三李四碎锦格云:“四壁图书三尺剑,半肩行李一张琴。”十二月十二碎锦格云:“十里楼台十里月,二陵风雨二陵秋。”鸡鱼肉锣鼓板碎锦格云:“鸡市鼓喧分社肉,板桥锣响卖溪鱼。”

  ◎诗钟之限字

  龙阳易实甫观察顺鼎曰:“限字体,大率限两字不对者,分嵌于两句中第几字,其用三字、四字以至七八字者,则苛政也,变体也。”闽人又有五碎、七碎之名。小儿未学作诗,先学作对。作对之后,又学作碎对者,对他人五字、七字之句。

  碎者,自作一对五字、七字之句,其题则先命两字,使分嵌于两句中,亦限嵌于第几字,但五七碎所限之字,皆相对者。分咏体有《申报》、赤壁一题,实甫有一联云:“字多英法蛟龙气,江是孙曹鹬蚌场。”

  ◎诗钟之分咏格举例

  诗钟之分咏格,举例如下。《赤壁赋》、泰山云:“前后两篇名士笔,东南千仞丈人峰。”寿星、帘钩云:“南极经天珠照耀,西山卷雨玉弯环。”《红楼梦》、白发云:“应号怡红公子传,已非惨绿少年时。”醉蟹、情丝云:“浊世不容公子醒,春愁多为女儿牵。”

  ◎诗钟有笼纱嵌珠二格

  咸阳李孟符兵部岳瑞曰:“诗钟之作,近世极盛,有笼纱、嵌珠二格。笼纱者,取绝不相干之两事,以上下句分咏之者也。嵌珠者,任取两字,平仄各一,分嵌于第几字者也。笼纱易稳而难工,嵌珠难稳而易工。晚近多尚嵌珠,鄙意颇不喜之。”都中相传有分咏杨贵妃、煤者云:“秋宵牛女长生殿,故国君王万岁山。”超脱悲浑,当为极格。

  又有朱古微咏山谷、蠹鱼云:“诗派纵横不羁马,书丛生死可怜虫。”李西沤咏宝剑、崔双文云:“万里河山归赤帝,一生名节误红娘。”或咏魁星及承尘,魁星手中不持笔而持元宝者云:“文章自古须钱买,台阁于今半纸糊。”咏《史记》、白糖云:“传世文章无碍腐,媚人口舌只须甜。”咏醉蟹、情丝云:“浊世不容公子醒,春愁多为女儿牵。”皆超隽。

  此体闽人最工,魁星、承尘两联,皆闽人所为也。郑苏堪尝言,某岁福州某社出“女花”两字,用嵌珠格,因字面太宽,限集唐诗。其前列三人皆极工,一云:“青女素娥俱耐冷,名花倾国两相欢。”

  一云:“商女不知亡国恨,落花犹似坠楼人。”

  一云:“神女生涯原是梦,落花时节又逢君。”此非所谓文章天成,妙手偶得者耶!有人欲嵌“雪珠”二字,倩苏堪为捉刀者,苏堪应声曰:“雪肤花貌参差是,珠箔银屏迤逦开。”

  二语皆在《长恨歌》,尤极自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