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丧祭类3


  ◎哈萨克人丧葬

  哈萨克,即蒙哈也。其俗,亲死不居丧,不奠祭,惟举哀而已。死则速葬不宿。人病,延莫洛大诵《依满经》于耳侧,(经言死后复生善地之意。)殁,取净水洗尸,以阿和乃哆(即细白布。)密绞而坚絜之,奠板上,幠以常服之衣。莫洛大率其家人往拱不耳,(犹汉人之义地。)掘地为长方穴,舁尸置其中,头北而足南,面西向,(亦有旁开一穴安放尸身,墓门闭以木板者。西向者,朝汗之意也。)(多杀马驼敬客。)至者赙货财,赗牛马羊骆驼,量力大小,自挈毡幕,联结墓左右,为驰马斗捷之戏。

  是日也,童子年不盈十五者,跨马至会所报名,以次编第,萃集数十里外,整鞍按辔而立。闻角声起,趿踏飞驰,疾如惊矢,先至者居第一,以次至四十骑而止。第一酬银畜值千金,其下奖各有差。远近慕嗟,以为矜宠。(光绪时,千户长唐古忒为其亡父千户长音萨周年,中、俄宾客如期而至者四千余人,毡房三百余顶,禀请中、俄官长到会弹压。其供上人皆马驼上品之肉,一房给羊一只,以食仆人。是日赛马者三百五十余骑,第一骑酬元宝银十枚、骆驼五只,以次皆有旌赏。是会也,费二万余金。)

  夫死,妇毁容,戚友吊唁者对之痛哭,以抓面流血为戚,否则鄙笑之,以为无情。妇之于夫,子女之于父母,丧服无定制,类持服四十日,不出门,不宴乐。无墓祭,然时延莫洛大诵经以荐亡人,盖亦追远之意也。

  ◎回人丧葬

  回俗,凡遇将死之人,其子孙必先尽去其衣,以衾覆之,慰以一心归主,不必他虑。死则幂其面,虽骨肉至亲不能揭视。乃请阿浑至,取寺中圣水为死者自顶至踵洗濯洁净。富者以绵缠体,如裹粽状,贫者以布代之。殓竣,眷属始入帷,同置死者于棺。

  棺以四板合成,洞其底,可开阖,教中称为马衣。不问贵贱老少,皆同此棺。俟舁至山中下土,仍舁回,待再用也。(富者用石棺。)棺外有呢盖遮掩,前导焚檀香两炉。后复改用藤棺,外可望见尸身。坟立石碑,四周藏以檀香等末,以防尸化。葬时有教师为之诵经,即遇大祥、小祥,亦仅请教师为死者诵经二日而已。

  ◎缠回丧葬

  新疆缠回丧葬之俗,人死,延海兰达尔集屋上诵经。(犹内地寺庙之香火道人。)戚友吊唁,赙银畜。即日,以白布绞尸,纳之穴,阿浑诵经,家人皆纯素冠带。子女之于父母,妻之于夫,若兄弟亲戚,持服四十日,或百日,不翦发,不华衣。封土为坟,谓之麻札,(或长,或圆,形式不一。)上饰马牛羊之角尾。

  富家或筑庐墓侧,聘明经典者守之,朝夕讽诵,谓之念素尔。春秋佳节,瀹羊肉糜祭于墓,谓之散尼牙子。不建庙,不树主。有子者,财产归子,其女与前妻之子,得分子之半。无子有女者,财产归女。子女俱无者,不立嗣,抚他人之子,不得分财产,兄弟及亲戚均分之。其妻无所出者,仅分女所应得财产之半。子先父母死,父母财产例不得及于其孙。

  ◎布鲁特人丧葬

  布鲁特人之父母或夫死,无三年丧。葬毕,除素服,着青衣。有墓祭。期年,开筵享客,戚友群以牛羊相问遗,为设刁羊之会,或植高竿为的,以炮矢角胜负。

  ◎藏人丧葬

  藏人以为人之脉动呼吸一时停止,犹不足为生命灭绝之证,其灵魂尚留于身,凡三日,甫死而即移之出瘗,是罪恶之举也。故若人死,皆当停尸于家三日。此三日中,戚友皆吊,并祝死者来生之幸福。至第四日之晨,乃将死者及移尸者之运命占算之,又请一喇嘛为行葬礼。

  喇嘛乃作法,使灵魂由脑之一裂罅出。苟不行此,则灵魂将失其大道而入于地狱。当是时,喇嘛独留于死者旁,门窗皆闭,必待宣告死者魂魄之出路,乃可入室。丧家因喇嘛任此庄严之事,乃酬以牛羊金钱,其厚薄则视死者家计之丰啬以为断。

  柩未离家之前,令星士推占吊客之生辰,苟与死者生辰同一星辰,则其身将有大不幸,即不得襄理葬事。是时将尸移置舁床,从吉祥之方位,停于屋隅,于头侧燃五牛脂灯,环以帘,并陈其在日常嗜之饮食及灯于帘中。诘朝,柩将赴葬地,吊客皆向之行礼,以二人携茶酒及一切食品随其柩,死者之坐家僧或喇嘛,则掷一钱于舁床,缓随其后。其前行时,右手击手鼓,左手鸣铃。若柩未至葬所而中辍于地,则为大不祥,即于其地再整理之。

  拉萨之邻有二葬地,一曰伐邦卡,二曰西拉夏。殡于伐邦卡者,付三唐喀(西藏钱名。)于此寺为茶敬。殡于西拉夏者,付一唐喀于守墓人。每一墓地皆树大石碑,镌刻死者之服饰,尸则置于其下。

  达赖喇嘛圆寂,尸棺装入佛塔,砌讫,以金鎏罩之。若济仲第穆诺们罕死,则以香焚化。其余官民,悉用天葬、地葬、水葬之法。死之日,有力者择吉抬尸至寺前,将尸截为无数段,第一片则掷饲最大或最老之鹰,余则饲他鹰或鹞,曰天葬。碎尸者,藏人自以为最慈善之举动,最高尚之道德也。尸果为鹰所噬,则死者即为善人。若鹰之来噬者少,且犬亦不近之,则其人即有大罪恶矣。尸既毕碎,又将其骨与脑和之以饲鹰。既,乃用一新瓷杯盛牛酪与麦粉,燃之以为香,以送死者之灵。司葬事者净其手,略离墓地而进晨餐,日中乃归。

  次则用绳缚其尸,使膝口相连,两手交插腿中,以死者所服之旧衣裹之,盛以革袋,更悬之于梁,招喇嘛诵经,家属坐于死者四周而号哭。如是者数日,乃送于剐人场,刲以饲犬。其骨以臼捣碎,和糌粑抛之,曰地葬。头骨为司剐者携回,留以配合火药。抛河中以饲鱼者,曰水葬。司剐者即丐头,亦有碟巴管束。

  至水葬,则自行剐抛。若不剐碎,全尸漂起,蛮役即报浪子辖查究办理。凡孕妇、无出妇及疯人之尸,皆裹以革囊而投之于漳浦河。(西藏大河。)藏谚云:生子而不育者,白石女也;女而不育者,半石女也;子女俱不生者,黑石女也。此类妇女及疯人之尸,皆极不净,不当葬于乡土境内。乃置之于最高之山谷,或蒙以马牛皮而掷之河。亦间有不葬,以尸悬空房,俟其干以配火药者。

  又如贤俊之徒,乃从佛教流派而出者,则存其焚余于金银铜器中。其保存之法,亦如埃及之木乃伊。将藏此焚余之器供于神位,如佛像然。

  凡人死,宗族戚友往吊之,贫者助银钱,富者赠哈达,亦有馈茶酒者。其有服之男子,百日中不盛服,不梳沐,妇女则去耳环与念珠,他无所忌。富者时召喇嘛,使讽经一年。死后第七日,颂祷者为之祈死后之冥福,而一切施济如谷食金银等物,皆以奉喇嘛,并为熬茶送大小昭点灯。此等举动,每值第七日,皆当举行,至四十九日大宴喇嘛后乃止。死者衣物悉送喇嘛,其财产则遵死者遗嘱,赠于高等或有令闻之喇嘛。

  藏人有遗嘱,其由来亦甚远。富人每以其财产与其子或友,又留一分以为其身后各事之费用者。

  死后之四十九日以内,皆当于灵几前供献酒食,并燃麦粉、牛酪、松屑以为香。至第四十九日,则凡属死者之衣履、冠带、钱币等物,皆净之以水送喇嘛,为死者祈福。喇嘛则登坛作法,驱除邪神饿鬼,俾勿扰死者冥间之安居。

  ◎西康番人丧葬

  西康番人父母死,号哭躄踊,捶胸抓发,哀痛迫切,与汉人同。至于葬,则有天、水、火葬之别。如人死以尸送之于山,任鸟鸦食其肉,所余之骨收而碎之,敷以麦粉,复为鸟食,必食尽而后止,名曰天葬。又以尸弃于河内,名曰水葬。又以尸用火焚化,将灰和泥,大如鸡卵,弃以岩穴间,名曰火葬。死后无祭祀之礼。夫死,妻即可他适。妻死而夫未满三年即娶者,辄为人所笑骂也。

  ◎西宁番人丧葬

  甘肃、西宁有食骨之鸟。番民死,负而适野,其长荷铤前导,至沙漠无人之处,左右顾视,若相幽宅。久之,仰掷铤,视铤所坠,置尸其处,如铤首而首焉。乃出室女胫骨为乐器。其俗,室女死,截其胫,空之如管。至是,吹以召鸟,其声呜咽哀怨,和以凄厉之歌。

  俄而翼声飒飒,鸟四集,地为之黑,血肉食尽。鸟似鹰而大,长喙,骨遇之立化。骨尽,则相与庆慰,谓之天葬。呼其名曰鹘,(《广韵》鹘,鹰属也。)意其字之从骨,殆形声兼会意欤?

  行火葬、水葬者,以其骨和土捣如泥,贮各缶,置之庙内或塞之山脚下。

  番民之死,其家人不哭,不变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