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丧祭类2


  ◎京师有殃榜

  京师人家有丧,无论男女,必请阴阳生至,令书殃榜。此殃榜,盖为将来尸柩出城时之证也。阴阳生并将死者数目呈报警厅。

  ◎东北边境之葬

  东北边境人死,以刍草裹尸,悬之于树。俟其将腐,解下,敷以碎石,薄掩之,如其躯干之长短,盖风葬也。

  ◎宁古塔人之丧

  宁古塔人家有丧事,将敛,其夕戚友咸集,曰守夜,终夜不睡,主人待以盛馔,殓后方散。七七内必殡,火化而葬。棺盖尖,无底,中置麻骨芦柴,有被褥。父母之丧,一年而除,不薙发。

  ◎昆人为母丧服红裤

  昆山乡女之居母丧也,必以红色布为裤,服三年乃除。谓母育己身时,恶露甚多,有血污之秽,死后必入血污地狱,服红裤者,为其袚除不祥也。男子亦间有之。

  ◎太仓人之丧

  太仓丧礼,孝服尚白,用僧道者十室而八九。七日设祭,谓之烧七。七终举殡,十二月腊始行葬礼。有信堪舆家言,停棺庙中,至数十年之久而不葬者,惟知礼者葬则如期。贫苦无力之家,好义绅士往往捐资设立义冢,代之营葬,施以棺木,代之殡殓。

  ◎南翔居丧之红拜

  嘉定之南翔镇,有红拜之俗。人家有丧事,小殓毕,其家属依次衣吉服,先向灵前拜跪行礼,乃哭泣成服。相传明末里人张子石鸿盘叩阍请折漕粮时,别其家人,作永诀,家人具衣冠拜之,遂以成俗。

  ◎淮安人之丧

  淮安丧礼,与他处不同者有三:

  一,头七。俗谓此日为死者上望乡台之日,凡家中所有之事物情形,无一不为死者所见。家中人多于此夜通宵不卧,咸服白衣,意恐死者不知其在此为之成服也。

  二,送饭。俗传人死之后,三日内不能即达阎王处所,则暂驻于本坊之土地庙中,此三日间,每夜必往土地庙送饭一次,并多焚纸帛,意似贿嘱土地照应者。

  三,起程。三日之限既满,本坊土地将死者送往都土地庙,丧家遂以纸扎轿马,并延僧人、乐手导之,谓之起程,并谓轿为死者所乘,马为本坊土地所骑也。

  ◎淮人闹丧

  淮人于女之已嫁而死者,母家必尽率其亲属,纷至婿家争闹,一若此女为其谋毙者,甚至奢列殡殓用途,婿家即贫,亦必倾其家荡其产而后已。且必俟母家亲属到齐,始可殡殓。母家每故留难,屡请不至,或由婿家托人关说,舌敝唇焦,而后始来。来则非谓衣衾之菲,即谓棺木之薄,吹毛求疵,诚不堪其扰也。

  ◎汴人之丧

  汴中人死,着衣毕,即由主丧人自报三党之亲。三党咸集,由最有关系之公亲询明病源,始许入殓。父死,必族长允之;母死,必母党公亲允之;妻死,必妻党公亲允之。其擅自先殓者,则公亲群起反对。殓之日,无举动,俟至三七或五七,始设奠受吊。至于年老病久,或贫乏者,则亦不然。及出殡,惟用鼓吹,不延僧道。如二三岁小孩因病殇亡,必焚其尸于野,使成灰随风而散,其意谓除其祸根,以保下胎之安宁也。

  ◎常德人之丧

  常德人之丧,缙绅家必依朱子家礼,间有随俗增损之者。普通居民则延僧道殡殓,作佛事,谓之建道场;或击鼓歌唱,谓之伴夜。

  ◎粤丧之过社

  粤俗,殉葬之衣,辄持至社坛,燃香火灼之,谓之过社。谓非此,则死者不能享。然考其所始,实具精意。盖粤人尚速葬,因此多盗棺者,孝子悯父母遗骸之见辱,而又无术以止之,因以火灼其衣,示人以不堪用。社为大众聚集之地,故行于社,后人因之,遂成俗尚也。

  ◎潮人之葬

  潮人溺于风水之说,妄思趋吉避凶。既葬其亲,复出诸土,水之,火之,兵之。瘗骨以坛,曰金罐,易其处曰翻。甚有屡迁而卒暴露之者。

  ◎滇中小儿之丧

  云南风俗,大体虽与内地同,而亦有特异者。凡未满七岁之小儿死时,土人以其先父母而入泉路,目为不孝,乃盛以无盖之棺,悬之树,任鸟啄之。又普通人之习惯,例必曝棺于野三年,而后举行葬仪,故尸体多为豺狼野犬所衔啮,狼籍于道不顾也。

  ◎八旗丧葬

  八旗人死,停尸于正屋之木架,曰太平牀,不在炕。所衣必棉,其数或七或九,盖凶事尚单,故皆用单数也。既殓之三日,喇嘛诵经,曰接三,以死后之第三日必回煞也。接三者,近接魂也。柩停于家,多则三十一日,少则五日。开吊发引,一如汉人。逢单七,辄招僧讽经,双七则否,五七有焚帛之举。

  至六十日,则烧船、桥。桥有二色,一金色,一银色。船桥,供其冥渡也。丧三年,守礼之孤子束薪卧柩侧,饘粥蔬食,犹有古风。

  其旧俗多以仆妾殉葬,朱小晋侍郎裴官御史时,始建议禁止,得旨允行。

  ◎蒙古丧葬

  蒙古王公、札萨克府如有丧事,人民均须致送礼物,驼马牛羊毡毯,视其贫富而定之。

  蒙古无棺椁衣衾,其丧葬之礼凡三种:

  一,兽葬。普通人死,裸载牛车,驰于荒原,其颠扑之地,即为葬身之所。子孙一无戚容,疾驰而回,尸任鸟兽啄食。

  一,土葬。富者以板制方柜,白布缠尸,坐置其中,浮土压之。札萨克则择地埋葬,以砖砌坟,颇草率,粗具形式而已。

  一,火葬。惟大富贵者始行之。洁其尸,缠以棉布,涂以羊油,架干柴焚之。检其遗烬,送入五台山佛前储藏。然不纳多金,山僧拒不使入也。亲友吊唁,亦有赙仪,惟较婚嫁礼略减。

  ◎新疆蒙人丧葬

  新疆之蒙古人尚火葬,贵人殁,浴尸,韬以白布縢囊,舁至高原,平奠柴上,喇嘛诵经,举火焚之。骨烬,则群相庆贺,(谓亡者无罪过,升乐境也。)取灰和药屑、净土,(其药来自西藏,名于勒哩,又名哎底斯。)抟像,卜地葬之,垒土作塔形,亦有尖顶似矮室者。常人死,则以常服幂其尸,喇嘛取亡者年命卜地,马载之往,诵经,投鸟鸦、狐犬,任其啄噬。旁炽火一炬,送葬者跃火而归,不得数返顾其尸。食尽,则大喜,越三日不食,举家皆惶惑恐惧不欢,谓亡者罪大,鸟兽皆不食,将获阴罚。乃益延喇嘛诵经,驱鸟兽快餐,谓之天葬。葬毕,相率迁徙,以死者地凶恶,绝履迹。复延喇嘛诵大经,以死者衣服、杂物、牲畜,持半施库伦,乞诵经,祈冥福。冥福厚薄,视施送多寡。故库伦喇嘛皆拥厚赀,富与万户侯等。又有人所称慕为大喇嘛者,藏独角兽之角,用以画地,长与尸身齐,置尸其上,是地即为亡者有,除一切罪孽。非生前有大善,不获遘此。遘之,即群举为庆。

  子为父母,妻为夫,均持百日服,平人则持服四十九日。服期不着鲜服,发不梳栉,不宴会嬉游。服阕,始出门。妇人守节与否,视其志,无强之者。亲殁,无庙祭、忌日,然酥灯佛座前,焚香奠酒礼拜。富者以银畜送库伦,贫者献哈达为亡人诵经。男女争携银畜茶面至库伦,告以死者之名,祈喇嘛超荐。每遇佳节,子孙延喇嘛至葬处追荐,哭奠如仪。天葬者,诵经于室,仰空哭奠而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