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异禀类7


  ◎阮文达对语敏捷

  阮文达公元对语敏捷,其在翰苑时,一日,仁宗召见便殿,命其自以姓名属对,文达即应声而对曰:“伊尹。”

  ◎李忠毅幼时弄笔

  李忠毅公长庚生有异禀,幼时在塾中,好弄笔,辄大书“天生我才必有用”七字。其后果为大将,以剿海寇蔡牵、朱濆死事。

  ◎周莲堂过目不忘

  周莲堂尝以诸生佐百文敏公幕,两江案牍日以千计,过目不忘,有问辄答。

  ◎任昭才潜身海底

  鄞人任昭才入海底,能历数时之久,行数十里之远。阮文达抚浙,获安南二千余斤铜炮,遭飓沈于温州三盘海,命昭才往图之。

  昭才变通秤象之法,用八船,分二番,一番四船,空其中,四船满载碎石,自引八巨绳入海底,系沈船之四隅,以四绳末系四石船。系定,掇其石,入四空船,则石船空矣,浮起者数尺。复以四绳系二番之石船,系定,复掇石入第一番空船,浮起者又数尺。如此数十番,船与炮皆出水矣。后昭才入营,仅得微官,旋以病卒。

  ◎刘文恪酒量

  刘文恪公权之酒量至洪,官京朝时,非正阳门涌金楼之酒不饮。罢相南归,门人史望之尚书致俨核公饮数于楼,楼中人谓其邸第自取者,五十年中不下二十余万钱,燕会馈遗不计也。

  ◎诸士毅酒量

  青浦黄俨思家有巨觥,几容半瓮之酒。一日,集善饮者,谓有能胜此,即相赠。客相顾有难色,诸士毅大叫而起,手持一吸,无剩沥,无醉态。席终,径携以归。觥以榆树根为之,雕刻精巧,高二尺,下列三足,每足可盛酒一经。

  ◎松文清、费筠圃日饮千杯

  松文清公筠督两江,方南下时,道袁浦,漕督费筠圃就其行馆宴之。松善饮,日可千杯,与费敌。而嫌二人对酌之寂寞也,以袁浦僚属有无善饮者询费,费乃招河辕中军某副将至,令侍末座。松、费各手巨盏,谈谐间作,副将坐旁默饮,罄爵无算。天将晓,松辞归舟。费旋报谒,则松以守风故,订再饮,仍使材官召副将,材官返,知副将已醉死矣。

  ◎程元恭善饮戴子韶善饭

  程元恭善饮,一吸百锺无酒色,以牛饮着于嘉、道间。偶赴友人宴,座客戴子韶独涓滴不入口,同辈戏之,戴曰:“人各有能有不能,何见侮!”程起而言曰:“君何能?”戴曰:“我善饭,能食肴。”程请试之。会席上余豚蹄四、鱼三、饭三大盂,争取以进,顷刻啖尽。程曰:“君可得饭桶之称矣。”

  ◎某寡妇食驴阳

  道光时,清江浦某巨室有寡妇,食性甚奇,嗜驴阳。其法,使牡与牝交,俟其酣畅,使人亟以利刃断其茎,即自牝阴中抽出,烹而食之,谓其味嫩美无比。吴清惠公蓉时为清河县令,执而诛之。

  ◎严九能生而识字

  归安严九能,名元照,生而识字。四岁,作书径尺,有规矩。十龄,于屏风上为四体书,擅其艺者莫能及,人号之为严氏奇童。九能父树萼,聚书至数万卷,其涵育有自来矣。

  ◎焦虎玉童年精算

  焦廷琥虎玉,里堂孝廉子也,读书具慧心,能传家学,知平圆三角八线之法。阮文达校浙士,以算学别为一科,孝廉佐之阅卷,虎玉随至杭。阮尝令其步筹摧算,以验得数,百不失一,时年仅十四也。

  ◎十龄神童

  常熟翁祖庚视学贵州,按临某郡,应试者有十龄童子,群目之曰神童。翁面试之,出一对曰:“公孙丑。”童应声曰:“此对可对大人。”翁曰:“大人二字如何能对?”童曰:“对大宗师。”翁曰:“不工。”童曰:“非也。谓即对大宗师之姓名也。”翁大笑曰:“诚是。我几忘我之为翁祖庚也。”童以是入郡庠。

  ◎洪大全九龄背诵十三经

  粤寇有洪大全者,幼敏慧,九龄能背诵《十三经》。屡应童子试不售,乃益狂放,往谒秀全,联宗谊,遂为寇矣。

  ◎蒋砺堂默写题名录

  蒋砺堂相国攸铦在军机日,宣宗欲观会试题名录,即默写以进,二百数十名,其差者仅一县名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