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异禀类6


  ◎某僧吃尽天下无敌手

  薛一瓢,吴门医士也,居南园扫叶庄,旷达风雅。尝遇异僧于路,身挂一飘,瓢镌七字,曰“吃尽天下无敌手”。薛奇之,邀至家。薛故不善饮,时门下从游者甚众,悉召至,布席堂中,薛南向,僧北向,余皆东西相向坐。以瓢注酒,约斤许,饮一昼夜,薛尽一瓢,僧尽三十六瓢。一陈某,薛弟子也,亦尽三十六瓢。僧僵三日,弃瓢遁去。由是薛遂自号为一瓢。

  ◎恭勤悫善饮

  勤悫公恭阿拉善饮,官礼部尚书十余年,尝与长沙刘相国较酒量,日倾二十余瓮不醉也。

  ◎铁冶亭饮酒四百杯

  铁冶亭侍郎保尝督两江,一日,司道请其赏花瞻园,因宴之。铁饮绍酒二百杯,无醉意,藩司曰:“黄酒力薄,易以烧酒何如?”铁颔之,复饮二百杯,于是有“铁酒缸”之称。

  ◎吴白华某将军善饭

  吴白华侍郎省钦素善饭,宗室某将军与有同嗜。一日,侍郎谓将军曰:“夙仰将军之腹,量可兼人,若某者,虽非经笥便便,而亦不愧为酒囊饭袋,盍一决胜负乎?”将军笑应之。侍郎命左右持筹侍侧,每噉一碗,则授一筹。饭能数之,将军得三十二筹,侍郎得二十四筹。侍郎不服,约明日再赌,将军笑曰:“败军之将,尚敢战乎?”侍郎曰:“明日与君白战,不许持寸铁,仅设饭而无殽,若再不胜,愿拜麾下。”于是复计筹而食,将军食至三十碗而止,侍郎竟得三十六筹。

  ◎尹文端仅食莲米

  尹文端公继善每趋朝,仅食莲米一瓯。迨退直,则日亭午矣,案积公牍,手不停披,而少呼饥之日。

  ◎曹文恪达香圃善啖猪肉

  善啖猪肉者,首推曹文恪公秀先,次则达香圃总宪椿。人言文恪肚皮宽松,折一二迭,以带束之,饱则以次放折。每赐食肉,王公大臣人擕一羊乌,皆以遗文恪,轿仓为之满·文恪坐轿中,取置扶手板上,以刀片而食之。至家,轿仓中之肉已尽矣。故其折中有“微臣善于吃肉”之句,道其实也。

  香圃每日常膳之外,必得火腿、猪头、肥鸭、油鸡,率双分以为常。有时无猪肉,惟贸牛肉四五斤以供一饱。肉亦不必甚烂,略煮而已。香圃人极儒雅,食时见肉至,则喉中有声,如猫之见鼠者又加厉焉,与同食者皆不敢下箸。都城风俗,亲戚寿日必以烧鸭、烧豚相馈遗。香圃每生日,馈者多,是日但取烧鸭切为方块,置簸箕中,宴坐,以手攫啖,为之一快。伤寒病起,高宗问尚能食肉否,对以能食。于是赐食肉,乃竟以此反其病而终。

  ◎谢金圃饭半盏

  谢金圃侍郎墉每日两餐,饭仅半盏。

  ◎海兰察之肉欲

  乾隆时,超勇公海兰察以军功累晋公爵,其在军中,日须备径寸大蜘蛛百枚,蝍蛆、蝾螈、虿蝎等物称是,一一去钳爪,生啖毕,再取两巨蛇,粗如琖,长丈有奇,拔刀寸断大嚼,如齩甘蔗。食讫,入后室,内有蠢胖村妇八人,年皆二十许,裸体以待,一一递接之。

  凡沿途供亿,必如此,否则竟日忽忽不乐,鞭挞部曲,无所不至矣。后用兵新疆,经戈壁,其地常数百里无人烟,村妇难致,则以肥壮水牛代之,故军中多带水牛听用。按日轮交四牛,牛辄不能与之敌,则手刃剐而生飨之。

  ◎顾秋碧好色多力

  江宁顾秋碧体气过人,夕必御女。指爪甚有力,可排墙。

  ◎香妃体有异香

  回王某妃以体有异香,号香妃,国色也。高宗久闻其美,乾隆戊寅,尝于征回之役,召见将军兆惠,令穷其异。兆惠知恉,己卯,回疆平,果生得之。

  香妃既至京,命处之西苑,妃意泰然。高宗时至其居,百问不一答,乃令宫眷游说之,则袖出白刃,侃侃而言曰:“国破家亡,死志久决。然徒死无益,必得一当以报故主。今若强逼,吾志遂矣。”宫眷大愕,欲群劫而夺其刃,妃笑曰:“吾衵衣中尚有数十刃,若辈欲迫我者,请先饮刃。”宫眷不得已,以状奏闻,高宗太息而已。但命人日夕逻守,防其自戕,且犹冀其久而复仇之意渐怠,更有以悦之也。于其所居楼外,仿西域式建清真寺及市肆,使如见故土焉。

  太后闻其事,为高宗危,戒勿往西苑,曰:“彼终不自屈,盍杀之!否则放还乡里耳。”高宗不听。某年,冬至郊天,太后知高宗之方先期赴斋宫也,召妃至慈宁宫,鐍宫门,戒左右曰:“虽帝至,不得纳。”语妃曰:“汝不屈志,当何为?”妃曰:“死耳。”太后曰:“今赐汝死,可乎!”妃再拜谢曰:“妾以志在复仇,不欲徒死,今得从故主于地下,感且不朽。”时高宗已得报,亟命驾归,诣慈宁宫,则宫门已下键,乃痛哭门外。须臾,门启,高宗入,妃已气绝,而异香不散,面犹含笑也,后以妃礼葬之。

  祥符周星誉藏有香妃小影,作满妆,姿态可人。高宗戎装佩剑,纠纠有威猛之风。香妃手持箭三枝,似欲授之于高宗者。盖所绘为塞外行猎之景也。

  ◎香姑

  乾隆中,桐城姚氏诞一女,竟体芳馥如兰,人称之曰香姑。既长,通张氏子某,文端公英之裔也。此与俄国农家子同。盖俄国农家诞一子,状貌与常儿无殊,身有异香,晴则香气浓郁,阴晦略减。有医士闻而往视,亦莫详其由。是则汉宫人吹气如兰之事,无足奇矣。

  ◎罗两峰净眼

  扬州罗两峰自言为净眼,(俗名狗眼,能见鬼也。)能见鬼物,不独夜中,日惟午时绝迹,余皆有鬼。或隐跃街市,或杂处人丛,千态万状,不可枚举。画有《鬼趣图》装之成卷,士大夫皆有题咏,真奇笔也。乾隆壬子,两峰寓京师,于玉河桥翰林院署旁见金甲二神,长丈余。后于镇江焦山松寥阁前见一鬼,长三四丈,徧身绿色,眼出血,口吐火。或曰:“此江魈也。”一日,有友留其夜宴,推窗出溺,一鬼仓卒难避,影为溺所冲而散。

  ◎胡宝瑔净眼

  松江胡中丞宝瑔生而具净眼,尝于清晨见属员,有两鬼在前,横坐窗槛,呼止之,以告此员。闻者莫不惊骇,而中丞怡笑自若也。

  ◎吴鸣捷净眼

  吴蔗乡明府鸣捷,歙县人,嘉庆辛酉科进士,出为陕西咸阳令。生有净眼,能白日见鬼,每日所见者以数万计。吴每谓鬼多于人。一日,见有两鬼争道,适一醉汉踉跄而来,一鬼避不及,身为挤碎,一鬼拍手大笑。顷之,又有一人来,碰笑者,碎裂如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