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宗教类3


  ◎敕封活佛印册

  国初,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入觐,大抵皆赐金印、金册,或玉印、玉册。第七辈达赖喇嘛有金印、玉宝,其金印文云:“敕封西天大善自在佛统领(一作总理。)天下释教普通互(一作日。)赤拉呾(一作坦。)喇达赖喇嘛之印”。玉印文同,惟“印”字易“宝”字。又有金册、玉册。玉册长六寸余,宽约四寸,页厚二分,边刻龙文,面镂“敕封达赖喇嘛之玉册”,册之字有四体。

  四体者,前汉文,次唐古忒文,次蒙古文,最后为满文。满文右行,实则先满文,次蒙古文,次唐古忒文,最后为汉文也。册凡十五页,不相联。金册大小如之,亦十五页,而联其脑,如展书然,皆以紫檀木座盛之。若班禅额尔德尼,则有金印、金册而无玉印、玉册。

  ◎活佛传钵

  达赖喇嘛将死,能不迷其本性,预言某月某日托生于某所。始堕地,即能自言前生,诸弟子乃载其生前念珠钵往,中杂以平时所用物数十具,置婴儿前。儿谛视久,徐伸手,拈其前生服御物,摩挲不忍释,余置不顾,乃诹日奉之归,是为传钵。

  ◎活佛过境之供应

  乾隆庚子,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之呼毕勒罕,自西藏至庳伦坐舆,由朝廷特遣大臣蒙古王等迎接,兵部颁给路票。从者五百余人,由精依口界行走,至库伦熬茶,呈进丹书克等项。

  呼图克图商上出银四万两,四部落札萨克出银一万两,汗王札萨克等出银一千两,佽助至青海,寄留人马驮只,至呼毕勒罕受戒,由班禅额尔德尼教授。又以沿途西宁、四川,所属哴安果罗克番子恶贼等行劫可虑,派兵护送,俗称活佛过境,殊可观也。

  ◎喇嘛为呼图克图诵经

  光绪初,青海东科寺呼图克图圆寂,灵前所陈,有高椅并袈裟一袭,案旁牟尼一串,皆呼图克图生前所御者也。数喇嘛披袈裟,坐地讽经,阶前挂招魂旛,皆唐古忒文。后堂有一室,为勋图克图习静所,中设雊禅,燃酥油灯,陈清水盏,一榻以外,桌椅数事而已。房外执事喇嘛屏息以伺,如事其生。大经堂布五色纸所粘冥物,委积如山邱。

  门外蒙、番男女膜拜顶礼者以数百计,皆跣足,人陈经珠于地,近额端,数为百八粒。其拜,手合掌,双膝齐跪而伏,伸其胫,两掌叉于前,身挺直,如蛙之浮水然。复以额叩地而后起,将起,拨移经珠一粒为记,凡起立百八次,磕双倍头者,则起立共二百一十六次,汗如水淋而无倦者。

  门内喇嘛数十辈盘膝坐阶下,此皆俗番之初为僧者。堂阶历数级,檐下铺木板,光明可鉴,深印痕,长狭圆曲不一形,皆喇嘛跪拜所磨陷者也。前长而狭者为两肘痕,后圆者为膝痕,曲者为趾痕。是时革鞾满地,盖若辈至檐下,例脱鞾入室,退即着之而去,往往不辨为人履我履也。

  佛堂深数重,白昼如暗室,中悬大硫璃灯,上供喀巴像,及达赖数世像,以外大小神佛无算。欢喜佛像高自七八分至五寸者,或累于龛,或藏于匣,不可毕数。像前各燃酥以供,小铜红中盛清水各十数盏。地铺毡毺,数十喇嘛依次而盘膝坐,众僧官分坐于众喇嘛后,中两楹之下,设两高座,为僧纲坐位,督众讽经。居中高座,迭黄氆氇数重,旁置梯上下,则呼图克图讲经之位也。呼图克图公出,则以法台之资深经熟者代之。法台,即僧官之曲琫也。西藏高僧过此,亦可坐此宣讲。

  俄而楼中喇叭声,堂上法螺声,皮鼓声,铙钹声,音乐杂奏。堂上下喇嘛皆起立,则法台至矣。前导旌旛八,人各戴红布帽,顶上骑缝,缘以羊毛一道,形如鸡冠。法台灵顶合掌,至阶下向上三低首,然后升,不脱履,入户。礼佛毕,侍者扶之升座。坐定,众亦坐,音乐戛然止。僧纲执界尺前后巡。少焉,僧纲、众僧官各就位,钟磬声复作,法台念念有词,众哄然和之。

  暮,楼阁上下排列釭酥千万盏,远望如火龙百道,风吹,焰益明,喇叭声又作。堂上讽经止,喇嘛端坐不少动,有僧官率僧役携木匣至,内具青稞粉糖酥,众喇嘛各于怀中出木碗一,僧役各给面粉一掬,再给以糖,给以酥,喇嘛遍领讫。又有僧官率僧役携数巨壶之茶至,遍给以茶。喇嘛自调茶面搓酥而食,惟法台饮而不食,以其道行高,能耐饥也。僧纲、众僧官亦然,以其执事烦,例不遑食也。阶下喇嘛亦给饮不给食,以其初进门墙,未得升堂入室,仅可止渴,未可充饥也。堂上喇嘛食毕,木碗复怀之。

  僧纲又起巡,法台高讲梵经,堂上皆侧耳听,举目视。有顷,木鱼阁阁然鸣,法台即率众高诵,喃喃然,啰啰然,楼中喇叭,堂上之法螺、皮鼓、铙钹齐作。法台徐徐起,梯而下,且行且讽,僧纲、众僧官、众喇嘛咸起立,俟法台出,乃出户,着履而行,自廊而阶而门,阶下众喇嘛亦随之纷然散,门以内,万籁寂矣。

  ◎达赖阿嘉两喇嘛斗法

  甘肃西宁城外塔尔寺,为阿嘉喇嘛卓锡之所。光绪丁未,西藏达赖喇嘛逃入俄境,为驻藏办事大臣达寿邀回,安置西宁。达赖以掌理天下释教自居,不肯往谒阿嘉,而阿嘉亦以西宁一带为其管辖之地,傲不相下。彼此恶感既深,达赖思以术胜之,乃以牛羊等兽之首埋于土,加以禁咒,为魇胜之举。

  未几,阿嘉适以疾卒,年未三十也。其徒众大哗,控之西宁办事大臣庆恕,谓达赖以术杀人。庆率众往所埋处验之,信,乃牒诘达赖。达赖覆称按照藏经某条,行此法者,系感谢大皇帝相待之优,故藉以祈福,并无他意云云,后亦不复究。

  ◎喇嘛法器

  喇嘛礼佛之梵宇,建筑庄严,入门为礼拜室,其侧,祭坛在焉。坛列法器甚伙,其至诡异者,一法鼓,以革或铜制成,置于架,或悬空中。二净杯,以铜或银制之,用以供清水。三梵鼓,制如法鼓而较小,以人之头盖骨为之。四人骨笛,以人腿骨制之。四菩提珠,亦称佛珠,种类不一,有以古木制者,有以喜马拉雅山之树子制者,有以人头骨制者,有以兽骨及香质制者。相传诸佛菩萨各因所好而佩之。

  故瞻拜观音,用贝壳所制之白珠,若为死者唪经忏悔,则必人头盖骨珠。此外又有钵杯及鲜花、食米、佛经、金镜、铙钹、号角、法螺等种种,每月并以米粉、麦粉模造各种物品,供之佛前。

  ◎欢喜佛

  欢喜佛,作人兽交媾状,种类甚多,有男与雌兽交者,有女与雄兽交者。相传出自蒙古。某喇嘛因佛教盛行,人多持独身主义,而不欲结婚,于是人种日衰,一部落仅有数人,见而大悲,恐人类之灭绝也,遂幻其说,谓交媾本佛所有佛,制为各种雌雄交媾状,名之曰欢喜佛,独身之俗渐消。

  后盛行于满洲,而流弊所及,遂至淫风大甚,男女无别。大内交泰殿,即供奉欢喜佛之所也。

  ◎盐水佛

  前藏达赖喇嘛及尊贵之高僧圆寂,敛尸棺内,塞之以盐,盐水漏于棺底,以黄土和之,刻以模,成小佛像,并注其名,曰盐水佛,最为贵重。得之者,宝藏于家,境中所在之寺院、浮屠及山林、湖水中俱有之。

  ◎蒙人崇信喇嘛教

  蒙古黄教,发源西藏,主教为哲布尊丹巴,宗喀巴第三弟子呼图克图之第八代也。位在西藏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之次,统辖外蒙喇嘛,王公士庶,莫不俯首称弟子,礼敬若神明焉。喇嘛不应差徭,不纳税,蒙民趋之如骛,往往有倾家运动,以得遣子弟充喇嘛为荣者。

  惟作喇嘛,必告佐领,领有证书,始入寺,至佛前顶礼,声钟鼓以号众,赐满吉名。其父母有子死无后,报佐领,则其已为喇嘛之别子仍使还俗奉亲,不之强。至谓蒙古崇黄教,家有三子,必使二子为喇嘛者,实谰言也。

  蒙人如有患难,谓为佛谴,即延喇嘛诵经祈祷。王公札萨克所居,必有大庙,日必诵经,常住喇嘛必在三十以上。中人之家,亦必二三月诵小经一日,三年诵大经三日,所延喇嘛之多少,以贫富定之,自一二人至数十人不等。诵经日,必邀亲友聚听。

  岁必赴庙礼拜,不远千里而往,富者或往西藏,或往库伦,春秋二季尤盛,踵趾相接于门,常人则守候门外,或守至月余,以被活佛手摩足蹴为至荣。活佛出,争先罗拜,活佛之侍者以佛杖(长丈许,上刻龙头,杖端缚绸数尺。)乱击,中绸者吉,不中者谓为获罪。如乘车,群恐龙杖不中,争以哈达铺地,被轮曳过,罪即可末减,遂捧而顶礼之。侍者荷筐而至,争先布施,至微亦必以白金十两。王公呈递哈达,必附布施银,有多至十余万者。喇嘛之待遇,亦以银之多寡为差。

  近边一带喇嘛,多置田产,所得布施之金银,窖藏地中,秘不示人,亦间有放债于蒙古王公以收重利者。

  妇女亦有转生之说,亦呼为呼毕勒罕,年至五十,亦剃度如尼,习诵经咒一切,均与喇嘛无异,惟不居寺,不改装。

  蒙人之于男女呼毕勒罕,皆以活佛目之。是以男女呼毕勒罕如有所往,经过之处,沿途之叩首及献物者,络绎于途。惟叩首者必受呼毕勒罕亲手摩顶,(蒙语谓之霭他司。)受者以无上之荣幸。往者,必以步行为诚,谓可邀神佛之默佑而获福也。

  呼毕勒罕及喇嘛均不许娶妻,女呼毕勒罕不嫁人,然未有不与喇嘛通奸者。蒙人常云所奸之人,必厉鬼化身,非呼毕勒罕之力,不足以制之,不然,必为人害矣。且寻常妇女为所幸者,辄以红绸饰室壁,自炫其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