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宗教类2


  ◎红教

  红教喇嘛发长及地,缠以红布,盘于顶。其迎迓高等喇嘛时,则戴大笠,挽发为高髻,以笠罩之。笠顶甚高,有刻佛像者,则从西藏受戒来,否则无之。其经典与黄教大半相同,惟其中别有一派,尚法术,能咒刀入石,复屈而结之,又能呼风雨,役鬼神。

  ◎黄教

  黄教喇嘛惟诵经典,习静禅坐,不为幻法,而诸邪不能侵之,故蒙、藏人之敬礼黄教辄重于红教焉。

  ◎黑教

  自黄、红二教外,又有黑教,其喇嘛率多妻,茹荤饮酒,专以邪法为生活,皆居于家。

  ◎白教黑教

  青海之柴达木多寺院,最大者曰都蓝寺,佛法经典又较青海东部各寺为高,仅亚于西藏,异僧不时出焉。僧家持戒律,诵藏经,务求实际,不似沿边僧寺徒袭法台、僧纲之虚名而已也。其间各有等级,曰格楞者,明字母,能讽经者也。曰格锡者,经明行修者也。曰喇嘛者,由藏考试及格,锡以名,谓慧性不灭,能以灵魂传至再世,即所谓转生是也。进而上之曰呼图克图,则惟国家特封名号,建有专寺,始克世袭者也。

  此外有热主巴者,番僧家称为修行士也,以诵经、讲解、禅定为宗旨,亦有著书立说,以自陈其所学者。其中又有学博名高,僧徒从学自数十人至数百人,远近蒙、番争辇货财器物食用奉布施以表诚敬。光、宣间,柴达木有夏莽者,僧俗咸尊之为佛,数千里外皆仰重焉。此则韦布之士,无位而贵,无禄而富,不藉锡名封号,以积学为高者也。

  其宗红教者,俗名本卜子,类多怪诞之说。如问卜医病,祷雨回风,及咒人畜、吞刀火等事,率称奇验,土人笃信之,久且讳其短,炫其长。黄教不认其为同派,拒而远之,几如冰炭之不相容,更或奴隶视之,役之而为近侍。从前红教为旧教,黄教为新教。晚近则号黄教为白教,红教为黑教,明其衣钵非真也。

  ◎红黄二界分界念经

  丽江中甸有喇嘛数千余人,至自西藏,分红、黄二教。归化寺有黄教二千余人,承恩寺有红教四十人,黄教恃众凌之,红教莫如之何。嘉庆己未冬,红教收四徒,黄教从而讧之,率徒二百人赴红教庙,欲强新徒归黄教,几至生变。署同知陈务本,号诚斋;诚守李上林,号文囿,率兵五十名,先逮新徒四人,并捕大喇嘛一及其五品官教沙二,六品官康干八,讯之,无状。

  陈欲重责大喇嘛,时营官二员、神翁五员、兵把十六员侍立,齐跪求哀免,久之始允。营官、神翁、兵把,即内地土守备、土千总、土把总也。陈再询教沙等,各杖一百。盖自雍正丁未改土归流以流,历任养痈,故喇嘛乃愈横,而诚斋乃将滋事有品级喇嘛十人各杖一百,始无事。其后诚斋详由滇督,牒告西藏办事大臣移知达赖喇嘛,达赖乃札知黄教,分红、黄二教地界,打鼓念经,仍准红教收徒,争乃息。

  ◎红教先于黄教

  红教之成立先于黄。盖明代诸法王皆赐红绮禅衣,号为红教。其后专以吞刀吐火炫俗,无异师巫。有宗喀巴(一名罗卜藏札克巴。)者,深观时数,当教立教,即会众自黄其衣冠,遗嘱二大弟子,世世以呼毕勒罕转生,演大乘教。呼毕勒罕者,亦曰大力克,华言化身也。二弟子,一曰达赖喇嘛,一曰班禅额尔德尼。

  达赖者,梵言海,谓其智慧法力如海也。喇嘛者,喇之义为上,嘛之义为无,华卜无上,犹云上人也。皆死而不失其通,自知所往生之地,诸弟子亲迎而立之。第一世曰敦根珠,第二世曰根敦嘉穆错,第三世曰锁南嘉穆错。是时黄教益盛,红教中大宝、大乘诸法王皆改从黄教,化行诸部,东西数万里,熬茶膜拜,视若天神,诸番王徒拥虚位,不复能施其号令。第四世曰云丹嘉穆错,第五世曰罗卜藏嘉穆错。崇德丁丑,喀尔喀三汗奏请发币使,延达赖喇嘛。

  己卯,因厄鲁特使贻达赖书,达赖遣亦使至盛京,献书贡方物。顺治壬辰,达赖朝京师,世祖宾之于太和殿,建西黄寺居之,封西天自在大善佛,领天下释教。康熙壬戌,第五世达赖卒,其徒第巴欲图国事,托言达赖入定,居高阁,不见人,事皆决于第巴,其后恐事发,乃拥立假达赖,是为第六世。青海诸蒙古人皆不信,而别奉里塘之噶尔藏嘉穆错,即康熙壬子所敕封者也。噶尔藏嘉穆错,即新胡必尔汗。是年二月,圣祖诏封新胡必尔汗为弘法觉众第六世达赖喇嘛,派满、汉官众及青海官兵送往西藏。

  或曰,宗喀巴有三弟子,曰达赖喇嘛,曰班禅额尔德尼,曰哲布尊丹巴。达赖居前之拉萨,班禅居后藏之日喀则,哲布尊丹巴居外蒙古之库伦。皆号称世世转生,轮回不已。

  ◎呼图克图

  呼图克图,即再来人,《明史》所谓尚师也,其名号本起于红教。红教喇嘛最尊者为萨迦呼图克图,即元帝师帕斯巴喇嘛之后。黄教之祖宗喀巴,其始亦受经于萨迦庙之呼图克图。其大弟子达赖喇嘛又有二弟子亦名呼图克图,一曰济隆,一曰第穆,分掌教化。每当达赖圆寂,班禅或呼图克图可代理印务。明隆庆后,称胡土克图,其名称流播于青海、漠南北蒙古等处。大喇嘛学道能转世者,则达赖、班禅印证之,得为呼图克图。又有尊而上之曰大呼图克图者,如漠北之蒙古喇嘛,皆以转生嗣位,或受中朝封号。

  至国朝,凡自称呼图克图者,皆锡名号,俾其世世掌教。又有修行未深初转一二世者,曰沙布伦,亦得建专寺。综计喇嘛之能出呼毕勒罕入理藩院册者,西藏号呼图克图者十有八,号沙布伦者十有二,漠北蒙古十有九,漠南蒙古五十有七,青海番地三十有五,四川察木多番地五。又驻京呼图克图十有四,都凡呼毕勒罕百六十人。惟青海诺们汗一支久同世袭,许以亲族入签。其后又调取西藏、青海、漠南北蒙古、察木多之呼图克图,轮流驻京,择其道行高者使掌印,三岁而更代。

  ◎四大活佛

  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哲布尊丹巴之外,有章嘉,合之,则为四大活佛。活佛,即呼图克图也。其下尚有八大家,亦有呼图克图名号。

  ◎章嘉

  元、明两代,均封章嘉活佛为大国师,颁有敕书,本朝尤加以敬礼,故亦以大国师封之,并授以金印、金册、诰敕等件。

  ◎金奔巴瓶掣签

  里塘之噶尔藏嘉穆错为真达赖,即圣祖敕封之弘法觉众第六世达赖喇嘛也。与藏中所立,互相是非,高宗令暂居西宁江山寺,旋移塔尔寺。盖宗喀巴有一花五叶之谶,故自六世以后登座者,无复真观密谛,仅凭垂仲降神指示。垂仲者,犹内地师巫也。高宗久悉其弊,欲革之而未有会也。

  乾隆壬子,乘用兵之后,特定办法,创颁金奔巴瓶一,供于中藏大昭之吉祥天母前,遇有呼毕勒罕出世互报差异者,则纳签于瓶,诵经降神,大臣会同达赖、班禅于宗喀巴像前掣之。而各札萨克所奉之呼图克图,其呼毕勒罕将出世,亦报名理藩院,与住京之章嘉呼图克图掣之,瓶供京师雍和宫。

  或曰,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率言永远转生,以嗣其教。行之日久,徒众稍有道行者,亦踵其转生之说,以致呼毕勒罕多如牛毛。蒙古王公有利其寺之赀产者,辄言于达赖喇嘛,指其子侄为的乳,互相承授,遂与世爵无异。高宗深知其弊,因习久难革,故有金奔巴瓶之作用,遇有呼图克图圆寂者,即拣是岁所产之聪慧者,书名于签,令达赖、班禅会同驻藏大臣封名掣之,弊始绝,时谓为活佛掣签。

  或又曰,必逾十五龄而后选定,且或同时有二人以上有被选资格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