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8


  ◎姜西溟不获举制科

  康熙制科,昆山叶讱庵侍郎方霭与长洲韩文懿公菼相约连名上疏,以姜西溟太史宸英荐,叶适以宣召入禁中,浃月既出,则无及矣。王文简公叹曰:“其命也夫。”或曰:以厄于高江村詹事士奇,不获举。

  ◎乾隆制科给银两

  雍正癸丑四月,世宗诏举博学宏儒。寻崩,至乾隆丙辰,高宗举行之。

  二月,奉上谕;“内外臣工所举博学宏词,闻已有一百余人,祇因到京未齐,不便即行考试。其赴京先至者,未免旅食艰难,着从三月为始,每人月给银四两,资其膏火。在户部按名给发,考试后停止,若有现任在京食俸者,即不必支给。并行文外省,令未到之人,俱于九月以前到京。若该省无续举之人,亦即报部知之,免致久待。”

  ◎高宗优礼宏博举子

  乾隆丙辰九月,试制科,高宗命分为二场考试,盖慎重将事之意也。二十六日为首场,试以经史二策。二十八日为次场,试以赋、排律、论三种。赋题为“五六天地之中合”,七言排律十二韵,题为“山鸡舞镜”得“山”字,论题为“黄钟为万事根本”。皆试于保和殿,并准给烛,取列之人,十月引见,授职有差,并赐《日知荟说》各一帙。

  丁巳七月十一日,续到补试者二十六人,亦分二场。首场亦经史二策,次场亦赋、排律、论三种,赋题为“指佞草”,七言排律为“良玉比君子”得“来”字,论题为“复见天心”,旋取列四人。

  是科也,明诏既下,起讫凡四年,合内外所举,除重荐者六人外,尚有二百六十七人,亦以江浙为最多。而满洲有五,汉军有二,为康熙朝所无。

  是科两次所取共十九人,亦俱授翰林院官。编修五:刘纶、潘安礼、诸锦、于振、杭世骏;检讨五:陈兆仑、刘藻、夏之蓉、周长发、程恂;庶吉士五:杨度汪、沈廷芳、汪士锽、陈士璠、齐召南。次年补试者,检讨二:万松龄、张汉;庶吉士二:朱荃、洪世泽。

  ◎祖孙同应制科

  乾隆制科之征,有祖父以康熙己未宏博起家而其孙应荐辟者三人。朱竹垞之孙曰稻华,王文恭之孙曰祖庚,施愚山之孙曰念曾。

  ◎乾隆制科试五题

  乾隆制科试题之例,吏部议覆御史吴元安奏言:

  “荐举博学宏词,原期得湛深经术敦崇实学之儒,始足副淹雅之称,膺著作之选。盖诗赋虽取兼长,而经史尤为根柢,若徒骈缀俪偶,推敲声律,纵有文藻可观,终觉名实未称。应如该御史所请考试博学宏词,定为两场:首场试以经解一篇,史论一篇;二场照例试以诗、赋、论三题。皆许自辰至酉,夜则准其继烛以尽其长。”

  疏上,如议行。

  ◎陈兆仑三次通籍

  乾隆制科,有以进士举宏博者,两次通籍,已为奇遇。钱塘陈太仆兆仑释褐,用福建知县,嗣保奏宏博,入都候试,适内阁中书阙员,试士东阁。新例,凡征士中科甲出身者,亦得与试,太仆蒙钦取一等一名,授内阁撰文中书,旋入军机处行走。明年,复入宏博之选,改官翰林,是三次通籍也。

  ◎刘海峰制科不第

  桐城刘海峰副贡大櫆,尝应乾隆丙辰博学宏词科。鄂文端公尔泰拟以为首选,张文和公廷玉恶其才,曰:“此吾乡之浮荡者。”因易武进刘文定公纶,海峰遂落拓终身,居京邸。其弟馆于明珠家,海峰素恶权贵,乃避居朱都统沦瀚宅,破壁颓垣,泊如也。

  ◎刘文定为乾隆制科首选

  刘文定以受知于尹文端公继善,首荐博学宏词。张文和喜其文颖锐,读其诗至“可能相对语关关”句,曰:“真奇才也。”擢第一,位至宰相。乾隆以前汉阁臣不以进士进者,惟文定一人。

  ◎胡天游试制科不第

  乾隆制科,礼部尚书任兰枝以胡天游荐,首相鄂文端公尔泰欲见之,不可,强聘焉。胡痘瘢着其颊,目眴转双斗,长不胜外府之裘。入,雅跽相对,问两戒形势、九干躔度、八十一家文墨,口汨汨如倾海,鄂大惊,扬于朝曰:“必用胡某,以荣馆阁。”

  未几,试殿上。诸人捧黄纸,加墨,而胡鼻鼽嚏不止,血涔涔下,污其卷几满。

  ◎厉樊榭试制科不第

  乾隆制科,浙闽总督程元章尝荐钱塘厉樊榭孝廉鹗应博学宏词科。试日,误写论在诗前,遂报罢,而年亦老矣。

  ◎汪后来以武人被荐制科

  乾隆丙辰制科,有以武人被荐者,为番禺汪鹿冈千戎后来。托病不出,时年逾六十矣。初,清远龙门有草寇,鹿冈尝于黑夜领步卒抵寇穴,焚烧九十九冈诸砦,悉平之,旋以母老归养。其诗学韩、孟,画兼子久仲珪之长,尝有句云:“夜半诗成携藁入,营门惊道羽书来。”

  ◎高宗诏举经明行修

  乾隆辛未,高宗诏举经明行修之士。

  ◎圣祖南巡召对赋诗

  康熙己卯春,圣祖南巡,由浙回苏。长洲举人吴廷桢驾小舟,迎谒水次,召对赋诗,称上意,大喜,于是询知其为丙子顺天举人以冒籍黜者也。诏复之,复询“才如尔者更有谁”?廷桢举其友张大受顾嗣立以对。明日回舻,上皆召见,撤尚方猊糖以赐,命两近臣送之归。

  ◎高宗东巡召试

  秦小岘侍郎瀛博学工古文,而书法素非所长。始以举人家居,闻高宗东巡泰山,特赴召试之典。过清江浦,偶于市中见钞白破书一本,皆记零星典故,以五钱得之。归而略一披阅,有一条曰:“东方三大者,谓泰山也,东海也,孔林也。”

  及试,题为“东方三大赋”,首段浑冒三项,以下分点三段。大臣拟取十余卷,上阅之,无当意者,因问大臣曰:“通场试卷竟无一知题义者乎?”大臣对曰:“有一卷分点三大,以书法太劣,摈之。”上曰:“顾其学如何耳,何以书法为哉?”命亟以进,览之称善,御笔加圈点,拔置第一,遂授中书舍人,入值军机处。不数年,授杭嘉湖分巡道,数迁而为总督仓场侍郎。

  ◎世宗诏举孝廉方正

  雍正癸卯,诏举孝廉方正。先是,康熙壬寅,诏各直省每府州县卫各举孝廉方正,暂赐六品顶戴以备召用。

  至是,奉旨:“国家敦励风俗,首重贤良。前所颁恩诏,内有举孝廉方正一条,距今数月,未有疏闻。岂通都大邑之中,海澨山陬之远,遂无潜修砥操,克称俊乂,可应诏旨者欤?诚恐有司怠于采访,虽有端方之品,无由上达,殊负朕殷殷延揽之至意。着各直省督抚速遵前诏,确访举奏。”

  ◎德宗诏开经济特科

  光绪戊戌,德宗诏开经济特科。先是,贵州学政严修请设专科,德宗特命总理衙门会同礼部妥议具奏。寻奏:“臣等查该编修原奏所陈各节,公同商议,拟略宗宋臣司马光十科、朱子七科之例,以六事合为一科。一曰内政,凡考求方舆险要、郡国利病、民情风俗诸学者隶之。二曰外交,凡考求各国政治条约、公法律例章程诸学者隶之。三曰理财,凡考求税则、矿产、农工商务诸学者隶之。四曰经武,凡考求行军布阵、驾驶测量诸学者隶之。五曰格物,凡考求中西算术、声、光、化、电诸学者隶之。六曰考工,凡考求名物象数、制造工程诸学者隶之。

  其保送,应请如该编修所奏。饬下京官三品以上外官督抚学政,各举所知,毋限疆域,无论人数,悉填姓名籍贯已仕未仕,并其人何所专长,咨送总理衙门,定期考试。由臣衙门会同礼部奏请试期,钦命题目,简派阅卷大臣,在保和殿试以策论,差次优劣,分别去留。录取者再请殿廷覆试一场,另请简派阅卷大臣详定等第,以昭郑重。试后,由臣衙门会同礼部带领引见,应如何量材擢用,或悉照宏博成案,略与变通鼓舞,出自圣裁,非臣等所敢擅拟,应临时由军机大臣请旨办理。此为特科,或十年一举,或二十年一举,统俟特旨,不为常例。”

  此特科议办之大略也。岁举,则每届乡试年分,由各省学政调取新增算学、艺学各书院学堂高等生监,录送乡试。初场试专门题,次场试时务题,三场仍试《四书》文。中式者名曰“经济科举人”,与文闱举人同场覆试,会试中试经济科贡士者,亦一体覆试,殿试朝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