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7


  ◎翰林番上应制

  康熙甲戌夏五月,召翰林诸臣番上应制,凡十九次,计诗题十八,论题一,赋题一。五月初九日,少詹事李录予朱阜,侍讲学士顾祖荣、李恺入直,拟“夏日内庭应制”七律。初十日,侍读学士徐家炎,侍讲学士张廷瓒、史夔、曹鉴伦入直,拟赋得“西园翰墨林应制”五律。十一日,左庶子陈伦,右庶子孙岳颁,侍读张榕瑞、王思轼入直,拟赋得“膏雨润公田应制”五律。十二日,侍读陆肯堂,侍讲畲志贞、彭定求,左谕德沈涵入直,拟赋得“紫禁朱樱出上阑应制”七律,韵限五微。十三日,洗马邱象随,左中允王思沛,左赞善沈朝初、陆葇入直,拟“咏金莲花应制”五律,韵限八齐。十四日,右中允杨大鹤、彭宁求,右赞善魏希征,司业彭会淇入直,拟赋得“崇文聊驻辇应制”五古,限辇字。

  十五日,检讨胡作海,编修仇兆鼇、徐元正、汪灏入直,拟赋得“衣露净琴张应制”五律,韵限五微。十六日,编修陈迁鹤,修撰沈廷文、陈元龙,检讨王之枢入直。拟“恭读御制览贞观政要诗应制”五律,韵限二萧。十七日,编修袁佑、王化鹤,检讨潘应宾、方韩入直,拟“恭读御制时巡近郊悯农事有作应制”五律,韵限八齐。十八日,编修张豫章、郑昆瑛,检讨刘涵,编修张希良入直,拟“恭读御制懋勤殿读尚书至无逸篇有作应制”五律,韵限五微。十九日,编修沈辰垣、李孚青、宋敏求、宋大业、沈三曾,检讨刘坤、鲁瑗、宋如辰入直,拟“恭读御制观浑天仪器诗应制”五律,韵限九佳。二十六日,编修吴世焘、汤右曾、郝士钧、凌绍雯、刘灏、张复,检讨宋朝楠、彭世搏、叶渟入直,拟“圣驾夏日阅视河堤应制”五律,韵限六鱼。

  二十七日,修撰戴有祺,编修吴昺,检讨万光宗、孙勷入直,拟“恭读御制宫门听政示各部诸臣诗应制”七律,韵限十灰。二十八日,编修许贺来,检讨梅之珩、张明先、李朝鼎入直,拟“恭读御制咏史诗应制”七律,韵限十灰。二十九日,检讨邓咸齐、郑际泰、窦克勤、徐日暄入直,拟“浑天仪应制”七律,韵限十蒸。

  闰五月初一日,编修杨中讷、姚宏绪、潘从律、张瑗、王奕清入直,拟赋得“虚心高节雪霜中应制”七律,韵限十二文。初二日,编修胡润、戴瑗,检讨冉觐祖、杨名时、王传入直,拟“读朱子文集应制”五律,韵限十四寒。初三日,检讨王者臣、张曾庆、刘琰、李象元、文志鲸入直,拟赋得“驻辇华林侧应制”五律,韵限十三覃。初四日,召集西苑,考试学士王掞、李柟、顾藻及翰林诸臣,拟“理学真伪论”、“丰泽园赋”。

  ◎李中简应制诗得体

  李学士中简值上书房最久,诸皇子皆服其品学。乾隆乙酉秋,高宗偶以“鸠唤雨”命题,试内庭诸翰林。学士诗先成,中一联云:“愆阳犹可挽,拙性本无他。”即小喻大,时皆称其得体。

  ◎特科

  特科二字,乡、会优拔之外,皆可称之。博学宏儒也,诏举经学也,巡幸召试也,经明行修也,孝廉方正也,经济特科也,皆是也。然亦有以专属之博学宏儒者。

  ◎各项特科之得人

  特科得人最盛,康熙戊午举博学宏儒,得彭少宰、孙遹等五十人。乾隆丙辰再试宏博,得刘文定公纶等十九人。乾隆己巳诏举经学,得吴司业鼎等四人。又康熙朝六巡江浙,召试诸生,得吴文恪士玉等七十三人。

  乾隆六巡江浙,得王司寇昶等八十五人;三巡山东,得初尚书彭龄等十七人;四巡天津,得姚文僖、文田等十六人;巡幸五台,得龙殿撰汝言等九人。他若蓝太守鼎元,雍正初以特荐召试;严方伯如熤,嘉庆初以孝廉方正召试:并称旨,授知县,皆为名臣。而乾隆壬申,桐城黄太守良栋以国子监生肄业期满奏留,亦奉特旨亲试,立授赤城令,尤为奇遇,后亦以循吏称。

  ◎预各项特科之难

  康熙己未以宏博科入词苑者,江南二十六人,浙江十三人,顺天直隶六人,江西二人,山东、河南、陕西各一人。乾隆丙辰再举是科,浙江七人,江南六人,山东、江西各一人。丁巳补试,江南、浙江、福建、云南各一人。辛未保举经学授官者,江南三人,山西一人。前后三举特科,湖南、湖北、广东、广西、四川、贵州、甘肃及蒙古,皆无一人受殊恩者。

  ◎大科词科

  博学宏儒科为特科之一,亦有称之为大科或词科者。

  ◎圣祖诏开博学宏儒科

  康熙己未正月,诏开博学宏儒科,谕曰:“自古一代之兴,必有博学宏儒,振起文运,阐发经史,润色词章,以备顾问著作之选。朕万几时暇,游心文翰,思得博洽之士,用资典学。我朝定鼎以来,崇儒重道,培养人材,四海之广,岂无奇才硕彦,学问渊通,文藻瑰丽,可以追踪前哲者?凡有学行兼优文词卓越之人,无论已未出仕,着在京三品以上及科道官员,在外督抚布按,各举所知,朕将亲试录用。其余内外各官,果有真知灼见,在内开送吏部,在外开报于该督抚,代为题荐,务令虚公延访,期得真才,以副朕求贤右文之意。”

  ◎圣祖优礼宏博举子

  圣祖厌薄八股,曾谕内三院九卿于康熙甲辰丁未两科,改换策论,着以经济时务取士。而廷臣狃于故习,皆言古学不可猝办,仍暂用八股以俟徐复,因特开宏博科,振厉其事。三月初一日平明,齐集太和门,以鱼贯入,诣太和殿前,鸿胪唱行九叩头礼毕。是日,上御殿祭堂子回,命诸荐举人员赴东体仁阁下,太宰掌院学士捧题出,用黄纸十张,写题二道,置黄帏桌上,跪领题讫,用矮桌列墀下,使坐地作文,题为“璇玑玉衡赋”,“以天下为一家诗”。

  及巳刻,太宰掌院学士复宣旨云:“汝等俱系荐举人员,有才学,原不必考试。但是考试愈显才学,所以皇上十分敬重,特赐宴,为会试、殿试、馆试、状元、庶吉士所无,汝等须知皇上德意。”宣讫,命起,赴体仁阁,设高桌五十张,每张设四高椅,光禄寺设馔十二色,皆大碗高攒,相传给直四百金。先赐茶二通,时果四色,后用馒首卷子红绫饼粉汤各二套,白米饭各一大盂,又赐茶讫,复就试。

  时陪宴者太宰掌院学士各满、汉二员,皆南北向坐,谓之主席,以宾席皆东西向也,余官提调皆不与焉。其夕,晚出者十余人,皆给烛竣事,然后弥封,诸试卷作四封,当夜呈进。

  此次无论已仕未仕,一体保荐。其应举者,除京城现任官员外,官人布衣,各给月俸银三两,米三斗,旋取列一等彭孙遹等二十名,二等李来泰等三十名,悉令分修《明史》。中有以布衣超授清秩者,而应举至京者,凡一百八十六人,江浙为最多。以疆吏敦促上道,至有垂老患病不能舆马,舁以篮筥,驰赴国门者。施愚山久于仕宦,应征而至,坐卧惟一羊裘。既抵京,且称贷以营寒具。其它贫士,或就食畿辅,或寄宿僧庐,北地苦寒,狼狈万状。

  是科取中者五十人,俱授翰林院官。侍讲一:邵远平,侍读四:汤斌、李来泰、施闰章、吴元龙,编修十八:彭孙遹、张烈、汪霦、乔莱、王顼龄、陆棻、钱中谐、袁佑、汪琬、沈珩、米汉雯、黄与坚、李铠、沈筠、周庆曾、方象瑛、钱金甫、曹禾,检讨二十七:倪灿、李因笃、秦松龄、周清源、陈维崧、徐嘉炎、冯勖、汪楫、朱彝尊、邱象随、潘耒、徐釚、尤侗、范必英、崔如岳、张鸿烈、李澄中、庞垲、毛奇龄、吴任臣、陈鸿绩、曹宜溥、毛升芳、黎骞、高咏、龙燮、严绳孙。或谓是时臣民尚有不忘明代者,圣祖特开制科,冀以嘉惠士林,消弭反侧,征以“以天下为一家”之诗题,其或然欤。

  ◎康熙朝试宏博之宽

  康熙特科读卷诸臣,依前代制科分等第,进士科分甲乙例,判作四等。拆卷日,圣祖问有不完卷者,何以列在中卷,盖严绳孙仅作一诗也。众对曰:“以其文词可取也。”上又问上二卷内有“验于天者不必验于人”语,无碍否,盖彭孙遹卷也。众对曰:“虽语滞,意圆无碍。”又问赋首有“或问于予曰中有唯唯否否”语,岂以或指朕予自指耶?盖汪琬卷也。众对曰:“赋体本有子虚亡是之称,大抵皆寓言,似不必有所指也。”

  又问诗中有云“杏花红似火,菖叶小于钗”,菖叶安得似钗?盖朱彝尊卷也。众对曰:“此句不甚佳。”上曰:“斯人固老名士,姑略之。”上曰:“诗赋韵亦学问中要事,赋韵且不论,即诗韵,在取中卷者亦多出入。有以冬韵出宫韵者,(潘耒卷。)有以东韵出逢浓字者,(李来泰卷。)有以支韵之旗误作微韵之旗者,(施闰章卷。)此何说也?众曰:“此缘功令久废,诗赋非家弦户诵,所以有此,然亦大醇之一疵也,今但取其大焉者耳。”上是之。

  圣祖于召试宏博之次日,方幸霸州,携诸卷亲览。翼日,下三相国公阅。圣祖忽问;“娲皇补天事信乎?”盖毛西河检讨卷中有此语也。益都冯文毅公溥奏《淮南子》有之,上曰:“徒记事邪?则《楚辞》、《列子》早及之,何止《淮南》?第未知传信何如耳。”文毅曰:“赋主铺张,古籍宜可用。”于是西河列上卷,此可见当时试例之宽。

  ◎彭羡门为康熙制科第一

  彭孙遹为康熙己未宏博第一人,才富学赡,王阮亭、朱竹垞皆自叹不如。其《延露词》三卷,清绮缠绵,多神妙语。然当时有黠者,摘其书中秽词,谓:“如此淫狎,何以独冠多士,况宏博乃逸世大典,不将遗笑后世乎?”有司乃以其词进呈乙览,圣祖大怒,欲劈其书板,降其名次,后以某转圜,乃寝。彭,字羡门,海盐人。

  ◎康熙制科有佳山堂六子

  康熙己未开制科,四方之士,率为二三耆臣礼罗而延致之。其客冯文毅公邸第者,世称为九等上上之选,呼曰佳山堂六子。其实亦不尽然。六子为钱塘吴农祥、王嗣槐,海宁徐林鸿,仁和吴任臣,萧山毛奇龄,宜兴陈维崧也。时文毅奉派读卷,卷不弥封,人谓六子者且并录及。命下,奇龄、维崧入史馆,而四子皆见遗,惟嗣槐因年老赏内阁中书,人乃叹文毅之无私也。

  ◎杜傅得制科美授

  康熙宏博科之年老试不入格者,吏部为裁量注官。惟容城杜越、太原傅山,圣祖命赏内阁中书,时人叹为美授。

  ◎魏文毅羡康熙制科

  康熙宏博,与荐者一百八十六人。时柏乡魏文毅公裔介罢相家居,恒谓人曰:“吾不羡东阁辅臣,而羡公车征士。”柏乡县令闻之,称于直督,以疏荐为请。直督曰:“焉有元老而赴制科者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