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6


  ◎法式善大考两降

  时帆祭酒法式善雄文邃学,列清班者二十载,而未一与文衡。两应大考,俱佐迁,则以书法甚古拙故也。盖乾隆朝已重字不重文矣。

  ◎阮文达大考第一

  阮文达公以乾隆辛亥大考第一,由编修擢詹事府少詹事。是年大考,题为“拟张衡天象赋”、“拟刘向封陈汤甘延寿疏”,并陈今日同不同,赋得眼镜诗。阅卷大臣极赏拟赋博雅,而不识赋中峜字音义,(峜音计,《管子·轻重戊篇》:“虙戏造六峜,行以迎阴阳。”)竟置三等。

  旋检字典,始置一等二名。奉谕:“第二名阮元比第一名好,疏更好,是能作古文者。”亲改为一等一名。文达尝自谓所以得改第一者,实因疏中所陈今日三不同,最合圣意也。

  ◎周兴岱大考四等

  侍郎周兴岱官翰林院编修时,大考列四等。

  ◎周兴岱规避大考

  周兴岱以典试江西获咎,部议夺职,特旨用为翰林院侍读学士。次年为嘉庆癸亥大考,届期,兴岱以频岁有疾,恳请休致。上谕斥其不早陈奏,有心取巧,勒令休致。寻复赏编修,因其父煌曾充上书房总师傅,而兴岱亦儤直南斋有年也。

  ◎陈传经大考三等

  海宁陈传经文章名海内,官翰林院编修时,仁宗尝问董文公诰曰:“东南世家子弟,在朝列有文学者,朕欲拔一人用之。”文恭即以陈名对,且备举其行谊。会大考翰詹,仁宗阅其卷,谕文恭曰:“陈传经写作俱佳,已置一等第一矣。”文恭告陈,私为庆幸。比榜出,名在三等,大惑不解。越数日,仁宗又谕文恭曰:“曩本置陈传经第一,不知何时将其卷夹入三等中。”惋惜久之。

  ◎奎照奎耀同应大考

  嘉庆戊寅大考之次日,仁宗召英相国和谕曰:“汝子奎照、奎耀试作,耀当在二等,照次之。今日阅卷,未尝宣露一字,俟拆封后,看若何?”既而耀居二等,照列三等,仍为满洲第二名。越日,圣驾诣东岳庙,小黄门传谕云:“文章自有定评,日昨所断竟不爽。”

  ◎大考第一之赋

  道光朝,大考翰詹,以“远佞赋”为题,押厥字韵。有一卷曰:“譬彼欲求至宝,哗嚣何取于沽诸。将植嘉禾,丰草必先于茀厥。”词婉而讽,能近取譬,获首选。

  ◎曾文正大考二等

  都人尝有翰林大考之口号,其句曰:“金顶朝珠挂紫貂,群仙终日任逍遥。忽传大考魂皆落,告退神仙也不饶。”亦可见其难矣。

  某届,总其事者许乃溥,一老翰林乞关照,谓祇求无过,不求有功。许告以完卷后,微洒墨水数点,庶易辨认,欣然去。曾文正公时为检讨,完卷后,因加笔帽,墨水激出,少有沾濡,许得之,以为老翰林也,列二等末。事竣,赍呈御览,宣宗详加披阅。至二等,以手翻腾,得曾卷,未过目,侍臣以他事请,上匆匆发出,则曾卷已居二等首,遂得遽升侍讲。

  ◎文宗命大考题

  咸丰癸丑,粤寇据金陵,东南行省悉陷,文宗忧甚。己未冬,郊宿于斋宫,夜分,恸哭不止,侍臣咸为之凄然泣下。是年,大考翰詹,至以“宣室前席”发题,盖亦忧心焦思,伤于祸乱也。

  ◎万文敏大考第一

  咸丰己未,大考之诗题为“半窗残月梦莺嗁”,万文敏公青藜时官编修,有句云:“九重开曙色,万户动春声。”拔置第一。盖题近衰飒,而句有兴会也。

  ◎文道希大考第一

  光绪某年,大考翰詹,赋题为“水火金木土谷”。文道希学士廷式卷,阅卷大臣进呈时原列第三,德宗拔置第一。及召见,亲谕之曰:“汝卷乃朕所特取,汝知之否?”文顿首谢。旋超擢翰林院侍读学士。

  ◎庶常大课不识诗题

  阮文达尝教习庶吉士,大课诗题为“天下太平”,皆不知出处。纳卷后,方悟是《礼记》孔子答子张问政:“君子力此二者,以南面而立,夫是以天下太平也。”

  ◎汪某试翰林得罪

  汪某,休宁人,乾隆丁丑散馆,授编修。癸未五月,试翰林,搜出夹带,加等治罪,札发顺天府,定驿充徒。先是试博学宏词,查出代作诗者,犹从宽典也。

  ◎考差

  乡、会试之考官,须先考差。考后,必开名单,进呈御览,候上加朱笔,被圈者始得差,然非行赇,亦不可恃。因太监持单入时,单中虽列本人之名,若别无贿赂,则名上辄有告假扣资等字样,必不得圈。盖太监以小纸书此等字样置手指中,临进时贴之,无人觉察也。

  考差向用《四书》文二篇,试帖诗一首。嘉庆己卯,裁《四书》文一篇,改用经文一篇。考差者在子、午、卯、酉四年之四月。三品以下之翰詹,皆得与试,记名者得放差。差者,学差为各省学政,试差为各省正副主考,同考差为顺天乡试、会试之同考官也。

  ◎进士不得考差

  光绪末,设进士馆,使鼎甲以下皆肄业其中。进士皆大怫,诸翰林以不得即散馆考试差为大戚,大怨张文达公百熙,时张方为管学大臣也。

  ◎寿耆考差诗

  寿耆曾考试差,其试帖题曰“华月照方池”。文芸阁与之同座,见其一句曰:“卿士职何司?”文百思不得。寿曰:“我用《洪范》卿士惟月典,君荒经已久,宜不知出处。”文唯唯而已。寿,字子年,宗室也。后官至侍郎。

  ◎刘可毅考差被斥

  武进刘葆真,名可毅。光绪朝,官翰林院编修。某年考差,其起讲起句为“且自不得已而后有君臣”。阅卷大臣张文达公之万见之大怒,谓其灭绝人伦,即欲上疏劾之,经某大臣为之解释,始免。然卒不获放差,后死于庚子拳乱。

  ◎秦留仙应制咏鹤

  秦留仙年十九,官庶常。世祖召试咏鹤诗,有“高鸣常向月,善舞不迎人”之句。指示阁臣曰:“此人必有品。”因置第一。

  ◎王文简应制赋诗

  王文简公士祯诗名重一时,其初浮沉郎署,适张文端公英值南书房,为之延誉。圣祖素闻其名,因召入内,出题面试。文简诗思本蹇涩,且以乍睹天颜,战栗不能成一字。文端代作诗草,撮为墨丸,置案侧,始得完卷。上笑阅之,曰:“人言王某诗为丰神妙悟,何以整洁殊似卿笔?”文端谢曰:“王某诗人之笔,定当胜臣多许。”

  上因命改官词林,由是得跻高位。乃感文端终其身,尝告人曰:“是日微张某,余几作曳白人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