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9


  ◎德宗御书经济特科题

  考试经济特科之日,暑热特甚,时德宗方从孝钦后驻跸颐和园。正场之题,辰刻始至,拆封,则朱书灼然,盖德宗御笔也。

  ◎经济特科覆试题

  经济特科覆试题,为“《周礼》农工商各有专官论”,又“桓宽言外国之物内流而利不外泄,则国用饶民用给,今欲异物内流而利不外泄,其道何由策”。有正场考列高等之某太史,竟不知桓宽为何朝人,在殿廷,历询之于同试者。

  ◎张文襄阅经济特科卷

  考试经济特科,阅卷大臣凡八人,以张文襄居首。命下,庆王奕劻揖文襄而言曰:“香翁,诸事费心。”文襄所录取者一百二十余人,诸大臣大恚,盖不能位置私人也。及覆试,即由原派大臣校阅试卷,于是仅取一二等二十余人,余皆不录。正场前五名固不入选,而凡文襄所保者,亦已去之务尽,惟与端忠愍公方会保之陈某,得列二等之第十八名,殿军也。

  某本列一等,以卷中用鲁索语,降列三等,批语有奈何二字。某自题诗,有“博得南皮唤奈何?不该试卷用鲁索”句。或曰即如臯冒鹤亭郎中广生也。

  ◎王文勤恶经济特科

  经济特科人员,孝钦后原拟依康、干宏博制科成例,赏以翰林中书,军机大臣亦皆诺。惟王文勤公文韶起而抗议曰:“若辈皆讲求新学,屡以废科举为言,何必再以科甲与之?但求皇太后赏以饭碗,可也。”于是遂多以知县用,且由附生出身者,仅得州判。不列之于主簿、从九、典史之类,已万幸矣。

  ◎周树模劾经济特科

  光绪戊戌,鄂人周树模方官御史,谓经济特科被荐者之中多冒滥也,特疏上劾梁士贻、杨度、宋育仁等十余人,词连康有为、梁启超,且及于富有票哥老会。孝钦后疑之,及覆试卷进呈,遂命尽拆弥封,将被劾诸人之卷,一律沙汰,再发阅卷大臣校阅。周,字少朴,后官黑龙江巡抚。

  ◎宋恕未应经济特科

  朱古微侍郎祖谋尝疏荐平阳宋燕生明经恕,以居忧,未应征。朱尝语人曰:“吾知燕生久,绩学在野,抱道俟时,不为危言畸行,可谓平实矣。”

  ◎停经济特科

  光绪戊戌八月,孝钦后命停经济特科。

  ◎复经济特科

  光绪辛丑三月,复开经济特科。

  ◎考职之大狱

  故事,新君登极,例须考职一次,惟仅用佐贰。应首选者,注册四十五日,即开选,光绪乙亥考职,癸未始举行。是年,有出八百金托会稽举人马星联代考者,榜发第一,得州同即选。马大喜,设筵于聚宝堂之听事,定雏伶花榜焉。

  当兴高采烈时,语同辈曰:“诸公仅能包取耳,若我则包第一,即不爽,我视诸公远矣。”御史丁振铎方在聚宝堂偏院请客,闻马语,询于人,乃知其事。次日上疏劾之,奉旨斥革拿问。马遁归,而出结之京官,考取之本人,皆革职遣戍,盖照科场舞弊例治罪也。

  ◎考试月官

  康熙戊戌十月甲寅,谕吏部考试月官,令作八股时文,大抵抄录旧文,苟且塞责。嗣后止令写履历,以三百字为限。

  ◎选人到官循例考试

  李筱泉制军瀚章巡抚湖南时,有一捐纳人员选得某郡通判者,来谒。李循例出题考试,通判至花厅,即掩卷高卧。李召首府使往问之,则对曰:“吾侪若能考试,早以科第得官矣。今因不解文字,故以捐例得之,何考之有?”李大怒,谓此等劣员,亟应参革。遂于发月折时,附片参之。

  及批折回,不见此片,旋于书案屉内得之,盖拜折时漏未封入也。李欲复上,时马端愍公新贻巡抚浙江,与通判有旧,适驰书为之说项,李遂饬令到任,食禄八年。及王文勤公巡抚湖南,复调令考试,以不完卷劾罢之。

  ◎沈文肃甄别属官

  沈文肃公葆桢任两江总督时,每值甄别属官,辄于厅事中列案数十,令属官南向坐,己则面北,列案以监督之,如塾师之课徒然。文有先成者,即就近取阅,遇佳构,则即加以批,并与温语讨论。不佳者,亦即予指摘,极劣者,则嘲笑而弃掷之。不少假借,无普通官吏之积习也。

  ◎大臣面试教官

  康熙甲午四月,圣祖以教官有教养士子之责,嗣后凡掣选者,应令至京师,令大臣面试。

  ◎黄潄兰出考教题

  黄潄兰督学江苏时,试某郡,例考教官,以定黜陟。其题为“我不忍以夫子之道反害夫子。虽然,今日之事,君事也,我不敢废”。

  ◎考吏员

  京师内阁供事及各衙门书吏均有定额。由召募考补,或于贴写中遴选掣补,严禁假冒缺主,毋朋充,毋滥役。其承充者,由部取原籍有司印结,按远近立限,以结到日着役,无结者黜。

  外省吏攒,(司道府州县为典吏首领,杂职等衙门为攒典。)经制阙,择勤慎无违碍者承充。具结,送该管衙门,准着役。每岁终,仍取结送核。

  内阁事繁供事,各衙门事繁书吏,五年役满无过犯者,免其考职,以从九品未入流兼掣选用。(供事起军营效力者,亦免考职,给正八品衔先用。)事简供事、书吏役满报部,每季关防考试,(事繁供事、书吏送修书各馆者,亦考职,以馆班别选。)试以告示申文各一道,试卷封贮。(一次不到下次准补,两次不到除名。)其直省吏攒,五年期满,申督抚,每年七月内,关防考试,其试卷封固,并原著役日期履历册送部。

  岁终,合内外吏员试卷,校定等第具奏,分别录用,事繁书吏掣定职衔及各书吏考试后,不得在京稽留,即令五城官严催一月内回籍。令原籍官以到籍日期申报,其考授执照,发各省巡抚转给。

  顺治戊子二月,吏部奏称:“佐贰杂职等官,例由吏员充选。今考定者俱经选用,而悬缺尚多,应令内外各衙门将办事吏员,自顺治元二两年实历至今者,俱确查送部,照例考补。”得旨允行,仍谕:“嗣后吏员实历五年,即与考取,着为令。”

  ◎考医士

  太医院考医士,亦用八股试帖,以楷法工拙为去取,时人为之语曰:“太医院开方,但须字迹端好,虽药不对证,无妨也。”某年考试,题为“知者乐水,仁者乐山”,其取第一者之文,有云:“知者何取于水?而竟乐夫水。仁者何取于山?而竟乐夫山。”仅此卷为最佳。

  仁和朱茗生侍郎智尝奉命试太医院官学生,自以不解岐黄,乃令精于医学者,代拟一题。袖至院,题纸既下,则皆袖手默坐若未得题者。诧之,遣人询问,则同声对曰:“历届题目,皆出御制《医宗金鉴》,今非是,故不敢作。”大窘,乃求得《医宗金鉴》匆促摘一二语命题。不意诸生犹袖手如故,又问之,则曰:“历届出题,必于首卷检取,今尚未合例也。”亟如其言以改题,始得终事。

  ◎武备学校试论

  光绪癸巳,江北设武备学校,四方英俊,联袂偕来。试题为“管仲论”。有某卷,以寥寥数语,竟得冠军,其文云:“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袵矣。’又曰:‘管仲之器小哉!’一褒一贬,大圣人尚无定评,余小子何敢论?”盖寓辩论于滑稽中也。

  ◎武生武举武进士

  文秀才称生员,武秀才则祇称武生。文科中式者称举人,武科则祇称武举。文称鹿鸣宴,武称鹰扬宴,人皆知之。文进士称恩荣宴,而武进士称会武宴,则罕有知者。

  ◎刘天保以文生入武庠

  刘天保,道光时之睢州人也。幼无赖,习奔命法,能闭气行四十里始一喘,雨随其后不能及。年二十,贩盐山东,与群枭斗,解其魁一臂肩之行。枭伙期复仇,天保应期独身往,群枭怪之,拔刀出,天保笑曰:“饿矣,速具酒肉饱乃公。”解衣盘礴,连尽数巨碗。一人以刃举大脔,咤曰:“吞。”

  天保张口自刀尖吞肉大嚼。群枭愕眙,相率推排拜庭中,请长其群,曰:“今日乃服公。”天保笑而起。久之,折节读书,应童子试,督学使者疑其文非己作,摈之。天保怒,投牒试弓马,遂入武庠。

  ◎李国辅跑马三等

  青浦武生李国辅于道光某年应岁试,呈请跑马。盖武试每以跑马者列一二等,否则三等。学使悯其老,曰:“跑也三等,不跑也三等。”李固求,乃允之。乃内场试讫,则以文不佳,勉置三等之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