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1


  ◎韩文懿为会元

  康熙癸丑会试,值厘正文体之时,长洲韩文懿公菼举南宫第一,遂以经义开风气之先,骎骎乎有起衰之功焉。

  ◎陈文简奉旨会试

  陈文简公生而岐嶷,三四岁时,每于睡梦中,一闻梵呗声必惊起,合掌趺坐。母知其有自来也,抚之曰:“儿既生我家,当从事圣贤之学,佛氏之教不足循也。”文简耸听已,即卧,自此闻经呗声,不复起矣。比长,博极群书,以贡入成均,旋中京兆试,文名藉甚,上达宸聪。

  康熙己未会试,适其妇翁长洲宋文恪公充总裁官,文简回避不与试。是日圣祖临朝,阅礼部奏回避事,指文简名以询,廷臣群以宋系陈妇翁对。上曰:“翁婿何回避之有?可趋令入试。”

  时日已亭午,闱中将放饭矣,忽传鼓启门,奉旨特送举人陈元龙一名进场,然文简仍以嫌被屏。乙丑,会试中式,总裁以十卷进呈,文简卷列第十,上拔置第二。殿试,上复亲擢为一甲第二名,赐进士及第。

  ◎丁腹松中进士而辞馆

  丁腹松,字木公,通州人,博学能文。性迂古,重气节,年三十举孝廉,屡试春官不第。时明珠当国,闻其名,延之课子。丁督课严,明益重之,每朝罢必往谒,数年如一日。值会试期近,明曰:“试期近矣,先生大才,掇高第如拾芥,可预贺也。”丁叹曰:“吾自揣学问不让他人,顾屡踬场屋,命耳!吾衰矣,不愿作冯妇也。”明曰:“科名迟早有定数,先生非久居人下者,吾愿先生之就试也。”又曰:“奴子安三,于送场事颇悉,令侍先生往,当能减先生之劳。”丁诧曰:“彼能之乎?”明亟称其能,颔之。

  安三者,明之豪奴,侍郎以下皆敬礼焉,呼之为三爷。明敬丁,特命供使令,丁亦微闻安不法事,日必令其迭被扫地涤溺器以挫之,且直呼曰“安三”。安以主人故,谨受命。是日,明去后,安入服役,丁思明言,遂少假颜色,笑呼曰:“安三爷,闻汝主言,汝于送场事颇悉,吾试时,当借重也。”安骤闻此语,如膺九锡,盖丁素严厉,今忽霁颜,且呼之为安三爷也,乃屏息肃立,对曰;“敢不唯命。”

  届期,安策马前导,将入闱,众官见安来,有揖者,有屈半膝者。丁误以为施于己也,讶甚,据鞍拱手不已。抵闱门,即见一官手丁卷,呈安阅,众官前导,安与丁偕入号舍,为丁张号帘,敷考具者皆官也。安临去时,复谆嘱众官善视丁,众唯唯,如是者三场。

  发榜前数日,安忽入贺曰:“师爷中式矣。”丁笑曰:“固所愿也,然谈何容易?吾命果泰者,通籍久犬,待今日耶?”安力言其确,丁怒曰:“关防严密,奴辈何由知之?汝敢造言以戏我,当告汝主扑汝也。”安疾趋而出,有顷,手一卷来,谓丁曰:“睹此,知小人之言确也。”丁视之,则一朱卷,卷面大书中式第几名,展视之,盖己作也。大惊,索卷将裂之,安见丁变色,急袖卷出,丁追之不及返,乃怒詈不已。其时丁犹谓安取他卷誊己所作文以诳己也。次晨,嘱明严治之,明唯唯而已。

  阅数日,榜发,丁果中式,名数与前卷符。丁始晤明为之通关节,安所为,明所使也。大恸曰:“吾一生名节扫地矣。”急辞馆。明固留不可,具盛馔饯之,辞不赴。濒行,明嘱其子成德赆以万金之券,曰:“聊以将意,家父恐道远,携带不便,已汇袁浦矣。”丁固辞,成固请,丁乃索火吸烟,即以此券付之火,明父子嗟叹而已。又命沿途官吏具供张,丁悉屏弗受。既归,隐居城南之军山。及明败,凡与明往来者均株连,丁独否。

  ◎汪舍亭承父命赴会试

  康熙戊戌,杭人汪舍亭再举礼部,值母袁太孺人卒,痛己之远游而母死不能丧也,自誓不复应试。辛丑,计偕,其父察其无行意,一夕,召而语之曰:“而以乃翁为年迈乎?”因据案起立,张左右手,复坐,命进餐,食尽一升。舍亭知老人尚无恙,重违其志也,乃始行。

  ◎蒋恭棐两宴琼林

  长洲蒋太史恭棐中康熙乙未进士,未授职,后缘事被黜。越六年辛丑,捷南宫,入词苑,两宴琼林,世称奇遇。

  ◎世宗谕令副榜会试

  雍正丙午,世宗谕曰:“士子读书制行之道,首在明经。其以《五经》取中副榜者,必有志经学之士,着将今年各省《五经》取中副榜之人,俱准作举人一体会试。此系特典,后不为例。”

  ◎世宗谕应试贡士语

  雍正丁未试南宫,以春寒,赐贡士棉衣姜茶。试毕,群诣谢恩,吴大宗伯襄宣言于众曰:“上有旨,汝辈他日作官,当如张鹏翮、朱轼,方不负朝廷。”张、朱皆谥文端。贡士,即进士也。

  ◎杜要徒步赴会试

  新化杜要,字明若,屡困场屋,佹得佹失,年六十四,始与同县杨琨、杨振铎同举于乡。已而琨与振铎相继登明通榜,要年辈先于二杨,耻居其后。乾隆丙辰,年已七十矣,徒步赴京,应会试。高宗登极,恩命,搜年老举人朱墨卷进呈,遂特赐要以国子监学正。

  ◎会试时皮衣不去面

  国初考试严怀挟之禁,会试士子计无所出,乃将文字抄成小本,缝衣裘中,遂有皮衣去面毡衣去里之例。然会试在三月,时犹严寒,士子着裘者入场时,悉去其面,一色皆白。乾隆乙丑,高宗降谕:“春月会试,风檐之下,非衣裘不足以御寒。若将制就皮衣悉令去其裼袭,应试多人,既不免改造之费,亦非所以饰观赡也。着将皮衣去面之例停止。”

  ◎阎循观会试下第

  乾隆丁丑会试,余姚卢抱经学士文弨与分校,得山东一卷,其辞简淡醇雅,以为非学有元本者不能。既呈荐,主司嫌其寂寥,弗善也。甲乙既定,诸分校者皆退,学士独抱卷上堂,与主司言,谓不宜失此士。力争再三,竟不能得,学士为之出涕。既撤棘,言颇传于外,争索此卷阅之,称叹。

  询邑里姓名,则昌乐阎考功循观也,以故阎虽不遇,而名闻京师。至丙戌会试,学士又与分校之列,揭榜日,唱名至第九,侍郎刘荫榆闻阎名,诧于众曰:“此即往年卢某所为抱卷而泣者也,今可为之一鼓掌矣。”满堂闻之,皆大噱。

  ◎会试易表判为诗

  乾隆丁丑会试,奉旨,易表判为诗,置经文于二场,永着为例。戊寅,复于头场增性理论一篇,其后无性理论,仅三文一诗而已。

  ◎会试有贡士谢恩折

  会试发榜,礼部必代贡士为谢恩折。乾隆丁丑,乃贡士所自撰,领衔者为龚起,其呈词,有“稽千佛之名经,载云从之诗”等句。高宗降谕申斥,谓“千佛名经,乃唐人下第者欣羡之词,语甚鄙俚。在制科巨典,自当诵习圣贤,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岂得漫为摭拾?至云从之诗,则与周宣悯雨诗相溷,龚起等草茅之士,未谙体制,尚无足责,而礼部堂官据词入奏,何以不加检点”云云。

  ◎眭朝栋请复会试回避卷

  乾隆辛巳会试,特派御史眭朝栋为同考官,命于入闱日,开列应避之亲族名单以进。刘文正、王文襄之亲族,颇多应回避者,而眭独无。高宗怒,下眭于部。部承旨,引结交近侍例,置极刑。盖眭当未派同考时,曾疏请复回避卷,高宗疑密语已泄,眭为刘、王地也,故诛之。

  ◎汪竺香会试不妄对

  苏州汪竺香,名元亮,博闻强记,为吴中名宿。中乾隆壬午经魁,朱文正公深器重之。每有不得意事,则风病时发。某科试,头二场卷已入彀矣,至三场,策问皆元元本本,通场无及。然仅对四问,有一问仅书“臣愚不敢妄对”六字,房官阅之大笑,遂落孙山。

  ◎会试名次已定复改

  顺治丙戌会试,柏乡魏文毅公裔介卷已拟第一,填榜时改为十二名,李奭棠本定十二名,改第一。乾隆癸未会榜第三名本定张书勋,以其论错误斥去,乃于落卷中搜得秦大成卷以补之。后秦占大魁,而张亦中丙戌状元。

  ◎新进士簪花礼

  新进士释褐于国子监,祭酒司业皆坐彝伦堂,行拜谒礼。簪花故事,三鼎甲皆簪金花,有备用一枝,为总理监事者所携归。乾隆辛丑,长洲钱棨适占三头,于时总理监事者为蔡文勤公世远,新司业则翁覃溪学士方纲也。

  文勤戏谓今科状元为翁公上年所得士,此花应归翁公,学士因携归,椟藏之,镌铭其上,并撰《三元考》、《三元喜燕》诗四律。京师士大夫及四方诗人和者数百家,梓为《三元诗集》。

  ◎高宗以五经试士

  乾隆戊申,高宗以相台《五经》镂板,特筑《五经》萃室藏之。旧例,科场试士,士各习一经,至是始用五经。

  ◎凌廷堪成进士

  歙凌次仲教授廷堪,少长习贾,常为人所绐,母王氏乃使从事于学。博通经史,尤精三礼,及推步之学,顾生平不好八股文,未尝作也。入都,谒翁覃溪,翁奇其才,强之习举业,遂以乾隆己酉、庚戌两榜成进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