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2


  ◎停会试明通榜

  乾隆庚戌以前,会试有明通榜,例得内阁中书,盖于遗卷中取之也。长洲王惕甫苞孙素有才名,上计时,和珅欲致之门下,王拒之,不通一刺。和衔之甚深,会试,王中明通榜,和特奏停止,将榜撤回。会试明通榜,遂自庚戌永远停止矣。

  ◎会试搜落卷

  乾隆乙卯会试榜后,高宗简大臣搜阅遗卷,得三人,特旨授内阁中书。是科总裁为诸城窦光鼐,满洲瑚图礼,武进刘跃云,第一名王以铻、二名王以衔,归安人,同怀兄弟也。高宗疑其有私,将总裁降调有差,而命严行覆试,并恐有屈抑。别简大臣取遗卷悉心覆勘,大臣以萧山傅金、天津徐炘、山西李端三卷进呈,俱命授内阁中书。后徐官至某省藩司;李成嘉庆己未进士,入翰林;傅早卒,终中书军机处行走、方略馆纂修、文渊阁校理。

  ◎俞理初会试下第

  嘉庆朝,士之以博洽闻于时者,北为张石洲穆,南为俞理初。理初举于乡,数困公车。某科,阮文达典会试,王菽原礼部为同考官,得一卷,惊喜曰:“此非理初不办!”亟荐之。是日,文达适小极,未阅卷。副总裁汪文端公廷珍素讲宋学,深疾汉学迂诞,得王所荐卷,阳为激赏,俟王退,亟鐍诸笥,亦不言其故。

  将发榜,文达料理试卷,诧曰:“何不见理初卷耶?”命各房考搜遗卷,王进曰:“某日得一卷,必系理初手笔,已荐之汪公矣。”文达转诘文端,坚称不知,文达无如何,浩叹而已。榜后,理初往谒王,王持之痛哭,折节与论友朋,不敢以师礼自居,且赠诗四首,有云:“如是我闻真识曲,最难人说旧知名。”又云:“冥鸿已分翔寥廓,暮雨萧萧识此心。”其倾倒也至矣!理初所著书,初名《米盐录》,王为鸠赀选刻其半,易名曰《癸巳类稿》。

  ◎龚定庵会试之起讲

  嘉庆乙丑春闱,同考官王植阅浙江一卷,至第三艺起讲,以为怪,大噱不止。邻房温平叔侍郎闻声往视之,为言此必龚定庵卷无疑,乃怂恿呈荐,遂获售。况夔笙太守尝言见是科第十房同门录,有定庵闱作,三题为“夏曰校,至小民亲于下”,其小讲云;“昔者三代之制,八岁入小学,十五入大学。小学学六书九数而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

  虽简淡疏朴,然亦不甚怪异,其首次两艺,气格尤醇简,不骫时艺矩度。诗题为“春色先从草际归”,第四韵云:“出山名远志,入梦恋慈晖。”尤浑雅可诵也。此在定庵,盖已俛就绳尺矣。

  ◎龙汝言一体会试

  状元遭际之奇,莫过于龙汝言。龙未第时,馆某都统家,适仁宗万寿,都统属撰祝词备小贡。故事,每万寿及令节,凡一二品大臣及内廷翰林皆有小贡,为诗、词、序、颂之类,缮小册以进。龙乃集圣祖、高宗御诗百韵以进,仁宗大喜,特召都统奖之。都统以龙代作对,仁宗曰:“南方士子往往不屑读先皇诗,此人熟读如此,具见其爱君之诚。”立赏举人,一体会试。次年春闱下第,总裁复命,召见时,仁宗谓闱墨不佳。

  及出,密询近侍以今科闱墨不惬上意之故,近侍曰:“龙汝言落第耳!”于是朝臣咸识之。次科,即嘉庆甲戌,主司仰体上意,因中之。及殿试,即以一甲一名拟进,仁宗私拆弥封视之,乃无言。胪唱日,仁宗喜曰:“朕所赏果不谬也。”甫释褐,即派南书房行走、实录馆纂修等差。

  龙幼孤贫,赖妻父卵翼之,故惧内,妻又悍。一日反目,避友家,适馆吏送高宗实录请校,龙妻受而置之。越日,吏往取,妻与之,龙不知也。一日,忽降旨革职,盖高宗纯皇帝之纯字,馆吏误书作绝,龙虽未寓目,而恭校黄签,则龙名也。仁宗大惊,降旨曰:“龙汝言精神不周,办事疏忽,着革职永不叙用。”及仁宗崩,龙入哭临,哀痛逾常。宣宗嘉其有良心,特赏给内阁中书,道光戊戌科,犹充会试同考官也。

  ◎会试房考觅穆公子卷

  长沙陈岱云太守源兖,以气节自高,与曾文正公国藩为密友,卒殉咸丰癸丑庐州之难。其官编修时,分校礼闱,首辅穆彰阿有子与试,分试十八人,皆其门下士也。十七人者,争觅公子卷,冀得一当,独惮太守方正。而卷适在太守房,以艺劣未呈荐。同事物色之,且以情告,太守亟加批抹焉,穆无如何也。

  ◎会试关节

  科场关防严密,道光时,某权相以此树党,其奋门生年家子及有以文字著名者,场前预送条子为文中之关节,久之相习成风矣。有某部郎者,颇束身自爱,某科出礼闱,呈文稿于乡荐座主。某甚重其文,怪其不预送条子。某曰:“门生初试,不知条子为何物,又愧由诡道贻师门羞耳!”

  座主咈然不悦,曰:“君不受栽培,嗣后不必过我也。”是科虽中,不与馆选,说者谓为不受栽培所致。

  ◎龚定庵魏默深会试下第

  道光丙戌会试,刘申受礼部为同考官,得龚定庵卷狂喜,亟荐之。魏默深卷在某侍御房,犹豫不遽荐,刘读其文异之,乃促令亟荐,然龚、魏竟皆下第。刘痛惜之,赠以诗云:

  “三江人文甲天下,如山明媚画嶙峋。
  盎盎春溪比西子,浣花渥锦裁银云。
  神禹开山铸九鼎,罔两俯伏归洪钧。
  锋车西走十一郡,奇祥异瑞罗缤纷。
  兹登新堂六十俊,(自注:浙卷七百余人,余独分得六十卷。)就中五丁神力尤轮囷。
  红霞喷薄作星火,元气蓊蔚晖朝暾。
  骨惊心折且挥泪,练时良吉斋肃陈。
  经旬不寐探消息,那知铩羽投边尘。
  文字辽海沙虫耳,司中司命何欢嗔。
  更有无双国士长沙子,孕育汉魏真精神。
  尤精选理跞鲍谢,暗中剑气腾龙鳞。
  侍御披沙豁双眼,手持示我咨嗟频。(自注:湖南九四卷,五策冠场文更高妙,予决其为魏君源。)
  
翩然双凤冥空碧,会见应运翔丹宸。
  萍踪絮影亦偶尔,且看明日走马填城闉。”

  定庵是岁三十有五。己丑,始捷南宫,刘即卒于是年。默深至乙巳始登第,则刘不及见矣。默深,邵阳人,非长沙也。

  ◎曾文正为同进士

  曾文正公国藩成进士时,殿试列三甲。故事,三甲多不入翰林。文正大恚,即日买车欲归。时劳文毅公崇光已官编修,有名公卿间,因往慰留之,且许为尽力。归,即约善书者数人,馆之家,又假亲友仆马各十,鞍辔以待。文正出场,急写其诗分送贵要。既而果列高等,入翰林,然终以不登二甲为恨。

  至督师两江时,偶与宾客语及“如夫人”三字无对,李次青方伯元度应声曰:“同进士。”曾色变,李亦惭悔,久之乃解。

  ◎会闱别试回避

  道光丁未会试,山东孔庆瑚为同考官,孔氏宗族应回避者数十人。盖圣裔散处各省者,皆依衍圣公辈行,不紊昭穆。故每遇孔氏子孙有主考同考之役,以同宗例须回避,不论籍贯。

  礼部尚书祝庆蕃因请复别试回避之例。宣宗问停止之故,庆蕃对曰:“乾隆某科有宰相子弟回避者,高宗恐臣僚与有私昵,乃停此例。”宣宗曰:“今年非亦有宰相子弟在回避中耶?”庆蕃叩头莫能对,遂罢官。

  ◎王壬秋不赴会试

  湘潭王壬秋,名闿运,少负时名,往来公卿间,多欲罗致之。而性超轶,不乐仕进。咸丰时,尝客游燕赵,将赴春闱,至清苑矣,意忽忽不乐,遂改辕归,作《思归引》。其后得官翰林院检讨,特赏也。

  ◎潘文恭重赐及第

  重宴琼林,已不多见,而重赐及第,国朝惟潘文恭公世恩一人。潘以乾隆癸丑大魁天下,至咸丰癸丑,甲子一周。时已早跻台辅,而是科子星斋侍郎曾莹,适奉命典春官试。孙文勤公祖荫以前一年及第,闱后,乃与小门生称新同年。

  ◎倪恩龄场前中进士

  咸丰庚申会试,应试者不及历届之半,以粤寇肆扰,各省乱事未已,无力成行也。边省竟全无之,惟云南有一人,为倪覃园太守恩龄,乃早年留京者。群知其必中,故于场前,已有戚友向之称贺矣。

  ◎张文襄憾不状头

  张文襄少时,文章丰采,声誉藉甚,惟性落拓,耽曲蘗,醉后好为狂言险语,闻者却走,有时醉甚,则和衣而卧,笠屐之属往往发见于枕隅。某年,其族兄文达公之万以第一人及第,张大恚,慨然曰:“时不我待矣!”自此遂戒酒不饮,一改其旧日行径,不数年,亦以第三人及第。然犹以不获作第一人,终逊文达一筹,至暮年恒引为憾事也。

  ◎徐郙会试未搜检

  徐颂阁协揆郙,以同治壬戌通籍。是科会试检查极严,凡携片纸只字者俱屏斥,搜检者及徐而倦,得不搜。

  ◎孝钦后拟作会试试帖

  孝钦后工试帖诗,每岁春闱,及殿廷考试,辄有拟作。同治乙丑科会试,诗题“芦笋生时柳絮飞”得“生”字,拟作云:“南浦篙三尺,东风笛一声。鸥波连夜雨,萍迹故乡情。”又同治癸酉科考差,诗题“江南江北青山多”得“山”字,拟作云:“雨后螺深浅,风前雁往还。舍连春水泛,峰杂夏云间。”

  ◎会试卷用几希字

  同治甲戌会试,某同考官荐一卷颇佳,三题“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文有“人存所以以验几希也”句。总裁批云:“几希字生。”遂置之。闻者大笑。

  ◎王半唐会试诗出韵

  临桂王半唐给事,名鹏运。光绪庚辰应礼部试,诗题“静对琴书百虑清”得“清”字,乃末联用离尘二字叶韵。卷经同考廖谷似中丞寿丰呈荐,而堂批谓此卷拟中已三日矣。覆阅诗末出韵,摈之可惜。半唐雅擅倚声,夙揅宫律,四声阴阳,剖析精审,乃至作试帖诗而真庚混淆,讵非咄咄怪事耶?半唐尝曰:“进士者,器之贵重而华美者也。是有命焉,不可幸而致也。”半唐,一字幼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