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0


  ◎江南乡试之丽六卷

  昆山徐朗斋大令鑅庆,健庵尚书裔孙也,有隽才,跅弛不羁。道光己酉,乡试二场毕后,饮于奏淮妓艇,大醉不醒,三场误点名,未入闱而其卷已抡元矣。闱中徧求三场卷不得,主司叹惋累日。刊程墨时,录其文于解首之前,不刊名而刊红号,曰“丽六”。徐赋诗云:“虚名丽六流传徧,下第江南第一人。”

  ◎翁叔平喜骂乡试监生

  咸丰戊午,翁叔平协揆同龢与潘文勤同典陕西试,二人故姻好也。并坐一堂阅卷,翁得劣卷,横抹,大声骂曰:“此必监生卷。”潘言于翁曰:“来朝,将与君分堂阅卷。”翁请故,曰:“子诚大秀才拔贡生,我乃监生,不堪遭君骂也。”翁大笑,允改口,然越数日而骂如初矣。

  ◎陆溶为歪头举人

  苏州陆溶工制艺,乡试屡不第,益发愤读书。某岁,遇大比,将行前一日,焚香告天曰:“某半生辛苦,不能博一第,如命中应有此福,虽迟数年无害;脱令无也,愿略减寿算以易之,俾白屋儒生,亦有吐气扬眉之一日。”祷讫,伏地大哭。是年,果中式。未久即病死。陆颈有创痕,头常于欹一面。

  相传陆于粤寇扰苏时,奔避不及,一寇以利刃砍颈,深入数寸,不绝者三分之一,晕仆于地,越一昼夜始苏,砍处已为颈血凝合,遂得不死。然其头已偏而不正,人谓之歪头举人。

  ◎江南冬行乡试

  同治甲子夏,江宁既克,粤寇平。及冬,江督曾文正公国藩奏请补行江南乡试,藉以鸠集流亡也。不以八月而以冬,故不曰秋闱而曰冬闱。解元为江璧,第三人为吴大澄,文正与主司刘琨相庆,谓江璧二字,适为江南肃清之义,盖至是而长江流域完璧归赵也。吴大澄三字,盖至是而三吴澄清也。吴,字清卿,后官湖南巡抚。

  ◎沧粟为人得乡举

  光绪初,山右郝某富甲一邑,解风雅,好客。有二子,长者年弱冠,延某孝廉为师。孝廉学淹博,负时誉,廉静寡欲,有古君子风,以故宾主甚相得。一日,有客访郝,郝卧未起,客翩然入塾,孝廉与之谈,滔滔清辩,如读破万卷书者,孝廉雅重之,恨相见晚。

  未几,郝出见,客先道向慕之忱,而后述来意,盖于役罄资斧,来假白金三千者。主人慨诺,问客曰:“尊纪安在?取携便否?”客曰:“只身万里,无仆役,行将如太原,书券向钱肆付可矣。”郝如其言与之,拱手而去。孝廉谓郝曰:“公诚慷慨,然不相识者与以三千金,异日来者求无厌,殊可虑耳!”主人曰:“客目光如电,吐属又类书生,殆侠义之徒。与之,所失不过三千金,不与,则祸且不测。”孝廉默然,心中未尝不讶客之来突如,郝之与伤惠也。

  阅数月,有以书遗郝者,启视,则客谢札,尾云:“令郎俊秀非凡品,拟为纳粟入监,俟秋闱一决胜负,速将履历寄某处。仆已于某月日入京,令郎来,倘屈驾,当扫榻以待。”郝色然喜,以为客固不负余者,遽以履历寄客。孝廉审知其徒,以为即遇盲主司,亦无幸,然不能重拂郝意,姑令多读多作而已。六月初,择吉日,令其子就道,孝廉与之偕。抵京访客,客居殊精雅,相与道契阔,客出监照授孝廉,复附耳语曰:“事已谐,高足领卷入场可矣,勿问他事也。”及录科,初入试场,枯坐不能成一字。日卓午,有人持卷来易,视之,则琳琅满纸,遂缴卷出,名列前茅。三场亦如之。发榜前一日,客走相贺曰:“已中第几名矣。”

  榜发,果然。亟访客,客已他往,谒师会同年毕,遂返里。郝喜不自胜,大张筵宴,亲友贺者踵相接,咸谓令郎少年英发,行见来年折杏花耳。郝及孝廉则固知客之所为,而郝尤感之,顾以不知客之踪迹为憾也。一日,有需用,入密室取银,则有白金三千两置于几,附一函,略云:“天涯过客,承君馈遗。仗义轻财,可风薄俗。令郎高掇巍科,易于拾芥。文章几曾憎命,人定自可胜天。本拟造府申贺,人事牵率,不克南来。白金三千,敬谨奉赵,不偿子金,受惠多矣。孝廉某君朴诚可敬,恕不另柬。某月某日,沧粟拜手。”主人读毕,惊异者久之,持函示孝廉,孝廉惭谢曰:“今而后知先生识力之胜人也。”

  ◎外人捐监应乡试

  总税务司英人赫德有二子,慕我国科名,光绪初,纳监,入籍顺天,且延名师教制艺。某科,应顺天乡试,为北皿号生群起而攻之,乃不入场。

  ◎王莘锄言阅乡试卷之难

  无锡王莘锄吏部縡,莼农孝廉蕴章之世父也。举北闱南元,联捷,入翰林,后改官吏部,出典福建乡试,得士称盛。尝语人曰:“曾得一卷,全体称意,而中有小疵,终觉不惬,竟摈之。又有一卷,文平平,而有数警句,爱不忍释,则姑置榜尾。暗中摸索,自信鉴空衡平之不易也。”

  ◎林旭十九得乡举

  林旭,字暾谷,生而颖异,其文则绳趋矩步,无一奔放。李芍农侍郎文田充福建正考官,得林乡试卷,击节叹赏,定为元选,其评语有“非二十年面壁功深者,不能臻斯境界”云云。时林年十九,时论荣之。林,侯官人,为沈文肃公葆桢孙婿。光绪戊戌政变,被难,即六君子之一也。

  ◎广东乡试关节

  顺天府尹顾某尝被简为广东主考,粤中盛闱姓,有巨商以重金买四姓,二文二梅,欲主考头场题中宣示。是科二题为“衣锦尚絅,恶其文之着也”。三题为“令闻广誉施于身,所以不愿人之膏粱文绣也”。二文字亦无意巧合。诗题为“雪树两折南枝花”,是二梅字也。

  ◎浙江乡试关节

  光绪癸巳,殷如璋、周锡恩衔命南下,主试浙江,至苏州,船泊阊门外。时苏州府为王可庄太守仁堪,循例谒见。谈次,忽有人以密函至,立待覆书。功令,典试者在途,不得与戚友通音问,防弊也。殷得密函,请王启视,王阅之色变,即呼拏下书者。

  书中所言,皆贿买关节语,并一万两银票一张,署名者周福清,周即浙江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知县,革职捐内阁中书者也。殷见事已泄,亦拍案大怒,请将下书者严究,以明心迹,于是周遂被祸。

  光绪某科,南中某名士典试浙江,撤闱后,以关节酬资未到,流连 西湖者数日。浙人大哗,群起逐之,乃仓皇遁去。然其人固夙以廉隅自励者,传闻若是,要亦其左右舞弊所致耳。

  ◎戕教地方停乡试

  光绪庚子约款,凡戕教地方,均停止乡试三年。直隶为拳乱区域,故顺天甲辰乡试,借开封闱以举行之。

  ◎新进士释奠

  每科胪唱后,新进士咸赴国子监释奠。礼竣,大司成置酒堂东偏,各献酬三爵。以堂中为御驾临幸地,故避就东偏也。

  ◎顺治丙戌会试中四百名

  顺治丙戌正月,礼部奏:“今年二月会试天下举人,其中式名额及内帘房考官,均宜增广其数,以收人才。”得旨:“开科之始,人文宜广,中式额数准广至四百名,房考官二十员,后不为例。”

  ◎丙戌会试得人

  顺治丙戌开科取士,为会试第一科,虽循明制,以《四书》命题,而第一名进士李奭棠三艺浑穆,蔚然开国气象。魏文毅公裔介、魏敏果公象枢、李文勤公霨、冯文毅公溥、朱尚书之锡,皆出是科。

  ◎顺治己丑会试中四百名

  顺治己丑会试,中式四百人,阁臣七人典试,前代未有。时两广初定,二甲授参议,三甲授知府,进士释褐,即官四品,亦奇遇也。

  ◎会试满汉分榜

  顺治壬辰、乙未春闱两科,分满、汉二榜,各有三鼎甲及二甲三甲,其后则合为一榜。

  ◎世祖念南榜举人之会试

  顺治丁酉,世祖既诛方犹李振邺、张我朴,南榜举人不得试,已而覆试,江南举人第一叶芳霭,第二某。世祖悔而惜之,每谓江南举人被累之困。己亥八月,会试榜发,世祖顾问礼部江南覆试举人中式几人,礼部堂官以已中十七人对。又问叶芳霭中式否,则奏曰:“已中式。”又问某,则奏曰:“某名在副榜。”问其人安在,则奏曰:“回原籍矣。”及廷试,遂拔芳霭一甲第三人。辛丑,世祖晏驾。明年,某始成进士。

  ◎会试中额分省

  康熙癸卯会试,粤东无一中式者。东筦举人林贻熊等联名吁请,允之,乃定分省中额之例。

  ◎谢聘以会试落名不得与

  康熙癸卯,谢聘举于乡。甲辰,公车北上,礼部吏误落其名,遂不得与试。事闻,圣祖赫然震怒,疑为怨家裁抑,从邸舍急索之,而聘已先期出都。乃遣吏部员外郎喇毕驰驿召聘,使赴阙质对,议削诸司事官籍,立授聘官。聘诣部,立白司事官无他,实吏胥一时之误,司事官概免罪。聘,号莘园,瑞金人。

  ◎三进士皆贰臣

  进士出身之最奇者三人,皆在国初,以贰臣就试者也。一杞县任暄猷,明末练乡勇,御流寇有功,后仕福王,为后军都督。王师下江宁,投诚,隶旗下。中顺治壬辰进士,以磨勘被黜,后再中乙未进士。一邵阳吴芳,明崇祯己卯举人。

  永历时,官至左都御史,归命后,愿以科第进,中康熙甲辰进士。一五河钱世熹,明末官县令,鼎甲后,削发为浮屠,久之复还俗为诸生。康熙庚戌成进士,年七十余矣。

  ◎准新进士自陈任吏与否

  康熙庚戌,常熟陶晚闻太常正靖再试保和殿,名在第十二。圣祖命大学士蒋文肃公传讯诸进士,自度材能堪任吏与否。倪紫珍先对曰:“有志临民。”陶继言曰:“愿就教职。”文肃愕然,再询之,对如初,后太常仍以翰林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