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演义 > 上古神话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十七回 秦东赠舜行 二耕历山下(3)


  舜一听,仿佛一个睛天霹雳,呆了一歇,不禁一阵心酸,泪珠夺眶而出,忙问道:“何时去世的?何病去世的?”

  秦老忙安慰他道:“是老夫嘴太快了,你不要悲伤。但是,我就使不告诉你,你少刻到了家,亦是要知道的。你兄本来有病,饥饱冷暖,都不能自知。你去了无人照料,自然更不可问了。有一天,我在家里,听说令兄病故,我慌忙去慰唁你尊大人,兼问问情形。哪知竟不明白是什么病,既无人知道,亦无从查究,连死的时候都不明白呢!真是可怜呀!仲华,事已如此,我看你亦不必过于悲伤,还是赶快去见你堂上吧。”

  舜听了,心里非常悲伤,勉强拭了泪,问秦老道:“近来家父家母对于小的怒气,不知如何?老伯可知道?”

  秦老道:“你出门之后,我就代你去疏通,然而尊大人口气中,深怪老夫当时不应该和你串通,共同欺骗他。老夫亦不分辩,将所有你的过失,统统由老夫一人承认,说你是受了老夫之愚,不是你之过,那么尊大人的气亦渐渐平下去了。前几天老夫去望望,尊大人还提你一去半年多,不知在何处,似乎有记念之意,你赶快回去吧,这次想可无事了。”

  舜听了,忙道了感谢,与秦老作别。挑上行李,急急向家门而来。只见象和敤首正在门首游玩,舜便叫声:“三弟,妹妹,一向好吗?父亲母亲都好吗?”

  象见了舜,虽则是平日所媒孽的人,然而究竟是骨肉兄弟,半年不见,亦不觉天良萌动,不禁亦叫道:“二哥,你回来了吗?”

  舜应了一声:“回来了。”

  却不免泪流两行。

  敤首究竟年小,且是女子,长久不见,有点生疏,反腼腆起来,于是一同进去。舜拜见了父母,自己先引罪乞怜。后母一声不语。瞽叟道:“我当日并非无父子之情,一定要赶你出去,不过你欺蒙父母,实在太不孝了,所以不能不给你一个惩创。现在你既知改悔,姑且暂时容留你在家,以后倘再有不孝之事,你可休想再饶你,你可知道吗?”

  舜连声答应,叩首谢恩。

  瞽叟道:“你半年多在哪里?一个信都没有,我还当你是死掉了。”

  舜尚未回答,他后母在旁冷笑一声,轻轻说道:“他哪里会死?恐怕正在别处享福,你真做梦呢。”

  当下舜便将在北方耕田之事说了一遍,因人生路远,没有熟人,所以无人寄书。瞽叟道:“你阿兄死了,你知道吧?”

  舜答应道:“儿已知道。”

  瞽叟道:“你怎样会知道?莫非已经到了几日吗?”

  舜道:“儿今朝才到家乡,路上遇着秦老伯,是他说起,所以知道的。”

  那后母听了,又哼一声道:“原来又是这个老头作怪,两个人狼狈为奸。”

  说着,又接连哼了两声。瞽叟道:“秦老伯告诉你阿兄什么病死的没有?”

  舜道:“没有说起。”

  瞽叟无语。

  这时已近黄昏,舜连忙到厨下劈柴,淅米,作炊。晚膳时,舜又从衣包中取出两包鹿脯并果品等,献与父母。又取出几包饼饵来,送与弟妹。又将这次在北方务农所得的货物,除留出一份归还秦、东二家外,其余悉数供诸父母。瞽叟夫妇至此,方有笑容,许他同席膳食,这是从来不常有的异数。餐毕之后,一切收拾完毕,侍立父母之旁,将这次游历所经的风景名胜,一一说与父母消闷。过了一会,瞽叟道:“汝风尘劳苦,早点去睡吧。”

  舜答应了,待父母弟妹都睡了,方才退出,回到自己从前所卧的卧室,不觉悲恸欲绝。

  原来舜从前在家时,本来是兄弟同榻的,如今兄长已没有了,那间屋里堆着许多废物硬器,而且尘封埃积,鼠矢蛛丝,触处皆是,好像有许久没有人到的模样。舜一手持炬,一手件件理开,偶然发现兄之遗履一只,人亡物在,正是凄凉绝了,良久不能动弹,又不敢放声大哭。过了许时,草草的铺上草席,胡乱睡下。然而何曾睡得熟!泪珠儿直弹到天明。次日起身,凑个空闲,问象道:“大哥葬在何处?”

  象告诉了。一日,因事出门,便到坟上去痛哭了一场,悲不自胜,然而死者不可复生,亦只得罢休。

  自此之后,舜在家庭又过了多月,尚称安顺。哪知有一日,又发生变故了。原来舜的后母起初看见舜有货财拿回来,很为满意。后来想想:“恐怕天下没有这样好的好人,他所拿出来的,不过是一部分,必定还有大宗款项藏匿,或者就寄顿在秦老家,亦未可知。”

  因此一想,对于舜又挑剔起来了。一日,与象谈及,象道:“是的,二哥回来的第三日,我的确看见,他有一大包物件拿出去。”

  那后母道:“原来如此,果不出我所料。”

  于是就将这情形告诉瞽叟,又加了些材料在里面,象就做个证人。瞽叟听了,又勃然大怒,便骂道:“这畜生又来欺骗我,还当了得!”

  立刻叫了舜来,请问道:“你那日拿出去一大包,是什么东西?”

  舜觉得情形不对,就说道:“是还秦世兄和一个姓东的朋友的物件。当日儿出门时,衣服川资,都是他们所借,这次归来,所以就去归还,儿记得那天禀明父亲过的。”

  瞽叟道:“确系都是归还他们的物件吗?”

  舜道:“的确都是的。父亲不信,可问秦老伯。”

  瞽叟未及开言,那后母已接着说道:“问秦老伯?秦老伯和你一鼻孔出气,问他做什么?”

  瞽叟听了,就一定不答应,硬说舜是假话,一定还有私财寄顿在别处,定要叫舜去拿回来。那后母道:“就使去串通了拿些回来,亦是假的。一个人存心欺骗瞎子,何事不可做呢?”

  瞽叟把这句话一激,格外生气,说道:“你这畜生,还是给我滚吧!在家里给我如此生气,我一定不要你在此了。你有资财,亦不必在此,请到外边去享福吧!”

  舜连忙跪求,他的父母决不答应,且又屡次催促。舜不得已,只得再收拾行李,拜辞父母,含泪出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