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演义 > 上古神话演义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十八回 舜与方回订交 师尹寿蒲衣子(1)


  且说舜这次出门,却在日间,尚好到朋友家中走走。那时东不訾亦到别处去了,单有秦不虚在家,于是就到秦老家中。

  秦老知道了这种情形,就说道:“仲华,我想做儿子的,固然应该伺候父母,但是与其在家中伺候父母,倒反常常淘气,还不如到外边去寻些事业做做,将资财寄回来养父母,亦是一样的,你看如何?”

  舜答应道:“是。”

  秦不虚道:“我看老伯气性如此之急,总是双目失明之故。假使吾兄出去,各处探听,能寻得一种明目之药,使老伯双目复明,能见一切,那么肝火决不至如此大旺,吾兄家庭亦决不至如此了,你看如何?”

  舜听了,极以为然,亦答应道:“是,是。”

  秦老道:“当初圣天子那里,据说有一个鸿医,名叫巫咸,有起死回生之术,无论什么病都能治。现在他不知道在不在都城里,你何妨去探听探听呢。”

  舜听了,连声道:“老伯之言极是,小侄就去探听。”

  当下秦老又借给舜许多盘缠。舜辞了秦老父子,径向平阳而来。先到南郊,看见那一对麒麟,觉得胸中的愿望颇慰。进了都城,只见那街衢之宽广整洁,闾阎之繁盛稠密,车行的人,步行的人,荷担的人,徒手的人,熙熙攘攘,来往不绝,和偏僻村邑比较起来,真是有天渊之不同了。舜各处游览了一遍,不觉叹道:“古书上说:‘王者之民,皞皞如也。’看了现在这种情形,可以算得‘皞皞’了。”

  正想再去看看帝尧的宫殿,忽觉脚力有点不继,忙来闾左,寻一个休息之地。陡然迎面来了一个人,是个官吏打扮,神气潇洒,器宇不俗,向着自己周身上下看了一回,便问道:“足下何人?来此何事?”

  舜慌忙将行李放下,对他施礼,将姓名籍贯及疲乏求休息的原因说明。那人哈哈大笑道:“原来就是仲华先生,久仰,久仰!既然乏了,就请到敝处坐坐吧。”

  说着,用手向左一指,舜一看,是一间房屋,虽不甚大,却很精雅,当下就拿了行李,跟了那人进去,重新行礼,请教那人姓名。

  那人笑道:“在下姓方,名回,家在五柞山,无端遇见了一个天子的近臣名叫篯铿的,和我要好,几次三番的来访我,硬要我出来做官,我不耐辛苦,固辞不就。后来圣天子又听他的话,聘我在这里做个闾士。我因为这个官位卑事简,譬如住在家里,所以就受了。这就是在下的历史。多年以来,阅人不少,前年见着一位东不訾,是贵同乡,谈起仲华先生,是千古未有之圣贤,我因此倾慕久矣。不想今日忽然光降,真是可幸之至!敢问仲华先生到此地来,有何贵干?我力所及,无不效劳。”

  舜听了,急忙道谢,并将父亲病盲,要来求巫咸医治的意思说了一遍。方回道:“巫咸吗,的确是个好医生。不过此刻许久不见了,不知在何处。他从前总在此地北面一座山顶上修真,就叫作巫咸顶。后来又跑到南面去了,听说那边的山亦就因他著名,叫作巫咸山、巫咸谷(原注:现在山西夏县东),不知此刻究在何处,我给你去探听吧。”

  舜又称谢。于是又谈了一会,颇觉投契。方回忽然向舜道:“仲华,你且少待,我出去就来。”

  舜唯唯答应。

  方回去不多时,即便转来,手中拿了许多食物,说道:“仲华,时候已晌午,想你饿了。我独自一个,无人炊爨,只好取诸市中,你不要嫌简慢,随便吃点吧。”

  舜一面称谢,一面问他道:“宝眷都不在此地吗?”

  方回笑道:“我是一个世外之人,以天地为庐,以日月为灯,无家无室,几十年了,颇觉逍遥自在,省了多少妻孥之累,更有什么眷不眷呢?”

  舜道:“那么每餐膳食,都向市中购取吗?”

  方回又笑道:“不瞒仲华说,我已有三十多年不吃谷食了。”

  舜诧异道:“那么吃什么呢?”

  方回疾忙从厨中取出一大包丸药来,给舜看道:“我就吃这个,以此奉陪吧。”

  说着,撮取一大把往口中便送,又用半盏热水送下。舜道:“此药叫什么名字?”

  方回道:“是云母粉。”

  舜道:“云母是矿物,可以常吃吗?”

  方回道:“可以久服,久服之后,能腾山越海,神仙长生。”

  舜听了,殊为稀罕,但是亦不去穷究他炼服的方法。过了一会,两人都吃完了,方回拉了舜的手,说道:“我们去访巫咸吧,行李且安放在此,不妨。”

  于是二人出了门,将门带上,穿过衢路,又曲折走过几条小巷,到了一家门首止步。方回用手叩门,里面问是何人,方回道:“咸老先生在家吗?”

  那时门已开了,一个异服大袖的人出来说道:“敝老师不在家,到南方去了。二位有何见教?且进来坐坐。”

  方回偕舜进内,彼此通了姓名,才知道他名叫巫社,是巫咸的弟子。当下方回就将要请巫咸医治目疾的意思说了。巫社道:“敝老师到南边海上去,已有好多年,此地一切病人诊治,都是由小巫和许多同学在这里代理,尊驾如要治病,小巫可以效劳。”

  方回沉吟了一会,说道:“既然如此,就请费心。不过病人却不在此,只要请赐一个方药,带回去医治。”

  巫社道:“病人不在此不要紧,只须将病人的姓名、年纪、住址、病情说了,小巫就有方法。”

  舜即一一说了。巫社道:“二位且少坐,待小巫作法。”

  说罢,将大袖揎起,头发抖散,到密室中去了。过了一会,出来说道:“刚才小巫已问过神明,大约这个病人命中应该有二十多年的魔难。这目疾,一时无论如何是医治不好的。就使得到了灵药,还是有人从中作梗,使他不能如法施治。直要等到十三年之后,自有贵人来给他医愈,复见天日。此刻但请他宽心忍耐,不要性急。”

  方回听了,有点不信,就拿些物件来交给他,作为酬功,并说道:“多谢,多谢,费心,费心。”

  那巫社亦称谢了,送到门口,关门自去。

  这里方回和舜回到闾中,方回说道:“仲华,我看这个巫社靠不住,恐是本领不济,有意推托。你还是寻巫咸为是。他那个手段高明多了。”

  舜应道:“是,是,不过巫咸究竟在南方何处?能否寻到是一个问题。假使访不到,将奈之何?这一次岂不是枉跑吗?”

  方回道:“能不能访到,是别一个问题。我们总应该尽人事以听天命。”

  舜连声应道:“是,是。”

  方回道:“仲华远来,居停在哪里?”

  舜道:“此间人地生疏,尚无居停之处。”

  方回道:“那么何妨就住在我处。”

  舜大喜称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