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饮食类三11


  ◎陆其标世食砒

  康熙时,张又瞻有仆曰陆其标,能服砒。大兴刘继庄亲问之,果然。其标言自祖父以来,皆服砒。砒屑为末,可尽二钱,能却寒,并治诸虚寒、疮疥之痰,但夏日不可服。食之若发热,亟以豆腐一块拌皮硝食之,即愈。若未经久服之人,误食而中其毒者,以乌桕叶四五斤咀食之,吐清水一二碗即解。

  ◎王林服硫磺

  硫磺有毒,固不可为食品,然服之而寿考康宁者有之,疽发于背于颈而致死者亦有之,盖人之体质不同也。杭州画师王林常服硫磺,久之,毛孔中突起小泡,青烟一道,直射而出,皆作硫磺气,尝告人云:“毒从毛孔中出,便无他患。”

  ◎杨雪渔食天生磺煮鸡

  黔人好以天生磺煮鸡而食之,谓有益于卫生。钱塘杨雪渔太史文莹视学贵州时曾屡食之。

  ◎窝丝糖

  某岁上元,毛西河赴梁尚书宴,出窝丝糖供客。其形如扁蛋,光面,有二搯,若指搯者,囓之,粉碎散落,皆成细丝。座客无识者,尚书云:“此明崇祯末宫中所制,今久无此矣,惟西山凈室有老宫人为比邱尼,尚能制此糖。每岁上元节,必以银花椀合子相饷,真罕物也。”

  乃出所制《唐多令》词,命词客和之。西河和之云:“捣尽筁(音曲,《说文》:“蚕簿也。”)头泥,春蚕已蜕衣,片饧裹作弹丸儿。不破弥罗三寸茧,谁解道,一窝丝。粔籹汉宫遗,餦餭久未施。开元宫女尚能为,今日尚书花餤会。银椀合,使人思。”

  ◎玫瑰糖

  宁古塔东门外三里,有林,名觉罗,即皇室发祥地也。自东而北而西,沿城皆平原,榛林、玫瑰,一望无际。五月间,玫瑰始花,香闻数里。吴汉槎戍宁古塔时,尝采之以制玫瑰糖,土人珍之。

  ◎回人食塔儿糖

  白糖和面,抟作杵形,高尺许而锐其顶,回人呼为塔儿糖,常以之饷贵客。

  ◎蜜煎

  俗称蜜浸果品为蜜煎,盖原于吴自牧《梦粱录》所载“除夕,内司意思局进呈精巧消夜果子合,合内簇诸般细果、时果、蜜煎、糖煎等品”也。是宋时已有此称矣。后改为蜜饯。顺、康间,滇西多蜜饯物,蜜甚多。土人扑得大蜂,以长线系其腰,识以色纸,迎风放之,乃集众荷畚锸随行,度越山岭,蜂入土窍,从而掘之。

  其穴大如城郭,辄得蜜数百斤,故槟榔、香附、橙、柑、木瓜、香橼、梅、李、川芎、瓜、茄,多以蜜渍供客,复以酒醉群蜂而饷亲友。降及同、光,江、浙大盛,然以苏州稻香村所制者为尤佳。

  ◎松花蕊

  松花蕊,去赤皮,取嫩白者蜜渍之,略烧,令蜜热,勿太甚,极香脆。

  ◎茴香枣

  休宁有香枣,盖取二枣刓剥迭成,中屑茴香,以蜜渍之,好事者持以饷远。其始则商人妇所为寄其夫者,义取早回乡也。

  ◎风雨梅

  娄江市上有糖梅,味极甘脆,名风雨梅。钱枚之妻善作之。既悼亡,某年夏,有以此梅见寄者,枚因感赋一词,调寄《望梅》,词云:

  “江城夏五,正梅肥时候,风风雨雨。记窗前一树青青,早分付园丁,倾筐摘取。亲手搓挲,更方法从头说与。青钱细簸,白蜜生腌,红瓷封贮。

  追思十年前事,怅绿么弦断,翠籨香炷。又江南节物登盘,问旧时滋味,何尝如许?春梦销沈,访嫩绿池塘何处?剩微酸一点,常在心头留住。”

  ◎京师人食冰果

  京师夏月之宴客,饤盘既设,先进冰果。冰果者,为鲜核桃、鲜藕、鲜菱、鲜莲子之类,杂置小冰块于中,其凉彻齿而沁心也。此后则继以热荤四盘。

  ◎生食苹果

  苹果含有充分之磷质,故极与多用脑力之人相宜,可生食之。惟正食时,(如午餐等。)不宜同食。

  ◎蒸橙

  以橙之大者,截顶去穰,留少液,置蟹膏于内,仍以顶覆之,用酒、醋、盐、水蒸熟,香而且鲜。

  ◎李倩为食青荔枝

  粤中荔枝,必俟五六月红熟,方以甘鲜擅名。非其候,则攒眉螯口,不可下咽。李倩为独嗜纯青者,蘸以香山盐虾酱,一啖辄尽百枚。尝曰:“人间至味无逾于是,惜不能与腌鸭尾日夕慰我馋耳。”

  ◎张文襄嗜荔枝

  张文襄嗜鲜荔枝,督鄂时,曾令广东增城宰收买荔枝万颗,浸以高粱,装入瓷坛,寄湖北。至芜湖,为税关截下,悉数充公。时榷吏为袁忠节公昶,忽得文襄急电,译之,约百余字,则荔枝一案也。袁知被巡丁分啖,乃至申采办以补之。

  ◎闽人食橄榄

  橄榄以闽产为多,而盛行于江南。有所谓檀香橄榄者,较他种尤小,嗜者贵之。且谓性凉,能清内热,凡喉齿病者,食之辄愈。不谓闽中之说,适得其反。售橄榄者所在皆是,其所谓檀香橄榄者,长寸余,固橄榄中之至大者,人咸喜食之,而又相戒不得多食,谓其助热,能致喉齿病也。

  ◎朱竹垞食檇李

  檇李为嘉兴名产,远道不易致。朱竹垞,禾人也。故时得食之。一日,在曹某席上啖之而甘,乃作《迈陂塘》词云:

  “锦淙鸣行厨竹里,玉盘寒水初注。未须雪藕黄瓜伴,早释人间烦暑。名最古,记辙迹东西。鲁叟曾书汝,吴洲越渚。傍折戟沙边,芳根蟠后,几湿战场雨。

  房陵种,三十六园佳树,也愁声价输与。西施过此曾潜掐,一缕纤痕留取。小摘许,慎莫被来禽,偷眼衔将去。熏风且住,漫染就轻黄,青青携付,乞巧小儿女。”

  ◎朱竹垞食无核枇杷

  朱竹垞与某道士善,观中有枇杷二株,熟时每饷朱,俱无核。朱诘其故,道士以仙种对,朱终不信。道士素善啖,尤嗜蒸豚。一日,朱邀之,命仆市一豕肩而归,故令道士见之。

  不逾晷,即出以佐餐,融熟甘美,饱啖而罢。因问朱以蒸豚速化之法,朱曰:“果有小术,欲以易枇杷种耳。”道士曰:“此无他,于始花时镊去其中心一须耳。”朱曰:“然则吾之馔,乃昨所烹者也。”遂相与抚掌而散。

  ◎炒榧子

  以榧子浸于水,经一宿,取干,则其皮皆贴壳,可食。一法,用猪脂炒之,榧皮自脱。又法,榧子用瓷瓦刮黑皮,每斤净用薄荷霜、白糖熬汁拌炒。

  ◎闽人食番石榴

  闽有番石榴者,状如石榴,而皮软可食,中虽略有类子者,而色白无核。价至贱,一二文即可市斤许,小儿且以之充饥,几乎人人喜食之,谓可辟瘴疠。然初至其地者,触之,即觉有一种恶臭,然久而亦闻其香矣。

  ◎元度啖栗

  元度,歙县僧,主江都之福缘庵。其人实为王尊素,少年放浪诗酒,晚依山翁大师于静慧院。侍坐之次,元度逡巡起曰:“弟子茫然,求师开示。”适有以茶果进者,师取一栗啖之。元度捧于手,拱而立,师顾之曰:“子不茫然。”遂有省。

  ◎湘人食瓜

  湘人以水寒之故,于食瓜时必加酒于瓜汁中,而弃其渣。

  ◎闽广滇赣人食苦瓜

  衡州有苦瓜,即北方之癞葡萄,江南之锦荔枝也。闽、广、滇、赣人皆喜食之,或以烹杂,或以炒肉。味甚苦,食之者恒甘之,然体虚寒者不宜食。

  ◎迪化人食西瓜

  迪化之人多食西瓜,冬、春之交且有之。盖其地冱寒而成熟迟,且食之足以解煤毒也。

  ◎诸襄七争西瓜

  诸襄七太史锦学问淹贯,而性甚古拙。尝典试福建,巡抚馈正副考官西瓜各五十枚,而赠诸之瓜以误数,少送一枚,大怒,请巡抚面问之。巡抚曰:“此乃误数,当再送。”诸益怒,曰:“我岂争一瓜乎?膰肉不至而孔子行,醴酒不设而穆生去,瓜虽微,亦可见礼意之衰也。”

  ◎祝明甫啖西瓜

  嘉兴祝明甫孝廉嚞落拓高简,不事生产。晚年以贫故,游沧洲,主渤海书院讲席。数年归,杜门不出。疾亟,啖西瓜数枚。医家谓不宜食,曰:“我将死,食此以洗肠胃耳。”且命家人用竹叶煎汤浴身。浴竟,卒,时年五十有六。

  ◎腌瓜

  腌瓜者,取青瓜坚老而大者,切片,去穰,略用盐出其水,以生姜、陈皮、薄荷、紫苏切作丝,与茴香、砂仁、砂糖拌匀,入瓜肉,用线缚之,浸于酱缸。五六日取出,切碎晒干。

  ◎酱瓜

  酱瓜者,将瓜腌后,风干入酱,酱后晒干复酱,则皮薄而皱且脆。

  ◎酰酱

  酰、酱二物,为烹调所必需。各省皆酰淡酱浓,独京师以黑醋、白酱油为贵,味特鲜美,真苏东坡所谓“嗜好与俗殊酸咸”者也。

  ◎辣椒酱

  南中辣椒有皮无肉,京师所产者肉最厚,外去其皮,内去其子,专以肉捣成酱,而和以饧盐,拌入他肴,其妙独绝。然购之肆中者,制尚不净。

  ◎茶油

  茶树,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多有之,湖南亦有植者。其树栽种,宜于硗瘠少土多石之山,不下肥料,而自易畅茂。其根又能自入石缝,愈久愈固。树长数尺,十年结实。其实类棉花,实外有苞,冬季收摘堆积,干久,则其苞自裂,(或俟干后敲开亦可。)中有小核甚多,可以榨油,即茶油也。

  其树结实能耐久,树愈老,结实愈多。亦有大年小年之分。惟叶麄,不能作茗饮。制为油,性既和平,味亦较之他种油(如豆油、菜子油、花生油之类。)为独美,肴馔之煎炒者,可作调料。赣、湘二省皆有之。

  ◎芥辣

  芥辣者,以二年陈芥子,研细末,水调,入碗,以纸封固,汤沸三五次,泡出黄水,覆冷地上,入淡醋解开,布滤去渣,加细辛二三分,更辣。又法,芥菜子一合,入擂盆研细,用醋一小杯,水和之,再以细绢挤汁,置水缸凉处,临用时加酱油、醋调匀。

  ◎曾文正嗜辣子粉

  曾文正督两江时,属吏某颇思揣其食性,藉以博欢,阴赂文正之宰夫。宰夫曰:“应有尽有,勿事穿凿。每肴之登,由予经眼足矣。”

  俄顷,进官燕一盂,令审视。宰夫出湘竹管向盂乱洒,急诘之,则曰:“辣子粉也,每饭不忘,便可邀奖。”后果如其言。

  ◎瑶人嗜盐

  瑶习,向例于每年迎春日,男妇老幼齐至县署,听候派盐,由县署分别大小,给以数大碗或二三碗不等。

  盖瑶人向不知医,持盐回家,奉如拱璧,遇有疾病,将盐和水冲食即愈,故必于此日向官取盐,官亦以此羁糜之,以免滋生事端。每年需盐三十包,约七千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