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舟车类1


  ◎行水行陆之具

  舟以行水,江河湖海皆用之,车以行陆,山岭(英属香港之山,有铁路汽车可上下。)平原当用之。行水之具,与舟同其作用者,有篺,有筏;行陆之具,与车同其作用者,有舆,有轿,有骑,皆所以便交通也。

  ◎万牲园有舟有车

  京师西直门外有万牲园,农专试验场也,实三贝子花园旧址。园中交通机关颇备,水行有舟,陆行有车。游人出赁价,即可乘之。车有后推者,则较前挽者为安适。

  ◎舟车并济

  有以船济人者,而羊角车或肩舆至,亦载之以渡,盖以车舆置之舟而人即坐于其中也。江、浙二省所在有之,以浙之钱塘江渡船为最大。

  ◎棕船、棕舆

  康熙庚午、辛未间,有彝陵严总戎者,归吴门,声伎服食,师心造奇,以棕覆船,施于山塘游舫之上,制似茅亭,方而长,乃于前后积土栽花,随时易之,则又如小亭闲榭。华亭靖逆侯喜而效之,遂盛传于江左。

  丙戌、丁亥,赣州总戎杨某复仿其意,以饰乘轩。每岁榷使至,或巡鹾假道,多以赠之。由是岭峤游闲,颇以棕舆为美矣。

  ◎汽船

  汽船,俗称火船,一称火轮船,以蒸气为原动力,用推进螺旋机,以行于水面。

  汽船、汽车所装之发声器,曰汽笛,为开行、停止及暗夜浓雾大雪时发声警人之用。其构造为一小管或喇叭形之物,连接汽锅上部,以机关放蒸汽使鸣。

  ◎汉宜汽船

  汉口至宜昌,水程约华里一千五百余里,江面较下游窄,而湍急过之,且多浅滩,航行视下游为难,往来有汽船。

  最初航行者,为我国招商局之江通,次则彝陵,次则固陵。初辟时,仅半月或一月航行一次。盖当时民智未开,往来商货,仍由内港轮舶上下,必俟客货俱满,始能启行。其后则怡和、太古,以渐航驶。迨光绪甲午中日战争之后,宜昌、沙市辟为通商口岸,日本商船亦渐露头角矣。

  ◎座船

  官署所蓄之船,为本官所乘者,曰座船,不载客,不运货,例标本官结衔于黄布以为旗,悬于桅,以表异之。其舟子食于官。

  ◎差船

  差船,官署有之,以备本官之差遣所用者也,亦不载客,不运货,船旗标明差船。

  ◎汉阳有双飞燕渡船

  汉阳渡船最小,俗名双飞燕。一人荡两桨,左右相交,力均势等,捷而稳。且取值甚廉,一人不过制钱二文,值银不及一厘。即独买一舟,亦仅数文。故谚云:“行徧天下路,惟有武昌好过渡。”

  ◎江浙妇女之使船

  南人使船,北人使马,古语有之。北方妇女之善骑,为南人所艳称,而南方妇女之能弄船,则每多忽之。湘、鄂不必论,以舟女皆裹足,仅能为助手也。至于江苏及浙江之嘉兴,其舟中妇女,以皆天足,故于撑篙、荡桨、曳纤、把舵之事,无不优为之,蒙霜露,狎风涛,不畏也,不怨也。

  ◎江苏妇女摇渡船

  江苏之上海、扬州,有以妇女摇渡船者,皆天足也。间有二八女郎在其中,虽为风日所侵,肤色黧黑,而搔头弄姿,无不修洁自好。上海之至浦东,扬州之至平山堂者,辄乘之。

  ◎满江红

  满江红,船名,江淮之船也。船之门为斜面,其大小有一号至五号之别,五号最大。行时不论风之顺逆,必使帆,以橹佐之。相传明太祖初得和阳,欲图江南,与徐达乘小舟,于元旦渡江,舟子发口号曰:“圣天子六龙护驾,大将单八面威风。”太祖闻此吉语,大喜,与达蹑足相庆。登极后,访得之,遂官其犹子,并封其舟而朱之,故称满江红。自是以后,遂以舸而扩为巨舶。汽船、汽车未兴之时,每驶行江、浙间,自清江浦以达杭州,载运往来南北之客。其后则生涯萧索,与无锡快等船,皆鲜有过而问之者矣。

  ◎南湾子

  南湾子,江北之船也,其舟子率为高邮之邵伯人。驶行之航路,至镇江而止。船舱之门直,极大者有七舱,极小者为二舱。不使帆,所用者篙橹而已。

  ◎无锡快

  无锡快者,无锡人所泛之船也,往来于苏之苏州、松江、常州、镇江、太仓,浙之杭州、嘉兴、湖州。买棹者问船之大小,则于单夹衖、双夹衖之外,辄以若干档为答。档者,舟师之代名词也。其言档也,曰几个档,即几个人也。船舱之门为斜面,略如满江红。乘客餐时,必佐以所烹之青菜,味至佳,盖舟主之眷属所制者也。

  ◎小汽船拖带船舶

  满江红、无锡快诸舟之往来江、浙间也,固以汽船、汽车之大通而失其利市矣。其幸而仅存者,则富贵之家以眷属众多,来往浙西之杭,嘉、湖,与苏五属之苏、松、常、镇、太者,特赁一舟而乘之,取其安适。而又以其驶行之迟缓,则别以小汽船曳之使行,俗所谓拖带者是也。行时,以铁缆系于汽船之尾,鼓轮直进,行驶自如。拖船之舟子,安坐无事,惟于转折之时,偶一司舵而已。

  ◎网船

  无锡有网船,视渔船为大,而小于无锡快。凡城乡来往之十里八里者,皆乘之。

  ◎舢舨船

  舢舨船,作红色,船首绘两鱼目,上海有之,其篷有租界或警察局、捐务处发给执照所载之号码,一船仅载两三人,泛于中流,随浪颠播,望之甚危,然失事者甚鲜。

  ◎划船

  以竿进舟谓之划,而俗以用桨者为划,伸足推之,进行甚速。绍兴人精此技,皆男子也,谓之划船,常往来于江、浙间。

  ◎艒艒船

  江淮流民以船为家,凡吴越间之有水可通者,无不泛棹而去,妻拏鸡犬,悉萃于中,船尾有以一人立而左右施桨者,俗谓之艒艒船。艒,音帽,小船也。盖本于扬州方言,小舸谓之艖,艖谓之艒□也。

  艒艒船中之人,其于乡里有家者,辄冬出春归,归而率其天足之妇女,从事田亩。农事毕,则扃门而又出矣,岁以为常。亦有自春徂冬,常年飘泊者。其船所至之地,男子之业为皮匠,为拉车,女子之业为缝纫,俗谓之曰缝穷婆。若力作,若小负贩,若拾荒,则男女老幼同任之。诚以其耐劳苦,忍饥寒,皆出于天性,而大多数之妇女皆天足,故虽极人世间至污浊至艰苦之事,皆无所惮,无所避也。

  ◎海门之舟

  浙江之海门,属台州,舟甚陋,约长三丈余,广六七尺,上支竹箬以为篷,中无障,至夜,风甚大。舱中仅容二人,可坐不可立。

  ◎航船

  浙江临水州县各乡,皆有航船,男女老幼,杂处其中。以薄暮开驶者为多,解缆时,鸣锣为号,以告大众。邮政未通、信局未设之处,且为人寄递函件,罔或误。

  ◎班船

  江苏之称航船也,曰班船,喻其往来有定,更番为代也。

  ◎广州之船

  广州省河,船名不一,紫洞艇之外,有河头船,专为载客远行者,如赴任、赴差官员,则船价极廉,以可夹带货物也。若能包庇过关,不惟不取船价,并可赂遗舆台,大差更不言而喻矣。又有低舱艇、孖舲艇、沙艇等,则专为渡送行人之用,而沙艇尤轻便也。

  ◎渡黄河之平底船

  贵德城据中海之交,凭黄河之险,环居番族,夙号岩疆。凡黄河以南之蒙番出入,悉以贵德为总汇。市肆无丹噶尔之繁盛,然百货骈集,估客蚁屯,亦互市要区也。东十里至黄河岸,可乘舟渡黄河。河面宽二百余步。舟平底,以巨木为之,一舟可坐五六十人,约两小时之久而登岸,边方舟子之操舟诚拙也。

  如隆冬,两岸方结冰,或秋冬水浅河涸,舟不能泊岸,又须背负以济。贫民拥塞河干,争负过客。操是业者,单衣蔽体,败絮裹足,日得数十钱,聊以餬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