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动物类5


  ◎青马

  青马之种,自海中来,性最良。

  ◎马宝

  马宝,为马腹所生者,如牛黄、猴枣之类。真者难得。相传主治一切恶疮及癫痫,医书谓之鲊鳎,质坚,似石而光莹,色杂红黄蓝白,大小不一,如卵如栗。大者一枚,或至三五七枚,或十数枚。

  蒙古人持咒将鲊鳎入水中,能祈雨立降。咸丰时,有见其大如西瓜者,皮白而黄,青花缠绕,重五十余两。偶坠地碎缝,摇之各各有声。刮破处入药,甚效。山阳常有之,然岁仅一二枚。

  ◎李宗望得马宝

  同治时,鸳湖李宗望宦游蜀中,有往来西藏之贾人某畜一老马,拳毛卷雪,七尺昂藏,日负重二百余斤,自藏至蜀,计程万余里,虽崔嵬屡涉,而未赋虺隤。后忽无故自毙,贾疑而剖之,竟于其腹中得一石,约重五十两,螺纹旋结,有类云母。李见而异之,购以重价。当始得时,盛诸水盆,发泡如汤沸,经年始已。入夜则映月生光。形微圆而色白如粉,刮之甚坚,即马宝也。

  ◎礼烈亲王蓄克勒

  礼烈亲王,太宗兄也。天聪时,萨尔浒山之战,歼明兵四十万,王功尤多。他如叶赫、乌拉诸部众受降伐畔,亦复靡役不从。王所乘马,名克勒,满话称枣骝马皁青鬃尾者也。高七尺,长丈咫,腹下旋毛如鳞,识者谓之龙种。每闻鼓鼙声,辄矫首歕鬣,摧陷当冲。尝病蹄,自跑地出泉,洗创即愈,军中呼曰圣水。旧有图,藏礼亲王府。

  ◎年羹尧蓄连钱

  年羹尧好驰马,而苦无骏足。有客牵瘦马诣年求售,年哂之,客曰:“公何哂也?”因以钱置马腹下,令年俯身就拾之,而马不惊。年奇焉,酬以重金。客不受,曰:“此马助公立殊勋,非阿堵物所能致也,望善视之。马不死,公不败。”

  语毕,飘然径去。后年转战数省,皆赖此焉。征藏日,为藏人所暗杀,一恸几绝。未几,竟被逮。年得此马,喜甚,名之曰连钱。

  ◎俞贤蓄老马

  田山姜少司寇雯抚黔时,有卒俞贤者,所乘马,齿六十矣,自其父兄至贤,历数十年,大小经数百战,而骁腾如故。不食生刍,日需豆糜三升,酒五合耳。能通人语,高下疾徐,东西南北,语之,无不如意。夭坝之战,驰险阨,犯瘴疠,刍粮久绝,独此马不困而益壮。

  ◎海兰察盗马

  超勇公海兰察从征西域、金川、台湾,有战功。值内廷时,与蒙古巴林郡王巴图相善,二人皆有骏骥。扈跸木兰,巴欲以己马易海骑,不许,巴曰:“余当夜使人盗去,勿瞋也。”海笑应之曰:“大佳。”及夕,巴果使人往窃,见骏马独立龁草,因潜捕之。讵土窟中一健夫执马缰伏其中,大呼曰:“寄语汝王,吾公行当窃王马矣。”

  盖海豫为之备也。使者归告,王命严防之。夜半,忽闻帐外大呼盗马者乘马遁矣。俄万帐齐呼捉贼,如山岳崩势,巴马皆惊逸出栈。及追转,而名骏已失。盖海潜至巴帐后,使从者群呼,及防者出视,而海乘马行矣。翌夕相见,欢饮,巴深服其智,卒以马赠之。

  ◎马被烹

  道光时,浙江抚标营有马雄劣,不受羁,久乃少驯。抚军出,或乘以从,马忽人立,掀其人仆地,前突卤簿,绝迹而驰。抚军惊,遽命烹之。四足有龙鳞,盖殊种也。

  ◎毘陵驿马

  客有善相马者,告刘葆真太史可毅曰:

  “毘陵驿之当孔道也,羽檄急,则云阳、锡山南北三百里,吾驿枢其中,蹄声、铎声、棰声迕交衢,昼夜不绝。驿置马,故无弗良也。江阴金逸亭部卒善畜马,过武进,货之驿者,一帖耳曳尾,足涂泥,寖下矣,而曰:‘是尝陷于贼,沈于渊,摧于锋刃者,固百战余也。’而厩故所畜者,阑筋竖面,雄健出马上。而马又不任施羁靮,蹄啮乘者,与踣。而时或风厉霜肃,林木瑟瑟下,则又仰首呜呜嘶,足奋踯地,绝辔,腾跃飈忽,若鹰隼追弗得,而他马则驯伏枥下。方是时,相马者等定他马,此下之。而厩卒以马弗良,益益他马刍,他马益壮,益善走,而马亦益老。”

  逸亭从李勇毅公百战蕲、黄、潜、太、舒、桐间,折西,规德安、随州,北解南阳围,复东下,统防休宁。军畜名马,多能绝尘驰,战辄陷陈,奔突矛弹,望景不可见。葆真曰:“若客言,马固甚凡也。”

  客则又曰:“马既老,部卒以他事再至,见马曰:‘是惫至此耶?昔陷于贼,沈于渊,摧于锋刃,而卒以自全,复卒以惫,毋宁其死于贼渊锋刃,犹有令名焉,而顾郁郁久居此耶?’马似闻言悲,卒去,不食死。厩卒剖马革,则腹胁隐旋作龙鳞文,惊报相马者,至,大言曰:‘予固言马之良也,而驽视以死!’乃埋马于驿之阴。”

  ◎驴

  驴体小于马,耳颊皆长,其毛夏为黄色,冬为褐色、鼠色,背之中央有黑线一,自鬣直达至尾。性温顺,能负物。

  ◎槽子驴

  山左岱麓道中,有赁驴代步者,言明交半价,或竟不交价,则任客骑之而去,不以人随,多则百许里,近则十数里,不虞歧途他遁也。客不识途,则任驴自行,至其地,屹然止,虽力鞭之,不动矣。自有人牵之去,视笼口纽系,即知欠价几何,客不能遁欺也。号槽子驴。此亦练习之熟所致耳。

  ◎骡

  骡,本作驘,驴马相合而生者,吾国产生最多。马牝驴牡,则体格强健,能任力役,驴牝马牡反是。此兽之精子不成熟,故不能传种。

  蒙古人之所谓七刻贪者,野骡也。色黄,善奔,能知泉之所在。身极肥,权之,重可数百斤。耳至长。蒙人谓耳为奇勤,故必以奇勤名之。

  ◎豕

  豕,俗谓之猪,本为野猪之变种,体肥满,鼻长尾短,每辗转污泥中,以冷其身体。岁产子二次,每次至十余头,故繁殖甚速,为肉食之常品,惟消化较牛肉等为迟。其脂肪可入药,并为制石碱及蜡之原料。

  青海之豕,有黑白二色,皆内地种,随处可畜。汉人所居土舍,树高栅为楼,下养牲畜,必有豕圈。蒙番饲之者,不敢纵之野,以有猛兽为害也。

  ◎猪獾

  猪獾,一名貒,状似猪而喙尖,足尾皆短,前肢有锐爪,便于掘地,毛黄褐色,脊有黑毛一道。体肥行钝,性敏捷,穴土而居,故常为堤岸之害。夜出捕食小动物及果实之属。

  ◎横宽兽

  长白山有横宽兽,状如豕,前身白,后身黑,首尾甚小,身长六尺余,宽丈余,毛软如绵而暖。

  ◎野猪

  野猪为家猪之原种,可食。脚长腹小,皮肤生粗毛,全体黑褐。牡者犬齿强大,向上弯曲,锋利无伦。栖息山野,春夏之际,夜出山麓,掘食芋类,至冬穴居。肉味颇美。

  吉林多深林,猛兽恒跧伏其中,然熊虎虽猛,尚不及野猪之为害。野猪皮毛凝脂及草叶,矢弹不能入。巨齿露唇外利于锋刃。且知合群,出则十百成行,大者环外,夹小者于中,虎不敢与大者抗,惟尾之随行,伺隙攫小者去。冬日山积冰雪,野猪不得食则偕出,人皆畏之。

  ◎豪猪

  豪猪亦称箭猪,产于广西及印度、非洲等处。头齿皆如兔,以草为食,体肥。全身生棘毛,尖锐如针,其端色白,长者至尺许,向后,旧作妇女之首饰,怒则立如矢。然性驯良,《山海经》之所谓豪彘者是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