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动物类6


  ◎跳兔

  跳兔产沙漠,前足仅寸许,后足几一尺,行则用后足跳,一跃数尺,止则蹶然仆地。

  ◎沁达罕

  沁达罕,兔类也,形倍大,肉鲜洁。春夏时,毛色与兔略同,至秋末冬初,则白如雪。产于兴安之索约尔济。

  ◎犬猫同牢而食

  张惠生家畜一犬一猫,犬为泰西小种,矮足拳毛,仅比巨猫,而性甚驯扰,善解主人意。一日,猫与犬同乳并育,而猫忽死,幼猫日夜叫嗥。犬闻,时来视之,意似大不忍者。因哺子之余,兼哺数猫。久益狎,数月以后,毛泽丰润,猫犬遂同牢而食。犬亦爱之,无异于己子。

  ◎犬

  犬,家畜也,轻猛好斗,视觉、听觉、嗅觉皆锐敏,虽卧易醒,故善守夜。又能踪迹禽兽,以助田猎。

  犬之小者曰狗,俗每混之。

  世界最珍贵之狗,实推吾国京师所产。有六种,一曰京师狗,二曰哈叭狗,三曰周周狗,四曰小种狗,五曰顶毛狗,六曰小狮狗。尤以京师狗、哈叭狗、小狮狗三种为最上,价至昂,西人尤酷爱而购之,其价每头自银币七八百圆至银币四千圆。

  京师狗之所以可贵者,以毛色形状皆相称,耳大而短,鼻凹而孔上仰,腿短而弯,行时周身摆动,腿作键形,毛色花纹均匀。其成为此种种特殊形状者,由于天生者仅耳大、面大、身矮数项耳,余如鼻之凹、鼻孔之上仰、面之短,皆由人工造成。京师畜狗者于其初生后,人即以手日揉其面部使短,以指日按其鼻之中间使凹,以极浅之盆为饲餧之具。

  生二三月后,以人牙将尾唆去一半,并抽去其筋,面即不复长矣。至于毛色之匀净,则历选毛色匀净之牝牡使交,经多次选择,传种之后,毛色亦愈匀净矣。又于牝狗有孕时,其卧室壁上四周,悉精绘毛色匀净之狗,使之日夜睇视,则所生之狗,毛色自不至驳杂矣。京师养狗之专门家,为太监及旗人。然西人之购哈叭狗,佳者至外国,则所生之仔,其种立变,鼻不凹,鼻孔不上仰,腿直而面长矣。

  内蒙之犬大如犊,而性猛,鸣声如牛,俗呼为挞子狗。汉商多畜之,日中锁以铁练,晚放之,使守门户,盗贼多不敢近。

  青海之犬有二种,一猎犬,性极驯,善捕狐兔及野鼠。一家犬,巨者大于驴,能追及豺狼噬杀之,狐兔闻其声即遁。

  蒙番牲畜贵于人,犬尤为众畜之主,至有以羊二三十头不能易一犬者。每帐必畜数头,帐外插木桩,用铁练系其一。人行近,必遥呼帐中人前引而后入,不得揭帐后而进,以犯其忌。每晨放牛羊群,亦携二犬,一前导,探道路,一随后为殿。牛羊所止,两犬登山瞭望,无停趾,遇行道者辄狂吠,使主人有所防。野番驱牛羊,犬能啮其衣,使堕马,机警猛捷,虽数勇夫不能御。

  归则卧于牛羊之旁,顷刻不离,与牛羊相依为命,实为游牧不可缺少之物。凡筑舍以居者,屋顶平如露台,门外所系之犬,夜放之,登屋而嗥焉。尝有人得其牝牡各一,日饲以番产青稞、羊脯,兼常犬数倍之食料。其毛长二三寸,厚暖胜狼皮,亦皮毛品之美者,俗名西狗皮。

  ◎哈叭狗

  哈叭狗,俗名狮子狗,亦作獬八狗,盖始于明万历时。神宫监掌印太监杜用养小獬八小狗最为珍爱也。孝钦后绝爱之。

  ◎鞋狗

  光绪庚辛间,西人有自京至沪者,携鞋狗三只求售,索价百金,云得之宫中。此盖以人工为之,法取普通哈叭狗搀朱砂于饭中以饲之,则所生者必小于常狗。又饲之如其母,所生者必更小。比至三四,小仅如鞋,售诸宫中,可得重价。

  ◎拂菻狗

  拂菻狗,较常狗倍小,今为京师土产。

  ◎海狗

  海狗出东海及宁古塔,土人跳冰而取之。

  ◎狗性恶棒

  乡村每多凶恶之狗,见有行人,辄狺狺狂吠。近有效欧俗携杖以行者,然仍群起狂吠,盖狗性固恶棒也。

  ◎狗宝

  狗宝,生癞狗腹中,状如白石,带青色,其理层迭,为难得之物,旧以入药。

  ◎造猎犬

  宁、绍等处有改家犬为猎犬者,法于犬生五六月,即闭之木笼中,取野兽粪堆笼下,焚之。犬得热,必大嗥叫,少顷,热减烟升,犬必细嗅其气。如是数次,纵犬入山,犬闻气若前状,亦必大嗥叫,则为猎犬矣。

  ◎犬寄诗

  纳兰峻德尝寓盘山天成寺,与水庵僧然西以诗往还,系于小犬之项。有诗云:“相望一峰隔,相呼恐不闻。寄诗凭小犬,好去度深云。”僧答诗有“昔有鸿传信,今凭犬寄诗”句。此为吾国人利用犬之仅见者。以黄耳为奚奴,其事甚雅。峻德,乾隆丙辰尝举宏博。有女弟曰筠德,工诗。其兄即成德也。

  ◎金冬心蓄犬

  金冬心尝畜一犬,曰阿鹊,每食,必于银盘中饲以肉臡。阿鹊死,作诗哭之,甚哀。

  ◎犬友

  李逸园僦高氏宅,与方望之同居,各畜一牡犬。李之犬曰龙,方之犬曰虎,食必共,寝亦偕,若良友然。逾三四载,方设帐于乡,携眷往。腊垂尽,方省李,虎尾之来。龙方卧大门外,遥见虎至,顿起趋;掉尾迎,即奔诣厨下,伺庖丁出,立衔几上肉,走往饲虎。入夜,与虎交颈卧。

  翌日,虎随方归,龙乃预伺其旁,频曳虎尾狂踊,意似挽留状,盘旋良久。且走诣河干,龙掉尾不已,声嗥嗥然,如怨如慕,虎亦踯躅焉。既登舟,虎反顾,龙亦目送。顷舣岸登陆,两两隔溪而蹲,目注神凝,留顾未已。久之,长吠数声而别。

  ◎犬知音

  勾吴孙方伯藩,家畜一犬,闻弦歌声,辄摇尾至,坐于弹者之侧,侧耳倾听,声喑喑然,似遥相应和状,叱之不去。曲终自退,闻声则又来,家人呼之为知音犬。

  ◎犬捕鼠

  同治癸酉,宁波江北岸裕顺洋行有西犬如獒,异常神骏,且能捕鼠,日夕所获,不下十数。

  ◎狗荒

  光绪时,谭文卿制军锺麟抚浙,其署中厨房所有治具,率多狼藉。盖有外来之狗,大肆咀嚼,纷纷而至,一日无虑百余头,驱之不去,狺狺声彻于户牖。谭恚甚,命捕之,悉纳槛车中,属中军押海宁州,盖援遣戍之条也。其处沙田万亩,人烟寥寂,土人以种棉花,植靛为生。狗穴居野处,自相配偶。

  越一年,蕃养孳息,纵横徧地,不能得食,则囓种植之物,根株立尽。土人怒,耰锄雨下,狗皆四散,少焉复合。土人具禀海宁州,以狗荒报,州官某据实申详。谭仍命中军统营兵一哨,多擕火器,迎头痛剿。中军抵其处,可二十日,始一律肃清,略无类,奏凯而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