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迷信类6


  ◎黄仲则诗谶

  武进黄仲则少尹景仁,风仪俊爽,秀冠江东,客死安邑。人传其过平遥绝句云:“疑是晋卿灵未泯,九原风雨逐人来。”词虽警绝,信为诗谶。

  ◎董耕云画谶

  董耕云,名椿,为青浦五峰太史之子。工画山水,及入都,又受其宗人文恭公诰之指,授艺益进。纂修四库馆书成,议叙,得县尉,分发陕西。旋署某县事,卒于官。生平酷爱三秦风景,楮墨间时及之,不意竟终于陕,人谓为画谶也。

  ◎洪稚存字谶

  洪稚存太史亮吉遣戍时,一日,自巴里坤赴伊犁,行至一地,马忽掣缰奔逸,从削崖陡下,双轮齐覆,辕马压身几死。历一小时许,始遇救得苏。及抵前汛,问失事处地名,则苏吉也。叹曰:“落凤、柏人,类皆前定,乃竟不爽如此。”

  ◎赵云崧口头谶

  赵云崧观察翼与洪稚存生同里,长同官京师,晚年同致仕。归阳湖,居密迩,朝夕过从,固极相得也。赵尝戏语洪曰:“君他日当为吾志墓。”洪曰:“如此,则君当早逝,待吾下笔。”赵笑曰:“迟余死,正以延君寿,反相促耶?”后洪果先卒。赵深悔失言,常举以告人,谓为口头谶。

  ◎江秋史碑谶

  扬州江秋史侍御为安庆守恂子,乾隆庚子进士,博雅能诗,嗜古碑帖,凡周、秦、两汉、魏、晋、六朝、唐、宋、元、明之金石文字,搜罗殆遍。乾隆壬子,金匮钱梅溪在京师,与之过从。

  时秋史方奉父讳,一日,以高二三寸许之青田石一块,琢为汉碑式,极古雅,上刻云:“君讳德量,字量殊,江都人,太守君之元子也。举进士,官御史。世精古文,金石竹素,靡不甄综。乃于乾隆五十七年霜月之灵,刊兹嘉石,以传亿载”云云。其明年癸丑,秋史将服阕,卒于京师,知之者咸以为碑谶也。

  ◎失隆庆之谶

  嘉庆丙辰,秦蓉庄都转购得族人旧宅,曰宝仁堂。土中掘得一小碣,上有六字,曰:“得隆庆,失隆庆。”此屋盖建于明隆庆初,至乾隆乙卯冬,始有成议,至嘉庆丙辰交价,故曰“失隆庆”也。

  ◎毕秋帆语谶

  毕秋帆为两湖总督八年,忽以事降山东巡抚,心转喜之。未几,复任两湖,乃愀然不乐,谓人曰:“吾将终老于斯乎?”已而苗匪起事,领兵堵御,殁于当阳。

  ◎红羊刼谶

  粤西某邑令贾某,在粤寇洪秀全家,搜获邪教书二本,入教人名册十九本,命书一张。洪生于嘉庆辛未八月十六日未时,未属羊,正应红羊刼之谶。

  ◎包裕诗谶

  临桂陈继昌,初字哲臣,嘉庆癸酉以第一人举于乡,名守壡。(古文“叡”字。)迨庚辰春,以梦更名继昌,字莲史。是科捷会状,盖三试皆元也。邑故因山为城,东北曰伏波门,有山曰伏波,山下有洞,濒江,曰还珠。

  明正德丁卯,云南按察司副使包裕有石刻诗云:“岩中石合状元征,此语分明自昔闻。巢凤山锺王世则,飞鸾峰毓赵观文。应知奎聚开昌运,会见胪传现庆云。天子圣神贤哲出,庙廊继步策华勋。”后注云:“伏波岩(即还珠洞。)有石如柱,向离石二尺许,谶云:岩石连,出状元。”陈大魁之岁,石果将连,盖滴乳积渐黏属也。陈名与字之四字,见于包诗后四句者凡三,亦奇。其初应童子试,县府院试亦皆第一,时谓之大小三元。

  ◎道光宇宙之谶

  陈莲史应嘉庆庚辰科会状时,其廷试策首颂扬处,有“道光宇宙”字,逾年而宣宗登极,纪元曰道光。

  ◎蔡二梅赋谶

  蔡二梅上舍寿昌甫成童,以《白桃花赋》得名。旋贡太学,即往粤东寻亲。比归,而乔梓相继殂。有一子,亦殀。二梅尝自谓出墙枝开最先,其受风霜也早,花亦易陨。此言竟成谶语。

  ◎耆英字谶

  耆英性豪侈,家有园,曰成趣。其厅事悉以奇石嵌壁,引水自屋角出,散注四隅,四时作瀑布声。承尘皆名人诗画,纵横点缀。园有巨石,高可三丈,上镌“介于石不终日”六字,为耆所自书,曰:“此石得之西城某王府,镌资且数千金。”未旬日,耆即以《江宁条约》被谴。

  ◎咸丰年号之谶

  粤寇洪秀全起事于广西桂平县之金田村,时道光庚戌之六月也。其后蔓延十六省,陷六百余城,为祸甚烈。至同治朝始平,盖历十五年之久矣。

  当文宗即位改元咸丰之时,有童谣云:“一人一口起干戈,二主争山打破头。”

  ◎粤寇僭号之谶

  咸丰壬子,江南乡试题为“道之以政”一章。有某生于是科中式,其文收束处作颂扬体云:“行见德礼之化,声教四讫。东西南北,来享来王;俊秀造选,汝为汝翼,稽首而上太平天子之颂也。”是时粤寇之难初萌,而彼中之国号、王号等字样,均已一一见于文中。

  ◎同治年号之谶

  穆宗登极,改元同治,虽仅御宇十三年,卒成中兴之盛。当改元时,有纪其事之诗,中有云:“一国干戈净,三台气象新。”盖上句指“同”字,下句指“治”也。

  ◎女字之谶

  同治朝,太监安得海之至德州也,呵斥官吏,索供张无厌。其在舟中,品竹传歌,连宵达旦,且敢陈设龙衣,招摇震炫,两岸观者如堵。

  及自泰安逮捕至省,有候补令何某伴送之,在逆旅中,按牙谱曲,燕饮甚欢,并言回京后当令超迁不次。又言曾求帝御书,帝书“女”字与之。“女”乃“安”字无头,意者非佳谶耶,而不知即应于目前也。果不久而为丁文诚公宝桢奏请就地正法矣。

  ◎王涛赋谶

  宝应王涛,幼聪慧,为文恒不起草。同治甲子中秋夕,挈奴掉舟游射湖,月镜当空,湖光如雪,酌酒临流,兴致闲适,婆娑月中,口哦所赋诗。奴忽见其行水上,如履平地,渐远,不知所之,盖已随屈大夫游矣。其兄泓哭之恸。

  一日,检遗箧,得《归涛赋》一篇,中有曰:“喜溢流之茫洋,悲康衢之陂陀。追伍公于胥江,招屈子于汨罗。署阳侯而击鼓,导洛女以放歌。路漫漫兮浩淼,天不旦兮奈何!”盖早为之谶矣。

  ◎馆会闲云之谶

  京师有松江会馆,在前门外大蒋家胡同,初名云闲会馆。道、咸以来之僦居其中者,自乡会试士子外,类皆闲曹旅宦、寄居眷属。或曰:“云闲会馆四字,逆读之,则为馆会闲云,殆皆无心出岫之闲云乎?”因改“云闲”为“松江”。自是不十载,即稍稍有致身通显著矣。

  ◎杨叔峤联语诗钟之谶

  杨叔峤京卿锐为光绪戊戌被难六君子之一。初以其兄病殁京师,北上运匶,因与康广仁等五人审,后遂及于难。其所居大门有联曰:“月中渐见山河影,天上新承雨露恩。”上句为宋苏东坡《八月十三玩月》诗,“渐”字乃三点水加一“斩”字,而杨竟于八月十三日弃市。

  叔峤初官内阁侍读,尝与同僚结社,为诗钟。一日,以鹤膝格咏“来”“霸”二字。叔峤得句云:“抽刃我思来叔壮,拔山人笑霸王愚。”其后戊戌之难,上下两句皆应,殆语谶也。

  ◎林暾谷诗谶

  侯官林暾谷京卿旭为光绪戊戌被难六君子之一。初颇事冶游,欢场中时有身世之感,有《与陈石遗丈大兴里饮罢过宿有叹》诗云:“往日矜夸一任谩,远来共醉事殊难。高楼罢酒天初雨,短榻挑灯夜向阑。流落倾城同一叹,忖量终岁得多欢。此怀恐逐晨钟尽,留遣回肠报答看。”是夜座中所述,矜奇俶诡,足凄断也。又有《戊戌元日江亭即事》云:“倚阑云起乱鸦呼,黯黯西山望未无。乍入闇虚催夕景,还连风色落平芜。主忧避殿当元日,臣职操兵见啬夫。如我闲官神所笑,何祥欲问自疑迂。”

  此以是年元旦日蚀,偕友诣江亭观音大士问签而作。相传签诗中有“巴蜀湘闽”等字,含有四章京被祸语意,当时固不觉。而诗中“主忧避殿”、“臣职操兵”各语,诗谶分明,已见围攻颐和园、孝钦后训政、德宗禁处瀛台诸兆矣。又《直夜》云:“凤城六月微凉夜,省宿无眠思欲殚。月转觚棱成曙色,风摇烛影作清寒。依违难述平生好,寂寞差欣咎眚宽。身锁千门心万里,清辉为照倚阑干。”

  呈《太姨丈》云:“闻命书思既竭才,池亭起早独徘徊。寒生晓梦知方雨,雷转秋阴喜渐开。救伪未妨行督责,乘时自合仗雄才。先生平日吾师事,试问如何区画来?”此二诗,为参与新政时所作,去被逮不及十日,暾谷为章京纔十日而难作也。诗意清凄,似《云栖谒莲池大师塔》之作,而踧踖不宁处过之,曰“无眠”,曰“思欲殚”,曰“依违”,曰“差欣咎眚宽”,曰“既竭力”,曰“犹徘徊”,曰“如何区画”,其自知力小任重,自忧自危者至,而终不得脱也。“身锁”二句思其妇,“寒生”二句尚望事机可转。言为心声,哀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