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迷信类7


  ◎李连樱之谶

  京师某园有李树一,与樱树相隔寻丈,忽枝干交插,两树合抱。都人呼之曰李连樱,咸谓若不斩此,国无太平之日。未几,而遂有权阉李莲英用事矣。

  ◎王上有白之谶

  醇贤亲王墓近万寿山,山势环抱,墓如坐椅中,泉水绕前,后有银杏树两株,高矗如盖。俗谓银杏为白果,或造谶语曰:“王上有白,乃皇字也,当数世为天子。”

  时光绪戊戌,孝钦后正以围颐和园事恶德宗,聆此言,思有以破坏之,遣人督木工锯银杏,其中多蛇,悉被伤毁。旋有一蛇出,长尺许,金色红头,又有一稍大,亦红头,均昂然不动。焚香祝之,始去。至庚子,拳乱作,其人固头戴红巾,而口诵符咒者也。

  ◎红灯照之谶

  自光绪甲午中日之役后,某邑北乡浚河获残碑一,字漫漶不可辨,惟二十字可读,文曰:“这苦不算苦,二四加一五。红灯照满街,那时纔算苦。”至庚子,拳匪作乱,其徒党有女子曰红灯照者出,乃始悟为谶也。

  ◎徐小云语谶

  光绪庚子春,海盐徐小云尚书与钱塘汪柳门侍郎鸣銮同在朝。侍郎一日与尚书宴饮,谈及时事,辍箸太息,谓将决意告退,当避暑于西湖。并述且过“子游子”“弃甲曳兵而”二句,盖谓过夏即走也。洎八月,拳匪难作,尚书被诛,而谶应矣。

  ◎刘可毅名谶

  武进刘葆桢检讨可毅,光绪戊子会元,于会试前自更此名,同人莫之知也。及榜发首捷,报录至青厂武阳会馆,馆人曰:“吾武阳无此刘可杀也。”由是人辄以可杀戏呼之,刘每忽忽不乐,常揽镜自照曰:“吾名讵真成谶耶?”庚子拳匪乱作,葆桢先已出京,俄复折回,乱后,踪迹杳如,传闻于通州遇害矣。

  ◎张文襄语谶

  张文襄枋政时,一日以尚未叫起,在退值室闲坐。某亲王曰:“我今日手甚冷。”文襄曰:“王爷手冷,即应烘。”(“烘”与“薨”同音。)王犹不知其为戏语也。一章京适以白事入内,闻而微笑,王顿悟曰:“我命值班苏拉取一火盆来,大家烘,可好?”文襄曰:“我不烘。”王笑曰:“中堂年高,自然让中堂先烘。”文襄果于是年薨,成谶语矣。

  ◎陋室铭之谶

  唐刘禹锡任和州刺史,作《陋室铭》。光绪季年,德馨(此与抚江西之德馨为二人。)牧和州,其名与《陋室铭》中语恰合。

  ◎马荐葵诗谶

  马照临,字荐葵,性倜傥,嗜吟咏。某年冬,应郡试,居淝城甚久。一夕,诣包孝肃祠坐月,得句云:“浩气空随流水去,娟娟寒月照何人?”

  次日,携稿呈其师。师见之,惊曰:“子其欲骑长鲸以追青莲乎?何败兴乃尔!”立命笔,易“空随”为“不随”。荐葵犹作豪语以应之曰:“信如是,某之愿也。”未几,试毕归,渡巢湖,中流遇风,舟覆,果落水死,此诗谶也。

  ◎金川门碑谶

  江宁金川门历久闭塞,粤寇未乱时,将军某曾一开之,旋闭塞如故。光绪戊申,端忠愍开府两江,倡筑宁省铁路,由此门以达督署。辟门后,在门外开沟筑路,浚泥至七尺许,发现石碑,四旁剥蚀,长可六尺,阔四尺。谛视之,石有二,上下对合。

  匠人以铁镵劈开,下方石面刊有隶字云:“此路变成铁,大清江山灭。”旁有“诸葛武侯书”五字。时南汇黄芷安在旁亲睹之,同观者皆愕然。或以省垣庞杂之地,易起谣言,遂舁入督署秘其事。

  ◎宣统年号之谶

  宣统帝嗣位,年号既定,有引以为忧者,曰:“日宣三德,历算三统,皆暗含‘三’字。日月星为三光,‘光’字下似‘九’字,三三为九。且‘统’字偏旁之‘充’,远视之几与‘色’字相类。今之天下,危机四伏,窥窃神器者所在皆有,统治全国之期,恐至三年而将不腊也。”

  ◎城门名谶

  京师于元为上都,明与国朝因之。或于正东西三门之命名,作一解云:“曰正阳,曰崇文,曰宣武,皆昔时旧称。而元之亡也,年号至正,则为正门之占验焉。明社之亡,年在崇祯。今者国祚之移,号曰宣统。盖崇祯时以文臣庸闇而亡,宣统时以发难于武人而亡也。”

  ◎端忠愍诗谶

  长白锺子英郎中灵尝客端忠愍幕,尝为人言忠愍督两江时,一日昼寝,梦中得句云:“天津桥上杜鹃嗁,嗁罢楼头日已西。千载不消亡国恨,梦魂长绕蜀山陂。”一时不解所谓,忠愍亦自恐其不祥。及宣统辛亥秋蜀中乱事起,忠愍奉命入蜀,为乱兵所戕,诗乃成谶。

  子英又述忠愍之断句,如“碧梧叶落天如洗,黄菊花残雁始归”,“惊心塞北新寒早,回首江南旧梦非”,“野花烂漫春三月,芳草芊绵貉一邱”,“天意苍茫凭气数,诗心哀怨志温柔”,多系萧瑟之音,不类开府兼圻者之口脗。言为心声,宜不得其死也。

  ◎陆文烈文谶

  陆韬厂为陆文烈公锺琦之子,光绪某年,蹈海死,文烈自为文以祭之,中有云:“汝与汝弟光熙书,谓汝处前日之苦境则生,处今日之乐境则死。汝真以我今日之境为乐境乎,抑恐汝父他日之死于乐境而故为是说乎?”宣统辛亥,革命事起,文烈果殉义于山西巡抚任所。

  ◎并头花之兆

  宫中所莳之花,凡开并头者,宫人群以为瑞,相戒不折,以为得幸之兆。

  ◎尚书大学士之兆

  进士释褐,有授翰林院庶吉士者,必入庶常馆肄习。到馆日,人各持《尚书》一部、《大学》一部以进,由教习庶吉士以朱笔标月日于简端,俾各挟以归,若蒙童入塾受书状,为将来得以尚书晋大学士之吉兆也。

  ◎王文简诗兆

  顺治己亥,王文简客京师,听刘体仁吏部操琴,赠以诗云:“与君更作他年约,黄鹄山中访戴行。”及壬寅,竟相遇于宋戴颙故居之京口黄鹄山,始悟前诗之兆。

  ◎旗竿被焚之兆

  康熙甲寅二月,两广总督辕门前之旗竿,白昼飞火,忽焚其右,焦灼过半。是年孙延龄叛,窃踞桂林,大军攻之,屡为所挫。

  ◎梅着花之兆

  康熙己未,施愚山侍讲家寄云楼下之老梅,忽着花四枝,两枝指城南,一枝指南邻,一枝向宅中。是年,愚山以少参政改侍讲,同荐者,高咏则为其南邻,孙编修卓、茅编修荐馨则皆居城中也。咏,字阮怀。

  ◎苞谷李树蟾蜍之兆

  西藏及苗匪邪教未起事之前,川中所种苞谷,根下宛如人首,眉目毕具,李树忽生刀豆。一日早起,成都北门忽闭不得开,视之,有大蟾蜍百万填塞,日高始散。

  ◎潮过唯亭之兆

  苏州城东三十里,有唯亭镇,海潮过此,预卜大魁,谚云:“潮过唯亭出状元。”彭尚书芝庭居唯亭,门临葑溪。雍正丁未,有人于溪头罾上得一石首鱼,鱼为海产,盖乘潮而至也。是年,彭果大魁天下。

  ◎虫荒之兆

  乾隆乙亥,江以南虫荒,四府不登。其冬,苏州葑门、盘门外红灯四集,有人马之声。次年春,瘟疫大作,死者枕藉。

  ◎槐树鹊巢之兆

  每会试年,内阁大堂西槐树,鹊结一巢,则中书得鼎甲一人。乾隆乙未,结数巢,状元吴锡龄,榜眼汪镛,探花沈清藻,会元严福,果皆由中书通籍。

  ◎福文襄死兆

  福文襄王康安将薨前一日,发兵之际,大雾迷漫。王怒,命以枪炮轰之,顷刻雾开天朗,无纤云点缀,空中震雷忽起,击营前大石如粉。王不怿,次日遂薨。驻兵之地,名背子坡,前为打狗河。“背子”与“贝子”同音,王本命又属戌也。

  ◎齐息园死兆

  天台齐息园宗伯召南主讲杭州敷文书院时,每当山雨欲来,云气滃起,必识其处。及霁,使僮往锄之,辄得一石,上有古篆“云”字,积久至盈箧。最后得一石,上有“天台丈人”四字,状若雕刻。自此遂不复见,而齐亦不久归道山矣。其后山长马秋药履泰课士,尝以云起石为题,令咏其事。

  ◎蒋砺堂重至会经堂之兆

  蒋砺堂相国以乾隆戊戌入泮,时方十龄。后入翰林,道光乙酉大拜。偶于旧簏检得童试卷之浮签,有“蒋攸铦,年十岁,厢蓝旗金文渊佐领下,身小,面白无须,习《易经》,坐东文场余字第二号”三十三字。此号在聚奎堂后会经堂席舍中也。

  次年丙戌,典试礼闱,复至会经堂。此纸之出,若为之先兆。相国因令顺天学官将是年满洲、蒙古、汉军入泮诸生姓名注明旗籍,汇为一册,装池而什袭之,而乞曹卢英诸相题以诗。

  ◎雪中榴开之兆

  宝应卞颂臣制军宝第,幼年读书于南门城楼,早出暮归,率以为常。城楼有寺曰观音楼。老僧湛图怜其贫,时啖以虀粥。太夫人贳屋城隅,纺绩以佐中馈,又为人澣衣。庭侧有石榴一株,久不着花,是年冬,严寒,积雪旬日,忽绛英照人,则石榴花吐艳也。

  里人大骇,以为不祥,制军亦窃窃忧之。太夫人顾而笑曰:“吾家衰落,至汝辈而已极,纵有不祥,更无有不祥如今日者。吾闻土旺则木滋荣,意者汝将光大门闾乎?”次年,制军举于乡。及贵,太夫人特命于里第建一厅,颜曰榴瑞堂,以示不忘。

  ◎早立登基之兆

  咸丰癸丑三月,粤寇破扬州,将北窥淮海,东窜里下河一带。淮安、山阳、盐城之民倡以枣、栗、灯笼、鸡子犒寇,盖寓“早立登基”之意以谀之也。

  ◎烽烟太平之兆

  江宁城中火星庙有铁炉一座,上有“烽烟太平”四字。粤寇洪秀全据江宁时,侈为祥瑞,令数百人舁之,徧行城中,然后取以入府。

  ◎伐椒之兆

  宝应城东门有屋一区,故刘氏产也。王文勤公凯泰幼时读书其家,偶食椒,见其青葱可爱,因以一枝插地上曰:“若吾他年读书有成,则此枝当活。”阅三十余年,高过屋檐。文勤以道光丙午登贤书,庚戌成进士,同治时由编修擢浙臬,俄移粤藩,遂迁闽抚,而此屋亦为其所有,其树更盛。

  久之,或言椒不留子,苞一启,子即堕落,恐不利于子孙,乃议伐之。其次媳为俞曲园之长女,力阻之,不可。未及二年,文勤自台湾归,卒于福州,妻刘夫人则先文勤二月而卒。

  ◎猪头落地之兆

  富阳宋绍唐,乾隆时富人也,仆从以百计。至光绪初,其宅附近屠肆之架,所悬猪头忽落地,跳而行。市人逐之,亦不顾,直入徐门而止。于是徐姓衰落,今且饔飧不继矣。

  ◎留辫之兆

  吴兴有廖北江者,曾游学日本。濒行,翦发辫以与妻,谓可作纪念。既二年,以肺疾死于医院。院中人惧传染,火葬之。其友揣其遗箧及临终之函以归。妻痛甚,取衣冠与遗发,招魂葬之,人称之为发冢。廖喜读鄞人周齐曾囊云《发冢铭》,其文为乾隆时钞本,鄞志中亦载之,第起讫不完,廖尝就皇父鹏九架上所藏旧本钞之。

  死后,或检其遗箧,则此文尚存,且有文书后,中有云:“斩除烦恼丝,笑我亦髡顶。”是语竟成谶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