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方伎类二6


  ◎相官文恭

  大兴汪星槎司狱瑾善风鉴,尝相官文恭公文,谓其前生为苦行僧,今世当享厚禄。及被曾忠襄所劾,朝廷遣使往勘,或以此诘之,则曰:“无伤也,行入相矣。”已而果然。

  ◎腾云龙论相

  腾云龙,相士也,不详其姓氏里居。工翰墨,善风鉴,语言娴雅,有儒者风。壮年从粤寇洪秀全游,才识迈众,颇倚之。洪败,家室遇害,遂隐于相以终老。浪迹江湖,自号曰腾云龙,盖自喻也。

  腾初至沔溪,日卖技乡村间,所言吉凶祸福,多不期而中,名噪于时。有富商某就之相,或语之曰:“某,封翁也,性悭吝,非面谀不能获厚报。”相士笑颔之。及某入座,猝然曰:“君寿不踰颜子,能舍家之半行慈善事,或可中寿。”某怏怏去。论者责其赣直,则曰:“相形不如论心,非古语乎?相恶而心术善,无害为君子;相善而心术恶,终必为小人。君子之谓吉,小人之谓凶,荀卿之至论也。吾矫某之吝,而使之舍私济公,相其心耳,流俗人乌足以语此!”

  时知名士王鉴林耳其言,不类江湖客,揖而叩其术,谦逊不遽答。既而曰:“相人术,古无有也,学者所不道也。世俗称妖祥休咎,乃诳语欺人耳。以吾粗读诗书,藉以戒人则可,假以欺人则不可。”王曰:“然则言必有中,何欤?”腾笑曰:“仲尼面如蒙倛,周公身如断菑,禹跳汤偏,尧舜参牟子,不以貌陋减其志意,而名垂万古矣。彼桀纣长巨姣美,为天下之杰,卒至身死国亡,遗臭后世,岂相形者所可以妍媸论耶?”

  王唯唯,知其为屈于遇而托于相者。间且造其室,访问家世,则顾而之他,绝不一言。旋亦去沔溪而他适。越十载,复来,已祝发为浮屠,驻锡于杜浦寺。未几,适有丧亲而强之招魂者,固辞不许,乡人怒而驱之,遂云游不知所终。

  ◎刘壮肃喜谈相

  光绪丙戌,刘壮肃抚台湾,其奏议公牍,虽有幕僚,时亦自为之。性最轻武人,畜视之。既为疆吏,则又轻疆吏。独重京曹官,礼知名士,而喜谈相。一日,有相士谀之,谓当秉国钧。壮肃唶嚄曰:“余,武人也。为督抚,已破格,安有为相理!”

  相士力言法当尔。壮肃曰:“果尔,天下事亦殆矣。”麾之去,命赏五十银圆,顾曰:“他日果验,再赏五百圆也。”壮肃尝自言五十六岁又当革职,六十岁当死,已而果然。

  ◎以相术择人

  相士郑某为提督绍宗子,当粤寇乱时,粤有两人起家军籍,皆为大将,一方曜,一即郑也。郑有幕友精相术,兼擅一切望气及奇门六壬之学。当时游诸将间,即相郑提督之面,谓可与终始,因久依之,郑果倾心相待。其任用偏将,往往听相者暗中抉择之言,而所向有功,盖用徐中山语命将必得有福之人,可倚其福命以相与有成也。

  郑子奇其术,因奉为师。幕友亦尽心教导。既习二三年,茫无头绪,其师恒令随目之所见以意断之,而后由师指授。久之始觉别有门路,越八年,乃尽其奥。

  ◎李若农精相法

  李若农侍郎文田以精相法闻,尝相许仙屏中丞振袆,决其官位当抚而不督。时许方任宁,藩旋授河督。许戏云:“我自督而不抚,若农将谓我何?”后调任广东巡抚,开缺而终。

  ◎相同学

  光绪庚子,粤中某塾受业者数百人,一生徧相同学曰:“数百人中,不乏科名之士,然今秋获隽者,竟无一人,何耶?”寻奉谕旨,以拳乱停试。

  ◎赵展如知相

  赵展如抚苏时,元和陆凤石相国润庠以祭酒丁艰回里,服阕入都,赵饯行于署。酒酣,赵频顾陆而叹息。陆疑赵心有不愉,坚叩其故,赵慨然曰:“某所以不乐者,以君为末代宰相耳。”陆愤然曰:“君既知相,自视如何?”赵曰:“此无他,某终不得善终。”

  及赵内用,任枢要,光绪庚子拳匪之乱,竟列罪魁,恩赐自尽。

  ◎相恩艺棠

  恩艺棠中丞铭之抚安徽也,陛辞出京时,于正阳门外遇一相士,使相之,则曰:“气色大佳,然宜防意外之祸。皖中控扼南北,为江防孔道,必引用识时之士以自辅。”恩谓其不阿,以重金酬之,曰:“世方多难,疆吏尽职,端在练兵。欲练兵,尤在识拔奇才。此去,吾知所以报朝廷矣。”

  至皖,徐锡麟方以道员待次,每见必献策,并献倭刀。恩大器之,命教练新兵,总办督练公所,卒以巡警学堂毕业日发难,为徐之手枪轰死。

  ◎李半仙相喇嘛

  术士游行四方,其能烛幽洞显者,大抵暗中有人指点,其切口曰忖点,盖忖度其人之大概而指点之也。然为之忖点者,须为土著,始无不中。保定李半仙以相术鸣,宣统时,设砚于京师之东安市场。一日,来一中年人,气宇轩昂,倩李谈相。李极意献谀,决之为部员,其人微笑不语。

  俄而忖点至,急以切口递消息与李,李不得已而更谀之曰:“以君相言,官品何仅至此,某年当进位督抚,某年当入阁拜相。”既而骤以手摘其冠曰:“大和尚,尔诳我,我亦诳尔,此所谓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言已,大噱,观者为之哗然。盖来相者,乃雍和宫之喇嘛也。而李半仙之名乃益着。

  ◎看阳宅阴宅

  许叔重之释堪舆二字也,以堪为天道,舆为地道,而后世乃称相地者曰堪舆家,是专就地言之也。且以其相庐舍为看阳宅,相坟墓为看阴宅。

  ◎大将军

  俗以太岁所在之方,与所食之地,依地支十二字,每年挨移。凡于所在之地,起土兴工,则所食之地必有死者。

  例如太岁在子,岁食于酉,子地兴工,则在酉之家必遭其殃。欲免其殃,须用厌胜之法。又所在之地有迁徙者,犯之必遘灾,术家谓之大将军。

  ◎世祖知堪舆

  世祖尝校猎遵化,至后为孝陵之地,停辔四顾,曰:“此山王气郁葱非常,可为朕寿宫。”

  因自取佩韘掷之,谕侍臣曰:“韘落处定为穴,即可因以起工。”后有善青乌者视之,相惊以为吉壤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