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方伎类二7


  ◎张曼胥谓王气在辽左

  南昌张曼胥,名储,明大学士位之弟。医卜、堪舆、风鉴之术,靡不通晓。

  明万历时,游辽东归,语人云:“吾观王气在辽左。又观人家葬地,三十年后皆当大富贵,闾巷儿童走卒往往多王侯将相,天下其多事乎?”人以为狂。既而世祖入关,从龙勋佐,果皆辽左产也。

  ◎廖应国精堪舆术

  廖应国,兴国人,精堪舆术。从其叔觉先征君北上,依远祖金精山人之术,觅山水,得密云一穴,觉先喜曰:“葬此,初出三品世袭,后当开府,且有登甲第而司台衡者。”遂以葬郎永清之先人。

  复命应国寻龙口外,至红罗山,应国写其山图返报觉先,以再得吉兆顿首称贺。既而应国又出藩王祖坟图,觉先曰:“此冰山也,十年内立见其败。”已而果然。

  ◎闵昆冈通堪舆术

  广济闵德裕,字昆冈,通堪舆术。尝衣短后之衣,戴茅蒲之笠,蹑芒织之屦,徧走山川原隰,相其阴阳,察其泉脉,而准以龙砂八六之说。其合者,归而图其形,识其区,以俟求者,不待指画口授而可按籍索也。

  ◎董华星相宅

  董华星,名达存,乾隆壬申进士,精六壬奇门。初,壬申将会试,须僦宅贡院前,赵瓯北与约同寓。时赵客汪文端公第,文端为其赁一宅,赵不敢却,乃嘱妻弟刘敬舆与董偕,董所亲择者也,符天藻亦与焉。

  二场后,赵诣董,私询以寓内当中几人,答曰:“三人俱隽,恐符或失之。盖夜卧须各按本命定方位,而符怀疑,不我从也。”出榜,董、刘果成进士,赵与符落第。

  江苏巡抚庄有恭尝延董相衙署,董为改葺数处。既落成,庄将出堂视事,董止之,为择一吉日时而出。届期,坐甫定,辕门外忽传鼓报喜,则加宫保之信适至。康方伯基田令昭文时,以家有子弟应秋试,预叩董。董询其先茔何向,教以茔之某方立一灯竿,子弟之某年生者当发解。已而果然。

  ◎长蛇注穴

  堪舆家之看地也,辄以某形某像定吉凶。吴门汪廉访圻少孤露,年二十余,课徒自给,在阳山教授数年。以父母未葬,出二金,买一瓜山绝顶之地,峻险异常。葬后,游京师,冒宛平籍,入泮,连捷中进士。不二十年,官至云南按察使。因思父母墓在山顶,不易祭扫,乃托所亲就山下筑石路一,蟠曲而上,费至二千金,甚坚固。一日,有形家过其墓曰:“此穴如燕巢梁间,今筑甬道,则如长蛇注穴,祸不旋踵矣。”

  未几,果以亏空事谪戍,家产入官。此乾隆庚子事也。

  ◎周八疯子为梁构亭营度居宅

  钱塘梁构亭尚书肯堂,初以咸安宫教习得官,拣发直隶,由邑令洊历至总督,高宗眷礼优渥,锡赉便蕃,为同时疆吏之冠。嘉庆丙辰正月与千叟宴,有御制、御书之赐,乡里荣之。后守护裕陵二年,家人意惴惴。有周八疯子者,精壬遁厌胜之术,故为构亭所敬礼。

  至是,为营度其里中居宅,曰:“吾必使尚书生入此室也。”未几,果以原品回籍,至家七日而卒,年八十有五。

  ◎王伯舒好青乌家言

  仁和王伯舒广文迟,道光时人。规行矩步,历为郡邑记室,无丝毫干请,长吏皆贤之。家在杭州一亩田,背郭面河,门多野趣。岁晚归来,萧然一室,人罕接其面。独好青乌家言,寻山问水,乐而忘倦。

  ◎谈风水者谓弓去靶

  京师贤良门外有河,河有桥,式如弓背。道光时,宣宗阅射,箭鹄设于桥西河边,射者立桥北,北向而射。每发矢,宣宗右顾,以视中否。

  岁己亥,桥拆平,鹄于桥南,对宝座设焉。射者立桥北,面西向而射,以免右顾之烦也。谈风水者谓此桥架河上,如弓之有靶,今拆平,则弓去靶矣,恐我武不扬也。至明年,遂有英人之扰。

  ◎董晋卿治阴阳五行家言

  董晋卿副贡士锡好治阴阳五行家言,殚心者数十载,尝曰:“世之言奇门、六壬、相墓者,皆各自为学,吾独求其原于《易》以贯之。然求之愈深,闻者且骇,恐世之卒莫予知也。”

  ◎尹和白喜谈堪舆

  湘潭尹和白,名金阳。喜谈堪舆,谓古所传疑龙、撼龙之经,确有是理。每春秋佳日,辄与友人徒步走数百里,不以为劳。

  ◎塔忠武墓犯邻坟煞

  忠武公塔齐布墓,在蓟州街迤北。(万寿寺西。)墓左一碑,镌御制文;墓右一碑,为湘绅建立。御制碑文应立墓左,时有堪舆家言,此墓右犯邻坟煞,碑立其右,即于邻坟不利;若立左,则于己坟不利。

  忠武之弟倭什布曰:“利己伤人之心,素为吾兄所鄙,安能希我利而嫁祸于人,况御碑应立墓左,不可易也。”忠武无子,倭以己子嗣之。未几,嗣子故,倭亦故,嗣子之孙亦故,祚遂绝。

  ◎陈虞耽堪舆术

  豫有陈虞者,富人也。生平耽堪舆术,凡精斯道者,无远近,必延之于家,锦衣而肉食之。且虑僮仆不洁,亲涤溺器以奉,门下食客以故恒济济焉。

  一日,有操南音者,踵门求谒,自称苏人许姓,世精斯术,且谓曾文正、李文忠之祖穴皆父所审定。陈闻之喜,以三千金为寿。居三月,为择地于嵩山之阴,云:“葬此,子孙必位极三公。惟地脉少寒,瘗枯骨无效,倘得生人埋之,则妙难言喻。”陈韪之。

  越日,集家人而告以故,并执带自缢。猛忆自经与病死,同一不得温气,复命工人速穿穴,及成,陈衣冠卧穴内,呼人畚土掩之。其子不忍,工人莫敢先动,陈怒曰:“从父命,孝也;违吾教,即非吾子,何逡巡为!”其子不得已,号泣从之。须臾墓成,陈死于穴中矣。

  ◎挽回杭州府学风水

  杭州之科第,甲于他郡。嘉、道而后,渐不如绍;咸、同之际,复不如宁。钱塘丁松生大令丙谓为府学风水不佳所致;因于光绪乙亥科之前期,请于大府,将门向稍为修改,又将五魁亭饰而新之。

  八月初八士子入场之日,适工竣,大令于亭前燃双响炮三十枚,谓以振文气也。洎榜发,杭人中式正副榜者恰三十人,松生之侄修甫中翰立诚得亚元。

  ◎王莘锄不信堪舆家言

  无锡王莘锄吏部縡自典闽试还,遭母丧,闭门读《礼》,急欲营葬。堪舆家言是年风水不利,毅然斥之,谓迟葬非礼也。堪舆家亦侃侃争论,谓苟葬者,不出两月,君必不可为讳。家人大惧,潜书“葬”“不葬”二纸,至其母灵几前拈鬮,三鬮皆“不葬”。

  群阻之,王一笑置之,克日兴工,自督役。举窆时,王忽踬地伤足,不良于行,舆归城中,遂患寒疾,竟不及两月而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