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方伎类二1


  ◎邹简廷精蓍蔡

  青浦邹简廷精蓍蔡,一日,金圣瑞以夜梦牀下有白鸡出走,诣邹卜。邹卜之,曰:“地中有银,爻象主今夜发动。然非君物,且尚有大不利焉。”金自念银在牀下,不忧人攫,因诣友人处贷银买香烛杂物,将于祀神后发之。时为六月中澣,大雨骤集,因留宿于其家。明晨返,则西邻夜火,屋被毁矣。

  杜念亭家婢浣于河,见大龜,捉以归。龜能沿壁走,闻唤即至。而婢肌革锐减,喘而言,臑而动,日饮米汁,渐少生气。诘之,谓有戴乌缎帽者来扰。杜亦诣卜,邹曰:“妖乃己所引进,或为介类。”杜乃以刃剸龜背,婢病顿痊。

  ◎周某为景杏村卜

  商城景杏村总戎又春以行伍起家,官终福建汀州镇总兵,为伯韩大令学湘之父,毓华大令崧之祖。其至江苏也,实为其姑丈崇明令熊传栗招之至。时风气锢蔽,南北道远,邻里有尼其行者,杏村决欲往,或劝其就占于里之周某以定行止。

  周卖卜市中,以善六壬着,且固文士也。好吟咏,为人卜,间亦作诗贻之。见杏村,奇其状貌,既为之卜,并赠以七绝,末二句曰:“巨川用汝作舟楫,且唱宏农得宝歌。”更语之曰:“子识之,他日当有验也。”杏村大喜。不逾月,遂至江南,入苏松镇标,旋得官。官川沙、官宝山时皆立功,于是周之诗皆验。

  杏村尝于道光辛丑官川沙千总。壬寅五月,英人以禁烟启衅,犯吴淞,川之土匪乘间肆掠,杏村率民团兵勇赴乡,获渠魁,绳以法,地方遂安。川人为建报德堂以酬之。咸丰癸丑,摄南汇都司。八月,宝山陷于匪,杏村闻报,亟自海外归,招集逃兵二百人,与留守之典史曹锡焘筹寸御。而兵惑于人言,谓匪来时不杀人,从景公,无类矣。

  于是亡去者泰半,余二十余人,合之乡人,仅四十有七,有泄之于匪者,匪喜其无助也,遂攻城。杏村亟偕其犹子持长棓,冒大雨,奋臂出,四十七人随其后。遇匪于昏暗中,挥棓,毙六七人,生擒其一。复与之巷战于南城下,并追出西门,杀百余人,生擒四十余人。时东门外海神庙有驻匪数百,闻城中有变,将入城,见城上灯火辉耀,大惊,逸去,由是宝山大定。

  ◎蔡某为粤寇卜

  咸丰朝,湘人有蔡某者,素善占卜,投粤寇,到河时,占课云:“逢沟必伤大将。”有黑力虎者,骁健绝伦,陷江宁时,首先登城者也。恃勇独行,至陈家沟,遇拳棒教师陈某,率其二子,环而攻之。

  争搏良久,陈家父子败回,向门逃进,黑力虎追入。教师一女,年止十七,持鎗伏门侧,从后直刺其股,黑力虎仆地,遂斩其首,众为之夺气。

  ◎牙牌数占字

  牙牌之戏,相传起于宋宣和时,其来久矣。近世有《牙牌数》一书,借以占卜,盖亦古者棋卜、摴蒲卜之类也。光绪己卯江南乡试,无锡诸士子于榜前占牙牌数,其辞云:“大开围场,射鹿得獐。顾盼自喜,中必迭双。”是科无锡县中式者二人,一顾姓,一章姓。顾字明见数中,“射鹿得獐”句,暗影章字,尤为巧合。

  ◎客为鲁伯阳占牙牌数

  光绪时,内监张秀林为直隶候补道鲁伯阳纳贿于朝,图江苏苏松太道。其所费,为银二十四万两,议定先付八万,得缺付八万,莅任半载付八万。道路传说,物议沸腾。丹徒丁叔衡太史闻之,偶与客谈及,客以牙牌数卜之,得句云:“鲁阳挥戈,千古奇事。朝暾熊熊,顷刻即逝。”

  鲁在保定,其子留京,谋之于四大恒钱肆,愿出重息举此债,有成议矣。一老贾不允,谓鲁年逾七十,人寿几何,且资格未合,虑为疆吏所梗,不令到任,而又贿赂公行,言官未必箝口。以是,事遂不谐。乃商之于票号,而亦不应。然谕旨已下,索赇者多,争向其子勒索。

  而江督刘忠诚公坤一果电告总署,令暂缓赴任。御史高燮曾、李慈铭亦疏请交督抚察看。其子大惧而遁,鲁卒不得到任,仍留直隶候补,牙牌数之言,至是而验。

  ◎走信夫通壬遁术

  耒阳蒋霞初,尝于长沙旅舍中,见有信局之走信夫方卧病,困甚,乃为诊之,数日得痊。其人过谢,见蒋案头杂置壬遁占验诸书,因曰:“颇习此乎?非得名师传授,不易解也。”蒋讶其言,诘之,则曰:“承君治病,敢以实告,某于此习之久矣。”蒋因就求其术,其人曰:“是不难,但须请之吾师,吾师以为可教,当尽以授子。”问师在何所,曰:“夜当延之来。”是夕,为蒋洁治寓斋,置之复室中,语之曰:“有所闻,毋骇。”

  夜半,方延伫间,忽闻风声从空际来,月色骤晦,灯炬尽灭。窃窥之,见其被发长跪,向榻微语,答词尤细,不可审。久之,若见一人向牖间耸身而出,风声复作,满室飒然。须臾宁静,灯烛自明,因召蒋语之曰:“吾师谓子不可学此也。”

  ◎张延已为孝钦后筮

  张延已好占卜,弱冠,游四方。光绪辛丑,两宫将自西安回銮,时适馆临潼洪氏,以风角风闻于上。某日昧爽,以一骡车入行在。礼毕,孝钦后宣旨,令在溜下设坛,问善后事。筮得家人之九三,其爻曰:“家人嗃嗃,妇子嘻嘻,终吝。”张曰:“家人嗃嗃,刚严者也。妇子嘻嘻,喜乐过也。终吝,险蹶难遵也。卦直家人,其有顺阴道而至美者乎?九三之爻,君道也,亦夫道也,而位未大正,其有妇人而专制者也。”

  时侍郎陈某在侧,见多忌讳,不敢上闻,乃别易他爻之吉祥者入奏。孝钦亟赏之,赐银千两、鲈鲊两尾。延已方惴惴待罪,至是乃殊慰。

  ◎拆字

  拆字,亦作测字。拆则有分析之意,测则有推测之意,为占法之一种。任举一字,触机附会,以判吉凶,昔所谓亥有二首六身者,其权舆也。唐裴度征吴元济,掘地得石,文曰:“鸡未肥,酒未熟。”相字者解曰:“鸡未肥,无肉也,为己;酒未熟,无水也,为酉。破贼在己酉。”果然。

  古亦谓之破字。《隋·经籍地》有《破字要诀》一卷,《颜氏家训》谓即今之拆字。其术始于何时,不可考,或谓见于前人记载者,当以宋之谢石为始。周栎园尝著《字触》一书详论之。

  ◎拆正字、武字

  苏州上津桥朱某以家贫,图入山自尽,遇仙,授测字一书,其验如神。惟求之者必预定,日仅测一字,取银一两。悬牌门首,某日测某人字。吴三桂将反,向苏藩库借饷,时慕天颜方为藩司,踌躇莫决,延朱测字。告以故,朱曰:“请大人命字。”

  适几上有残柬,慕即翻转,指“正”字为枚。朱曰:“不可借。正似王字,王心已乱。且柬正面合几上,正而反矣,即反之兆也。”慕即拒之,果应其言。其子亦习父业,占验不减于父,但非一日测一字也。某拈一“武”字问有子否,朱曰:“绝矣,一代无人,自此而止。”其人果无后。

  ◎拆因字

  乾隆丁卯,福建乡试场后,士子谢廷光闻洪山桥有善拆字者,偕友人诣之,拈得“因”字,以询乡试之售否。曰:“国内一人,今科解首也。”友跃然曰:“我亦就此因字拆之。”曰:“此科恐无分,后有恩科,可望得志。彼之因,出于无心;君之因,出于有心也。”旁有一人方握折扇,即以扇指“因”字曰:“我亦就此字一决之。”其人蹙然曰:“君扇适加因字之中,乃困象也,其终于一衿乎?”后各如其言。

  ◎拆墨字

  纪文达于乾隆戊辰捷礼闱,未廷对时,在董文恪公座,偶遇浙士,乃善拆字者。文达书“墨”字,乞占殿试名次。浙士谓之曰:“一甲无望矣。墨字上截似里字,以里字倒拆之,为二甲。四点为庶字之脚,士乃吉字之首,必可得庶吉士。”果应其言。其后文达历官清秩,迭掌文衡。

  ◎拆董字、名字

  乾隆戊子,纪文达以事获谴,狱未决时,伴守之军官精拆字,乃书“董”字叩之。军官测曰:“君必远戍。董字似万千里也。”又书“名”字,军官曰:“下为口字,上为外字偏旁,是口外矣。日在西为夕,其西域乎?”

  又问将来能否遇赦,曰:“字形类君字,亦类召字,必赐还。”又问遇赦当在何年,曰:“口字为四字之外围,而中缺二笔,殆不足四年也。”已而果遣戍乌鲁木齐,以辛卯六月赐还,一如军官所言。

  ◎拆棊字、义字、风字、村字

  范时行,苏州人,乾隆时以拆字寓德清紫阳观。所言不烦,而悉有意义。日以得钱六百为率,钱足,则谢客寂坐,有君平买卜之风。一营兵拈“棊”字,问终身休咎,范曰:“凡围棊之子,愈着愈多;象棊之子,愈着愈少。今所拈是棊字,非碁字,从木不从石,则是象棊子,非围棊子也。恐家中人口日益凋零矣。”其人曰:“是也。然此非所问,问日后何如耳?”范曰:“观尔服装,是行伍中人,乃象棊中之卒也。卒在本界,止行一步,若过河,则纵横皆可行。以是言之,尔外出,方可得志。然卒过河,亦止行一步,亦不能大得志也。”

  又有拈“义”字以问者。范问年若干,告之,范曰:“然则生年属羊也。义字从羊从我,是止一属羊之我耳,终身孤只,不能有妻子也。妻子且不能有,他何望焉?”

  又有一人以“风”字问妻所孕为男为女,范曰:“移中间虫字于右旁,则似虺字。《诗》曰:‘惟虺惟蛇,女子之祥。’所孕必女矣。”

  又有一业理发者,盛冠服而往,拈“村”字问之。范曰:“木以长材为贵,一寸之木亦何所用。”其人以为道其剃刀之柄也,惊而失色。范曰:“凡事若能努力,则方寸之木,可使高于岑楼,君何必自堕其志乎?”后其人果发迹致富。

  ◎拆巍字

  乾隆己亥,江南乡试题为“巍巍乎唯天为大”三句。胡元音望捷心切,同人守榜。汪某在座,见其神情迫切,戏之曰:“吾为君拆一字,如何?”元音口报一“巍”字。汪沈思良久,指画再四,曰:“得之矣。上为出字之半,半出学也。偏旁有禾无乃,秀字去半也。有女无子,是半好也。加以魁字,有鬼无斗。其必中副车无疑。”越三日,揭晓,果以副榜第五名报隽焉。

  ◎拆道字

  乾隆庚戌万寿恩科,进士为一百零二名,其中有江南三十名,安徽十名。会元朱文翰,歙县人。胡先声中三十九名。当未揭晓时,同人集翟公树编修寓斋,公树出一“道”字,问安徽进士可中几名。先声大言曰:“必中十名,且得会元,而自身亦应与焉。”同人询以故,则曰:“道字已有进字框子,中首字,非会元乎?首字上两点为八字,中一字,下自字,是为自身,合之,非十名乎?”越日榜发,竟如其言。

  ◎拆鹦字

  乾隆时,上海有沈衡章者,善拆字,问休咎者趾相接。一日,有罪犯越狱宵遁,捕役往问,拈得“鹦”字,沈曰:“鹦鹉,能言之禽也。舌慧而身不自藏,卒为人所絷。且鸟而婴,羽毛未丰,其能远逸乎?去此尚近,速捕可得。”问何往,沈瞥见雀跨后檐,曰:“可往后面厕中觅之。”如其言,果获。邑令神其技,赠以“机测如神”之额。额悬邑庙豫园清芬堂之西偏,俗呼为董事厅者,即沈之安砚处也。

  ◎拆奏字

  赵介山、帅仙舟夙相契,在京同居,成进士。廷对前一日,蒋丹林往送考,介山举一“奏”字,令拆之。蒋云:“二人在三人之中,君与帅君皆可望鼎甲也。”及胪传,果然。

  ◎拆奁字

  太仓陆星农,名增祥。以殿撰出为道员,次湖南,郁郁不得志,蹭蹬以终。相传陆应礼部试时,就拆字者为卜官阶,陆掣得一“奁”字,云:“名居第一人,官不过三品。”

  盖奁字俗书,上从大,大字分析之为一人也;下从区,中为品字,空其一面为三数也。殁后,嘉定黄翰钦孝廉宗起挽之云:“苏内翰春梦一场,薄宦衡湘,回首觚棱经卅载;谢太傅东山高卧,屏除丝竹,等身铅椠足千秋。”

  ◎拆章字

  武昌李某拆字有神解,有陈某艰于子嗣,值妻临蓐,往问以“章”字。李云:“当为男,恐不育耳。”陈请其故,曰:“童字无根。”又有问其子之病者,以乳名六十,即举“六”字问之。李云:“汝口说六十已是一卒字矣。虽去上一点,目前可望平安,恐终不免来年之忧也。”

  ◎拆死字

  张文达公之万未遇时,尝客杭州。会元旦,逐队作吴山游,就日者问前途。拈得一“死”字,大骇,欲弃去。日者叩所问,曰:“科名。”日者就字端详良久,因以“死”字之钩抹去,写“癸卯一人”四字,拱手贺曰:“大吉利,癸卯年当大魁天下。”旁有一友,见而奇之,即拈“死”字叩婚姻。

  日者蹙额曰:“不佳,不佳。怨偶无心,昙花一现,恐有骑省悼亡之痛。”友固无妇,一笑置之。明年,文达捷南宫,其友亦娶,伉俪甚笃,心恒惴惴,冀其言之不验,而未几竟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