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文学类5


  ◎桐城文派

  方苞,字灵皋,世称望溪先生,以古文专家之学提倡后进。其论文之言曰:“自南宋以来,古文义法不解久矣。吴越间遗老尤放恣,无一雅洁者。”又曰:“言有序,言有物。有序,要矣,有物,尤要,非读书而明于事理不能也。”一传为刘大櫆,再传为姚鼐。

  大櫆,字海峰。鼐,字姬传,世称惜抱先生。惜抱禀其师传,覃心冥进,益以所自得,推究阃奥,开辟户牖,天下翕然推为正宗,世几有青蓝冰水之喻。求学之士,如篷从风,如川赴壑。百余年来,转相传述,徧于东南。由其道而名于文苑者,以数十计,可谓盛矣。论者谓望溪之文质,恒以理胜。海峰以才胜,学或不及。惜抱则理与文兼至。三人皆籍桐城,故世称为桐城派。历城周书昌为之语曰:“天下之文章,其在桐城乎!”然惜抱之学,师法家法,殆兼有之。

  惜抱之世父姜坞编修范,博闻强识,诵法先懦,与大櫆友善。诸子中尤爱惜抱,每谈文,必令侍侧。惜抱幼时,即喜亲大櫆。客退,辄肖其衣冠谈笑为戏。故范授以经学,而复使受古文法于大櫆。瑞金罗有高,新城鲁仕骥,均受业于建宁朱仕琇,后乃更事惜抱。惜抱主江宁书院,前后二十年。门下着籍者,以上元梅曾亮、管理、娄县姚椿、宝山毛岳生及同邑刘开为着。范之曾孙莹、同邑方东树、戴钧衡皆能传桐城之学,最近则有萧穆、吴汝纶。

  开年十四,以书谒惜抱,大奇之,因受业于门,得其学。世咸称其古文,谓望溪、海峰之传,藉以不陨也。初,开游浙,过某邑,有人候于门,卒然问曰:“君得非桐城刘先生耶?”要至其家,具盛馔。酒半,告以有母,孀且老,守志数十年,欲乞能文者为寿。前夕,梦其父语之曰:“三日,有桐城刘先生过吾门,非其文不能传尔母,当固请之。”既复与游山,至一古墓所,有碑曰“宋处士刘开墓”,因目之为处士后身。而开亦戄然自失,知己终不能贵显也。

  新城鲁氏,传之其甥陈用光。用光亦受业于惜抱。乡人化之,多好文章。用光群从,有曰学受,曰溥者。而南丰又有吴嘉宾,皆承鲁氏风,私淑于望溪、惜抱,由是江西有桐城之学。

  广西永福吕璜与吴德旋处,璜之乡人有临桂朱琦、龙启瑞、马平、王拯,皆步趋吴氏、吕,而益求广其术于梅曾亮,由是广西有桐城之学。

  桐城之文,末流仿效,不免以空疏相尚。湘乡曾文正、巴陵吴敏树同起而振之。敏树不屑奉一先生之言以自隘,卒其所得,与姚氏无一不合。文正自言粗解文章,由姚先生启之。然寻其声貌,略不相袭。道不可不一,而学不必尽同。斯言谅哉!

  文正古文,熟于阳刚阴柔之旨,极其伸缩变化,铿訇隐辚,自成清越。刘彦和《文心雕龙·风骨》一篇,固文正所心摹手追者。文正门下有武陵杨彝珍、东湖王定安、武昌张裕钊、桐城吴汝纶、遵义黎庶昌。彝珍、定安肉多于骨,长于用复,而短于使单。裕钊善叙事,而规模不免狭小。汝纶习于间架,其铭词陶铸《诗》、《骚》,颇堪继武。庶昌读书较多,不囿于法,而范围较广。此五人者,虽未能各自树立,然皆文正入室弟子也。

  龚、魏之学兴,偏霸之才,易饰耳目,求其优游揖让,不诡于正者,海内不过十数人。推原其故,知于古文中求古文,而于古人为文所从事之书,未尝肄业及之。况古人与不可传者俱死,其存者糟粕而已。文正一派,久之或当渐绝矣。

  庶昌之言曰:“本朝文体之正,自方始,洎姚而辞始雅洁,传至文正,乃变化以臻于大。”非阿好之言也。(奉贤训导周慰曾尝问南汇张文虎曰:“先生与文正相处久,其论文何以盛推惜抱?”文虎曰:“文正晚年于惜抱文亦不十分满意矣。”)彝珍及善化孙鼎臣、湘阴郭嵩焘、溆浦舒焘、湘潭欧阳勋,亦以姚氏为文家正轨也。

  ◎阳湖文派

  桐城、阳湖,名为两派,其实一源。武进钱伯垧受业于刘大櫆,归而以其师说,诵于友人张惠言、恽敬。二子者,遂弃其声韵骈俪之学而学古文,号曰“阳湖派”。惠言精研经传,其学从流而溯源。敬泛滥百家,其学由博以返约。致力不同,而文之澄然而清,秩然有序,质之古人,如一辙也。继之者有无锡秦瀛、阳湖陆继辂、宜兴吴德旋,德旋又受业于姚鼐。惠言弟子有同邑董士锡,后起者有阳湖吴铤、谢咏芝。

  ◎别裁之文派

  国初,天门胡承诺著《绎志》一书。“绎志”者,绎己所著也。根柢于诸经,博稽于诸史,旁罗百家,而又折衷于周、程、张、朱之学,自儗其书为徐干《中论》、颜之推《家训》。然其精粹奥衍,非二书所及。山阴胡天游锐志学韩,语意奇倔,拔出同时诸人之上。

  道光时,仁和龚自珍、邵阳魏源纵横学《国策》,廉悍学《韩非》,颇足补桐城之所未逮。自珍胜于源,而伪体颇多。大抵不由唐、宋,专摹秦、汉者,弊每坐此。故词胜不如意胜,意胜不如理胜也。至汉学家文,则以戴震、汪中、庄述祖为最善。

  ◎骈体文家之正宗

  古人之文,本不分骈散。东汉以后,骈文之体格始成,博大昌明,至唐而极。自宋至明,日趋卑靡。国初诸家渐次复古,史学如顾炎武,经学如毛奇龄,皆能为骈俪文。吴江吴兆骞以复社主盟,更善斯体。吴伟业称兆骞与华亭彭古晋、宜兴陈维崧为“江左三凤凰”。然维崧文导源庾信,才力富健,更在兆骞、古晋之上。又江都吴绮、钱塘章藻功,亦与维崧齐名。而绮才稍弱,藻功欲以新巧胜二家,又遁为别调,故亦逊维崧一筹。

  惟钱塘吴农祥、益都冯溥,以为与维崧相并。其后继起者,山阴胡天游为最。天游以博综之才,出以渊茂,横绝海内,袁枚师事之。而所造不同,独其才气足以耸动一时,故上自公卿,下至市井负贩皆重之。所惜俗调伪体,汰除未尽,不免为后人訾议耳。

  昭文邵齐焘规橅魏晋,风骨高骞,于绮藻丰缛之中,存简质清刚之制,一时风气为之大变。如王太岳之简洁苍老,刘星炜之清转华妙,吴锡麒之委婉澄洁,洪亮吉之寓奇气于淳朴,莩新意于古音,孙星衍之风骨遒上,思至理合,孔广森之力追初唐,藻采昳丽,曾燠之味隽声永,别具会心,是皆遵循轨范,敷畅厥旨,堪为一代骈文之正宗。故全椒吴鼒尝合袁、邵、刘、孔、吴、曾、孙、洪为骈文八大家。鼒之骈文,盖亦以沈博绝丽称者。

  八家之外,仪征有阮元,阳湖有刘嗣绾、董基诚、董佑诚,临川有乐钧,镇洋有彭兆荪,金匮有杨芳灿、杨揆,仁和有查初揆,桐城有刘开,上元有梅曾亮,大兴有方履籛,其文皆闳中肆外,典丽肃穆,足以并驾齐骛。武进李兆洛志在通骈散之界,一心复古,所选最精。

  其自制文,亦多上法东京,力争崔、蔡,文境尤高。而泗州之傅桐、长沙之周寿昌、秀水之赵铭、湘潭之王闿运、会稽之李慈铭,则皆其后起者也。长沙王先谦因又合孟涂、伯言、二董、彦闻、味琴、荇农、桐孙、壬秋、方伯为十大家,以继前八家。十家之文,大率皆气清体,大率皆气青体洁,宗尚不出两汉、六朝、初唐。而 㤅伯尤词旨渊雅,体格纯净,直欲近掩洪、孙,远跨徐、庾。㤅伯后,孙同康之精雅,皮锡瑞之疏鬯,王先谦之简洁,亦不愧为一朝之后劲。盖自乾、嘉以还,骈文体格始正,作者亦始极其盛,若阳湖刘可毅之研《都》炼《京》,熟精《选》理,亦能树一帜于诸人之后矣。

  ◎黄梨洲论文

  黄梨洲撰《明文海》,所阅明人集,几至二千余家。如集中首篇桑悦《北都》、《南都》二赋,朱竹垞著《日下旧闻》时,搜讨未见,论者称为一代文章渊薮。其论文有曰:“唐以前句短,唐以后句长;唐以前字华,唐以后字质;唐以前如高山深谷,唐以后如平原旷野。故自唐以后为一大变,然而文之美恶不与焉。其所变者,词而已矣。其所不可变者,虽千古如一日也。”此足以扫近人规橅字句之陋矣。

  ◎傅青主不喜宋后文

  傅青主不喜宋后之文,尝曰:“此所谓江南之文也。”于欧阳永叔亦力诋之。尝书《集古录》后曰:“此老真不读书。”

  ◎侯朝宗一夕补文

  侯朝宗豪迈不羁,以明经累举于乡,辄报罢。明亡不仕,益放意于声伎。已而悔之,发愤为诗古文,倡韩、欧学于举世不为之日。尝游吴下,将刻集,集中文未脱稿者,一夕补缀立就,人益奇之。

  ◎吴庆百草露布

  钱塘吴庆百征君农祥,尝应李文襄公之芳聘。时文襄以荡寇功督两浙,建牙于衢,以扼闽冲。羽葆棨幢,吏从带弓鞑,夹阶立,上谒者或不敢仰视。吴至,长揖之。明日,宴于射堂,军中以鸣镝射戟枝侑酒。酒半,文襄离席起,酌金叵罗寿吴,请草露布。吴且饮且口占,授书吏,一坐尽倾。久之辞去,为画便宜数事,文襄再拜曰:“感君良箴,吾曩者知君不尽,乃以为文士也。”

  ◎王昆绳评订文章练要

  大兴王昆绳,世称或庵先生。晚年与李刚主师事颜习斋学礼,终日正衣冠,对仆隶,必肃恭。慕汉诸葛武侯、明王文成,而目程、朱为迂阔。常自负有经世学,雅事箸作。其《评订文章练要》一书,时为颍州宁世簪、桐城戴名世所同阅,歙县程城参正之。盖以评文之法,评经书及史子集,虽不脱明人积习,然语中肯綮,津逮后学,厥功甚伟。

  书分六宗百家。六宗曰《左传》,曰《孟子》,曰《庄子》,曰《楚辞》曰《战国策》,曰《史记》。百家之类三:公、谷、管、韩诸家一也,《汉书》以下诸史二也,汉、魏诸名家集三也,六朝而下不与焉。简练精要,以为规矩准绳,详而说之,以尽乎文之变。尝曰:“《六经》者,文之祖。六宗别子为祖,而各立门户以为宗。百家不能出六宗范围,六宗不能出《六经》范围。究之,惟以道为归而已。”

  城序其书曰:“每听先生论文,如淮阴侯登坛,萧、曹为之屏息。如吴札观周乐,见微而知清浊。如宣尼赞《易》,尽三极之道,高明广大而不外乎中庸。”其所评订文章,远胜鹿门、月峰诸家矣。

  ◎吴山尊选八家四六文钞

  全椒吴山尊鼒选《国朝八家四六文钞》,八家云者:钱塘袁简斋枚、昭文邵荀慈齐焘、武进刘圃三星炜、曲阜孔顨轩广森、钱塘吴谷人锡麒、南城曾宾谷燠、阳湖孙渊如星衍、阳湖洪稚存亮吉也。山尊为吴谷人弟子,恪守师说,不敢越雷池一步。

  其选骈文,藉阐宗风,故去取较隘,人比之为桐城派古文是也。国朝骈文,以山阴胡稚威天游为第一,而江都汪容甫中亦表表者,皆在吴谷人之前,而山尊选本,宁缺不录,又何疏耶?

  ◎穆庆能为骈体文

  吴门蒋氏,有小奚奴名穆庆,能为骈体文。一日,许穆堂侍御过其宅,闻鹦鹉吟云:“春日晴和,新莺百啭。秋风萧瑟,病蝶孤飞。”绝妙好辞也,穆堂大异之。及询主人,始知为庆所撰以教鹦鹉者,为之叹赏不置。

  ◎姚梅伯擅骈俪文

  姚梅伯,名燮,与魏默深、龚定庵、庄剑人同时。才气学术,足以凌轹魏、龚,蒋非其敌也。著书数十万言,《骈俪文榷》为最高。死后名不甚彰,当世崇拜魏、龚,而无人知有姚,名位限之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