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丧祭类5


  ◎蒙人祀天门星

  蒙人每晨熬茶毕,将一勺出户,向东南奠之,跪诵经语一句,谓之哈拉哈乌敦,译言天门星也,即灵星。

  ◎蒙人祀佛

  蒙人居行帐中,必供佛数龛,像以铜制,贫者则以泥制。供佛之处,率在包之西隅,随门为向。供净水五杯,或炒米五碗。碗以铜制,式扁缘厚。佛前然火一盆,牛油海灯各一具,均长明不灭。佛龛前除叩拜外,不许人立,谓阻佛路也。拨火之铁翦夹,人不得动,动之则谓招口舌也。

  行帐外必悬红或白方布旗,大小不一。旗密书经语,皆藏文,喇嘛所书也,飘扬风中,俗呼经旗,云以镇邪魔也。

  ◎蒙人悬帛致祷

  蒙俗尚鬼,山川神祗,累石象冢,常悬帛致祷。报赛则植木为表,谓之鄂博。过客致敬,不敢犯也。

  ◎蒙古跳神豫防劫祀

  蒙古跳神用羊酒,以一人介冑持弓矢坐于墙阙。盖先世有劫祀者,故豫使人防之,后因沿为制也。

  ◎蒙番磕等身头

  青海柴达木蒙番之奉佛,必磕等身头,望南叩头而进,以拜代步。身贴地,两胫后伸,两手前推,手指印地为记。起而前,足趾接手印处,跪下复拜。起立,再步至手印处,跪下复拜,以趾接指。连环相接,中无隙地。每一拜则向前行六七尺,每日可行十里,如是竟日。

  过阿克坦河、巴颜喀剌山、木鲁乌苏、当拉岭、喀喇乌苏、冈里斯山,至拉萨达赖喇嘛所居之寺,凡七千里,约历一年有半,尚有雨雪风沙之时,则须两年有余矣。

  ◎苗人祭用牛彘

  白苗之祭祀用牛。其屠牛之法,先絷之,乃使大力者以斧背击其脑,必一击即倒,再剖割之。倒之方向,谓为有关祸福,如向不祥之方而倒,则群扶之,务使转其向。此法青苗、黑苗、花苗及仡佬、倮罗、仲家、蔡家诸族皆同,然祇屠祀祖之牛时如此耳。

  祭时若不用牛而用彘,则曰做母猪鬼。乃择一长高而瘠之彘,先刺毙,以泥遍涂其身。掘地为灶,燔多柴,投涂泥之彘于其中。二三小时,取出拨泥,皮毛随脱,分啖之,必立尽。又指某地为昔年曾做大鬼杀牲数万之地,相率不敢居。凡有疾病灾害,则祷于先人之墓。

  ◎粤寇铸像奉祀

  粤寇洪秀全皈依加特力教,尝以黄金铸天主像,高三尺许,供奉高台,率其徒党礼拜。越宿,乃被窃,洪大怒,杀二十余人。

  或曰:秀全崇奉邪教,尝雕一木像,高二尺许,人身虎头,云系天父差来传语,众叩拜甚恭。逢礼拜期,裹以黄绸,置台上。遇阴晴,三日前徧挂牌,诡称天父下界告知。所派间谍,每百人为大队,五人为小队,身贴小布一块,如指面大,腿臂各分暗记,分道而行。或装僧道,或扮乞丐,或肩挑贸易,每至一处,即于城墙画一白圈为暗号,欲使愚民疑为天神下降也。

  ◎粤寇祷辞

  洪秀全据金陵时,临餐,率诵赞美诗。诗为洪自制,其辞云:“赞美上帝,为天圣父。赞美耶稣,为救世圣主。赞美圣神,封为神灵。赞美三位,为合一真神。天道岂与世道相同,能救人灵,享福无穷。智者踊跃,接之为福。愚者醒悟,天堂路通。

  天父鸿恩,广大无边。不惜太子,遣降人间。捐命代赎,吾侪罪孽。人知悔改,魂得升天。”初入城时皆诵此,后又屡易。诵毕,各向外跪,手书默念“小子秀全跪在地下,仰求天父皇上帝老亲爷大开天恩”等语,末句则高呼“杀尽妖魔”等字,于是始饭。

  ◎梨园供奉之神

  梨园子弟之唱昆曲者,辄奉一少年白晳冠服如王者之神为鼻祖,谓为老郎,相传即唐玄宗。殆以中秋游月宫霓裳偷谱之事,而玄宗且自称三郎,又因禅位倦勤退为上皇,而称之曰老郎,此傅会之所由来也。至唱秦腔者之祀秦二世胡亥,谓胡亥所倡,则不知何据也。

  ◎衡人送赵公

  衡州贸易之家,必有赵公,俗所谓招财菩萨者是也。然赵公之来,必有亲友欢送之,否则不能保其发财也。欢送之手续,必先具帖报告,于某日邀集其欢送者,华服峩冠,以一人携赵公,附以爆竹声、锣鼓声,(亦有不用锣鼓者。)蜂拥而去,磕响头,赞土地,送之商店,然后餔啜,且索酬焉。

  ◎闽海船祀天后

  闽中海船之舵楼,皆有小神龛,龛中安设天后牌位,并备具木制之小斤斧锯凿等物。若遇大风浪,必先斫断桅木,以免摇撼。仓猝间力斫之不断,则由舵工向神龛虔诚拈香,然后取出木制之小斤斧,作斫伐之势,则其桅自断。天后林氏,初封天妃,莆田人。

  ◎以祀关羽愚蒙

  本朝羁縻蒙古,实利用《三国志》一书。当世祖之未入关也。先征服内蒙古诸部,因与蒙古诸汗约为兄弟,引《三国志》桃园结义事为例,满洲自认为刘备,而以蒙古为关羽。其后入帝中夏,恐蒙古之携贰也,于是累封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以示尊崇蒙古之意。是以蒙人于信仰喇嘛外,所最尊奉者厥惟关羽。二百余年,备北藩而为不侵不叛之臣者,端在于此,其意亦如关羽之于刘备,服事惟谨也。

  ◎黎人祀李明

  琼州峒黎祀狸神,水旱疾苦皆祷之。相传神降世于三百年前,能以术屠猛兽,驱蛟螭,故祀之。或谓狸为李之误,神姓李,名明,乃杜永和部将。明永历帝事败,走之潮州,后入琼州之黎山。黎人初欲害之,独身与群黎斗于野,三合三胜,黎人惊服。有酋长某迎以居,使其人从习武。

  当是时,黎人水耕火耨,绩木皮为衣,神至,出所携棉子种之,萌芽怒生,以秀以吐。实熟之际,累累者百顷一白,教之出棉,贸于汉人,多得钱盐。黎人喜,又教之招汉人授纺织之法,黎中始有棉布。黎人居山峒,出入多虎患,猎以标枪,不慎,辄为所伤。神取黎中毒箭,度虎所经处置之,一夕毙其七,虎为绝迹,黎人始神之。溪有青螭,人与牛马往往为所啖,神教于溪旁别穿一陂,堰上流注之,溪水大减,乃以石灰百石倾入溪,溪水皆沸,螭跃出岸畔而死,于是黎人益神之。粤东有水患,神教黎人招汉人为垦田,收其租。汉人多全活,而黎人得安享焉,汉黎益洽。黎人始知有书算矣。神度黎人信之,益教以大义,黎人屠杀斗争之习更为之戢。因纳妇峒中,家焉。

  晚岁,有汉人二,披僧服来访,语剌剌,竟两日夜不休。客去,神语妻子曰:“汝曹当为汉人,此间不宜久居。”家人皆讶之。夜而寝,晨而不起,视之,血淋漓,已尸解矣。有遗书一封,面曰:“待无空大师来,付之。”其子私启函,书寥寥,无多语,惟云:“负先皇帝,久应死。惟以大仇未报,故稽之。今同志诸君能若此,幸甚。自恨老迈一无能,谨效田光之送荆轲。”寻前僧果来,付之,长喟去。

  无几时,吴三桂举兵,闻有老僧参其军事。及三桂僭号,僧愤,面质三桂曰:“向为君画策,将为兴复,何乃自取耶?背义负天,窃恐神之不佑也。”三桂惮其辞直,使左右扶以出。僧愤绝,竟呕血死。不数年,三桂亦败。闻僧亦遗老遯迹者,殆即无空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