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异禀类5


  ◎和珅记性绝佳

  和珅记性绝佳,每日谕旨,一见辄能默记,乃至中外章奏连篇累牍,仓猝披阅,皆能提纲挈领,批却导窾。以故与闻密勿,奏对咸能称旨。此所谓才足济奸,聪明误用者矣。

  ◎张永清五龄背御制诗

  乾隆戊辰,高宗幸曲阜,谒孔林,济南贡生张廷玉挈其五龄孙永清跽迎道左,自陈能背诵御制《乐善堂全集》。高宗召见之,果不谬,文义声律,悉能了解。高宗大悦,御制诗赐之,并钦赐举人。

  ◎钱竹汀王西庄背诵历书

  嘉定钱竹汀宫詹、王西庄光禄本至戚,生同时,长同塾,名誉官阶亦相颉颃。相传宫詹少时,一日在塾检阅历书,通光禄至,因谓曰:“吾与若偕读,能先默诵者为胜。”宫詹允之。

  光禄甫读一遍,已能背诵,宫詹则读三遍而始能之,于是同塾之人咸优光禄而绌宫詹。及翌日,请再试之,宫詹一字不误,而光禄则间有讹舛,以是知二人固无分轩轾也。

  ◎孙渊如背诵文选全部

  阳湖孙渊如,名星衍,年十四能背诵《文选》全部。

  ◎汪容甫过目能记

  江都汪容甫明经中,蚤岁家贫,无书,尝入坊肆借阅,过目能记。既而贩卖书籍,且贩且诵,博览古今文史,学遂大成。

  ◎张大进愿背诵所读书

  翁覃溪视学粤东时,所出文告有“广东士子素不读书”之语,一日,岁贡生张大进具禀上陈,自称生平所读之书,尽能背诵者三千余卷,能通大义未能成诵者五千余卷,开列书目,禀请考验。

  翁召之至,将有以难之,张复曰:“此考不载功令,贡生不能尽读数千卷而妄言欺诳,受罪何辞。倘若不谬,亦欲一叩学使胸中之书,能成诵者几卷,通大义者几卷,尚望惠告,以广见闻。”翁以其侮己也,大怒,叱之使出。

  ◎李侍尧过目不忘

  李昭信相国侍尧,少以世荫膺宿卫,高宗见之曰:“老奇才也。”立授满洲副都统。后任广州将军,转两广总督,先后几二十余年。性机警,案牍过目辄不忘,属吏谒见,数语即知其才,谈其邑之利害动中窾要,人有阴事,缕缕道之如目睹。

  ◎于文襄强记

  高宗御制诗文皆无定藁,上朗诵后,由大学士于文襄公敏中为之起草,一字无误。后梁诗正入军机,上命梁掌诗本,专委于以政事。一日,上召于及梁入,复诵天章。于目梁,梁不省。

  及出,于待梁誊录,久之不至,问之,茫然。于曰:“吾以为君所专司,故不复记忆,今奈何?”梁愧无以答。于曰:“老夫代公思之。”因默坐斗室刻余,录出,所差惟一二字耳,梁大折服。

  ◎纪文达不谷食

  纪文达公昀生平未尝谷食,米不进口,麦饭则偶一尝之。饭时,烹肉一盘,熬茶一壶,别无他物。每宴客,肴馔亦精洁,主人惟在旁举箸相让而已。一日,偕人闲话,适有饷火腿数斤者,啖之立尽。

  ◎纪文达中夜见物

  纪文达自言少时中夜开目,一室之物无不见之。及年踰二十,乃仅见一二物而已。

  ◎纪文达对语敏捷

  纪文达对语敏捷工巧,一日,为其师招饮,座有戊子科父子同榜者,师云:“晓岚,尔善对,今有出语,能即席成之,当以百金古砚为赠,否则照罚。”纪诺。师云:“父戊子,子戊子,父子戊子。”纪不假思索,即对云:“师司徒,徒司徒,师徒司徒。”盖某时为户部尚书,纪时为户部侍郎,皆本地风光也。

  ◎彭文勤对语敏捷

  高宗燕见词臣,谈次,出对曰:“水冷酒,一点水,两点水,三点水。”南昌彭文勤公元瑞时亦侍侧,应声而对曰:“丁香花,百人头,千人头,万人头。”

  ◎戴可亭父子享大年

  国朝宰辅,颐耋引年,戴可亭相国其称首矣。相国名均元,年九十有五,长子户部郎中诗亨侍养在籍,年将八十,依依膝下,如婴儿,人呼为小莱子。

  ◎汤云程古稀再庆

  乾隆辛未南巡,有湖南老人汤云程接驾,年一百四十岁。高宗先赐匾额云“花甲重周”,又赐云“古稀再庆”。其孙曾随者,皆白发飘萧之翁也。

  ◎王世芳寿百十七岁

  南亭老人王世芳,临海人。康熙丙辰,曾养性犯台州,祖为贼所害,老人随父请兵,夜袭贼营,杀贼无算,口不言功。归而读书,家贫,卖药自给。年四十九入学,八十贡成均,九十六官遂昌训导,百有九岁告休,七世一堂。高宗御赐诗章,并赏国子监司业衔,建坊表以旌人瑞。老人寿百十七岁始终。

  ◎姚仁和百有三岁

  扬州北湖姚老人仁和,乾隆丙午夏六月,乘肩舆入市,一老人负囊从之,囊中皆钱。童子数十人绕其舆,不能前。仁和怒,责负囊老人,负囊老人唯唯。已而入市肆饮,尽肉半斤,曰:“吾不耐舆矣。”步行去。负囊老人随之不及,汗浃背。盖是日为仁和百岁诞日,谒沿湖诸神庙,负舆者其两孙,负囊老人其子也,年八十矣。

  仁和发尚黑,望之如六十许人。于是里人将为之举于有司,而商人某更欲张其事,仁和婉谢曰:“我农人,生平未敢上人,故活至今日。一旦自肆,非农所宜,且天促我岁也。”遂中止。邗上士大夫乃皆赋诗寿之,而焦里堂孝廉补为之序,时老人已百有三岁,尚无恙。

  ◎丁文恪九十九岁

  内务府总管丁文恪公皂保,汉军人,寿至九十九岁而薨。袁简斋尝往谒,问养生之方,丁曰:“薄滋味、少愠怒六字而已。”又曰:“人在世,居心行事不可一日无喜神护持。”袁拜而识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