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敬信类3


  ◎陆丽京言必信

  陆丽京学既渊茂,而言必信,行必果。有人属书邮寄者,务令必达,且终身未尝私扣一函。时人以阮长之不侮闇室比之。

  ◎路安卿重然诺

  曲周路安卿封翁泽农重然诺,久要不忘。与昆山顾宁人处士炎武善,偶有缓急,假顾金,绝无一人知之者。及闻顾逝,即寄偿其家,不以其歾而爽约也。其嗣子来,留之肄业,踰二载,厚装遣之。

  ◎蔡眉人重然诺

  蔡眉人,世族也,被服儒素,生平重然诺。方病之殷,有来问所托事者,家人辞之,眉从枕上大声应之,且诵荀息之言曰:“死者复生,生者不愧。”盖眉人自知病革,意谓生者几时能不相见,生者后死,死者不愧也。

  ◎周舆则重然诺

  钱塘周舆则,名轼,重然诺,不斗智璅璅。起家中人产,为贾吴越间,末年乃比素封。康熙辛卯,一遭盗劫,南北诸贾寄帑千计,咸谓无遗。事定,倾囊还之,曰:“宁失吾有,勿以累客。”客益叹服。其后客遂辐辏于其门。

  ◎黄庭表重信

  太仓黄庭表太史与坚性落落,惟与人交,有所诺,虽当生死患难,不欲转目相背负,盖重信也。

  ◎程鱼门不爽游约

  程鱼门客金陵,尝与袁简斋约游雨花台,及期而风雨作,有尼之者,鱼门曰:“简斋,信人也。吾与之期矣,而不往,乃独使彼为信人乎?”遂持盖着屐,途中甚狼狈,不顾也。至,则简斋之行厨已在矣。俄而简斋至,天亦霁,遂相与赋诗饮酒以为乐,流连竟日,薄暮始归。

  ◎良穆腾请停旗人淘汰例以示信

  八旗兵丁,凡非满、蒙人之投效及本身有罪者之子孙,名隶附册。每届三年,辄一淘汰,销除旗档,坐是遂穷无所归,至有流离失所者。乾隆时,京口驻防镶蓝旗佐领良智建议:以为嘉其祖父之劳,赏延于世;戮其祖父之罪,罚弗及孥。前既以加恩而准其入旗,今乃以无罪而使之出旗,失信于人,甚为朝廷惜之。拟请停止三年淘汰旧例,以广皇仁而昭大信。大府据以上闻,得旨俞允。良字穆腾,性简默,寡言笑,好读书,工画兰竹,尤精满、蒙文。子一,即道光壬寅殉难之望阿也。

  ◎蔡璘重诺责

  蔡璘,字勉旃,吴县人。重诺责,敦风义。有友某以千金寄之,不立券。亡何,其人亡,蔡召其子至,归之,愕然不受,曰:“嘻!无此事也,安有寄千金而无券者?且父未尝语我也。”蔡笑曰:“券在心,不在纸,而翁知我,故不语郎君。”卒辇而致之。

  ◎刘融斋偿逋不逾期

  兴化刘融斋司业熙载,尝以翰林侍上书房,贫无仆,每入直,怀食物以往。届年节,内竖例索犒金,一日某小阉至,见其方以脱粟煮于老瓦礶,询之曰:“君所食耶?”逡巡去。久之,愈窘,将断炊,乃辞官,乞假游晋,假寓某同年所,设帐授徒。修脯所入,辄铢积寸累,以偿宿逋,戚友所贷,虽一金必还,且无一逾期者。

  ◎吴彦甫不欲失信

  吴彦甫侍郎在京时,一日饮于乡人家,酒阑行令,负者罚于翌日作东道主,乃饷同座者以晚餐。吴屡负,而是日骤寒,吴归而疾作,同座者知之,诫勿设宴,吴不可,仍折柬招客,令家人设具。或诧之,则曰:“此虽游戏事,亦不欲失信也。”客至,仍出而酬酢,且终席焉。

  ◎左文襄不欲失信

  各省省城附郭之知府谓之首府,首府出缺,由藩司查照补缺轮次,挨班序补。湘阴左文襄公宗棠督两江时,不明此例,适江宁府出缺,即以其文案试用知县某署理。藩司力争不可,文襄曰:“保过府班,则得矣。”藩司曰:“府班人多,谈何容易?且朝廷有定制,似不宜擅更。”文襄大怒曰:“君以朝廷胁我耶?我出将入相数十年,用人惟知择其才耳,不知定制也。”藩司愤。

  时苏抚某亦与文襄有隙,乃以擅改祖制紊乱官常劾之,文襄不知也。及部员函告文襄,文襄语人曰:“我许某权首府已言之矣,不可失信也。”乃奏以试用知县保举知府。旋奉上谕,着照所请。

  ◎穆香甫偿逋不失信

  天津有穆香甫者,回人也,以诚笃着,富累世矣。香甫之父在时,一日,有豆船被水,泊岸求售,上船审视,以廉价购之。盖豆之被水者,仅外层耳,其在内者,均干燥,可久囤也。是年豆适匮,遂大获利。香甫亦营豆业,某岁失利,大困,其所与往来之票号钱庄皆以香甫诚笃,戒令明岁清偿。香甫不允,曰:“吾惟知负人逋,必如约以偿,即荡产亦不恤。吾穆氏向固若是耳,信不可失也。”遽簿其物,售以付债主,于是遂贫。

  ◎边竺潭不欲失信

  光绪时,汉军宗啸吾司马山、任邱边竺潭鹾尹葆枢皆需次于浙,过从甚密。宗有孙月泉布衣所手拓之汉帖五帙,视为瓌宝,什袭珍藏,不轻示人也。边尝假观,以十日为限,谓必自賫以返之。及期而运使传见,以有要公,约作竟日谈。边虑误返帖事也,亲挟之诣宗,宗留之,摩挲鉴赏,约一小时始出。

  诣运署,则已误见客时矣,屏不见。他日,运使语钱塘丁松生大令丙曰:“边某抗我命,何也?”自是深咎之。丁曰:“彼亦欲不失信于人耳。”

  ◎谢阿明不敢失信

  有谢阿明者,苏之市井细民也,以鬻果为生。桃、杏、李、梅、梨、橘、瓜、莲、藕、栗、枇杷、杨梅之属,每届时,必担之行里巷以求售,价不二,品必佳,人咸信之。有与之期者,付定资,届期必如其日时以与之,未尝爽约也。一日,临顿路夏子英定购白沙枇杷,约期交易,及期而洞庭山之船不至,乃反其定资。夏语以明日交货不为迟,谢曰:“吾自言今日,吾不敢失信耳。”

  ◎潘文勤宴客不失时

  吴县潘文勤公祖荫每具启约客,客依时至,则进酒尽欢,或稍越时,则肃之入座,啜之以茗,且与长谈,而终不具馔。坐久,客饥,则令进面一器而已。客退而让其慢,文勤不受也,曰:“客自失时,我何罪焉?”

  ◎赵仲穆镌石不爽约

  武进赵仲穆,名穆,以镌刻图章负盛名。光绪己丑七月,俞筱甫通守以家藏田黄、鸡血、昌化等佳章四十方俾其镌,约十月望可取。

  九月,赵寝疾,十月初旬犹未瘳,虑愆期,力疾起,为之奏刀,三日夜,惫甚。其妻固尝从学,悯之,至是为之代者半,十四日悉告蒇,俞如期取之以归。子小铁,能世其学。

  ◎俞筱甫如期还金

  俞筱甫通守尝榷税于西兴,不妄取,及卸事,几无以给朝夕,贷于谭复堂司马,约以翌年岁晚偿之。将届期而疾作,乃辍医药,货琴书以摒挡一切,卒如期以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