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忠荩类10


  ◎宋承庠殉拳乱

  光绪庚子,八国联军入都城,孝钦后率德宗西狩。华亭宋养初侍御承庠方巡城,守“城亡与亡”之义,仰药以殉。

  ◎王铁珊殉拳乱

  光绪庚子之变,英山王伯唐主事铁珊方在都,意谓拳匪排外,适启外侮,各国必联合兴师以见攻也。其寄族伯蕊修书云:“联军必至,非骄将乱民所能敌,都城如陷,誓以身殉。”城破,遂死之。

  ◎王焕殉拳乱

  光绪庚子,寿山为黑龙江将军,拳乱起,左右有与通者,寿信之。幕僚王焕力言其妄,寿不怿,王辞行矣。拳诬其通洋也,迫寿速之反,既至,即戮之。焕字辅臣,山阴人,官郎中。在京邸时,与寿结异姓昆弟,曾济寿于微时者也。

  ◎冯夏威为国牺牲

  光绪乙巳六月,南海冯夏威以美国苛虐华工事,自戕于沪上美领事馆,粤人震悼。丙午六月,龙州广东会馆绅商开追悼会,某撰联挽之云:“论四千年义烈人才,用抵制伸民权,君真不死,当二十世竞争时代,以和平存国体,我敬先生。”

  ◎咸水妹爱国

  粤东咸水妹,率自他省拐贩而售之蛋户者,衣服诡异,不与常妓同,人以其侍西人也,多贱视之。然是中人亦各有意志,大率为咸水妹者,多立志不至欧洲,不入西教,非嫁西人则不改西装。其言曰:“吾之为是,以迫于不得已也。若遂欲吾心向西人,岂有是哉?”

  又虽与西人相接,多物色国人,择年相当之可事者,俟蓄积稍富,则嫁之。既嫁,则不复与旧时侪偶通,以恐为夫所贱视也,夫若不嫌,始来往如平昔。其嫁西人者,十不一二也。

  有名联桂者,尝为某船主所昵,计月给资,俨然妻室也。自港至申,中途,见一民船将覆,船主无救意,联请船主救之,船主曰:“此中国人船,何与我事?”联桂怒曰:“汝如此轻视中国人,则吾亦中国人,以后请与汝绝。”船主又曰:“汝何必如是?此非粤人船。”联桂愈怒曰:“此虽非粤人船,然亦中国船也。汝何为于我中国加以区别乎?”船主不得已,始停舟施救焉。

  西人之至我国者,多与咸水妹相昵,久之,或月给值以养之,或竟娶为妻,至礼拜堂成礼,并登报宣告。其稍有身分者,虽与相处如夫妇,告人,则仍称之为妓也。然娶咸水妹者,大率安于我国,不复为归计。即归,女亦不从,以离国则亲友尽绝,且势孤也。

  ◎髯阉殉德宗

  光绪末,有髯监者往来燕市中,自述其入宫之历史。谓少生于杨村,年七岁,以小刀嬉戏,势去其半,晕绝。父母痛甚,延医治之,如法阉割,逾数十日而创平。适村中人有与某内监识者,夤缘得入宫,事德宗,年十五矣。时帝年亦十四五,典学之余,好嬉戏,于击球尤昕夕不废。余遂娴其术。帝谓余能事己也,宠逾他监。一日,帝以他监多不能识字,谓余曰:“汝能诵《四子书》乎?”曰:“能。”“能诵《五经》乎?”曰:“不能。”曰:“朕教汝,汝为朕弟子。”于是朝夕授以经。余颇自奋,帝亦谓余敏而好学。不二年,《五经》粗毕业,帝曰:“朕不能为汝师矣!”从上书房取子史及唐、宋人诗文,命余读之,谓得奇解,当以相质证。自是而学遂大进,帝辄曰:“竖子可教也。”

  洎帝大婚,以余值内书房。余年亦稍长,鬑鬑髭根,忽渐现于余颊,宫中颇疑余为伟男子,顾帝甚宠余。一夕,屏他侍谓余曰:“汝亦思室家乎?”余长跪对曰:“不敢。”帝曰:“朕不汝罪,汝第言之,朕当遣汝出宫,还汝室家也。”余涕泣以对曰:“蒙陛下恩宠,不敢不直言。小臣自幼阉割,不意近日阳茎旁挺。但此身已不完,出宫,恐亦无以自立家室,惟陛下哀怜之。”帝曰:“既若是,恐居此间不便。朕不汝罪,第恐他人不能汝容耳。”乃赐余内帑五百金,命出宫,还觅婚配。

  余叩头谢,谓蒙皇上再造之恩,没世不忘,当力图报称。不意余出宫后,觅父母不得,询之邻里,则已亡去数载矣。求戚族,亦不可得。自念此身已残废,决计终身不娶,今鬑鬑者已满顋矣。戊申冬,德宗上宾,髯监遂缢于芦沟桥畔。衣带中有绝命诗云:“无端毁体忆髫年,供奉黄门荷宠怜。今日龙髯攀未得,小臣应许负登天。”

  ◎李六更欲救国

  宣统朝,天津有李叟者,痛时事之日非、人心之渐死也,辄痛哭于衢,有时持柝巡行里巷,而打六更,高呼“中国将亡”、“同胞速醒”等语。不衫不履,形同疯癫,至京亦如之。人问其姓名,则曰李六更。

  ◎宣统辛亥死事诸臣

  宣统辛亥八月十九日,革命事起,武汉军兴,死绥将士、殉节官僚亦复不少,兹记其最著者如下:

  黄忠浩为湖南防营统领,民军攻抚署时,黄出阻被戕,事闻,诏恤。

  王毓江为候选道,充湖南营务处总办,同时被杀,诏恤。

  陈瀛为湖南长沙县知县,被执不屈,卒以枪毙,诏恤。

  陆锺琦为山西巡抚,殉于任,诏照总督例从优赐恤,赏二等轻车都尉世职,予谥文烈。

  陆唐氏,锺琦妻也,与锺琦同殉,诏旌表。

  陆光熙为翰林院侍讲,锺琦子也,同殉,诏赠三品京堂,三品京员例从优赐恤,予谥文节。

  谭振德为山西某协协统,与锺琦同殉,诏照协都统例赐恤。

  熊国斌充山西某营管带,与锺琦同殉,诏照正参领例赐恤。

  李升、马八、牛万春,均锺琦仆役也,同殉,诏照兵丁阵亡例赐恤。

  松寿为闽浙总督,与城殉,诏赠太子少保,赏二等轻车都尉世职,总督例赐恤,予谥忠节。

  朴寿为福州将军,被执不屈死,诏赠太子太保,赏二等轻车都尉世职,将军例赐恤,予谥。

  冯汝骙为江西巡抚,殉难于九江,诏照总督例赐恤,予谥忠愍。

  赵国贤为广东潮州镇总兵,与城殉,诏照提督例赐恤,予谥忠壮。

  端方为署理四川总督,中途遇害,诏赠太子太保,赏二等轻车都尉世职,照总督例赐恤,予谥忠愍。

  端锦为三品衔河南候补知府,端方弟也,同殉,诏照三品官阵亡例赐恤。

  志锐为伊犁将军,与城殉,诏赠太子少保,照将军例赐恤,予谥文贞。

  锺麟同为云南统制官,兵变阵亡,诏赠副都统,照副都统例赐恤,并予谥。

  王振畿为候选道,充云南兵备处总办,与麟同同殉,诏照协都统例赐恤。

  范锺岳为云南辎重营管带,中弹阵亡,诏照正参领例赐恤。

  良弼为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兼军谘府军谘使,被炸受伤,身殒,诏照副都统例赐恤。

  载穆,宗室也,抵京口副都统任甫四月,江苏独立,民军约之缴驻防各营军械。载知事急,集众议之,愿殉身而保全镇江人民,遂于缴械之夜,阖户自缢。

  桂城,字仲藩,为宪兵科协军校,江南陆军警察营管带官。江、浙民军会攻江宁,统制徐绍桢督第九镇新兵驻秣陵关,桂以事往谒,被拘留,闭荒祠中。会第九镇新兵败于雨花台,退守秣陵关,众迁怒于桂,拥之出,不屈死,距莅事未五月也。事闻,予谥刚愍。京口驻防员弁奉差于新兵营而同被难者有国全、海靖、文馨、秉升,江宁驻防有某营教练官恩锡及海祥等十余人。

  杨调元,号龢甫,贵筑人。宦陕西,以宣统辛亥正月权渭南令。先是,江、浙革命军数起,皆挫衂,始改计,以学生之隶籍新军者徧结其将校卒伍,俾效援应,海内新军无虑皆跃跃思一试矣。陕军颇荏弱,恐不足集事,则又阴饵会党以厚其力。方伺隙待发,秘谋亦稍稍泄,遂决计大举。八月十九日,武昌事起,洎九月朔,陕变继作,诸守令靡所为计,多委而去之。杨独毅然,谓守土吏当与城存亡,西安既有变,州县土匪且旦夕起,必痡毒闾左,亟召绅民议城守。

  陕之东境沿渭南北有所谓刀客者,皆椎埋屠沽辈,杀人报仇,数冒县官法,然颇有约束,不甚为暴乡里。至是,感杨义,争自效,誓以死卫桑梓,数日间,集者万余人,檄邑绅韩有书统之。有书故武进士,诸刀客所敬惮者也。于是邻匪蠭起,羡渭南富实,谋入境寇钞屡矣,先后悉为有书所击走,众赖少安。已而有临潼武生张士原者,无赖子也,矫军政府命,率众至渭南宣谕,城扃不克入,则呼噪,将进攻。

  杨念大势已去,战守亦徒苦吾民,乃登陴语之曰:“若果自谓义师,当勿伤吾民,其释兵而入。吾为民故,故推诚,与若商搉,不者,城决不启。且此邑民兵万数,非不能一战也。”士原知不可诎,即释兵入见,言省中饷绌,议赋捐于民。杨不可,自出俸钱五千金与之。士原意未惬,忿怒,语侵杨。杨慨然曰:“吾为朝廷守土吏,谊以城为存亡,所以委曲迁就者,欲脱吾民于兵祸而后归死。今訽辱至此,其尚可偷生乎?”遂投井死,时九月十一日也。

  汪承第,镇洋人,字棣园,四川候补县丞。宣统辛亥九月,署双流县知县。一日,革命军扑城,汪率小队御之,中三鎗而死。时吴县曹元忠方办内阁制诰局第三科事,以其时已十二月二十五日,同乡官皆已出京,无可具结,即为代办,拟旨用玺,照知府阵亡例赐恤,并加道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