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称谓类2


  ◎曾文正称刘玱林为玱林先生

  咸豊辛酉春,曾忠襄公国荃围攻安庆,粤寇陈玉成部下刘玱林方据集贤关,为城中犄角,曾文正致书忠襄有云:“勿使玱翁逸去。”又称之曰“玱林先生”。继闻鲍超攻破其垒,杀之,则大喜。文正素持正,不轻假人以辞,于玉成则直斥曰狗,于玱林则尊之曰玱翁,曰先生。玱林殆亦当时粤寇之健者也。

  ◎大老爷老爷

  明时缙绅,惟九卿称老爷,词林称老爷,外任司道以上称老爷,余止称爷,称老爹而已。乾隆时,内而九卿,外而司道以上,俱称大老爷。自知府至知县,亦称大老爷。咸、同以降,至光、宣间,知府无加衔者,以至知县,皆称大老爷。佐贰六品以上,即大老爷,举贡生监无不老爷,甚至市侩捐六品衔,亦大老爷矣。

  老爷之称,又最为普通,凡文武官吏之家中奴婢无不称其主曰老爷,中堂且然,不若门外之人之须一一分别也。又俗以举、贡为有授官之基础,故亦得受此称。光绪末,老爷更多,偏僻之地,乡人且称生监为老爷,即非生监,两家居平日着长衣者,亦皆称之为老爷矣。

  ◎太爷太老爷

  太爷之称,次于大老爷及老爷,以称外官之佐杂,县丞以下是也。函牍中有称之为大老爷者,则略尊矣。而乾隆时之举人、贡生,亦称太爷。

  ◎老大人老太爷

  自身有官职,其封翁,大者称老大人,小者称老太爷。

  ◎爷

  北人侪辈相呼辄曰爷,以其姓氏加于上,曰赵爷,曰钱爷;以其行列加于上,曰大爷,曰二爷。光绪朝;都人每称恭忠亲王为六爷,醇贤亲王为七爷。

  ◎少爷孙少爷

  少爷、孙少爷者,官之子孙也。自身为大人,子可称少大人,孙可称孙少大人。自身为大老爷,子可称少老爷,孙可称孙少老爷。若自身为太爷,则子孙亦仅称少爷、孙少爷而已。晚近以来,富室固沿是称,即稍有体面者亦然。

  ◎某官

  凡年未及冠之男子,尊长及奴仆,或以其行列别之,曰大官、二官;或以其咳名(即乳名,亦即小名。)冠之,曰某官。此亦可见社会之热心仕宦也。十龄以外,辄改称少爷。

  ◎相公

  咸丰以前,奴仆之于未仕者,如监生、诸生,皆称以相公。以其姓或名或号或行列冠于上,曰某某相公。

  ◎大帅老帅

  大帅之称,初惟施之于大将军或经略也,后且及于督抚。咸、同军兴,卿贰总军务者,亦悉有此称。光绪以来,督抚非军务省分,亦称大帅,其年老资深者或称为老帅,久之而实缺提督亦受此称矣。

  ◎总爷副爷将爷都爷爷

  大人、大老爷之称谓,武官亦有之。就绿营而论,提督、总兵、副将、参将皆称大人,游击、都司皆称大老爷,守备初称总爷,后亦称大老爷矣,千总、把总则皆称副爷。

  平民于兵士称之曰将爷,祝其由兵而将也。在国初,则称都爷爷。

  ◎标下沐恩

  武官对于受辖之官称之为大帅大人,其自称则曰标下。标者,军标、督标、抚标、提标、镇标,言在其标下供职也。又有称沐恩者,谓劾力军中,官职之迁擢皆受恩于上官也。

  ◎晚生侍生

  京官有晚生、侍生之称,军机处、内阁、翰林院、都察院、吏部、礼部皆有之。大抵用之于同署科分或到署年分月分在前之人,间有用之于外官者,则督抚也。

  ◎范忠贞耿精忠互称眷生晚生

  范文肃公文程,耿精忠至戚也。先是,耿之祖归顺辽左,受封为王,实文肃力也。时文肃官内院,方枋国,与耿交谊最厚,誓为婚姻,至袭王,已第三辈矣。而忠贞公承谟为文肃之子,耿之妹又嫁忠贞之侄,姻娅中于辈行为长。凡书函往来,耿称晚生,范称眷生,无相间也。忠贞在浙久,念耿辈虽卑而爵已尊,同列封疆,受其晚生之称似太过,因逊谢再四,自后耿称侍生,范称弟,亦无间也。

  旧例,各省督抚移文,与平西、定南、靖南三王俱平行,衔封表面,仅书某官姓,公文递至某王军前开拆,来文亦如之。一日,耿公文至浙,传鼓投进,衔封已变例程,表面大书年月黑签,某日旁写右照会浙江巡抚,背有靖南王封四大字。

  忠贞愕然,及启私函,则耿仍称晚生,札云:“新奉则例,王移文至督抚,俱改照会,故于私函仍用晚生帖。”忠贞怫然,答柬仍改书眷生,两晚生帖竟不璧还,函外仅写王爷,书面授来使,而不用印信函封,以后来往悉然,嫌隙始于此矣。

  ◎吴陈炎自称眷同学

  康熙中,仁和吴陈炎宝崖以国子生供奉内廷,凡与京官往来名刺,书眷同学某,而无弟与晚之称谓,都人乃呼为吴同学。

  ◎老查少查

  查初白编修,先以泽州相国荐起,命直南书房。明年,始赐出身,由庶常授编修。其族子升,方以宫坊久侍直,宫监无以别之,乃呼初白为老查,声山为少查。

  ◎称谓避庄有恭嫌名

  属吏上大宪书,向用“恭惟大人”四字。乾隆朝,庄滋圃相国有恭总督南河,僚属具禀,改为“仰维”,或作“辰维”,避恭字也。

  ◎称谓避左文襄嫌名

  定例称大学士曰中堂,左文襄公宗棠自陕甘总督入相,两省官吏避宗棠二字之嫌名,皆称伯相,比晋封二等侯,又称为侯相。

  ◎书札封面称家大人严君

  有京官某者,凡致信于同姓者,辄书曰家老爷、家少爷。有某某者,官某道,某不辨,而书曰家大人。又一日,致信与姓严者,书之曰严君。严阅之,走谢曰:“尊称实不敢当。”

  ◎召见时称兄曰家兄

  粤寇之役,军事繁兴,各路将帅战功卓著,保案大开,于是幕府中人多膺荐剡,而依草附木者不可胜数。湖北王某,有兄统兵屡立奇勋,某亦以随营参赞功,历保至道员,加花翎二品顶戴,赏巴图鲁勇号,时某年仅二十余也。光绪初年,复以某督明保,送部引见,孝贞、孝钦两后垂帘,孝贞间曰:“观尔履历,以随营功保至道员,尔究随何人立功得保此职?”王年幼,又在军久,不知仪注,率尔对曰:“家兄营中所保。”

  孝贞闻之一笑,遂不复问。某既退,两后谓军机大臣曰:“此人年轻有功,似尚聪明能办事,惟少阅历,恐未能任地方官,可不必记名,姑照例发往,俟其历练数年,可用也。”寻分发江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