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6


  ◎小童

  “夫人自称曰小童”题时文二股云:“凡物莫不有大小之分,吾大也乎哉?吾小也。吾今虽大,吾昔则小也。凡人莫不有童女之别,吾童也乎哉?吾女也。吾前虽女,吾后则童也。”

  ◎无情对

  张文襄早岁登第,名满都门,诗酒燕会无虚日。一日,在陶然亭会饮,张创为无情对,对语甚伙,工力悉敌。如“树已半枯休纵斧”,张对以“果然一点不相干”,李莼客侍御慈铭对以“萧何三策定安刘”。又如“欲解牢愁惟纵酒”,张对以“兴观羣怨不如诗”。

  此联尤工,因“解”与“观”皆为卦名,“愁”与“怨”皆从心部,最妙者则“牢”之下半为“牛”,而“羣”字之下半为“羊”,更觉想入非非。最后,张以“陶然亭”三字命作无情对,李芍农侍郎文田曰:“若要无情,非阁下之姓名莫属矣。”众大笑,盖“张之洞”也。

  ◎出将入相

  咸丰间,粤寇扰楚南,长沙既闭城,设桔橰及长梯于城东北,以上下行人。时赛尚阿由桂遁之湘,欲遵此以入,诸将卒出战者,则缒以出。罗绕典好诙谐,乃曰:“此出将入相之门也。”

  ◎厘局大财神

  胡文忠公当驻军黄州时,一日,念及饷事,取白纸,草书数行,付之印刷,加关防,付驿驰递。文曰:“开口便要钱,未免讨人厌。官军急收城,处处只说战。性命换口粮,岂能一日骗。眼前又中秋,给赏更难欠。惟祈各路厘局大财神,各办厘金三万串。”此纸驿递不十日,钱船遂络绎而至。

  ◎者回新妇礼难成

  学使按临各郡,例有考试教官之举,然皆携卷以归,非扃试也。咸丰癸丑,万藕舲尚书青藜视学浙江,忽改为扃试,于是年老荒疏者皆大惧,乃预订同僚之年少未荒者某代作,某作书,以期完卷。万亦颇虑其曳白也,乃合优生与教官为一场。又下令曰:“若老师目昏手颤,不能端楷,可交优生代誊。”于是大半托优生捉刀矣。试至金华,九学教官正副十八人。试之日,人给方桌一,列坐堂上,优生则散坐厂中。

  文成,交卷,教官尚得例宴,饱餐而散。秀水陈星垞广文皋言文素敏捷,一挥而就,又作七律一章以呈同僚。万微闻之,亦一笑而已。其诗曰:“接谈散卷久通行,谁料今番忽变更。高踞考棚方桌子,俯求优行老门生。牢宠一日神都倦,安枕三年梦再惊。共说阿婆都做惯,者回新妇礼难成。”

  ◎乡试落卷批条

  科场定例,凡朱卷之进内帘者,不中房考官程序,概不呈廌。卷批往往预为拟就,

  恒以笼统两三字如“欠妥”,“欠稳”之类了之。有一士子领落卷,批为“欠利”二字,于是题诗云:“已去本洋三十圆,利钱还要欠三年。”又一卷批“粗”字,又题云:“自怜拙作同嫪坶,一入卿房便觉粗。”又有一卷批条竟贴“猪肉一斤,鸡蛋三十枚”等字。盖此等批,房考并不自贴,但命仆人随手黏之,误以向供给所采办物品之条混入批条也。

  ◎腹中满贮马绊筋

  左文襄公体胖腹大,尝于饭后茶余,自捧其腹大笑曰:“将军不负腹,腹亦不负将军。”一日,薄暮,篢左右曰:“汝等知我腹中所贮何物乎?”或曰:“满腹文章。”或曰:“满腹经纶。”或曰:“腹中有十万甲兵。”或曰:“腹中包罗万象。”文襄皆曰:“否,否。”忽有小校出而大声曰:“大帅腹中无他物,皆矢耳。”文襄有喜色,曰:“斯言近之矣。”言未已,又有一小校曰:“将军之腹,满贮马绊筋耳。”

  文襄乃拍案大赞曰:“是,是。”因拔擢之。盖马绊筋,草名,湘人呼牛所食之草为马绊筋。文襄素以牛为能任重致远,尝以己为牵牛星转世。曾于后园凿池其中,而左右各列石人一,肖织女与牛郎状,并立石牛于旁,隐寓自负之意。及闻小校言,适与其夙志符合,故大赏之也。

  ◎其貌可知

  长沙老儒丁果臣崖岸高峻,而好观友人姬妾,有新纳宠者,必多方嬲之。咸丰朝,湘潭王壬秋太史闿运买妾于南宁,旋携之归,丁往贺,王呼妾出,拜于堂。有顷,欲强丁入绣闼,丁固却之。他日,或询王以妾貌何若,王曰:“丁果臣且不欲再见,则其貌可知矣。”

  ◎君子不哭

  穆宗就傅时,好嬉戏,傅谏不听,继之以哭。乃取《论语》中“君子不器”句,以手指掩下二口字使傅读之,则“君子不哭”也。傅亦为之胡卢。

  ◎不能预为后任作马牛

  代州冯鲁川廉访志沂豪于饮,善诙谐。备兵庐凤时,随皖抚乔勤悫公鹤年驻寿州,主持捐输营务之报销,羡余归公,不稍侵蚀。或曰:“公清矣,何不为后任地乎?”冯曰:“吾何人?不能预为后任作马牛也。”

  ◎能不窃酒足矣

  杨见山太守岘与冯鲁川友善,尝荐陈少塘于冯,司会计,于冯之私财侵渔无算。或告冯请斥之,冯曰:“吾私财何足论,彼掌吾酒,能不窃酒,足矣。”

  ◎留阴功与谁

  冯鲁川权皖臬,冤狱多所平反。有颂其积阴功以贻子孙者,辄笑曰:“吾无子,留阴功与谁?或天不靳吾年,俾吾多饮可耳。”

  ◎极贫可贺

  咸、同以降,捐例广开,冗员需次,大率不得差委,每岁终,藩司辄筹资以给各贫员,中分极贫、次贫二种,亦必请托而得之。极贫银较多,谋亦不易,若辈有得者,其侪辈见之辄贺云:“恭喜老兄,今年又得极贫。”

  ◎沙壅水淹

  翰林院有沙堆,刑部有白亭,地最低,雨后水深一二尺,故有“沙壅翰林院,水淹三法司”之谣。

  ◎螬食鸮声

  咸、同间,李申甫布政湖南,时幕中有梅姓者,颇见信用。或戏为联云:“螬食尚留井上果,鸮声啼杀墓门花。”台谏摭入弹章,遂坐免。李雅有文才,留心经济,特以通脱不羁,锐身任怨,为人所构,识者惜之。

  ◎南北东西君臣上下

  官场公牍字义多不可解,相沿既久,莫之能改。嘉应汤某游幕南阳时,戏作联语云:“劳形于详验关咨移檄牒,南北东西;寓目在钦蒙奉准据为承,君臣上下。”

  ◎衙参情形

  各省之需次人员,自道府以逮佐杂,多者至数千人,每逢朔望,例有衙参,其情形大可发噱。有编为戏剧者,分十八出,一《乌合》,二《蝇聚》,三《鹊噪》,四《鹄立》,(站班。)五《鹤警》,六《凫趋》,七《鱼贯》,八《鹭伏》,九《蛙坐》,十《猿戏》,十一《鸭听》,十二《猫应》,十三《蟹行》,十四《鸦飞》,十五《虎威》,十六《狼餐》,十七《牛眠》,十八《蚁梦》。

  ◎先酌乡人

  各直省府州县缺概归酌补。某大吏对于乡人多所迁就,僚属为之语曰:“酌则谁先,曰:‘先酌乡人。’”

  ◎候补无期

  某年元旦,开封文武百官诣抚署岁,中丞延见,谓曰:“此邦旧有一对联,出句为‘开封府开印大吉,封印大吉’。今为对之曰‘黄泌厅黄水安澜,泌水安澜’。诸公以为何如?”咸谓巧合,而又吉祥,非大福泽人不能道也。一候补县令隅坐,似有所诵,中丞曰:“足下殆亦有佳对乎?”对曰:“卑职适亦得一对,不敢言耳!”固问之,乃曰:“候补县候缺无期,补缺无期。”

  ◎隔江犹唱后庭花

  忠州李芋僊大令有才名,工诗词,集成句对,不烦思索,脱口而出。尝客游河南,周翼庭太守方居祥符,因述在都时集句赠诸伶,皆暗藏其名。翼庭曰:“吾号殊不易对。”李曰:“何难?”即举《长恨歌》一语曰:“在天愿作比翼鸟。”

  良久不言,客亟询之,李以手拍其股曰:“尚有一句,‘隔江犹唱后庭花’。”举座大笑。翼庭不悦,后李行时,所赠甚薄。李告人曰:“为一联巧对,换我三百金也。”李好哭,曾文正戏呼为李文哀公。文正卒,后二年,李罢官居沪以老。

  ◎开口呜呼

  有邓伯昭孝廉者,每谈及世风奢靡,人心浇薄,辄皱眉唏嘘不已。李芋僊呼之为“五代史”,言其开口即曰“呜呼”也。

  ◎御挷指者发痔

  有西藏喇嘛僧某初入京师,见王公大臣之指多御挷指,不解其故,以询译人。译人戏之曰:“此间妇女经期到时,则御戒指以戒房事。而京中多重优伶,好男色,其御挷指者,乃发痔时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