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20


  ◎武乡会试年分

  顺治甲申,定各直省武乡试于子、午、卯、酉年,武会试于辰、戌、丑、未年。凡京卫武学官生,遇子、午、卯、酉乡试年,准一体赴试。

  丙戌,定武进士出身授官例:一甲一名授参将,二名授游击,三名授都司;二甲授守备;三甲授署守备。着为令。其后则改为侍卫。

  ◎乙酉武闱之试卷

  武闱但以弓马技艺为主,内场文策不论工拙也。顺治乙酉顺天武乡试,有将一旦写作,丕字写作不一。又如指本朝事,遇国家字,应抬高一格。而武将闱诸生于泛论古今处,如国家四郊多垒社稷危亡之类,亦皆抬一格。武生自称曰生,应于行内写稍偏,于是将生人、生物、生机等生字,概写于侧。主试者以其外场已挑入双好字号,加以武闱无磨勘之例,仍与中式。

  ◎王玉殿 玉为武三元

  天津镇总兵王玉殿 玉中顺治辛卯武乡试第一,壬辰会试第一,廷试亦第一,是武科中之三元也。且于明崇祯时已举武闱第一,入国朝,乃弃之重试,仍连中三元。

  ◎马全前后武鼎甲

  马全,阳曲人,初名瑔。由陕督标兵中康熙壬申恩科武探花,入卫禁庭,授福建游击,与同官相角,被劾归。旋赴都,易名全,入巡捕营,再中己卯武举。庚辰联捷,殿试拟榜眼,圣祖询知之,特改状元。一人拟三元,前后中二鼎甲,而又非本籍。亘古以来未之有也。庚寅始复原籍,洊擢至提督,后提兵剿金川,殁于王事。

  ◎武会试不停

  雍正丁未,兵部议覆,浙江武举人会试,应照文举人例停止。世宗以士习浇漓,不干武途,况浙省文有余而武不足,毫无不便之处,因命武科照旧会试。

  ◎顾麟为武三元

  乾隆壬申四月,顺天武闱乡试,取中解元顾麟,十月武闱会试,遂联捷为会状。

  ◎武进士误班降甲

  嘉庆己卯秋,武殿试传胪,仁宗御太和殿,胪唱时,一甲一名武进士徐开业,一甲三名梅万清,均未到班。奉谕:“事关典礼,非寻常疏忽可比,本应全行斥革,念其草茅新进,徐开业革去一甲一名,并头等侍卫;梅万清革去一甲三名,并二等侍卫。俱仍留武进士,再罚停明年殿试一科,俟下届会试,再与新中式武进士一体殿试。即以一甲二名秦锺英拔补一甲一名,授为头等侍卫,其一甲二名三名,无庸再补。”

  ◎武科改试枪炮

  光绪戊戌正月,德宗命嗣后武科改试枪炮。

  ◎停止武试

  光绪辛丑七月,德宗命停止武生童考试及武科乡、会试。

  ◎考试之籍贯

  考试士子之籍贯,有民籍、商籍、灶籍、旗籍,均沿明之旧也。惟旗籍与明异,盖明为边镇之军人,本朝则为满、蒙、汉八旗之军人也。明制设科取士,士子起家应童子试,即有籍。籍有儒、官、民、军、医、匠之属,分别流品,以试于其郡,即不得就他郡试。且边镇则设旗籍、校籍,都会则设富户籍、盐籍或曰商籍,山海则设灶籍。

  吾国国籍法,至光绪末叶,始经政府制定颁行,其前则惟考试者始有籍贯也。有父子兄弟异其县籍者,甚伙,盖省城郡城辄有两首县,(苏州附郭有三首县:曰长洲,曰元和,曰吴。)父兄本已着籍甲县,其后,乙县之应试者较少,为之子若弟者,改就乙县,于是父子兄弟之县籍遂不同矣。而同、光间有胡氏者,曰燏棻,曰家桢,以同产兄弟而省籍各异,实为仅见。燏棻字芸楣,官至工部侍郎,其籍为安徽泗州。家桢字芸台,官至江苏盐法道,其籍为浙江萧山。胡本萧山土著,其父曾设帽肆,经粤寇之乱,肆闭父殁,芸楣乃游皖,辗转而得事李文忠公鸿章。时皖人势盛,遂寄籍泗州而应试焉。芸楣既显达,芸台遂得以保举捐纳起家,由盐大使而至盐法道,以不应试故,用本贯,遂仍为浙人。

  ◎粤寇欲开科以得人心

  道光庚戌,粤寇洪秀全叛,至咸丰癸丑而据金陵。其未定伪都时,已蓄有开科取士收拾人心之意,观杨秀清之文告,

  即可知之。今录如下:

  “特授开国军师大元帅杨,为再行晓谕事。本帅敬承皇命,兴兵伐暴,所到之处,望风瓦解,破城之日,将贪官污吏翦除,并不扰害一民,前已出示晓谕,料必知悉。风闻乡市有不法顽民,藉大兵末到,肆行焚掠,现为本帅拿获,斩百数十人。今着校尉李宪带兵数百,徧行乡市,一经拿获,就地正法。其有良民,各将顺字贴门,不必畏惧。尔等捐赀助饷,纳临捐职,试问此等功名,何荣何辱?即将向来匾额除去,不得自误。我定金陵之后,定议考试,衡文取士,再定甲乙。其有各处庙宇,供养僧道,何如养乡里穷民之为愈也。现今拿获僧道,斩首,查首倡及重修之人,一一拿究。”

  ◎粤寇考试分三场

  洪秀全据金陵十三年,开科亦数次。某年第一场题为“天父七日造成山海颂”,“天王东王操心劳力赡养世人功德巍巍论”,监场提调差役无不索贿。越一月,为第二场,题为“立整纲常醒世莫教天光鬼迷解,天父为奸生理人论”。

  又越一月,为第三场,场内外悬灯彩,中堂供香花,耶稣十字架亦在焉,题为“四海之内皆东土,真道岂与世道相同论”。卷纸为红绿黄三色,四周描金作龙凤纹,中作方格,每字大几方寸,每行三十六格,仅十叶。

  ◎粤寇考试之题

  某年洪秀全又命开科考试,以韦昌辉为正主考,副考官则某伪王为之,盖目不识丁者也。入场,试以《旧约》书义一道,策一道,试帖一首,别有一论一解,若未夕而事已毕,加判一条。

  是科试帖题为“欸乃一声山水绿”,昌辉拟作云:“橹声听未了,山水送孤帆。对面青如画,回头绿满岩。半空余袅袅,一带认巉巉。舵尾澄流迥,峰腰旭照衔。青疑留古岸,翠欲上征衫。流响惊凫雁,浓阴郁桧杉。”发榜后,以此诗帖于榜尾,应试者见之,无不额手称叹。盖应试者皆穷士皂隶之流,而昌辉固富家子,且亦国子监生也。

  ◎粤寇题纸

  常熟庞某尝应粤寇乡试,所颁题纸为黄色,宽大类诗笺,每纸一题,凡策、议、诗、判等四题。纸端加天官丞相小印一颗,下署年月日。中列题目,字大径寸,类北魏。后印赞诗一首,大抵称颂天主天王功德为不可及。纸后骑缝处,复加天官丞相小印,盖为第二场持此相核之地也。

  ◎粤寇考试之制义

  周雨轩尝见粤寇开科之试卷,亦制义体,惟忘其题及作者姓名耳。文云:

  “皇矣上帝,神真无二也。

  夫犹是神也,得其真者,非独一皇上帝而何?且自三代而下,神灵每操祸福之权,然伪妄者恒多,真正者恒少。自圣人出,去其伪而存其真,犹恐人不识至真者之果何属也,故特指一真实无妄之神,以明其寡二而少双焉,吾不禁穆然于皇上帝矣。今夫当建业之初,惟念予怀于顺则,值开祚之始,当凛帝谓于无声,此石言怪诞,圣人所以斥其非。有赫明昭,王者所以隆其号,何也?诸神皆非真神也,真神独一皇上帝也。人心之不古也,妖魔多惑其良贵,而不知真神之照临孔昭,当圣主兴,必有以杜其弊矣。

  夫名山大川,非无形貌以示众,而究不若皇上帝之独有加严者,知群黎之顦顇,悯顦顇者此也;虑亿兆之倒悬,解倒悬者此也。惟皇上帝,其真孰有与于斯哉!世运之方兴也,隐怪不迷于寸衷,而咸知真神之鉴观弗爽。有王者起,先有以格其心矣。夫风云雷雨,岂无位号以彰尊,而要独由皇上帝之令出维行者,见庶民困于旱潦,救旱潦者此也;念下民厄于水火,拯水火者此也。

  上帝是皇,其真孰能过乎是哉?皇天震怒,今我天兄,而舍命代人,将以汉族数千年之余业,以鼎新夫宇宙。自非上帝居歆,真神默佑于其间,何以攘泯棼之敝俗?而焕其文章,此其神之无有匹休也。独一皇上帝,诚克当此而无忝矣。上天眷顾,不惜太子而降之凡间,于以起天朝数百代之景命,以大展其功德。自非上帝时享真神保佑于其际,何以体帡幪之隐会,而广其勖庸,此真神之未有并美也。独一皇上帝,洵能任此而无惭矣。”

  ◎粤寇得麻城人为解首

  粤寇某年开科,麻城县某夺解,赐宴之日,洪秀全试以一联,某对曰:“三皇不为皇,五帝不为帝,我主方是真皇帝。”洪大喜,几欲以女妻之,为杨秀清所阻,不果。

  ◎卜应期为粤寇开科之探花

  卜应期,江西吉安府人,秀全召令廷试。秀全妹宣娇方帷幕窃窥,见之,悦焉,授意秀全,赐以探花。谢恩时,令转谢天妹。应期如言往觐,入而长跽,宣娇挽之起,语之曰:“吾愿时时见汝。”寻选为内廷供事。遂与通,宣娇之夫李绍深佯不知也。

  傅善祥者,洪秀全之内廷女官,杨秀清之妾也。亦悦应期,阳以事召应期入其府,又强嬲焉。宣娇知之,噤不敢声,应期遂拥两美,更迭为欢。同治甲子,曾忠襄公国荃率师将入金陵,应期乘间逸去,为萧孚泗部将所获,献击断九洑洲粮道之策。从其言,遂克九洑洲,而粮道绝。洎金陵下,孚泗乃荐于忠襄,授副将。

  ◎张申伯以平定江南文谄粤寇

  张申伯为咸丰时之廪生,文誉颇着。咸、同间,苏常州县相继失陷于粤寇,张避世乡居。时洪秀全开科取士,张为侪辈所推举,改名褚维星,至金陵,入场。题为“平定江南文”,仿制艺体,张作颇雄壮,拔置解元,李秀成待之甚厚。

  张文之起讲曰:“东晋司马之兴也,南宋康王之渡也,长江数千里,莫不恃为恢复汉族之基,岂以江南之人,独具忠义哉?盖其后由江南而扩张平寇之功勋,必其先由江南而手定皇都之巩固。石头无恙耶?铁瓮犹存耶?试一观江上之风云,觉东洛冠裳,西京钟鼓,不啻天与之而人归之已。”

  其起股曰:“铜驼荆棘,吾民之苦深矣。自唐虞三代,迄今四千余年,中原文物之邦,竟一息奄奄,如病夫之不起。尧、舜、禹、汤、文武,神灵之痛哭何如?问何时杀尽妖魔,上答天恩之高厚。泥马风波,吾君之厄至矣。自唐、桂二藩,迁徙一万余里,故国衣冠之族,竟荒郊累累,为异族所称雄。燕、赵、韩、魏、齐、晋,禾黍之凄凉奚似?问何日扫除腥臭,重开一统之河山。”

  张于粤寇平后,思复应秋试。苏人欲攻之,因作七律二章,以明前者应试之非己志。既而乡试,亦擢高第。

  ◎粤寇以考试杀诸生

  咸丰时,粤寇所开某科,诗题为“四海之内皆东土”。有诸生郑之侨者,作诗痛诋之,起句云:“四海皆清土,安容鼠辈狂。人皆思北阙,世忽有东王。”秀清大怒,支解之。又诸生夏宗铣者,被胁就试,终卷有骂詈语,亦被磔。

  ◎傅鸾祥应粤寇试

  傅鸾祥,金陵傅槐女也。洪秀全入金陵,行考试女子之典,正主试为洪宣娇,副主试为张婉如、王自珍。王,皖人。张,鄂人。题为“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全章,应试者二百余人。傅作独力辟难养之说,引古来贤女内助之功,为秀全所激赏,遂充状元,饰以花冠锦服,鼓吹游街。

  三日后,招入府,使掌簿书,批答婉媚,颇合意。渐乃恃宠而骄,笺牌或弗当,辄肆批骂,语侵秀全,秀全怒而怜其才,不杀,仅枷号女馆。未几病,秀全犹遣使慰问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