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8


  ◎山左乡试之策

  顺、康间,山左诸生某入秋闱,策问天文,不能悉,偶忆地理一篇,遂以塞白,自谓必无望矣。榜发中式,及领卷,阅之,批云:“题问天文而兼言地理,可称博雅之士。”

  ◎旗人翻译乡试

  康熙乙巳,复行满洲、蒙古、汉军翻译乡试。

  高宗夙善满语,于翻译讲习最深。然尝谓国初惟以满语为本,翻译为后所增设,实非急务,故屡停翻译科目,自戊寅至戊戌二十年,未尝举行。后阿文成公桂以旗籍诸生出身无所,奏请开翻译乡试以勉旗人上进,然非上意也。

  翰林学士有习国书者,国书即满文也。盖以备翻译编纂之任,故须专心熟习,辨析精微,积学功深,与年俱进,始为不负所选。康熙朝馆选之例,庶吉士年四十五以下者,悉令分读国书。及世宗御极,则每科仅择年少资敏者十余人,盖取其年富力强,可收记诵翻译之效也。

  而庶常甫经散馆,遂谓无从考验,束置高阁,以致教习三年,转为虚设。至道光戊戌,穆彰阿当国时停止,同治朝,复有翻译举人矣。

  ◎藩下诸生多得乡举

  康熙丙午,闽人粘本盛以礼科给事中典试云南。时功令,凡旗人不第者,勒令披甲。吴三桂藩下多贵游子弟,可五百人,吴选二百人送入闱,待粘有加礼,属其破额广收。于是藩下诸生之中式者,多至二百五十余。

  时有某者年八十,请与试,吴以其老,不许,乃固请曰:“生自束发奋志,虽老,不少衰。科名迟速有定,王亦何惜一席地,令志士赍志不遇乎?”吴不得已,并送之。及试毕,受卷官视其卷,文无疵,字亦工,异之。揭晓日,拆卷至三十四名,某已中矣。

  ◎随宦子弟得与所在地乡试

  康熙壬子科,广西乡试,中式第十二名贾锡爵,满洲人,广西无驻防,贾随宦于桂耳。盖是时随宦子弟,固准与于所在地之乡试也。

  ◎圣祖特送潘蕴洪乡试

  潘蕴洪,字函三,湖州诸生。其入庠时,名第一,至京师,应御试,入修书馆,复第一。以未入太学,例不得试京兆,圣祖特命内阁下其名于礼部,送棘闱,群士皆惊讶。潘自负才望,谓科名可唾手得,及数试不售,而同馆士强半举甲乙科,大惭而减食饮。方望溪侍郎苞语之曰:“士果自负,当与百代人絜短长,今直省乡贡,间三岁必千余人,乃以不得与于千人者而发愤以死邪?”

  ◎朱文端乡试领解

  高安朱文端公轼以康熙癸酉领江西解,长洲宋太史大业拔之落卷中,评语嘉赏极至,末云;“旷世逸才,伯祥大士之后一人而已。”拔冠多士,以为振靡起衰之式。宋为大学士文恪公子,揭晓相见,叹曰:“河目海口,昔惟先公,今见吾子矣。”

  ◎黄章百岁应乡试

  康熙己卯顺天乡试,广东贡生黄章应举,时年已百岁。入闱时,大书“百岁观场”四字于灯,令其曾孙为之前导。

  ◎马世琪乡试缴白卷

  马世琪夙以工制举文名于江南。未遇时,某年应乡试,试题为“渊渊其渊”。马求胜之心太切,不肯轻易落笔,至次日,尚无一字。时已放牌,举子纷纷出闱矣,马口占一诗,题于卷曰:“渊渊其渊实难题,闷煞江南马世琪。一本白卷交还你,状元归去马如飞。”扬长而出。至后科,竟联捷,大魁天下。

  ◎冯青门不应乡试

  康熙壬午,张洗马豫章典试河南,命下,都下诸名宿语洗马曰:“汝能闇中摸索,得冯青门乎,则为明目,否则瞽。”洗马曰:“青门,吾故人也。老眼无花,吾敢自负。”及榜发,不见青门名,乃造庐以访之。青门曰:“吾自江南省墓归,闻君为考官,已早避矣。”两人相视而笑。青门,名震生。

  ◎张仕敬以文秀才举武乡试

  张仕敬,字俨庵,一字觉夫,禄劝之他颇人也。其先本安氏,安氏故出火济。汉季,助丞相诸葛亮南征有功,封于罗甸,世长乌蛮,滇黔土官安氏皆其后也。仕敬祖肫,由寻甸守分牧沾益。在宋时,其后分驻禄劝之补知绞摆他颇,始氏张。之明开滇,张以地归顺,世为他颇望族,其祖兴国以军功得官守备,驻省城,兴国卒于官。

  父明鉴复归他颇,他颇之民纯而毅,就约束,张氏之教也。仕敬少好读书,有文采,补诸生,俗所谓文秀才是也。康熙庚子,举云南武乡试。时魏翥国、南天章先后参戎府于武定,知仕敬所居他颇扼东川寻甸之冲,有事每倚重仕敬也。

  ◎吴日永改名失乡举

  吴日永,字旦清,华亭诸生也。尝梦神语曰:“改名三省,可获隽。”康熙乙卯乡试揭晓,至公堂填榜,唱吴三省名,监临愕然,乃屏去,时吴三桂方称兵犯顺也。后三省得宜兴训导,升溧阳教谕,以终。子之棫能作擘窠,游闽,冒籍,入延平府学。

  ◎乡试分编字号

  乾隆丙辰,礼部议准顺天乡试皿字号,分南皿北皿中皿取中。顺天乡试除北皿南皿字号,照旧额各取三十九名外,其云南、贵州、四川、广西另编中皿字号。十五名取中一名,零数过半,准加中一名,人数不及十五,仍附入南皿,毋庸另编中皿字号。

  顺天乡试分编字号名目,以辨省分:曰贝,直隶生员也;曰北皿,奉天、直隶、山东、山西、河南、陕西贡监生也;曰南皿,江南、江西、浙江、福建、湖广、广东贡监生也;曰中皿,云南、贵州、四川、广西贡监生也。曰夹,奉天也;曰旦,宣化也;曰卤,天津商籍赴试者也。

  而山东乡试有耳字号,则孔、颜、曾、孟四氏也。陕西乡试有丁字号,则宁夏府也。聿左字号,合关内之叙州关外之安肃、镇西、迪化而统计之也、聿右字号,甘州西宁也。每试,聿左右各轮一科,科中一卷肃也。

  福建乡试有至字号,谓台湾也。于试卷送入内帘时,画疆分界,因地取材,以平解额,庶不致丰兹啬彼,赢绌悬殊,有得失偏枯之患,此咸丰以前之办法也。及陕、甘分省乡试,台湾割畀日本,聿、至两字号于是撤销。

  ◎苏瑞一以治春秋捷乡试

  乾隆戊午,闻棠典试江西,以夙知苏瑞一治《春秋》,欲得之,徧检《春秋》房,无佳文,搜遗,得一卷,已涂抹狼藉矣。愕然曰:“非老名宿,焉能办此?”拔冠房首,榜发,果苏也。发榜之夕,诸报喜者皆不往,曰:“苏先生中,人谁不知,焉用报?”黎明,其门人市题名录,始知之。苏曰:“余文艰滞,自分不售,今既得售,然何为置第五?”沈吟久之,乃徐徐冠服出门去。

  其姻家吴寅谷往贺,不值,候至巳刻,归,则极称解元王定九文,啧啧不去口,因为寅谷朗诵一徧,指谓某处好,某处胜余远甚。谷固好学,闻其称善处,辄求覆诵,遂援笔默写一篇,且加评点以示。盖其出门时,询知王住处,即乞其草藁,读一过,即能背诵也。

  ◎袁子才捐监应乡试

  钱塘袁子才太史枚宏博报罢,留京师,在嵇文恭公璜邸中训蒙,岁修钱二十四千。同征友之已贵者醵资为之捐监,乃得应乾隆戊午顺天乡试,得隽。己未,联捷成进士,入词林,以未娴满文,散馆外用。

  ◎朱文正十七得乡举

  大兴朱文正公珪年十七,中乡举,榜发后,谒座师阿文勤公。文勤曰:“子年少,而魄力大似先师安溪李文贞公。”又谒刘文正公,亦大叹赏。翼日,招至第,命与公子文清公同题壁间《狻猊噬虎图》,用东坡《石鼓诗》韵。诗成,文正读至“东龙西龙斗赤日,白髯老蛟碎玉斗”句,大叫曰:“真长吉语!”有顷,复正色曰:“子诗文已成家,留心经济,必成伟人。”

  ◎顺天乡试卷多曳白

  乾隆甲子顺天乡试前期,高宗以怀挟拟题之风日甚,思惩之,命亲王大臣严立搜检之法,得一人者赐军役一金。士子褫及亵衣,贡院内外,枷杻相属,比日晡,受卷入场者寥寥也。时士子多退归寓舍,将就寝矣。忽传一体放进,钦命题下,曳白者乃至二千余人,下诏切责,并裁减各省中额有差。

  ◎顺天乡试拟题

  康熙时,凡应京兆试者,拟《四书》题,十得五六,经文后场,秘藏砚烛中携入。雍正时,稍变陋习,而题拘忌讳,拟者亦十得四五。乾隆甲子,顺天乡试严禁怀挟,特命舒赫德、哈达哈二人监视,辫根谷道,无不搜及,二三场散去者千余人。

  ◎乡试落第举子谒主司

  故事,每科各直省乡试,揭晓后,中式者谒见典试,绝无不第者与焉。惟钱塘陈句山太仆兆仑文章德业为世儒宗,乾隆丙辰,荐宏博,授编修,某科典湖北试,闱中落卷亦一一别其纯疵,明白批示,发卷后,下第士子率求见,咸指以要领,各得其意而去。有刘龙光者,闻其讲论,感激欣喜至泣下,次科联捷,成进士,历官御史,终其身,执弟子礼不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