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9


  ◎乡试呈荐官卷

  各省乡试官生之卷,十九呈荐,其事始于富阳董文恭公诰以官生应试时。乾隆庚辰秋,刘文定公与介野园少宰典京兆试,有同考官某素识文恭名,得一卷呈介。介不取,某曰:“观其词采富丽,必董公子也。”介大怒曰:“科场法至严肃,果尔,即奏闻。”赖文定力为宽解,乃悉取官卷,付介去取,自此沿为成例。顺天乡试官生卷遂尽呈主考,而外省亦然矣。

  ◎刘凤诰改乡试卷

  刘侍郎凤诰督学浙江,胥吏徐某,故业鹾,子聪慧,既入泮,谋举乡试,会巡抚他出,奏以刘入闱监临。胥子徧贿诸官吏,既入闱,先以文藁呈刘,刘为点窜之,无何,果拟中元。而胥所为颇泄,多口沸腾,未揭晓,诸考生先榜姓名于抚署,刘惧,急削之。

  ◎顺天乡试之解元

  顺天乡试,例于九月朔呈进中式前十卷。乾隆辛卯,高宗以解元文甚不佳,移第三,以南元为第一。发卷出,奏事太监曹某奏称顺天乡榜向以顺天人置第一,乃易还之。

  ◎四书诗题同在乡试首场

  乾隆癸卯顺天乡试考官三人,同考官十八人,皆用翰林出身,诚词林盛事。以《四书》题、诗题同在首场,亦是科始。

  ◎孙渊如得丙午乡举

  乾隆丙午,阳湖孙渊如观察星衍应江南乡试,主司朱文正公将出京,与彭文勤公约,谓吾此行,必得汪中孙星衍。榜发,果得孙于经策中。中,字容甫,江都人。

  ◎王健寒九十九岁应乡试

  乾隆时,番禺县学生王健寒年九十九,尚应乡试,握笔为文,翁方纲曾记以诗。

  ◎乡试老少同榜

  乾隆时,粤东诸生谢启祚年九十八,犹入秋闱,以年例,当早邀恩赐,大吏每列其名,辄力却之曰:“科名,定分也。老手未颓,安见此生不为耆儒一吐气乎?”丙午乡试,果中式,谢戏作《老女出嫁》诗云:“行年九十八,出嫁不胜羞。照镜花生靥,持梳雪满头。自知真处子,人号老风流。寄语青春女,休夸早好逑。”谢尝以“半百子孙图”五字合成一寿字赠人。及百有二岁,朱文正公珪以闻,诏加编修,赐“寿禹昌文”匾。

  丁未应会试,特恩授司业衔。己酉,恭祝高宗八旬万寿,晋秋鸿胪卿,濒行,赐诗额以宠之。又十数年卒,盖寿近百二十岁矣。有见其朱卷履历者,先后三娶二媵,举十三男,十二女,孙二十九人,曾孙三十八人,玄孙二人。

  是科,番禺刘朴石孝廉彬华则以年仅十五而中式,老少同榜,年龄相距为八十三年。抚军某《鹿鸣宴纪盛》诗,有“老人南极天边见,童子春风座上来”句。

  ◎沈惟熙未冠赐举人

  沈文慤公德潜于儒臣中最称晚达。尝训其孙惟熙曰:“汝未冠,蒙皇上钦赐举人,亦知而翁乡试时,固十七次落第秀才乎?”盖文慤年六十有六,始膺乡举也。

  ◎冯潜斋重赴鹿鸣

  冯潜斋,名成修,广东人。幼牧牛,年三十四,始游庠。逾年,登贤书,联捷,点庶常,改部曹,典蜀试。又典闽试,得蓝彩元作解首。

  先是,蓝为王安国尚书典试所赏,必欲中元,因与正主司不合,争之不得,尚书曰:“姑置之,此人不中元,吾不信也。”阅二十年,果发解,王大喜而蓝老矣。

  冯督学贵州,旋罢归。好论文,有冯八股之目。年九十余始卒。乾隆壬寅八袠,与夫人同庚,康健无恙,届结褵周甲之期,戚友门生咸集称庆,重行花烛交拜之礼。自署其门云:“子未必肖,孙未必贤,屡忝科名,只为老年娱晚景;夫岂能刚,妻岂能顺,重烧花烛,幸邀天眷锡遐龄。”至壬子,重赴鹿鸣。

  ◎浙江乡试误出经题

  乾隆甲寅,浙江乡试《易经》题,误出“离为目为火”。

  ◎杜奎炽书乡试策后

  杜奎炽,昌黎狂生也,以狂死。嘉庆戊辰,应乡试,书策后千余言,言:“直隶官吏不能奉宣德意,旗民买汉人田免租,汉人买旗民田没其田,且治罪,非普天下王臣王土之意。”又:“民遇饥馑,毋得携族过山海关,非古人移民移粟之道。”又言:“后之人君,不以一权与人,大小事必从中覆。臣下皆无所作为,委成败于天子,不能给则委之律例。故权之名出于天子,而其实则出于吏,与其权出于吏,无宁分其权于臣。”

  书闻,大臣讯之曰:“汝年少,不知为此言,必受人指使。言之,当免罪。”奎炽大言曰:“奎炽所言,皆忠孝事,天生之,孔孟教之,何者为指使?奎炽生十八年,今乃知孔孟为千古忠孝讼师。”讯者皆噤且怒,或叱曰:“汝沽名耳!何知忠孝?”奎炽曰:“然。奎炽诚沽名,然奎炽今死矣。

  公等为宰辅,受大恩,万一树牙颊,论列是非,朝廷念大体,当不死,轻者罚一岁俸,至款段出都门,极矣。公等爱一岁俸,不沽名,奎炽以性命沽名,奎炽诚沽名也。”遂罢讯。

  ◎房官误会乡试卷文

  世俗以夫妇好合之事为敦伦,以使令奴仆为饬纪。嘉庆己卯,浙江乡试,某房官阅文,见有“饬纪敦伦”句,大骇曰:“敦伦岂可饬纪?怪诞极矣!”亟以笔直抹之。

  ◎魏默深得顺天乡举

  道光辛巳,桐城光聪谐与胶州张曾霭铁桥为顺天乡试同考官,首题“上长长而民兴弟”。张得一卷,卓荦奇肆,荐之戴可亭相国敦元,极为推赏。旋因内用“尺布之谣”四字,嫌系汉事,抑置副榜。逮填榜,知为湖南名士魏源,大为扼腕,然魏即于下科中式顺天榜第二名矣。魏,字默深,邵阳人。

  ◎俞理初乡试红卷

  黟县俞理初正燮博学久困,道光辛巳江南乡试,监临苏抚某徧谕十六同考官,谓某字号试卷必留意,盖红号试卷,外帘有名册可稽,故监临知之也。是科正主考为汤文端公金钊,副主考为熊遇泰,同考某呈荐于熊,并述监临之言。熊大怒曰:“他人得贿,而我居其名,吾宁为是?中丞其如予何?”遂摈弃不阅。

  同考不敢再渎,默然而退,以为卷既荐,吾无责焉矣。填榜日,监临主考各官毕集至公堂,中丞问两主司,某字号卷曾中式否?汤曰:“吾未之见也。”熊莞尔而笑曰;“此徽州卷,其殆盐商之子耶?”监临曰:“鄙人诚愚陋,抑何至是?此乃黟县俞正燮,皖省积学之士,罕有伦比者也。”熊爽然,亟于中卷中酌撤一卷,以俞卷易之,未尝阅其文字也。俞遂中式。

  ◎吴廷珪得江西乡举

  道光辛巳,江西乡闱解元为吴廷珪,浮梁人。当嘉庆辛酉乡试时,主司极赏其文,拔置第一。将发榜,忽失其卷,徧搜不获,乃易一人。撤闱后,主司检行李,于帐顶得一卷,乃初中第一之卷也,懊恨久之。自是试辄不利,然越二十年而仍获解首焉。

  ◎林文忠创设乡试信炮

  江南人文甲于各省,每乡试,合江宁、江苏、安徽三布政司所属士子,恒万六七千人,入锁院时,唱名授卷,竭一昼夜之力未能竣事,有拥挤颠仆者。某科侯官林文忠公则徐以两江总督入闱为监临,创设信炮,立灯牌,阴以兵法部勒之,日晡而点名毕矣。

  ◎春凤池不得乡试魁选

  驻防各省之八旗人士,例得与于所在地之省闱,与汉人一体乡试,名次亦列入其间,仕不得在前十八名。前十八名者,除第一名为解元外,余谓之经魁,盖士子得专一经也。江南乡试同考官分十八房,十八房所中之卷各有一最优者,即以十八房之次序,第其先后,故曰经魁。蒙古春元,字凤池,长于文学,中道光癸卯江南乡试第十九名举人,座师祁文端公巂藻、贾文端公桢极击赏其卷,以格于例,未及置魁选为恨。

  咸丰癸丑,大挑二等,得七品小京官,改光禄寺署丞,春于是时已绝意进取,优游于镇江之金焦、北固间矣。子善彰,国子监博士。善广,内阁中书,历权浙江之西安、浦江县知县,皆以科第起家。善康,未仕,隐于商。善述、善余均太学生。善扬,附生,毕业于江苏师范学校。

  ◎五人以关节得乡举

  道光甲辰恩科江南乡试,青浦中式者五:曰陈瑑,曰葛桐衔,曰王映江,曰诸成琮,曰王浩。当赴试时,五人实同舟。至金陵,泊舟下关,有一苍头误送一函至,五人启视之,则关节也。乃送某巨公之子者,谓今科闱艺须用《尚书》。遂亟封其书,还其人,而秘之。及入闱,五人得题,委按《尚书》意义,力为诠发。榜发,果皆售,盖皆于无意中得之也。

  然五人中,多汉学名家。瑑,字小莲,精研六书,具有神悟,晚习九章术,自号六九学人。学使曾批其文,谓为大江南北第一。桐衔,字稚侯,年最少。映江,字永伯,湛深经学,尤深于《书》,著有《顾命康王之诰》考辨大旨。成琮,字彦卿,亦以文鸣,熟精注疏。浩,字荆门,通六书,精考证。惟桐衔之文,为人所捉刀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