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5


  ◎阮文达阅院试夹带

  阮文达公为学政时,搜出生童夹带,必自加细阅,如系亲手所抄,略有条理者,即予入学,如倩人抄录,概为陈文者,照例罪斥。见曾文正《谕子书》。

  文正并云:“作时文宜先讲辞藻,欲求辞藻富丽,不可不分类抄撮体面话头。”又云:“文人不可无手抄夹带小本,昌黎之记事提要纂言钩玄,亦皆分类手抄小册也。”

  ◎鲍双五以典故勉院试生

  鲍双五侍郎桂星以言失职,性伉爽。未第时,为涞水方氏主计,出入百万,计无遗筴,方氏赖之以富。其视学河南时,督课士子最勤,五更即朝服坐堂,校阅文字,以河南士风弇陋,故命题多以典故,诱士子勉于学也。其叙中州试牍有云:“士子弇陋不已,必至有怀挟代倩之弊,而国法随之矣!”语虽激烈,亦见其中有苦心也。

  ◎李申耆应院试

  李申耆应院试,督学仁和胡文恪公既首擢之,复梓其原场及覆试卷。刻成,九学诸生各给一本,曰:“归家熟读之,毋薄李生新进,老夫衡文半天下,未见有如李生者也。”

  ◎院试之试帖诗

  某县院试诗题为“多竹夏生寒”,某卷句云:“客来加暖帽,人至戴皮冠。”学使亟称赏之,谓吐属华贵,非寻常寒酸所能道。又“润物细无声”题,句云:“开门知地湿,闭户闹天晴。”某名士亦亟赏之,谓无声二字,熨帖入妙。

  ◎七十岁童生应院试

  湖北某童年七十初,次次观场,自言功夫纯熟。方应试,学使因取《四子书》各首句并作一题,“大学之道,天命之谓性,学而时习之,孟子见梁惠王”,老童应声曰:“道本乎天,家修而廷献也。”学使叹服。

  ◎吴大澄命院试题

  光绪丙子、丁丑间,吴清卿中丞大澄督学甘肃,按试至兰州。时左文襄公甫率师肃清关内,方布置恢复新疆之策。左固夙以汉诸葛亮自命者,平时与友人书札常署名为今亮,吴下车观风,即以“诸葛大名垂宇宙”命题。

  左闻之大喜。次日,班见司道,故问新学使昨日观风,其命题云何?司道具以对。左捻髭微笑,不语者久之,徐曰:“岂敢岂敢!”

  ◎王西庄随父应岁科考

  嘉定王西庄光禄封翁某,老诸生也。光禄未贵时,每届岁科试,必与光禄偕赴,惟试辄不利,屡列榜尾,而光禄则翘然首出。某年应试,适父子同场,封翁语之曰:“今将吾与汝文字换誊,一试宗师眼力,何如?”光禄允之。既而榜发,光禄仍前列。迨光禄贵,封翁犹顶戴封衔,扶杖应试。

  时督学者为光禄同年,因离座揖曰:“老年伯正当婆娑风月,何自苦为?”封翁正色曰:“君过矣!大丈夫奋志科名,当自得之,若藉儿辈福,遽自暴弃,我甚耻也。”

  ◎岁科考忌翠珠字

  溥良之任江苏学政也,实以奥援而得之。忌讳尤深,岁科考诗中有用翠珠等字样者,虽佳文不录也。幕宾怜多士之无辜被累也,试帖题,或采语录,或用经书,则不避而自避矣。

  ◎岁考卷批语

  生员岁考卷俱须解部,有一定批语,其一等者批曰清通,二等者批曰平通,三等者批曰亦通。

  ◎满人岁考得赉绢

  范文程当国时,满洲子弟应岁考者分三等,上者赉绢二疋。

  ◎岁考文作弹词体

  有士子嗜弹词成癖,与友朋语,信口动成开篇韵文。一日,学使按临,岁试题为“子曰赤之适齐也”,合下一节,某久荒废,日昃不能成一字,乃草草作一篇韵语以了事。文云:“圣人当下意生嗔,说两旁弟子听分明。记得那公西辞别邻邦去,裘马翩翩出国门。自古道雪中送炭真君子,锦上添花是小人。

  漫题子华使齐事,且说那为官得禄人。九百非多俸米给,不言量数阙疑文。他说道,耿耿此心天可表,师门效力理该应,坚推竟不受半毫分。”案发,置劣等。

  ◎夏醴谷拔某生岁考

  乾隆时,夏醴谷督学楚中,岁试题“象日以杀舜为事”,有一生文云:“象不徒杀之以水而并杀之以火也,不徒杀之以火而又杀之以酒也。”幕客大笑,欲置劣等,夏不可。更阅其对,对云:“舜不得于母而遂不得于父也,舜虽不得于弟而幸有得于妹也。”夏以为通篇奇警,拔置一等。

  ◎岁考文杜撰古典

  乾、嘉之际,汉学大行,能以《纬书》及《汲冢书》、《穆天子传》等书入文,辄获上选。黠者因伪撰典故,以愚试官,试官欲避空疏之诮,不敢问也。江左某生素滑稽,值彭文勤按临岁试,某生亦赴试,场期前一日,偶与同院生出游,道旁有两槐浓荫蔽日,中一井,井畔有石,喜其清润,因坐石倾谈。

  其生忽有悟,曰:“此本地风光,即吾明日场中文料也。”同院生犹哂之。次日入试,榜发,果冠军。索试卷观之,小讲起语即曰:“且自两槐夹井以来”云云。以下皆杜撰语,而评语则极赏其典奥焉。

  ◎蒋剑人岁考忘题

  宝山蒋剑人敦复,道、咸间名士也,与张文虎齐名。弱冠时,薄制举文而不为,其父故老明经,督之弥严,欲其取科名以自显。而蒋入场,喜弄狡狯,所为文,恒引用僻典,诡不入格,以是屡不售,放荡不羁,时人咸目为狂生。某年岁试,其父于场前严厉训诫,谓今科不获隽,将置之死地。蒋入场,得题而忘其上下文,不知所出。

  时隔案者为某邑老童生,应试十余科未售,知蒋能文,徐察之,见其久不下笔,因与作寒暄,并谓之曰:“日旰矣,君何未作一字?殆有腹藁耶?”蒋以实告。某曰:“君如欲予背诵上下文者,则请代作起讲提比以为酬。”蒋诺之。于是援笔挥洒,顷刻成二艺,以其一与某。案发,而二人皆获隽。蒋诣某谢曰:“微君之力,则严父之责将不免。”自是投契,二人遂成忘年交。

  ◎张树声欠岁考

  张树声以诸生佐戎幕,积功至封圻。光绪朝,抚某省时,忽得本籍教官来文,谓“历欠岁考,并未有出学文凭,请来籍应试,以符功令”云云。张知其意,赠以数百金,事乃寝。

  ◎黄漱兰考欠岁考生

  黄漱兰通政体芳督学江苏时,有桃源诸生欠岁考者,欠至三次,教官已援例申请斥革矣。乃递禀,历叙其出省游幕实非有意规避等情,乞准补考,从宽免其斥革。黄允之。补考时,乃以“吾以汝为死矣”命题。

  ◎不葬亲不许科考

  邵二泉为江右提学,生员不葬亲者不许科考。又生员年少能文者,限其每季读书若干。

  ◎陈文杰应经古试

  阮文达试杭州时,适新制团扇成,纨素画笔,颇极雅丽,遂以“仿宋画院制团扇”命题,诗佳者许以扇赠。钱塘陈云伯大令文杰方为诸生,赋诗最佳,即以扇与之,人称为陈团扇。

  ◎名廪保试经古

  南阳廪生吴某文战每冠其郡,人以名廪保目之。某年岁考,经古题为“班马(班固、司马迁。)优劣论”,吴文有“尝读诗曰:‘有车邻邻,有马白颠。’此班马也。”(吴盖以班马作花马解。)

  
且告人曰:“余此作,最能刻划班字。”

  ◎以外国字入经古试卷

  黄漱兰督学江苏时,有某生者,廪生也,试算学,用数目处,以亚拉伯字书之。黄阅之大怒,即悬牌曰:“某生以外国字入试卷,用夷变夏,心术殊不可问。着即停止其廪饩。”某遂以发狂死。

  黄按试某府,得一卷,自始至终,皆书“之”字。时值端阳佳节,与幕客饮酒,因出此卷行令,曰:“有见而笑者,罚一巨觞。”众诺之。及揭卷,则无不大笑,无不大醉。

  ◎李殿林评经古考卷语

  光绪时,李殿林督学江苏,按临苏属,举行岁试。某生以《四书》义见赏,其评语曰:“机圆调熟。”此与华金寿任山东学政时,评经解,曰:“不蔓不支,有书有笔。”可称双绝。某卷内用鲁索二字,李瞠目不知所谓,其幕友有知鲁索出处者,具告之。李轩髯笑曰:“何谓鲁索?此真是噜苏。噜苏,犹疙瘩也。”

  发落日,邹侍郎福保往谒,李延之入,谭及学堂一事,李曰:“方今异端日亟,公宜力与维持。”邹对曰:某拟定一章程,其西学,以蒙学课本当之;其算学,以市间通行之大九九小九九当之,庶几两无所背。”李揖之曰:“我公妙论,可谓洞见其微,坐而言者,傥起而行,真能为士林造福也。”

  ◎王笃以默经试士

  韩城王方伯笃,文端公孙也。道光朝,出视蜀学,以伦理课其行,以经史文韵考其艺,而尤重默经。举子之熟习《十三经》者,皆得以自见,由是争致力于实学,盖原本于文端督浙学时之节目也。任满,宣宗召对,以“无忝尔祖”勖之。

  ◎考古学之浙东三杰

  乾隆季年,朱文正督学浙江,以古学见赏拔者,为临海洪地斋坤暄,萧山王畹馨绍兰,东阳楼更一上层。三人齐名,称为浙东三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