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教育类4


  ◎凌晓楼为塾师

  凌晓楼名曙,嘉庆间江淮大儒也,治《何氏春秋》、《郑氏礼》尤精审。其少时读书之苦,有与牧豕、负薪相仿佛者。十岁就塾,年余,读《四子书》未毕,即去香作,杂佣保。然停作,辄默诵所已读书。苦不明了,邻之富人为子弟延经义师,乘夜,狙其轩外,听讲论数月。其师觉之,乃闭外户不纳。愤甚,求得已离句之旧籍于市,私读之达旦,而日中佣作如故。年二十,乃弃旧业,集童子为塾师。童子从之游,则书必熟,作字正楷,以故信从众,修脯入稍多。益市书,遂 博通嫥壹,学以大成。

  ◎秋水园改家塾

  伊墨卿名秉绶,福建宁化人,以名进士出守广东惠州,历官多称职。后遭父丧,还闽,营秋水园,供母夫人游憩。未成,母卒,改家塾,榜其柱曰:“未能将母园何用,且望成才塾有灵。”

  ◎太祖教训诸公主

  天命癸亥,太祖御八角殿,训诸公主以妇道,毋陵侮其夫,恣意骄纵,违者罪之。

  ◎高宗训十一阿哥

  乾隆丙戌,谕:

  “昨见十五阿哥所执之扇,题画诗句,款为‘兄镜泉’三字,询知为十一阿哥手笔,此非皇子所宜。皇子读书,惟当讲求大义,有益立身行己,至寻常琢句,已为末务,何可效书生习气,以虚名相尚乎。十一阿哥方在童年,正宜涵养德性,尊闻行知,岂可以此浮伪淆其见识乎?朕在藩邸,未尝私取别号,犹记朕二十二岁时,皇考因办当今法会一书,垂询有号否,朕敬以未有对,皇考即命朕为‘长春居士’,和亲王为‘旭日居士’。朕之有号,实皇考所赐,末尝以之署款,此和亲王所知也。我国家世敦淳朴,所重在国书、骑射,凡我子孙,自当恪守,乌可效书愚陋习流入虚谩乎?设相习成风,其流失必至羽林、侍卫以脱剑学书为雅,相率入于无用,甚且改变衣冠,更易旧俗,所关非小,不可不防其渐。着将此谕实贴上书房,俾诸皇子触目儆心,勿忽!”

  ◎高宗教孙

  高宗之教诲皇孙、皇曾孙、皇玄孙也,严厉异常。然皇孙辈皆不喜读书,泰半旷课,而上书房各师傅遂有间六日不到者。高宗乃降旨申饬,略谓:

  “皇子等年齿俱长,学问已成,可毋须按日督课。至皇孙、皇曾孙、皇玄孙等,正在年幼勤学之时,岂可稍有间断?总师傅嵇璜年已衰迈,王杰兼军机处行走,情尚可原,着从宽交部议处。刘墉、胡高望、谢墉、吉梦熊、茅元铭、钱棨、钱越、严福、程昌期、秦丞业、邵玉清、万承风,俱着交部严加议处。至阿肃、达椿,身系满洲,且见为内阁学士,毫无所事,其咎更不能辞,均着革职,各责四十板,留在上书房效力行走,以赎前愆而观后效。”

  ◎宫训图

  乾隆间,绘历代后妃之有德者,为《宫训图》,凡十二帧:曰《燕姞梦兰》、《徐妃直谏》、《许后奉案》、《曹后重农》、《樊姬谏猎》、《马后谏衣》、《西陵教蚕》、《姜后脱簪》、《太姒诲子》、《婕妤当熊》。每岁终,张于东西六宫,平日收藏于景阳宫后之学诗堂。

  ◎孝钦后讲诗书

  孝钦后在宫,每日午后,辄集主位(宫中妃嫔也。)及宫女等讲解史书及《诗》,旬考一次,有奖。小内监亦有受课者。

  ◎八旗家庭教育之礼法

  八旗之家庭教育,于礼法最严。子弟入诸长上之室,朝夕问安,皆侍立,命之坐,不敢坐;所命,耸听不敢怠;不命之退,不敢退。路遇长上,拱手立于旁,俟过而后行;宾至,执役者皆子弟也。其敬师也亦然。子弟未冠以前不令出门,不得已而出,命老仆随之,惧其陨越也。

  ◎张杨园家教之严

  桐乡张杨园名履祥,有子名维恭,字默斯,未冠时,命暂以幅巾御寒,默斯不欲。隆冬盛寒,囚首露顶,家人患之,托门人姚瑚告杨园,瑚难其辞。一日,寒甚,始致辞曰:“默斯头冻如此,恐或多疾,奈何?”则厉辞曰:“与之幅巾,彼既不肯,此头何妨冻落。”因言:“年前太福(仆陆慎乳名也。)小时,出镇私买一帽戴之,予见之怒甚,投之于厕,可以待子不如待仆乎?”

  ◎朱竹垞析产时之家教

  朱竹垞晚年有析产券,其文如下:“竹垞老人虽曾通籍,父子只知读书,不治生产,因而家计萧然,但瘠田荒地八十四亩零。今年已衰迈,会同亲族,分拨付桂孙、稻孙分管,办粮收息。至于文恪公祭田,原系公产。下徐荡续置荡七亩,析荒地三分,均存老人处办粮,分给管坟人飰米。

  孙等须要安贫守分,回忆老人析箸时,田无半亩,屋无寸椽,今存产虽薄,能勤俭,亦可稍供饘粥。勿以祖父无所遗,致生怨尤。傥老人余年再有所置,另以续析。”

  ◎王匡庐教子

  王与敕,字匡庐,家居,不以时义程督子弟,诗、古文各徇其意。亲串或讽之曰:“诸郎君幸早露头角,何不令锐力场屋,顾为尔耶?”匡庐怡然曰:“君勿言,彼伏猎侍郎,讵是宁馨物耶。”

  ◎韩旭亭教子

  韩旭亭名是升,司寇崶父也。年四十,弃儒冠游四方。其语人曰:“天下事多矣,未有骄盈而不败者。”故谦抑自居,虽仆夫、老媪,必接以温颜。子任封疆而旭亭朴素如故也。尝寄书司寇云:“余今年秋收颇佳,所植菽粟,颇足酿酒,笔墨足以代耕,尽有余享。汝所获廉俸,养妻孥犹有余赀,切勿贪分外财,致使七十垂尽之翁被累也。”

  司寇谨守父教,故始终以敬谨受仁宗知遇。屡登高位,皆秉家范。老游燕、粤、吴、越,愈轻健,如三四旬人。甲戌春,寿八十,仁宗赐匾旌之。越二岁,无病终。

  ◎郑板桥教子

  郑板桥尝诫其子曰:“一捧书本,便想中举、中进士作官,如何攫取金钱,造大房屋,置多田产。其不能发达者,乡里作恶,小头锐面,更不可当。”又云:“新招佃地人,必须待之以礼,彼称我为主人,我称彼为客户,主客原是对待之义。”又云:“一夫受田百亩,若再求多,便是占人产业,穷民将何所措手足乎?”

  ◎阮文达教子

  阮文达公元之子赐卿名福,生于粤督署,一时僚属馈献悉令却去。文达占绝句,书小红椾示之曰:“翡翠珊瑚列满盘,不教尔手一相拈。男儿立志初生日,乳饱饴甘便要廉。”

  ◎炳半聋教子

  炳半聋,光绪间,官都察院笔帖式,有子年十五,昼夜课之读。尽《十三经》矣,更以《国语》、《国策》、《史记》督责之,子不堪其苦,呕血死。妻痛子,亦殒。乃大悔,以所居在京师南城外龙树院之天倪阁,因绘《天倪阁图册》以悼亡。

  ◎万承苍受胎教

  雍、乾朝士,主张陆象山之学者二人:一临川李侍郎绂,一南昌万学士承苍也。承苍有贤母李氏,方孕时,每默祝于影堂曰:“不愿生儿为高官,但愿负荷先世之学统。”以万先祖如明刑部侍郎虞恺、光禄卿汝言,皆讲学于阳明、念庵之门,号为硕儒者也。承苍少入塾,果喜读宋人讲学之书,论者谓得之胎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