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礼制类3


  ◎预用空白

  乾隆庚申四月,始命各省封印后豫用盖印之空白。

  ◎供奉各事

  嘉、道以前,车驾出丽正门,随从百官皆立班。军机账房例在幔城之左,凡驾由左门入,在直章京皆立班。宫眷舆辇后扈亦有豹尾,亲王以下皆引避,故称“关防”。机庭印钥,例由大臣中行走最前者佩带取用,以金牌为合符,始付钥。凡较射中四矢者,赐带孔雀花翎。凡诏草,经朱笔更改,例应另纸恭录,惟廷寄谕旨,多命即以朱发,封缄严密,由驿传递。凡一旨而传谕数人者,进呈既下,照书各寄,谓之“分寄”。凡御笔增改,遵录他本,谓之“过朱”。机庭总簿,谓之“随手簿”,检查旧事,必按各年随手簿索之。

  凡直省方面开缺,先由枢臣书缺而空其名,以待御笔填注。凡引见记名各员,吏、兵两部以绿头牌交军机照录,入存记匣,随时进御。凡直省奏请迁除,当上意者,虽交部议,仍命存记,部本上时议驳,亦拟旨准行。凡行在召见军机大臣,恒在晚膳后。凡撰拟诏旨六七道以上者,辄命随成随进。前引大臣将近宫门,例释弓箭。凡颁赐军机章京,例视三品京堂。每车驾在道,当直者例满、汉各一人,带要件,先候于尖营,以备承旨。

  上直有一人最早者,谓之“早门”,散直有一人最晚者,以宫门下钥为度。周庐夜直兵弁,统谓之“珠车”。凡围场,上未发矢,莫敢纵镝,惟突围之兽,从官先射。哨鹿者,戴鹿冠作鹿鸣。进哨之后,不许属车先行,恐桥道有不虞也。满语以随豹尾为“跟穆音”,尖营为“乌墩”。围场以西去,以东还。行衣不挂朝珠,还则仍系。扈跸初归,例得休沐七日。凡内直各官,皆进乾清门,惟军机章京许兼由内右门出入。

  ◎伊里

  景运、隆宗二门及东、西华门,例有护军值班,每王大臣出入,高呼“伊里”,满语云“立”也。盖示人致敬之意,即军礼之高呼“立正”也。

  ◎孝钦后变更妃嫔扈从之制

  宫人之家庭馈物也,例须多金,故宫嫔家人,多于帝驾抵园还宫,或每年谒陵之日,妃嫔随宫车外出时,图一晤语及赠物。帝行有御道,驾至,道旁先张挡子,禁窥伺也。驾前布羽林警卫,杂以窅仪,后为内务府各旗营,再次为王公,又次为阉宦。

  銮舆前有警鞭,警鞭鸣,则人知帝将至。先帝,次后,再次妃嫔。妃嫔亲属,探銮舆行过,以饼金属司挡,父母姊妹等因得入见,匆匆各数语,赠物纳之舆中,涕泪未毕,舆行已邈。

  先时,帝出行,宫妃多乘马,冠带,袍褂,脚靴若男子,惟鬓插二彩花为异。迨孝贞,孝钦二太后临朝,妃嫔扈跸,不乘马而易舆矣。

  ◎塞宴蒙古

  列圣巡幸木燕兰,蒙古诸台吉及四十八部盟长例于出哨之后,恭进筵宴,习武合欢。有所谓塞宴四事者,扈从诸臣,多有赋咏。

  一曰诈马,选六七岁以上幼孩,文衣锦襮,衔尾腾骧,散鬣结髲,不施鞍辔,而追风逐电,驰骋自如,别树大纛于数里外,先至者及受上赏,余亦恩赉有差。

  一曰什榜,番乐也。蒉桴苇钥,有上古遗音。酒半,王公更迭献技,佅鞨株离,一曰布厍,相扑为戏也。徒手搏击,分曹角力,伺隙蹈瑕,不专恃匹夫之勇,胜者有醇酒,羊臛之赐,立饮无算。

  一曰教駣,驯阿马也。凡达駻之产,初入牧群,不受羁鞚者,蕃王子弟,辄执长竿,擕彩索,或跃而登,或超而过,罄控酣呼,疾如风雨,必使调良驯习而后已。逸群奔踶,驭之者愈众,剽悍神勇,颇为壮观。

  ◎大蒙古包宴

  乾隆中,廓充新疆、回部、哈萨克、布鲁特诸部长争先入贡,高宗宴于山高水长楼前,及避暑山庄之万树园中。设大黄幄,可容千余人,其入座典礼,咸如保安殿之宴,宗室王公皆与焉。高宗亲赐酒,及新降诸臣、贝勒、伯克等,示无外也,谓之大蒙古包宴。嘉庆癸亥,以三省教匪荡平,亦循例举行。

  ◎青海蒙古会盟之礼

  会盟礼:朝旨居中,文武长官率蒙、番行谢恩礼,凡九拜;次蒙、番谢长官主盟,凡六拜;次蒙、番围立团拜,行相见礼,凡三拜。阶上设两几,文武长官左右席地坐,南面两廊列矮桌二十余,为蒙古王公席,左翼居左,右翼居右,每桌前陈生羊一,蒸饼大如盂,累如塔,肴、果八碟,皆高装,酒满斟。番目设席于下,北面坐,席前陈列各物皆如之。击鼓渊渊然,音乐杂奏,主盟官举杯,劝酒三巡,蒙、番饮三爵。门外陈兵卫,汉、蒙、番兵队依次鸣炮为礼。

  蒙长先起,谢恩,领赏:左、右翼正副盟长四人,每人袍料全套,鼻烟瓶一具,筷刀一副;其余王公、台吉等,各缎帛一端,烟瓶,筷刀称是。次番目趋而前,谢恩,领赏:每人红布一端,银牌一面,茶砖二封,酒一桶;总管与千户一律。东科寺香错亦然,因驻节并地也。

  其它寺僧来会者皆无赏。蒙长退,备良马一,及氆氇、红花、藏香数事,以献主盟官,尽地主谊。主盟官起节,各部落恭送如仪,而后依次回藩。青海会盟之典,实始于雍正乙巳,订定青海大臣每年出口祭海,会集各札萨克会盟一次。迨河南八族番子安插近边,着其同蒙古一体来盟。当时俸缎、犒赏,皆支取内帑,嗣归甘庳支销,从未扣及蒙,番俸金。其后举行此典,一切祭物、赏物,及沿路驿费,有增无减,渐觉不支。

  当事议两年一举,乃蒙、番坚请仍照旧章,谓旗民散落,已无归宿,盟长之令诸多隔阂,全凭岁举令典,使远氓常瞻汉官威仪,以资联络,倘再展期合举,殊不足以副远氓之向望,更足令彼辈生心,如恐经费不窍敷,愿于俸金内捐筹巨款,以襄盛事而维大局。当事允其请,照常每岁举行。

  
(宣统庚戌,丹厅奸民因盐斤加价生变,青海大臣某捕犯甚急,丹民深憾之。)

  ◎俸薪

  国初,满洲官员支俸不支薪,汉官则俸、薪并支。顺治甲午,停秋冬二季俸。有以停俸不停薪请支折薪银者,以薪侈于俸也,如四品官,季给薪三十金,俸纔二十金。内院不许,谓满洲方在此论薪俸,何得滥也。明年,汉官但给俸,不给薪。

  ◎养廉

  养廉始于雍正时,世宗因官吏贪赃,时有所闻,特设此名,欲其顾名思义,勉为廉吏也。

  ◎奏定州县陋规

  英煦斋协揆和,奏定州县陋规,汪瑟庵廷珍、汤敦甫金钊两文端公,蒋励堂攸铦、孙寄圃玉庭两节相俱上章奏阻。宣宗手谕曰:“朝有诤臣连章入告,使朕胸中黑白分明,无伤于政体,朕不胜欣悦之至。”

  ◎准带护卫仆从

  康熙辛亥,奏准王公、文武大臣官员,凡进午门、东华门、西华门、神武门,其所带护卫、仆从,亲王、郡王,准令带十人;贝子、贝勒、公及一品文武大员,准令带八人;二品文武大员,及三品京堂,准令带六人;四五六品京堂官,准令带四人;文职五六七品,武职三四五六品官员,准令带二人;文职八品以下,武职七品以下,准令带一人。

  ◎外官准带家人

  康熙丙寅,议准外任官员,除携带兄弟、妻子外,汉督、抚准带家人五十名,藩、臬准带家人四十名,道、府准带三十名,同知准带二十名,通判、州、县准带二十名,州同县丞以下官员,准带十名,所带妇女,亦不得过此数。

  ◎官吏仪卫

  卤簿之设,自古有之。州、县官出行,前导有肃静、回避牌,衔牌、金锣、伞、扇六、冲清道旗、红黑帽继之,从者除书差外,尚有民壮、家丁,前后亦数十人。道员、知府则更有飘檐伞、飞虎旗、刽子手、护勇、顶马等,而人数又增。钦差大臣、督、抚仪卫之繁,愈不可以偻指,即就前驱之营兵以观,大旗一队,关刀一队,虎叉一队,洋枪一队,迤逦可半里。

  ◎伞盖

  《大清律例》载职官伞盖:一二品,银葫芦杏黄罗表、红里;三四品,红葫芦杏黄罗表、红里;以上皆三檐。五品,红葫芦蓝罗表、红里;六品以下八品以上,用蓝绢;皆重檐。庶民不得用罗绢凉伞,许用油纸雨伞。

  又《礼部则例》载:总督以下至知府,用杏黄伞;府佐贰以下至县丞、教官,用蓝伞;其杂职以下无伞。又武官,自提督以下至都司,用杏黄伞;守备不用肃静、回避牌,余视都司。其后文官府佐贰皆用红伞,武官千总亦然,不自知其僭矣。

  ◎武职上司不得笞辱属弁

  俗称武职一级管一级,谓都司可棍责守备,守备可棍责千总,此无稽之谈也。康熙己卯,奏准武职上司将所属末弁如有事故并不揭参任意笞辱者,罚俸一年;笞辱守备以上者,降二级调用。

  ◎标题太平无事

  枢廷事件皆书于册,标曰“随手登记”,元旦则装订新册,敬书“太平无事”四字于册端。

  ◎牌子档子

  官中册籍,谓之“牌子”、“档子”。溯其始,盖国初八旗无册籍,有事,恒记于木,往来传递者,曰“牌子”,以削木片若牌故也。存贮年久者曰“档案”,曰“档子”,以积累多,贯皮条挂壁,若档故也。至其后,则文字之书于纸者,亦呼之为“牌子”、“档子”矣。

  ◎图片册文件

  八旗人家生子女,例须报明本旗佐领,书之于册。及长而婚嫁,亦如之。又必须男女两家受辖之佐领互出印结,曰“图片”。三年一比人丁,使各列其家人名氏而书于册,谓之“册档”。及殁,而削其名氏于册。故旗人户口不能增减,姓名不能改移。

  ◎禁妇女裹足

  崇德戊寅七月,奉谕旨,有效他国裹足者,重治其罪。顺治乙酉,禁裹足。康熙甲辰,又禁裹足。

  戊申七月,礼部题为恭请酌复旧章以昭政典事都察院左都御史王熙疏内开:

  “顺治十八年以前,民间之女,未禁裹足。康熙三年,遵奉上谕,下议政王、贝勒、大臣、九卿、科道官员会议:元年以后,所生之女,禁止裹足;其禁止之法,该部议覆等因。于本年正月内,臣部题定:元年以后,所生之女,若有违法裹足者,其父有官者,交吏、兵二部议处;兵、民则交付刑部,责四十板,流徙十。

  家长不行稽察,枷一个月,责四十板;该管督、抚以下文职官员有疏忽失于觉察者,听吏、兵二部议处在案。查立法太严,或混将元年以前所生者,捏为元年以后诬妄出首,牵连无辜,亦未可知,相应免其禁止”云云。

  裹足自此弛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