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礼制类2


  ◎选宫女

  宫女备选,入大内,由后载门进。达某处,诸女相接如贯珠,侍立,人齐,内监捧牌入宫门告,皇帝亲览焉。驾至,循视良久,某中选,某不中选,略省其姓名、籍贯、父母名氏,为记之以去。入宫后,除配各宫外,置永巷中,所居屋漏墙圮。巷十室,居十人,一内监领之。内监权甚大,其家有馈赠,必由各门监交进,进一物,非二十金不可。故宫女能生活者,赖女红以自存,不需家人资助。

  所用材料,悉巷监代购,购价必昂,制成,由巷监代售,售价必贱,巷监亦从中渔利焉。每餐,置饭木桶,咸鸡、鸭肉二片佐之,臭腐不中食,还之,下餐复进,故宫女姿色多消减。惟衣由内务府进,绸缎至佳,四时更新耳。平时不能见帝。赐环,以二十五龄为度。帝、后得用,仍留宫承伺十年,盖三十五龄矣。适人,则妻坐右,夫坐左;死并葬,亦妻柩右,夫柩左。

  ◎谕旨诰命

  谕旨诰命,其别有四:凡批内外臣工题本常事,谓之“旨”。颁将军、总督、巡抚、学政、提督、总兵官、榷税使,谓之“敕”。皆由内阁撰拟以进。凡南、北郊时享祝版,及祭告山川、予大臣死事者祭葬之文,与夫后妃、宗室、王公封册,皆由翰林院撰拟以进。然惟军机处恭拟上谕为至要。

  上谕亦有二:巡幸,上陵,经筵,蠲赈,及内臣自侍郎以上、外臣自总兵、知府以上黜陟、调补,暨晓谕中外,谓之“明发上谕”。诰诫臣工,指授兵略,查核政事,责问刑罚之不当者,谓之“寄信上谕”。“明发”交内阁,以次交于部科。“寄信”密封交兵部,用马递,或三百里,或四五六百里,加快至八百里以行。其内外臣工所奏事,经军机大臣定议,取旨密封递送,亦如之。

  ◎谕旨所用之字

  谕旨所见之字,“员”字从“貟”,“属”字从“属”,皆曾经御笔如此书写,后遂恪遵不易。

  ◎制诰限句

  顺治甲午正月,始颁文武诸臣制诰封赠八旗勋卫数万人,祖父之名皆阙失,意不欲制词。汉官力争之,于是内院择坊局史官十六人分撰,自一二品始,一品限十二句,二品十句,三品八句,句各四字,不用故实。

  ◎撰拟文字

  内阁撰拟文字多主于庆,如恩诏、诰命、敕命之类。翰林院撰拟文字多主于吊,如谕、祭文之类。惟南书房应制之作,不在此例。

  ◎票拟

  内阁日进本章,虽多例行事件,而票拟稍误,辄须议处。更历既久,自成例案,因积成样本四巨册。故事奉行,即新进之士,亦可援例处分矣。然非熟悉源委,纵翻夗巾莫得其详。票拟者不遑他务,而惟揣摹此样本为急。有口号二十八字,一时阁员奉之如枕中鸿宝,口号云:“依样葫芦昼不难,葫芦变化有千端。昼成依旧葫芦样,要把葫芦仔细看。”

  ◎封赠

  文官封赠之典,四品以下,祗准将本身妻室封典移封父母;八品以下,例封本身,不及妻室,是以封不及父母。雍正甲辰,从吏部尚书朱文端公轼之请,四品下,始准移封祖父母;八九品官,准封父母,不封本身妻室。又教授、学正、教谕、训导,向无封典,至是,教授照知县,学正、教谕照县丞,训导照王簿,一体准封,并继母、生母与嫡母俱封。皆文端奏准。

  ◎德宗咨本生父

  醇贤亲王为德宗本生父,光绪某年敕封,例由内阁撰文,其起语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咨尔醇亲王。”嗣为王所见,谓以子咨父,终属不妥,乃令改为孝钦后口脗。惟“奉天承运”四字上已钤御宝,不能易,遂于四字下直接“皇太后”云云。醇见之,虽觉其不合,亦无可如何而止。

  ◎赐御书

  翰林以入直南书房为最荣。帝至南书房,则供奉者出立门外,呼某入,则入,不呼,则候帝去乃入也。每赐御书,如福寿、嘉祉、松鹤、松寿字,多南斋代笔。其皇帝御殿亲书者,则呼某入,跪案前,御书起一笔,则三叩首,至末一笔,亦三叩首,宫监二人捧御书从其人头上过,然后起立。

  ◎郊劳

  国家厚待功臣,以振士心,将帅旋归者,列圣皆行郊劳之礼。康熙中,良亲王平耿精忠,安和亲王定两湖,贝子彰泰平滇南,凯旋时,圣祖皆亲幸芦沟桥以劳之。乾隆己巳,傅恒平金川归,高宗特命筑坛于黄新庄,旌其功。后兆惠、富德平回部归,阿文成平定两金川归,亦行是礼。

  ◎大臣见诸王不得长跪

  康熙丁卯正月二十六日,诸王大臣议礼永康左门,诸王以次环坐,内阁九卿科道议毕,阁臣白其议,向诸王长跪移时,武定李相国之芳年老踣地。华亭高太常层云时官给谏,抗章弹奏云:“天潢贵冑,礼当致敬。独集议国政,无不列坐,况永康左门,乃天子禁门,非大臣致敬诸王之地。大学士辅弼大臣,当自重,诸王宜加以礼接。”疏入,交宗人府,吏、礼二部议:“凡会议时,大臣见诸王,不得引身长跪。着为令。”

  嘉庆癸亥,谕:“嗣后凡见亲王、郡王,如有仍蹈前辙,长跪请安者,即着王等自行参奏。如大臣等遇见时,亦即指名参奏。至侍卫、部院司员,于本管堂官接见礼仪,自有定分,遇有公事,祗应侍立回堂,毋许屈膝请安。”

  ◎抱见

  满人相见,以曲躬为礼,别久目见,则相抱。后以抱不雅驯,执手而已。年长则垂手引之,少者仰手以迎,平等则立掌平执。

  ◎请安

  请安之礼,始于辽,历金、元皆然,明代犹未尽革。后则非独满、蒙二族有之,汉族亦有行此礼者,而尤盛于北方。《辽志》云:“凡男女拜皆同。其一足跪,一足着地,以手动为节,数止于三、四。”

  彼言捏骨地者,跪也。夫一足跪一足着地,即一足立而着地,但屈彼一足也。以手动为节,即垂手近足跗之节也。但言数止三四,似犹有繁简之不同,固不仅如后之垂右手屈左膝之各仅一次也。惟妇女多请双安,则以两手抚两膝而同时屈之耳。光绪中,税务、邮政皆外人主持,自厘局、盐局亦归西人管辖,于是始与官场中人交涉。皖省有毛某者,首向办大通局之某西人行请安礼,闻者多非笑之。

  ◎端茶送客

  大吏之见客,除平行者外,既就坐,宾主问答,主若嫌客久坐,可先取茶碗以自送之口,宾亦随之,而仆已连声高呼“送客”二字矣。俗谓“端茶送客”。茶房先捧茶以待,迨主宾就坐,茶即上呈,主人为客送茶,客亦答送主人。

  ◎内臣召对

  内臣召对奏事,主上不冠,则不进见,盛暑除冠,则有小内侍捧立于旁。见臣下亦不用扇,俟一起毕,(召见一人为一起。)稍挥数扇,仍纳于袖,再见一起。

  ◎奏事

  内廷奏事之制:每日子正,部院各以笔帖式賫折至东华门外。少俟,门启,随奏事官入,至景运门内九卿房,以折匣及本衙门印片一纸,同交奏事官,奏事官登之于簿。少顷,乾清门启,奉之以入,至内奏事处,交奏事太监,以达御览,时不过丑正也。乾清门石栏上置白纱灯一,递事者以此灯为表缀,若灯移至阶上,则事下不久矣。

  少顷,奏事官徐捧折而出,高呼曰“接事”,则群集以俟。奏事官呼某衙门,则某衙门人前,奏事官手付口传曰“依议”,曰“知道了”,曰“另有旨”,虽百十函,无一舛误,不须开匣视也。然此亦有诀,以指爪划痕,俗谓之“横知竖议”。后移西苑,则接事在西苑门外侍卫处檐下。

  ◎拜折

  督抚为封疆大臣,如有要事,例必专折奏闻,此与题本不同。盖题本皆常行公事,向由驿递。若奏本,则定期发行,不由驿递,而由本辕戈什哈差弁中,挑取老成干练者,逐站换骑,快马飞驰,賫送进京,往返程途,亦均有限。当未有汽船以前,江苏至京,往返仅十有八日耳。任此差者,名跑折子,连跑三次,即得以外委把总拔补。督抚将发折,必先拜折。

  是时,饬发三梆,步出大堂,属吏站班,步兵排队,辕门外放炮三,鼓楼作乐,堂隅设香案,将本箱供其中,督抚面西北,对箱行三跪九叩礼。既毕,捧下,由差弁手接,再高捧头上,疾趋而出,于是掩门,而辕外又升三炮以送之。然所供本箱,虽封以黄缎,标以朱签,其实枵然中空,真正奏折,尚在署中,少时方得领出也。

  ◎令藩臬面陈章奏

  顺治中,徐立斋相国元文请令各省藩臬得面陈章奏,亲加咨访以观其才,世祖从之。至日,御乾清门,科道官侍班,通政司引藩臬官以次面奏,着为令。旋诏藩臬勿举卓异。自立斋掌计典,门不通谒,语人曰:“当考察时,直省大吏皆长跪堂下,自陈履历,其严重如此,使少有所私,不内愧耶。”

  ◎遵例自呈

  京堂三品以上,外官督、抚,凡不入京察大计者,三年任满,必举贤自代,名曰“遵例自呈”。上温旨慰留之,间有更易。乾隆初,始罢。

  ◎呈缴朱笔奏折

  臣工奏折,凡经有朱笔者,虽仅一圈点,俱呈缴,不独有朱批而后缴也。其在任久者,或每年奏缴一次,或任满汇缴,则无定。缴进之件,存红本处,遇纂修实录时,奏明请出,事毕,仍交红本处奉藏。

  嘉庆丁卯,以列圣以来积渐既多,始移藏于太和殿东夹室内。其馆中请出者,于应缴时,即由本馆恭送夹室,不复缴进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