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我的前半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特赦(1)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建议:在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特赦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

  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已经取得了伟大胜利。我们的祖国欣欣向荣,生产建设蓬勃发展,人民生活日益改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空前巩固和强大。全国人民的政治觉悟和组织程度空前提高。国家的政治经济情况极为良好。党和人民政府对反革命分子和其他罪犯实行的惩办和宽大相结合、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相结合的政策,已经获得伟大的成绩。在押各种罪犯中的多数已经得到不同程度的改造,有不少人确实已经改恶从善。根据这种情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认为,在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对于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宣布实行特赦是适宜的。采取这个措施,将更有利于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对于这些罪犯和其他在押罪犯的继续改造,都有重大的教育作用。这将使他们感到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只要改恶从善,都有自己的前途。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考虑上述建议,并且作出相应的决议。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

  毛泽东

  一九五九年九月十四日

  * * *

  毛主席的建议和刘主席的特赦令所引起的欢腾景象,我至今是难忘的。

  广播员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广播器前先是一阵短暂的沉寂,然后是一阵欢呼、口号和鼓掌所造成的爆炸声,好像是一万挂鞭同时点燃,响成一片,持久不停。

  从九月十八日清晨这一刻起,全所的人就安静不下来了。

  战犯们议论纷纷。有的说党和政府永远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有的说,这下子可有奔头了。有的说,奔不了多久,出去的日子就到了。有的说,总要分批特赦,有先有后。有的说,也许是全体一齐出去。有的说,第一批里一定有某某、某某……然而更多的人都明白,特赦与否是看改恶从善的表现的,因此不少人对最近以来自己的松懈倾向,有些后悔。同时也有的人口头上“谦虚”地说自己不够标准,暗地里却悄悄整理衣物,烧掉废笔记本,扔掉了破袜子。

  休息的时候,院子里人声嘈杂。我听见老元对老宪说:“头一批会有谁呢?”

  “这次学习成绩评比得奖的没问题吧?你很可能。”

  “我不行。我看你行。”

  “我吗?如果我出去,一定到北京给你们寄点北京土产来。我可真想吃北京蜜枣。”

  在院子里的另一头传来了大下巴的声音:“要放都放,要不放就都别放!”

  “你是自己没信心,”有人对他说,“怕把你剩下!”

  “剩我?”大下巴又红了眼睛,“除非剩下溥仪,要不剩他就不会剩我。”

  他说的不错,连我自己也是这样看的。大概是第二天,副所长问我对特赦的想法,我说:“我想我只能是最后一个,如果我还能改好的话。但是我一定努力。”

  特赦释放,对一般囚犯说来,意味着和父母子女的团聚,但这却与我无太大的关系。我母亲早已去世,父亲殁于一九五一年,最后一个妻子也于一九五六年跟我办了离婚手续。即使这些人仍在,他们又有谁能像这里的人那样了解我呢?把我从前所有认识的人都算上,有谁能像这里似的,能把做人的道理告诉我呢?如果说,释放就是获得自由和“阳光”,那么我要说,我正是在这里获得了真理的阳光,得到了认识世界的自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