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我的前半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验(3)


  他的声音哽咽起来。

  蒋介石集团的战犯病号疗完走了,我让这日本人电疗。他恭恭敬敬地站立着说:“我不用了。我是来看看这间屋子。我没有见到温大夫,请您转告他,我没有资格向他致谢,我是替我的母亲谢谢他。谢谢您,大夫先生。”

  “我不是大夫,我是溥仪。”

  也不知他听见了没有,只见他鞠完躬,弯身退出了房门。

  我觉着再也支持不下去了。无论所方如何难于理解,我也要把我的假话更正过来。

  正在这时,老所长到管理所来了,要找我谈话。

  我推开了接待室的门。书桌后是那个熟悉的头发花白的人。他正看着一堆材料,叫我先坐下。过了一会儿,他合上材料,抬起头来。

  “你们小组的记录我看了。怎样?你最近思想上有什么问题没有?”

  事到临头,我又犹豫起来了。我望望那些小组记录材料,想起了众口一词的小组会,我不禁想:他听了我一个人的话,总是不相信的,我说了真话,有什么好处?不过,我又怎么好再骗人呢?

  “你说说吧,这次小组会开的怎样?”

  “很好。”我说,“这是系统的总结思想,结论都是正确的。”

  “嗯?”所长扬起了眉毛,“详细说说好不好?”

  我觉得自己喘气都不自然了。

  “我说的是真话,”我说,“说我有过顾虑,这结论很对,只是个别例子……”

  “为什么不说下去?你知道,我是很想多了解一下你的思想情况的。”

  我觉得再不能不说了。我一口气把事情的经过说完,心里怦怦地跳个不停。老所长十分注意地听着。听完,他问道:“这有什么难说的?你是怎样想的?”

  “我怕众口一词……”

  “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怕什么呢?”所长神色十分严肃,“难道政府就不能进行调查研究,不能做出自己的分析判断吗?你还不够明白,做人就是要有勇气的。要有勇气说老实话。”

  我流下了眼泪。我没料到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这样清楚。我还有什么说的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