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我的前半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问题在自己身上(1)


  星期日,我们照例洗衣服。我洗完衣服,正好是文体活动开始的时间,我没有心情去玩,就到小图书室,想独自看看书。刚坐下来,就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你们都不打网球?”

  “我不会打。你找溥仪,他会打。”

  “他会打可是打不了,他的衣服还不知哪辈子洗完呢!”

  “近来他洗得快多了。”

  “我才不信呢!”

  这可是太气人了。我明明洗完了衣服,而且洗的不比他们少,却还有人不信,好像我天生不能进步一点似的。

  我找到了球拍,走进院子。我倒不是真想打球,而是要让人看看我是不是洗完衣服了。

  我走到球场上,没找到刚才说话的人,正好另外有人要打网球,我跟他玩了一场。场外聚了一些人观看。我打得很高兴,出了一身汗。

  打完球,在自来水管旁洗手时,遇见了所长。星期日遇见所长不是稀有的事,他常常在星期日到所里来。

  “溥仪,你今天有了进步。”

  “很久没打了。”我有点得意。

  “我说的是这个,”他指着晒衣绳上的衣服,“由于你有了进步,洗衣服花费的时间不比人多了,所以你能跟别人一样的享受休息,享受文体活动的快乐。”

  我连忙点头,陪他在院子里走着。

  “从前,别人都休息,都参加文娱活动去了,你还忙个不了,你跟别人不能平等,心里很委屈,现在你会洗衣服了,这才在这方面有了平等的地位,心里痛快了。这样看来,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自己身上。用不着担心别人对自己怎样。”

  他过了一会儿,又笑着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把你这个‘皇帝’变成了一个囚犯。现在,你的思想上又遇到一场大战。这场大战是要把‘皇帝’变成一个普通劳动者。你已经认识到一些皇帝的本质了,不过,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你心里还没有跟别人平等。应该明白自己呵!”

  所长走后,我想了许久许久。我心里承认前一半的话:看来问题确实是在我自己身上;我对后一半话却难于承认,难道我还在端皇帝架子吗?

  可是只要承认了前一半,后一半也就慢慢明白了,因为生活回答了这个问题。正如所长所说,这是一场未结束的“战争”。

  这一天,我们这一组清除完垃圾(这类的劳动已经比较经常了),回到屋里,生活委员向我们提出批评:“你们洗完手,水门不关,一直在流。这样太不负责任了,下次可要注意。”

  大李听了,立刻问我:“溥仪,是你最后一个洗手的吧?”

  我想了一想,果然不错。“我大概是忘了关水门了。”

  “你多喒不忘?”

  “也有不忘的时候。”

  有人立刻咯咯地乐起来了。其中一个是老元,他问:“那么说,你还有忘的时候,还有几回没关水门。”

  我没理他。大李却忿忿地对我说:“你不害臊,还不知道这个习惯是哪儿来的。你这是从前的皇帝习惯,你从前从来也没自己关过水门。连门轴儿你也没摸过,都是别人给你开门,给你关门。你现在进出房门,只是开,从不随手带门。这是皇帝架子仍没放下!”

  “我想起来了,”老元说,“有时看见你开门推门板,有时用报纸垫着门柄,是什么意思?”

  “你这是怕脏,是不是?”大李抢着说。

  “那地方人人摸,不脏吗?”

  谁知这一句话,引起了好几位伙伴的不满。这个说:“怎么别人不嫌脏,单你嫌脏?”那个说:“应该你讲卫生,别人活该?”这个说:“你是嫌门脏,还是嫌别人脏?”那个说:“你这是不是高人一等?心里把别人都看低了?”……

  我不得不竭力分辩说,决没有嫌恶别人的意思,但心里不由得挺纳闷,我这是怎么搞的呢?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为什么我就跟别人不同?后来又有人提起每次洗澡,我总是首先跳进池子,等别人下去,我就出来了。又有人提起在苏联过年,我总要先吃第一碗饺子。听了这些从来没注意过的琐事,我心中不能不承认大李的分析:“一句话,心里还没放下架子来。”

  今天想起来,大李实在是我那时的一位严肃的教师。不管当时他是怎么想的,他的话总让我想起许多平常想不到的道理。我终于不得不承认,我遇到的苦恼大半要怪我自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